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性侵丑闻背后,是数百万“隐形”的女孩
2020-07-24 21:00

农村性侵丑闻背后,是数百万“隐形”的女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米利暗 ,头图来自:《隐秘的角落》剧照截图


你在生活中认识残障人吗?——中国有8500万的残障人士,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却几乎从来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前段时间,微博上终于出现了一则关于这群“隐形人”的新闻,只是每个字都让人脊背发凉。



四川一对有智力障碍的母女,都遭遇了性侵,其中年仅13岁的女儿怀孕了。警方把全镇成年男性的DNA都验了一遍之后发现,嫌犯是两名80岁的老人,其中一人还患有艾滋病。



令人难过的是,在随便一个娱乐八卦阅读量都能破亿的微博上,这则新闻的话题阅读量至今都没超过1千万。




它也不像鲍毓明或者王振华案,至少在曾在短时间内激起过全网舆论的声讨——


这对智力障碍母女的遭遇,就像一小朵涟漪,在池子里震荡了一小下就被更巨大的信息流淹没。


一、她们与恶的距离


虽然不被看到、不被重视,却不代表不会发生。


同类的案件发生的频率远比我们想象的高——根据最高院公布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6年,全国法院结审的儿童性侵案多达10782件,也就是说,平均每天都有超过7个孩子被性侵。


但由于儿童性侵的隐蔽性,这些公开的儿童性侵数据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智力障碍儿童在智识和表达能力上的欠缺,让他们比普通孩子更容易成为性侵受害者。


DT财经梳理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112起性侵儿童案件,其中有11起涉及智力障碍儿童,占比高达9.8%。



 在性侵未成年的案件中,熟人作案的比例高达68.2%。图片来源:DT财经


仔细翻看公开的11宗性侵智障女童的案件,会发现这些案子虽然散布全国各地,但又相似得像发生在同一个地方:都是在一个“空心化”严重的村子里,青壮年劳动力大都进城务工,剩下老弱病残留守在家。村庄凋敝的直接后果,就是人烟稀少、基层警力不足、村委会管理松散。


村子里形成了新的丛林格局,留守在农村无所事事的老男人们,瞄准了食物链底端的智障儿童。


他们一步步威逼利诱,用小恩小惠把小朋友发展为自己的泄欲对象。


而大多数智障女童毫无性常识,她们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们只知道自己经常被人拉到田间地头、带到别人家里、猪圈中、荒坡上,脱了裤子,做一些奇怪的动作。


结束之后可能会得到几块钱,或是糖果、辣条,其他零食。


一次得手之后,老男人们又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


还有比她们更好欺负的性侵对象吗?


二、无法言说的折磨


智力障碍的小孩往往有语言表达、与人交往的困难,别说保留证据,就连事发之后指认究竟是谁侵犯了自己都很困难。


2019年的案件中,有一名广东茂名的12岁智障女童,8个月内被性侵怀孕2次。


第一次侦查过程中,说起侵犯她的人她一会儿说是5个人一会儿说是6个人,有一个老头儿,有一个断手的,还有一个年轻的……


警方根据她的描述抓到一个80岁的老头,却发现与胎儿的DNA不符,只好又把人放回去,侦查工作一度因为线索太少而陷入僵局。


虽然女孩在第一次怀孕堕胎之后就一直被锁在家里,但仍在出门扔垃圾的时候又被强奸了。


她第二次怀孕后,警方全面铺开对全镇成年男性抽血验DNA,才发现性侵她的人,是离她家只有300米的邻居。



原来这个男人平时从家里的三楼窗户,就能看见女孩在院子里的一举一动。


她们是韩国电影《熔炉》里被性侵的聋哑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的中国翻版——沉默的、无法为自己作证也无法张嘴倾诉痛苦的受害人。



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11宗案例里,除了1宗是被抓现行以外,其他10宗都是因为女孩怀孕,事情才败露。


要不是孩子怀孕了留下铁证,警方能够根据胎儿DNA确定生物学父亲,这些女孩被老头子性侵的事,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因为没有物证,受害人证词又含糊不清,老畜生只要打死不承认,就不必承担任何后果。


作恶没有被及时制止,罪恶的念头像癌细胞一样在村里扩散,就会有更多的男人加入了凌辱小女孩的行列中来。


最恶劣的例子,莫过于2014年发生在广西的一桩惨案。


一名11岁的留守女童,两年内先后遭到了村里18名老人的性侵,最大年纪达76岁。



借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这帮人,但我还不料也不信会凶残到这个地步。



三、不上学,她们不是被囚禁在家就是满街闲逛


每次看到这种新闻,都会觉得全身乏力,如堕地狱。


除了高喊严惩罪犯的口号,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在悲剧发生之前,家庭、村委会、学校、福利院、社会公益机构各种保障似乎都失灵了。


一般而言,保护智力障碍的儿童的第一责任肯定是落在家庭和监护人身上。


这些父母为什么不能把孩子看好一点?为什么不教孩子防性侵害常识?然而,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就像当年面对留守儿童的鲁豫一样天真:你们为什么不吃肉呢?是肉容易坏吗?



真实的情况是,绝大多数的智障儿童和他们的家庭,都太困难了。


据2013年全国残疾人人口基础数据库,中国近75%的残疾人都生活在农村,而其中82.4%的残障家庭人均纯收入低于国家贫困标准。


还有相当比例的智障儿童家庭,父母也是智力障碍的残疾人,他们本已自顾不暇,又何谈照顾小孩?



造成智力障碍残疾的原因


即便父母头脑健全,他们也得出门干活,养家糊口。


贫病交加的家庭,如果不是放任孩子成天在外面漫无目的地瞎逛,他们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孩子锁在家里,养成“阁楼上的疯女人”。


22岁的智力障碍女孩范钱,4岁的时候因为一场意外损伤了脑部。病情发作时,她会表现出较强的攻击性。


家里人为了保护她,也怕她上街伤人,但又不能24小时看着她,于是在不到30平米的家里给她造了一个笼子,这一呆就是17年。



直到2019年,她的故事被报道以后,才在一个“蜗牛山庄”的公益机构的帮助下走出这个牢笼监狱。


抚养智力障碍儿童,如果完全仅靠单个的家庭自救,足以把每个家庭成员的人生都碾成碎片。


而国家和社会的帮扶,又会有一些被遗忘的角落——由于残障家庭的认知、教育水平不高,很多孩子没有办理残疾人证。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被性侵女童案例中,甚至还有不少孩子因为超生等问题,连户口都没上。证件不齐,也就意味着与所有的政府福利、公益机构救济无缘。


但这些孩子可能比任何人都更需要学校教育,因为不仅能给他们提供相对安全的庇护所,远离村子里的人渣禽兽,还能在这里学到基本的生存能力,生理常识,必要的性知识。


可惜的是,资源实在太稀少了,而且明显城乡分配不均。公立的“残疾儿童教育中心”“启智学校”经费、师资往往捉襟见肘,因此入学门槛也更高,大多只对智力损伤中度以上的孩子开放;因而,绝大多数的智力障碍儿童都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


但在实践中,困难还是层出不穷。


城里的智力障碍小孩随班就读,除了容易遭到同龄人歧视之外,还可能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破坏秩序、影响教学效果。


家长联名写信,要求班上的智力障碍儿童退学的新闻,时而有之。


热播电视剧《三十而已》,幼儿园孩子犯癫痫,也被家长要求退学


农村的孩子随班就读,更是相当于找了一个日间托儿所。


因为教师没有受过任何特殊教育培训,无法给予特别辅助,只能任其发展。智力障碍儿童在班上大小便、从一年级开始一路0分往上升学,毕业了又只能回到家里。


保护智力障碍女童,是一个综合、系统,而又长期的工作。


尽管如此,一切并非毫无希望,在普及智力障碍儿童教育上,我们还是在艰难地进步。


根据教育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文件,2020年,全国残疾儿童义务教育普及率将达到95%以上;而且能够基本实现市(地)和30万人口以上、残疾儿童少年较多的县(市)都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


那些得到了充分帮助的智力障碍人群,也的确能够更好地参与社会生活,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广州麦子烘焙坊,由5位智力障碍面包师和2位社工运营,虽然他们比别人多花3倍的时间接受培训,但是在这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位于山东青岛的一家服装厂,招收了36名年龄在18岁到35岁左右,但智力却和5、6岁的孩子的智力障碍工人,目前他们经手加工的服装服务于40多家外贸公司;



江苏太仓,一家叫中德善美的残障人士福利工厂,有21名流水线工人,均为心智障碍者,他们在这里从事工业零部件加工和组装……


电影《阿甘正传》里,有智力障碍的阿甘,身上的质朴而又乐观奋发的精神曾打动过许多人。



在现实面前,我们更需要的不仅仅是感动,而是给阿甘们更多的关注,在他们遭到侵害的时候,为他们发声。


督促足够的人力、资金、资源流向他们,让他们免于被性侵、被伤害、被歧视、被囚禁、被隐藏,过上真正有尊严的生活。



参考资料:

看看新闻KNEWS:智障母女被性侵 13 岁女儿怀孕,嫌犯系 2 名八旬老人其中一人患艾滋

新京报:残疾儿童想要上学,比普通小孩难多了 

央视网:22岁女孩被锁铁笼17年 拒绝“救助”原因让人泪崩

光明网:广西留守女童遭18名老年人性侵 最大年纪达76岁

虎嗅网:轻率地让智障儿童接受普通教育,本质上是抛弃

DT财经:112件性侵未成年人案背后:谁在施暴?谁在求救?

孔永彪,天津市公安局安康分院:106 例女性精神发育迟滞患者性自我防卫能力司法鉴定分析

许琳、王蓓、张晖,社会学研究:关于农村残疾人的社会保障与社会支持现状研究

张钧,残疾人研究:全国残疾人人口基础数据库数据分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米利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