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年轻人嘴上说着“低欲望”,身体却很诚实
2020-07-09 11:39

当代年轻人嘴上说着“低欲望”,身体却很诚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杜绍斐(ID:shaofeidu),作者:杜少,头图来自:《非自然死亡》剧照


这两天看知乎热搜,一帖子很有意思:“00后比90后少了4700万,大家对生孩子为什么越来越抗拒?”


表面看着是一个探讨90后与00后父母差异的问题,但评论区最高赞却是关于,“一个90后生孩子生活压力有多大”。


“一个90后生孩子生活压力有多大”获赞2.3万


无独有偶,上个月抖音上还有位网红小伙叫“二虎”,用各年代人日常生活的不同表现为主线,制作了一系列视频,调侃90、00后的“独特”行为,其中一条名为“各年代为了下一代的付出”的视频,一句“为了下一代不受苦,我愿意让他们不出生~”台词,引发许多人共鸣附和——


“生个球球生,自己的生活已经够不容易了,我还等着老了和姐妹们一起去养老院,在太阳底下嗑着瓜子蹦着迪呢!”


其实近些年,网上关于“年轻人不愿生孩子”的内容总能引发热议,还有不少人用日本“低欲望一代”做类比——


所以,中国一代人真的即将进入这样的状态么?


新华社日本街头采访,男子表示“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太舒服了”


日本“低欲望社会”的诞生


所谓“低欲望一代”,即日本的“达观世代”


指出生于1987年至新世纪前后一代人,他们远离物欲、食欲、性欲,不愿出人头地,不善表现自我,对人(包括婚恋)冷淡,人际关系简单,缺乏野心,对任何事物都没有过多的期待,容易放弃,因此也被称为“无欲无求的一代”。


在他们出生时,日本便陷入了经济发展的停滞期,这段时期又被称为“失去的二十年”。


当时经济的繁荣到达了一个顶点,“啪”一声,泡沫散去。一方面,孩子在看似丰裕的物质条件下成长着,另一方面,又亲眼见证着经济的下行,繁荣神话的破灭。


经济泡沫破灭之后,日本经济增长率持续低迷


在他们生长的过程中,印象里全是黑色的消息。不相信好运能突然降临头上,前途?扑朔迷离。


不敢恋爱、不敢结婚,甚至没有勇气去做爱做的事。年轻就一定要充满活力吗?他们只想安安稳稳、普普通通的过好一辈子。


新世纪以后,日本青年对“性”行为的渴望也在不断降低。日本家族计划协会(JFPA)调查发现,16至24岁人士中,有45%女性和超过25%的男性表示“无兴趣甚至鄙视性接触”。


与此相印证的,2016年9月政府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日本18岁到34岁的未婚者中,有超过四成的人没有任何性经验,高达七成的受访者表示并未在谈任何形式的恋爱。


45岁的画家Rokudenashi尝试站在日本男生的角度分析,“现在的男生不会为性生活所困扰,他们可以自己上网看片,然后自己动手。”谈恋爱是负担,不如享受自己的兴趣爱好。


女性也类似,一位24岁的银行职员表示:“对我而言,吃饭睡觉比性生活重要多了。我上大学去了,终于离开了严厉的父母,终于可以和好朋友通宵畅饮。突然出现一个男朋友,又来限制我的自由,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BBC采访截图


当男女排斥恋爱,婚姻这座围城也是门可罗雀,越来越多日本青年人选择不结婚,或者,一个人结婚。


2015年,每4个日本男性和每7个日本女性中就有1个终身未婚。去年甚至有26岁的女演员纱仓真奈举行了“嫁给自己”的单人婚礼。


某研究机构预计,到2035年,日本15岁以上人口中约有4805万是单身者,有配偶者约为5279万,即有一半的人未来会“喜迎”单身生活。


未来日本终生未婚率(到50岁仍未婚)预测


淡漠肉欲?“草食男”害怕面对风险罢了


曾特别吃新垣结衣的颜,为此追完了2016年秋季番中人气最高的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看完却喜欢上了男主,那份温厚深情又靠谱不动声色的反差萌。


据个人观察,国内大多数理工科院校的男生都是男主这一卦的。外表普通,情绪稳定,感情不愿张扬,身世平凡,脑洞很大——


当然,大多数都没有女朋友。


对于这类男生,专栏作家深泽真纪给他们取了个通俗易懂的名字:“草食男”。


顾名思义,草食男并非与恋爱绝缘,只是并不积极争取。


社会学家森岗正博对“草食系男子”下了一个具体到性格的定义:心地善良,不被传统的 “男子汉气概”所束缚,缺乏恋爱欲望,不想在恋爱中受伤也不想去伤害别人的男子。


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男主津崎平匡(星野源饰)


村上春树笔下的主人公很多就符合“草食男”的特征。


在小说中,他们千篇一律都使用“ぼく”称“我”(注:读作boku,一般用于男子自称“我”,语气比较随和)。比如《挪威的森林》里面的渡边。他深知自己的孤独,热爱读书、听音乐,不爱多话,对身边的事情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对一切都不抱期望,对一切也都坦然接受。


书中有一句话描述他们的心态:“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不喜欢失望罢了。”


一位日本社会学家提出的风险理论可以解释这种现象。相比较需要承担未知的风险,挑战不熟悉的领域,日本年轻人更倾向于选择留在自己比较熟悉的生活环境,舒适便利的安乐窝它不“香”吗?


而当这种风险规避意识落实到人际关系上时,青年一代不再认为与人交往是“快乐”或是“机会”,他们首先考虑是未知的“风险”。不想谈恋爱,因为不想受伤害,害怕失败,不想额外为自己的生活背上重担。


一位26岁年轻男生表示,自从被一个女孩拒绝后,就一直没找女朋友。他说像他这样的男人觉得女人很可怕,他宁愿把自己的时间用在像漫画这样的爱好上——


“我讨厌自己,但我无能为力。”


BBC采访截图


不是不想努力,很多时候真的“无能为力”


日本经济衰退之后,“终身雇佣制”崩坏。不拿奖金、不参加保险、 随时可以解聘的非正式雇佣员工逐渐增加,从1988到2018,30年间增长了2.9倍。


“男主外,女主内”传统下,男性没有正式工作,就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不,日本一家公司,30多岁的非正式员工中,已婚人数不到三分之一。


即使拥有一份“好”工作,现实也很残酷。虽然可以赚到足够的钱来养家糊口,但除了工作、睡觉和吃饭,没有时间去约会或干点别的。


44岁的日本邮政部门合同工大田大辅住在东京公寓,每月房租6万日元,虽然薪水能暂时支撑得起房租,但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无限期地负担这种生活,因此根本没有结婚的欲望。


这何尝不是对日本男人的“经济上的阉割”


一个人,尤其是男人,经济上的地位及收入与自尊心总是密切相关的。收入减少,自尊心低落,谁还会去考虑建立恋爱关系。


疲惫的日本上班族


对婚姻前景不抱希望的不仅仅是日本男性,也包括日本女性。在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姑娘们的择偶观也发生了改变。相比于以往的“三高”(高学历、高收入、高个子),“三低”(低风险、低姿态、低依赖)成为了她们新的择偶标准。


在这样的择偶观驱使下,拥有“我总有一天会站在顶端!”这样的大梦想的男生不再被青睐,女孩子们需要的是能过着简单的生活,失业风险很低的男生。并且这样的男生往往还能放低姿态,不对女生摆架子。


另外,洗衣刷碗都离不开女生的男生得靠边站。姑娘们纷纷表示:


“离开了我,基本的家务活总得干吧,生活能力总得有吧。”


中国是个“低欲望”社会吗?


近年来,日本一些片名听起来就很丧的影视剧作品受到中国网友追捧,如《不求上进的玉子》《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等,从剧情到立意皆流露了浓郁的颓废绝望气息。


在“不求上进的玉子”中,女主人公玉子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小镇,和单亲爸爸一起生活,不工作,终日躺,被子一蒙从秋天睡到冬天。可以说是真实演绎了放假回家“我爸眼中的我”。


“不求上进的玉子”剧照


甚至此前国内流行的“佛系青年”,看上去似乎就是日本“草食男”的“孪生兄弟”,不少人在呼吁,中国即将变成下一个低欲望社会。


民政部“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结婚登记人数连续4年下降,江苏的平均初婚年龄更是高达34.2岁。


可见,在中国,90后不愿意结婚、不愿意生子甚至不愿意恋爱的趋势也正在蔓延。


但事实上,中国的经济发展历程与日本完全不同,社会情况也复杂得多。


从上文看出,日本在历经30载的经济快速发展后,积淀了相当丰富的物质基础。泡沫经济破灭后的“低欲望”更多的是一种国民经过反思和沉淀后,形成的社会心态。


而中国,自改革开放后,经济快速发展,2010年的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以说,国民还刚刚尝到消费社会的甜头,消费的兴头仍然强劲。


2019年天猫双11最终成交额2684亿,消费热潮通过“双11”当天产生的将近13亿件快递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蚂蚁花呗发布“2018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提到,在中国近1.7亿90后中,开通花呗的人数超过了4500万人。90后的平均负债高达13万元,超出收入水平的18倍。


国内消费不仅强劲,而且呈现不均衡态势。


一方面,一二线城市的地铁里,随处可见年轻的职场新人淡定地背着奢侈品包袋;大街上,豪华轿车多如过江之鲫…另一方面,三四线城市和一众小县城还处于向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6亿人每月人均收入1000元的事实,以及“乐香基”、六日兔、LI-MING等下沉产品印证更多人仍未走入物质充裕的大门。


强劲的消费现象及巨大差异并不像日本90年代,反而更像LV、香奈儿充满银座的七八十年代,但其他特征不具有可比性,无法提供参照。


日本银座最大的“香奈儿”


当被问及为什么爱上“佛系”生活?


95后男生小方认为:“要想过自己安稳的小日子肯定是没什么太大问题,但如果说你想要去争取一个什么东西,或者是实现一个比较大的目标,你最后失望的可能性还是十分大的,所以说大家索性就不去想要那些东西了。”


刚毕业男生小郭的说法也具代表性,“有时候不知道是该听我妈的还是做自己的决定,比如找工作,我就不想呆在家里,想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妈非要我在老家城市找工作,以至于我现在出来工作了,佛我自己的,我妈不瞎操心就好。”


国内某传媒院校一项研究显示:我国的低欲望只是部分群体,主要表现在对主流价值观中的“成功”兴趣并不浓厚。类似于这样“追寻自己的爱好”的年轻人其实越来越多。他们专注做一两件喜欢做的事,减少无效社交。而这看似与主流“成功”相背离,实际上更多的是对自己内心真实欲望的服从。


“我不一定想挣很多钱,但是我想把每一天过出属于我自己的意义。”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如是说。


中国不是日本,许多人挂在嘴边的“低欲望”预言事实上是个更复杂的问题,似乎眼下还没有操心的必要。


比起担忧单一判断标准中的“低欲望”,他们更关心的显然是尽快实现自己眼前各种各样的追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杜绍斐(ID:shaofeidu),作者:杜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