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网红鸭店失去了童年
2020-06-30 15:26

我在网红鸭店失去了童年

作者:邬宇琛,编辑:燕长歌,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当人们谈鸭,是在谈什么?


绝对不只是吃鸭子的100种方法了。


2020年,一股“鸭风”在网络席卷,收割了大批直男少女。


进口柯尔鸭经聪明人之手,短短几个月内,在北上广杭等一二线城市遍地开花,所到之处备受吃喝玩乐KOL的青睐。吸鸭萌照被分享热捧后,吸引更多人兴致勃勃地前往解锁打卡。 


网上推荐的理由中,最大的好处是解压和放松。手到之处,鸭身柔软厚实的触感,宛如“搓澡”般的舒适。当代光鲜亮丽的年轻人们也许不会选择用搓澡放松疲惫,但会采用撸鸭治愈法。 


然而,每张门票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网红撸鸭店人均几十分钟的限时体验,真的能满足城市人的新鲜感并实现解压吗? 


当“鸭力”来到年轻人身边,没有一张钞票是无辜的。 爆火背后,少不了生意。


站着的鸭子比煮熟的鸭子香?


据说真正的猛男都会拜倒在可爱的动物面前,上上次是狗,上一次是猫,这次是鸭子。


微博@虎扑的步行街 就曾用娇嗔的语气说道:“太可爱了叭!想撸鸭!” 这可是虎扑步行街,知名直男聚集地。在鸭鸭圆润的身体,光滑的羽毛,可爱的走路或睡觉姿势面前,直男们沦陷了。



如果点开网红们都在玩的小红书、大众点评,近期许多城市的游玩推荐中皆出现了“鸭店”探店指南。琳琅满目的安利中:除了简单的店面点评,还有和鸭鸭的拍照合影等一系列衍生参考。



厦门的“来玩鸭CALL DUCK”,号称专业撸鸭品牌,旗下三家连锁门店的评分都高达五颗星,居各自城市文化艺术热门榜的第1名,不少网红和自媒体都曾打卡此地做推荐。在北京,三里屯的喜鸭、通州的有毛之地,也各自摘得不同榜单的第一名。


排除被煮熟风险后,鸭子开始成为年轻人的一种念想,在微博上,总有年轻人喊着想去线下撸鸭。



有人为了能够频繁地亲手撸到鸭子,不惜重金买下做宠物。在知乎上,一网友养鸭之后,父亲吃烤鸭都要躲着宠物鸭三分。最终,该网友的鸭子因为被亲戚“误食”而险些引发家庭纷争。



充满了血与泪的经历 虽然大家都知道鸭子是直肠动物(对,这意味着粑粑随时会出现,作者就亲眼看到鸭鸭放送了热腾腾),但这依然抵挡不住年轻人们撸鸭的热情。



撸鸭指南上,大多数文案的噱头除了略带色彩的“合法鸭店”外,就是“王思聪同款宠物鸭”。


让人产生错觉——撸鸭,能离王思聪更近一步。


种种迹象表明,鸭子已经从待宰美食之路大摇大摆地走向了出道之路,铺路者是被可爱外表迷倒的年轻人们。 


仿佛一夜之间,鸭店靠卖萌兴起。 


这不是错觉,Vista商业研究所打电话给多家门店询问,发现这些鸭店是2020年才开的,最近的一家是4月份才开始营业。


“撸鸭”的魅力究竟在哪? 站在桌子上的鸭子,真的比躺在餐盘里的鸭子香吗?  


被网红包围的鸭子们


为了解这股神秘鸭风的兴起,Vista商业研究所派我前往撸鸭店一探究竟。


广州天河的棠下智汇park,是一个大型的网红聚集点和打卡圣地,最近的地铁站在九公里外。 当地第一家撸鸭店“来玩鸭 CALL DUCK”选择在这里诞生。


“来玩鸭”店面不大,装修风格是稍显性冷淡的ins风。悬挂的泡沫白云和各种各样的鸭子公仔,十几张桌子、沙发和凳子,再加上站立在桌上的鸭子,差不多就构成了一家网红撸鸭店的必要元素。 


撸鸭店的位置在一条稍显偏僻的分道角落。如果不按地图导航,很容易就会忽视。


一进门,就有店员凑上前服务,介绍每只鸭子的性格,习惯等等,每只鸭子都有自己的名字,最活泼的鸭子叫耀耀,平衡感最好的鸭子名字叫站站,还有的叫小可怜、辛巴。


因为最开始挑选的耀耀过于活泼,每当我伸手去撸,鸭子就啄我的手,把我吓得不轻。按照店员教的撸鸭手法:应该先把手在肚皮下打转,让它知道自己不是陌生人,熟悉了以后才可以摸它的身体,让它站立在自己的手上,甚至是抱在怀里。但那只鸭子始终不领情,我只好换个座位撸一只较为安静的鸭子。 


鸭子的毛没有网上照片中看起来那么白和柔顺,但总体来说也很可爱。四十五分钟的撸鸭体验里我没办法专心玩鸭,或许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来的缘故。


我的鸭子多次移动到桌子边缘,似乎在表达不情愿被撸,我需要反复把它挪回自己的身旁。前面那桌情侣的鸭子很爱起飞,在十几分钟内飞出了桌子外两次,店员不断地把它抱回桌上。 在这期间,一坨屎突然就降落在桌上,绿色无味,店员很快过来抹掉,我甚至没有发现它是怎么拉的。接着往桌布定睛一看,才发现有几摊绿色的影子,我的手臂也蹭到了屎的痕迹。 


说实话,我并没有感觉到治愈或是解压。不管多可爱的动物,在你面前几寸面积里来回移动几十分钟时,你会发现这个过程比看纪录片还无聊。



副店长秦豪是今年刚毕业的学生,负责管理这家店的店员,以及对店内鸭子进行喂养和护理。


据他介绍,店内共有15只鸭子,每只鸭子都是从荷兰进口购买的,单价高达12000元,日常还需要各种饲喂养护。这意味着,开一家“鸭店”仅“团队成员”成本就需要接近20万! 


秦豪称,在平日,门票价格45元的“来玩鸭”一天营业额可以达到5位数。来消费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或带着小孩的父母,每至周末店内生意火爆时,需要提前预约。 


如果按照门店10小时营业时间计算,要达到日均5位数营业额,则每小时至少要接待22位客人。


 店内体验时,正逢周末,上午人数稀少,店内有大量空位。午后,来店人数达到一个峰值,基本上每个鸭子周围都坐着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顾客,但节奏仍算平稳,并没有出现火爆到排队的情况。



秦豪透露,从副店长到店员,每个人工资在4000~6000元这个区间,店员们认为工作很舒服。 “大部分撸鸭店目前都在一线城市,因为大城市生活节奏快速,压力很大,撸鸭能够缓解年轻人的压力。我自己下班的时候也会抱一下鸭子,真的很解压。来店里的一般也都是喜欢小动物的年轻人,他们来店里不会只是为了拍照。”



但有人的想法和秦豪不同,顾客黄女士就认为撸鸭不值。起初,她在小红书上看到撸鸭,带着小孩等一行4人专程打车到此地,每人45元,花了180元,在同一张桌子上围着1只鸭子撸了近40分钟后离开。


“不如在家撸猫,不划算。出来之后觉得压力更大了。是外婆家的鸭不好玩吗?”黄女士苦笑说。


对于周末而言,这里的园区相对冷清,只有少部分吃喝的门店在营业。身着JK、汉服、快时尚衬衫等风格迥异的模特、摄影师、车辆在园区穿梭,只为拍照。因此,从园区的围栏外看,缺少真正的游玩者,让整座园区略显静谧。


时值广州下着小雨,专程前来撸鸭的黄女士再次打车离开。 


鸭咖会火多久呢?秦豪预测道,“猫咖和狗咖火了几年了,未来撸鸭店会和猫咖、狗咖一样,不会这么快衰落。” 


那么,靠抚摸动物兴起的门店到底为什么会火?


诗意还是生意?


看似用“爱”揽客的撸鸭店,背后少不了精明的商人推波助澜。 


在企查查、天眼查综合搜索“来玩鸭”和“CALL DUCK”,显示商标所属公司为厦门自由大风贸易有限公司,2019年年末才成立,注册资金为100万元,地址位于厦门思明区。


自由大风贸易公司背后还有母公司——自由大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同样为100万元,经营范围是动画、漫画设计、文化、艺术活动策划等,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江鹏杰。除了去年才注册的“来玩鸭”商标外,公司没有任何其它的品牌或相关资料。



同样是撸鸭店,北京通州的有毛之地Umao space公司用10万元注册,店内仅两只鸭子,主打服务是饮食,生意就红红火火地做起来了。


不少网友受到安利慕名而来,只为在下午三点看鸭子沐浴。 


小资本,大受众,靠情感类“软”业务升值,是撸宠走红店的共同点。 哪怕选址四周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生意福地:交通不便、远离市中心、租金昂贵……但只要有网红打卡推荐,生意自然也会来。 


随着越来越多网红动物的兴起,兔、猪、浣熊甚至羊驼都成为了网红店的目标。 


朝阳区三里屯的喜鸭Lucky Ducky主打产品是奶茶。由于店内有网红鸭和网红猪等动物加持,成年人入店需要89元,小朋友则是68元,体验限时45分钟。 


要知道,北京动物园加海洋馆的门票仅需15元,同样拥有羊驼的朝阳公园门票仅需5元。 

 


这意味着,“来玩鸭”这类消费并非是简单的“萌系走红”,更多是商业公司在背后运作打造。


6月11日,Vista商业研究所多次联系来玩鸭的老板江鹏杰,为何做动漫设计的老板想到撸鸭?对方均直接挂断电话,不予回复。但项目负责人透露,去年公司注意到柯尔鸭排上新媒体热搜榜,浏览量上亿,因此考虑做一个娱乐网红店。 


没人知道,下一种供城市年轻人任“撸”解压的动物是什么,但只要它在网络上兴起,就会成为消费新风口。毕竟爱小动物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 


喜欢柯尔鸭是真的,背后的生意也是真的。


网红撸鸭没内味儿


撸鸭绝不是最近才和我们结缘的。


回想起童年时光,学校门口总会有阿姨摆摊,一个大纸盒里装着小鸡小鸭,2元一只。年幼的我们听到“叽叽喳喳”免不了心生怜悯,恳求父母将可爱的小鸭们买下带回家养。


只不过,这些小宠物大多都活不长,几个星期后,买了小鸭的同学在班上忍不住宣告他们的死讯。 那是许多人宝贵的第一段养宠经历。 


多年之后,“猫狗之风”兴起,同样讨人喜欢。传统类型的宠物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难以撼动,关于小鸭的记忆,连同它的身躯一同在土中逝去。 


直到王思聪开始养鸭。 2019年3月,养宠大户王思聪在社交媒体上展示自己斥巨资买了几只柯尔鸭。“国民老公”的身份加持,结合柯尔鸭自身的高颜值,柯尔鸭的形象在中文社交网络开始流行,这种原产于荷兰的鸭子摇身一变成为网红。



人们似乎在柯尔鸭外表的治愈里,找到了与年幼养鸭时的共感,只不过相隔多年后,与鸭子的联系是通过网络这种复杂的媒介而产生的。 在网红撸鸭店夹杂着真实和虚假的点评中间,不乏有顾客感慨撸鸭店的项目单一,靠“网红风”赚钱,略显无趣。



彼时地摊上2元一只的鸭苗,成为教会你对动物有爱心的第一堂课,而如今几十元一次的限时撸鸭,却难以真实拯救你在大城市疲乏的身躯。 


走出人均几十元的网红门店时,你会发现,再也找不到当年亲手养2元一只鸭苗的真情实感了。 


(文中受访者秦豪、黄女士皆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