阴阳怪气的刻薄话,让对话无处可去
2020-06-29 17:00

阴阳怪气的刻薄话,让对话无处可去

反对社会化、反对规范的冲动,当然不是因为世界已经人与人不相争、无需社会规范。相反,人与人之间的一切规范都拿掉之后,正是一个赤裸裸相争的世界,反对社会化,自然心肠可以硬起来,接受所有丛林社会想象。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李厚辰,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现在不同区域的互联网讨论板块,仿佛平行世界一般割裂。我这么说,恰恰不想主张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氛围,认为我们可以自求清净,蒙住眼睛,堵住耳朵,不看不听,好像我们的一亩三分地就得到了捍卫。


最简单的说,我们还可以自如地使用“公知”一词来表达我们的意见吗?我们为何会屈服于这个污名后的“公知”语用呢?当然就是没有什么“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泡在互联网的整体环境中,凡是他们污染的,于我们自然也就被污染了。


但大家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他们可以直接使用“公知”,而不是“假公知”,“坏公知”这样的表述?


就像我们过去还用“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说法。但今天在网上讽刺他人做有“优越感”的表述,从来不说“假人上人”或“你以为你是人上人吗?”而是直接说“你真是个人上人啊!”


连“阴阳怪气”也是,这在最初是对上述“嘲讽之语”的批评,但现在只要在自己的嘲讽之语中加上拼音缩写yygq,这样的说话方式就获得了辩护。


1. 话语快速衰败


最近,机核网因为评价一款游戏为“奇迹”,与玩家意见不合因而遭遇了巨大的风波。


但在这场嘲讽风波中,玩家不是在相关评价中打“垃圾”这样的负面词汇以表示反对。相反的,他们在任何本不需要“奇迹”的叙述之处,疯狂地刷“奇迹”这个词。


导致“奇迹”这个词汇快速衰败,除了反讽而不可能有别的意思。以后在机核以及相关的游戏圈里,使用“奇迹”来评价一件作品之好已然不可能。


就像我们对于“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身份已经失语了一样,很多时候,不是这个词不行了,我们就换一个或新发明一个,而是这个词不行了,就没有了。


大家还记得“呵呵”是怎么成为一个贬义词的么?其出处也许不可考,但我们知道,在这之后我们失去了一种简单的表述愉快的词汇。


到今天其实“哈哈”这个表述,也都因为嘲讽式的互联网语义几乎不可用了。今天的语用需要打出一长串的“哈”表达过去两个字可以表达的意思。


例子太多了,“不会吧”本来只是一个很浅层地表达个人不理解、不接受的词汇。但是一旦连打“不会吧不会吧”,立即呈现出一种嘲弄的色彩。


“有一说一,确实”本是就事论事之意,要确定下来一个意思。由于在互联网上太经常地使用于恶意谩骂、调侃之后,不管是“有一说一”或其拼音缩略语“u1s1”,已经基本上是一种不置可否的“嘲讽”之意了。


到底要确认的是什么?没有了。


“宁”意指着敬语“您”,但在“宁也配”,“宁说什么”的语用下,基本已经成为一种假惺惺揶揄话语的基础前缀,这当然已经影响了“您”的使用。


我们在一场语言的快速衰败中。为什么不直接采用负面词汇?而要将正面词汇用于“嘲弄”的语用以消解呢?


2. 斯文不存


在我们目睹的网络争端骂战中,最经常出现的结局不是双方达成道理的共识或走向分歧。而是在大规模的嘲弄结束后,一方刷屏“他急了,他急了”作为结束。


“他急了”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魔力?比“他撒谎了”或“他说错了”更容易作为争端的终结?


其实“他急了”等于说“他也撕下斯文面具了”,他本来一直主张网上骂人嘲讽不好,现在我们终于嘲讽到他也忍不住骂起来了。


就像《黑暗骑士》中小丑的台词“You see,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你看,如你所知,疯狂就像引力一般源初,你只需要轻轻一推即可。


《蝙蝠侠:黑暗骑士》


网络暴力的推手们就是这样“push”,撕下他人斯文的面具,露出其疯狂的内核,任务完成。


这是个什么任务?这其实也不是一个任务,这是个可怕的信念:


即,没有什么文明和斯文,所有文明和斯文都是装出来的。让我们撕去他们伪善的假面。


这是一种至深的信念,是对20世纪所有文明尝试的野蛮反弹。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去年《小丑》这部电影,基本可以说是表达这种信念。当时谁在网上说这部电影不好,会受到连绵不绝的死亡诅咒。


转过年来,一部游戏(《最后生还者2》)中体现出对文明的规范和要求,并要求玩家在游戏中践行符合文明价值的游戏设定。和《小丑》一样,这次谁说好,我们就要逼谁道歉低头。


“撕去文明伪装”,难道不是知乎、微信、B站,这样的主流讨论区里最火的内容题材吗?


所以诸位现在可以理解了,为什么不说“假公知”或“坏公知”,不说“假圣母”,因为对他们而言,这世界上本就没有也不需要“公共知识分子”,不需要“圣母”,不需要人与人之间互相的尊重,不需要无私,不需要宽恕。


这些本来也都是假的。这些概念和词汇都不需要捍卫,甚至无需保存。


3. 反社会化


在认识到文明之必要,心悦诚服地服从文明价值的人心中,文明虽然代表要规范和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和脾气,但都是好的信条。


但若丧失文明信念,认为尊重、平权、环保,乃至真诚、克制、美,不过都是一种枷锁和“统治术”。是“社会赢家”强加给其他人的“道德压迫”。


抨击“政治正确”,所指的就是这样一种“道德压迫”,认为这些不过都是伪善的社会面具而已。


我们必须意识到,对于今日的很多人,“参与社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负担,获得来自社会的“关注”和“认可”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


从宏观的国际社会,到微观的身边世界,环境不过是一套腐朽的成规,披上一套“光鲜”的说法在运行而已,这里面没有公正,没有价值,有的仅仅是危险和忧虑。


这可不是一小撮“Loser”的问题,这种“犬儒”时代病在不同的人身上呈现出不同的病症。诚然,现代社会给其中的每个人,都带来了一种有着巨大压迫力和纪律性的感受,犬儒嘲弄是一种“应激反应”。


你激动地赞誉过《三体》里的黑暗森林理论吗?点赞并转发当下国际组织和调解机构的虚伪吗?女性对女权议题的敏感和支持,却对其他的被压迫者嘲弄歪曲,并认为他们愚蠢虚伪吗?


我再给大家举两个极端的例子,孙笑川和药水哥,与以往对偶像的精致审美趣味不同,这样的互联网红人却恰恰相反。


你可能对这两个名字不太熟悉,但绝会接触过这些圈层传播出来的互联网迷因。


药水哥与孙笑川的“嘴臭之王”pk,图源网络


你可以感受,他们恰恰是”反社会化“偶像的标准形态,从外形到能力到语言,不迎合受众,经常与观众互骂,不修边幅,大哭大闹。像是面向互联网展现出一个绝对的“真我”。


那我再举个审美气质完全大相径庭的例子吧,被誉为“神剧”的《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主角 Rick 作为宇宙至高的存在,在剧中漠视任何规范和社会性,对家人的一点点亲情就是剧情残留的唯一底限。


《瑞克和莫蒂》第三季


平行地举一个例子,《一拳超人》中的琦玉,作为全作品实力至高的存在,同样在剧情中漠视英雄协会规章和公众对于英雄的期待与规范,对跟班杰诺斯的情谊就是剧情残留的唯一底限。


可见,不论东方西方,电影、网文、动漫、游戏。一个能力超群,但漠视一切现存成规,不管他人情感期待的“强人”,已经成为了一种“反社会化”的范式。


4. 反对之力


反对社会化、反对规范的冲动,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世界人与人不相争、无需社会规范。相反,人与人间的一切规范都拿掉之后,正是一个赤裸裸相争的世界,反对社会化,自然心肠可以硬起来,接受所有丛林社会想象。


就像大家喜欢的这种“反社会化”范式,无可质疑的力量正是这种戏码的必备要素。孙笑川与药水哥再草根,骇人的网络流量数字是无可辩驳的。


那普通人呢?当然没有小丑豁出去的疯狂,没有Rick的科技能力,没有琦玉不讲理的一拳,也没有孙笑川和药水的流量。


别担心,在没有门槛的互联网里,评论、点赞、置顶,弹幕组成的壮观刷屏,当然还可以逼人道歉,举报下架。这比一切游戏都好玩,网民集合成为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同样不可辩驳,可以获得那些文艺作品一样碾压的快感——网络暴力。


为了让这种“力量的集合”更加“明显”,语言符号的重复使用,即“迷因”是必要的。这种冲动就让这种嘲讽性的语言获得了远超正常方式的出现频率,不断刷新我们的语用,消解我们的认识。


我在这里做了一个极其广泛的勾连,就是为了最后说明这个“力”中的势能,也将这篇文章的一些关切编织成了一个整体。


《瑞克和莫蒂》不只是一个剧作比较不俗套的动漫,孙笑川不只是一个有点奇怪的网红,S1不只是一个充斥素质低下语言的论坛。


网络暴力不只是一群loser的力量游戏,刻薄的网络流行语不只是一种言辞的低劣,政治正确不只是一个权利领域的争论,丛林社会的想象不只是一个社会生物学的问题。


他们明显地彼此连接,拥有一个共同的内核:拒绝尊重,拒绝考虑他人感受,拒绝寻求理解,拒绝说理。


这一切的背后,是一种对于“社会化”的拒斥之力,拒绝在社会中为他人的缘由承担任何东西。对于当前秩序构成的一切、加诸于人的各种规范,身体力行地反对。


如同荣格描述的,在人的人格原型中,与“人格面具(针对社会规范生出的人格)”相对的,是“阴影”,阴影是对人格面具的抵抗和破坏。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一片阴影倾泻的态势。


5. 反社会化的来处和去处


虽然这些社会现象统统归入“反社会化”,但这种“反社会化”的背后成因却是多种多样的。


例如在这个原子化的社会,每人都孤零零地面对这一切,做着一份在社会分工中切分到丧失整体性的工作,对于社会之整体缺乏感受与参与,我干嘛要“社会化”?


且社会本身有着的一套“承诺”,也就是“社会化的原则”中,人们互相尊重、关心、分享,起码得是公正且得到维持的。


但当这套“承诺”落空,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公正难以为继之时,社会中的“规范”自然更难获得人们的信任和接纳。


包括先进的国家要转嫁自己的危机,后进的国家想取而代之建立“新秩序”。都在各自发明说法,论证社会规范不过是别国的“阴谋”或“成规”,是他人对我们的限制。


还有充斥在互联网上的网文、直播、影视剧、游戏、动漫。既有对这种错误信念的确认,也是一种教唆。


当然,这里面也大有人对恶自以为是。就像没有人会认为自己在进行“网暴”,实施网暴的人当然都觉得自己是在伸张正义,从事实到道理都无可辩驳。


《一拳超人》


我分析这些大话,大家读到这里可能觉得,这不过是些仅仅影响互联网言辞的事情。


那你猜,在网上激烈讽刺使用网暴之人,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如此毫不在乎,谁也不“讨好”吗,还是会相反?


当然是后者,只有将“政治正确”当作是一种姿态,当作一种斯文的伪装之人,才会激烈拒斥。拒斥原因倒不是一切“姿态”都不应该做,而是这个姿态又没有实际的好处,我为何要做?


那么实际上有利的姿态,当然是要做的,这就是缪可馨同班家长们为老师积极点赞,与苟晶同学们长期的沉默的原因。这是他们的“必要之面具”。


反社会化反对的仅仅是价值,而非利益,恰恰在这些价值的虚构都被打破之时,利益才格外的耀眼而突出。


反社会化的药水哥在直播中可以怼天怼地,装疯卖傻,谁也不讨好,也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但当20万元的出场费奉上,需要和一龙格斗一场时,这场戏倒可以配合完整,全程作出精确而合适的姿态。


这样的社会,弱肉强食,人多即为正义,利益与拳头最为实在。其实兜兜转转,不过是400年启蒙积累付之一炬。这是个无所去的终局。


因此,一个“反社会”的环境,我们恰恰无法“起码获得了真实和真诚”,我们能够获得的是更赤裸的表演和迎合。这与环境的每况愈下互为因果。


就像现在这样。


尾声:那些还没有这样做的人


虽然我在上面说,原子化社会、社会“承诺”的落空,更大权力的操弄,似乎被外部决定的“反社会化”已经无法避免。


那当然不是如此,还有很多人并没有这样做,他们也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要么是既得利益者,要么是愚蠢的被人洗脑,要么是傲慢得要把自己的偏见强加全世界。


人无论如何都有坚持文明的自由,不管环境已经多么糟糕。


倒也不是他们都真理在握了。我想只有一点是重要的,就是让自己获得一种认识的融贯,看到别人的胡说八道时,也分辨自己的坚持。


像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认识到,自己如果对少数族裔的平权漠不关心甚至反对,其实是个非常矛盾的事情。像是人们应该意识到对于平权概念大张旗鼓地呐喊和接受,与他们自己在具体矫正正义上的吝啬和谨慎之间的矛盾。


相对主义本质性的矛盾,社会正义道理起码在形式上的贯通。


当然我也明白说到这里其实也并不能起多大作用,因为追求自我的“融贯”和“求真”其实不是个有利可图的态度,可以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而更像是一种自我限制。


但对有此限制和自我要求的人,这个要求又是那么的基础,一个人又怎么可以自我矛盾,或者对这件事处于一个糊涂的状态呢?


如果非要多说一句,我想希望尚存或有追求之人,自然会追求自我的融贯,因为生怕自己与自己矛盾,导致南辕北辙,去错了地方。


而绝望或早已屈从于恐惧的人,这一切都无从谈起。


而反对这篇文章,也可以非常简单,只需要一个词:“就这”,“你又知道了”,“老懂哥了”。


《3年A班:从现在起,大家都是人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李厚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