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控制一个人,到底有多容易?
2020-07-14 12:00

精神控制一个人,到底有多容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唐一,编辑:燕妮,原文标题:《北大包丽自杀245天后,男友终于被捕:精神控制一个人,到底有多容易?》,题图来自:《悲伤时爱你》剧照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个自杀去世的北大女生包丽?


2019年10月9日,包丽在微博上留下了“我命由天不由己”的遗言后服药自杀,随后被医生宣布脑死亡。


在她和男友牟某某的聊天记录中,牟某某多次向包丽施加语言暴力,甚至要求包丽拍裸照、怀孕、流产、结扎。


包丽在这种精神虐待下选择了自杀,但牟某某只是被舆论指责,始终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


直到前两天才传出消息,牟某某于6月终于被警方逮捕。



虽然坏人得到了制裁,但包丽本人已经在今年4月因医治无效死亡。


回顾她和牟某某相处的经历,我们难免会觉得非常困惑:


为什么一位能考上北大的高材生,又是学生会干部,智商情商都在线,会被男友精神控制,任由对方摆布?


美国著名精神分析师罗宾·斯特恩的《煤气灯效应》一书,或许能帮我们揭开包丽事件背后的真相。


原来,在我们生活中,广泛存在着一种隐形的精神控制,在操纵者的驱使下,我们会逐渐失去自我意识,怀疑自己所坚持的一切,最后乖乖地听命于人。


这种精神控制,是各类型精神虐待和情感操控的鼻祖。


看完这本书,你就能发现,那些心术不正的人,如何利用人性的弱点,一步步把人拉向深渊。身为普通人,我们又该如何摆脱这种有毒的亲密关系。


精神控制只需3步


“对方提出很过分的要求,我当然会拒绝啊。”


这句话是很多人看到精神控制的第一反应——觉得自己不会掉进陷阱。


可问题是,“提出过分要求”只是精神控制的最后一步,在此之前,对方早就做好了层层铺垫。


电影《煤气灯下》,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少女宝拉继承了姨妈的一大笔遗产,心术不正的青年安东觊觎这笔财富,就利用甜言蜜语把宝拉追求到手,然后对其实行精神控制。


他故意藏起宝拉的胸针,等宝拉找不到时,就说宝拉记忆力变差;


他又故意调暗煤气灯,等宝拉觉得煤气灯变暗,他就说煤气灯没问题,是宝拉在疑神疑鬼。


慢慢的,宝拉真的觉得自己记性越来越差,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最后差点被逼疯。



由于这部电影展示的隐性精神控制过于经典,所以罗宾·斯特恩将其命名为“煤气灯效应”,并写成了《煤气灯效应》一书。


斯特恩指出,这种精神控制广泛存在于婚姻、职场、和家庭中,它是一段由两个人构成的关系。


一方是煤气灯操纵者,他扮演着凡事都正确的角色,随时质疑另一方,让对方越发不自信,最终跟着他走;


另一个是被操纵者,他的生活会被操纵者定义,慢慢失去自我意识,觉得自己是最没用、最糟糕的人,只能被操纵者所控制。


根据斯特恩的分析,“煤气灯效应”由浅到深一共分为三个阶段,回顾包丽事件的始末,我们就能发现,她一步步走向被操控的深渊,与斯特恩所说的三个阶段完全吻合。



第一个阶段:不自信


控制是从质疑开始的。


操纵者会故意说一些很离谱的话,这些话往往会颠覆你的认知。


一开始,你还会觉得这种话非常可笑,但类似的事情重复多次以后,你就会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比如在包丽案中,牟某某知道包丽不是处女后,就给包丽灌输“非处女很可耻”的观念:


“我觉得对一个女孩来说,所有的第二次都没意义。”


“我凭什么命这么差,连一个完整的女孩子都不曾得到。”


“你对自己的身体不会珍惜,不会顾及,不会保护。”


包丽当时觉得这种想法非常不可思议,明显就是在物化女性,还和牟某某吵了几次架,并且强调:


“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



也就是说,那时候包丽还对自己的想法很有信心,牟某某也没能操控她的行为。


但牟某某对包丽的不信任,已经在她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只要生根发芽,就能发展到第二阶段。


第二个阶段:辩解


面对质疑,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为自己辩解,寻找一切证据证明操纵者是错误的。


这种做法听起来很正常,但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不在乎。


如果对方的话没对你产生影响,那你大可以不理会,他说他的,你做你自己的。


一旦你开始想尽办法说服对方,那就说明对方的话已经对你造成影响。


你容忍不了他的不认可,希望对方能够接纳你的言行,才会想着辩解,但这恰恰掉进了对方的圈套。


比如在包丽事件中,围绕着“处女”问题,包丽向牟某某辩解了几个月,但始终无法说服他。



到了最后,包丽心力交瘁,只能接纳他的价值观,觉得自己不是处女了,真的很卑贱。



第三个阶段:压抑


经过前两个阶段,被操控者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得到对方的认可,就会放弃抵抗,选择认可对方的行为。


比如包丽,经过对方的打压,试图为自己辩解又不成功后,完全失去了自我,接受了牟某某对她“肮脏”、“垃圾”的评价。


牟某某让她怀孕、堕胎、结扎,她也照做不误。



哪怕她心里感觉这一切根本不对劲,但她已经失去了坚持自我的力量,只能拼命否认自己的感觉。


就这样,在牟某某一步步地引导下,包丽失去了自我意识,完全被对方操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是心甘情愿被操控的


类似的精神控制,并不仅仅存在于恋人之间,在职场、家庭也很常见。


你可能听过老板说:“以你的能力,离开我的公司就是等死。”


你可能听爸妈说过:“你穿衣服太暴露了,谁会这么穿啊。”


它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让你觉得十分压抑。


比如最近热播的《隐秘的角落》,周春红对待儿子朱朝阳,就是非常典型的“煤气灯操纵”。


周春红让朱朝阳喝牛奶,朱朝阳不想喝,说很烫,周春红直接否认了儿子的感觉,“有那么烫吗?”


朱朝阳辩解了几句,看说服不了妈妈,只能把牛奶喝下去。


这样的事情重复几次后,朱朝阳已经放弃抵抗,不管牛奶有多烫,他也会喝下去。


对于他来说,喝牛奶已经从一种温馨的关怀,变成了任务。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说,这些操纵者真的太可恶了。但斯特恩有不一样的看法。


她认为,煤气灯效应的实质,其实是“煤气灯探戈”,也就是被操纵者其实是在和操纵者“共舞”。


这并非是一种“受害者有罪论”。事实上对于被操纵者来说,认识到自己也有责任,反而有助于他们脱离。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配合对方,是不会被对方操控的。


为什么大家会配合对方,心甘情愿被对方操控?


一方面,是对情感末日的恐惧。


很多人很害怕和别人发生摩擦和冲突,因此当对方否定他们的感受,他们就会让步。


哪怕他们明知对方的话不对,为了不发生冲突,他们也会放弃自己的看法。 


另一方面,是渴望趋同的心理。


容易被操控的人,其实都对操控者有种理想化的倾向,迫切需要对方的承认,仿佛没有他们的认可,自己就不够优秀、不够有能力和招人喜欢。


比如在电影《煤气灯下》中,女主角宝拉没有父母,从小由姨妈带大,姨妈去世后,她就非常渴望得到他人的照顾。


丈夫的出现,满足了她这一心理需求,哪怕她察觉到丈夫对自己的做法很不妥当,她也不愿意责怪对方,而是固守着头脑中那个完美丈夫的形象,一次次为丈夫辩护。



用作者的话来说:


如果你有哪怕一丁点“我仅靠自己肯定不够好”的想法和“需要对方的爱或者肯定,自己才完整”,你就容易被煤气灯操纵。


逃脱被操控,其实也没那么难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逃脱“煤气灯操纵”?


斯特恩说,逃脱操纵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你必须接受一点:


你已经是个优秀的、有能力的、招人喜欢的人,不需要一个理想化的伴侣的认可。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斯特恩给大家几点建议:


1. 不要问“谁是对的”,而是要问自己“我是否喜欢被这样对待?”


“正确与否”往往是操纵者定义的,所以纠结对错根本没意义,我们要关注自己的感受。


斯特恩举例,如果男友指责你不是处女,你不应该去想“他的话有道理吗?”,而是要想“我喜欢跟一个贬低非处女的男生交往吗?”


这样一来,你会更专注于自己的感受,也不容易被操控了。



2. 放弃做“好人”的执念,尽力就好。


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做好人”的执念,如果别人说我们的行为不当,我们就会非常焦虑,很可能强迫自己服从别人,成为别人所期待的“好人”。


斯特恩提醒大家,如果别人想操纵你,你“好还是不好”根本不重要,因为无论你多好,对方还是能找出借口打压你。


你要做的,只是尽力而为,如果没办法成为别人口中的“好人”,那就算了,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3. 不要争论!不要争论!不要争论!


斯特恩说,如果你被别人用很荒谬的理由指责,沉默是最好的回应。



她特别强调:“只要你试图证明你有多正确,几乎一定会启动煤气灯探戈。”


你想证明自己有多正确,其实就是试图获得对方认可,这只会让你更容易被对方操纵。


最好的做法,就是在他质疑你的时候,说一句“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个问题”,然后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4. 寻找外界支持。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我真的不够好,对方只是指出我的错误,我岂不是错怪对方了?


首先,你确实有可能犯了错误,但对方必须就事论事,而不是从你的行为上升到“你这个人很糟糕”。


更重要的是,事情是对是错,根本不应该由对方一个人判定。


很多操纵者惯用的话术就是“你是错的,所以我就是对的。”


你当然有可能是错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就是对的,这两者根本没有联系。


哪怕你对自己没信心,也不应该完全听信对方的判断,而是寻求信得过的老师、朋友帮助,让他们来帮你判断事情的状况。


广泛接受不同来源的信息,能够有效避免你陷入煤气灯效应之中。


结尾


《爱丽丝梦游仙境》里有这样一个情节:


爱丽丝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就问一旁的柴郡猫,柴郡猫问她要去哪里,爱丽丝说她也不知道。


柴郡猫神秘一笑:“既然你不知道要去哪里,往哪里走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觉得,这其实是人生的一个隐喻:如果你不能坚定自己的方向,你就会陷入迷茫之中,只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任凭别人来定义自己的感受,这是最不靠谱的事情。


想要摆脱煤气灯操纵,说到底还是靠自己,你要坚信,只有你才能定义你自己,你的感受就应该得到别人的尊重。


面对别人的质疑,你要有勇气说一句:“那只是你的看法,我没必要解释。”


这样你就会发现,根本没谁能控制你,你可以作为一个自由的灵魂,享受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与动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唐一,编辑:燕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