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坑古天乐请别停
2020-08-11 21:00

别停,坑古天乐请别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编辑:颐和园的马达,题图来自:《阴阳路3:升官发财》


最近半夜12点,Sir总是频频收到来自你们的尖叫。


因为内容过于刺激——台湾作法起乩的民俗传说、施咒下蛊的泰国版“富江”、佐伯俊雄弟弟的生日、午夜电台的恐怖热线……




△ 《女鬼桥》《恶魔的艺术》《咒怨》《恐怖热线之大头怪婴》


“前方高能”,这四个字Sir都打烦了(还会打的放心)


不少毒饭在评论区里怨声载道:“我还是留着白天看吧!”“没看文章我就拉下来了!”“幸好图片都没加载出来!”



对此Sir要表示,诚心道歉,但死不悔改。


今晚,阴风再起。这一部私藏,当初是你的童年阴影,今天没准就是让你乐到漏尿的快乐源泉。前不久,它首度推出了蓝光纪念版。


是时候再找回这波老港味了——《阴阳路3:升棺发财》。


一、港岛奇妙物语


没听说过《阴阳路》?


好,你年轻。但这张脸你一定认得。



雷宇扬,老黄金配角了。在香港本土,雷哥有着一个“香港鬼王”的鼎鼎大名。最重要的作品,就是最先由邱礼涛指导的《阴阳路》系列。


一项纪录:华语电影史上拍过最多续集的电影。19部外加一部“精神续作”,位列世界影史第二(仅次于《007》系列)


强在恐怖?强在好玩!


别看《阴阳路》打着一个系列片的名号,但它的形式,更像是都市恐怖传说的故事会。每一集,都是由3、4个独立故事构成,在当时被称为“斩件式”作品。


听着新鲜,但不就是日本《世界奇妙物语》、美国《阴阳魔界》的玩法嘛。



有证据啊。在第一部,“主持人”装模作样吹水串场的形式,原样照搬。



△ 《世奇》老爷子的墨镜直接拿来了


20~30分钟一个,干脆利落不拖沓。这发爽完,立刻装填下一发。


《阴阳路》最初成功的关键,就是一张戏票入场,批发故事打包的满足感。拿来了诗选剧的模式类型,剩下的就是把惊悚彻底本土化。


港片吓人三要素——纸人、活尸、老太太。精准抓住中国丧葬文化、民俗习俗的特征。而这个老太太,特指是罗兰老师,19部《阴阳路》连续出演,坐实“香港第一鬼婆”称号。



时而化身神婆,降妖除魔;时而化身老鬼,教育后生。该讲规矩的,得懂规矩。该讲礼貌的,得讲礼貌。




还有就是古天乐。


连续出演7部,死了6回,使得它可以又被称为“如何弄死古天乐”


在2017年,邱礼涛还是请古仔出山,主演《常在你左右》,作为《阴阳路》系列的“精神续集”。



但最让人欲罢不能的,还得是前六部。人鬼类型不变,各种题材财色、情欲、情义换着花样演绎。就拿第一部举例。


《抄墓碑》讲兄弟泡妞沟女,坟头蹦迪,恶作剧引来意外;《阴阳路》讲夫妻二人,一人出轨,结果走上同路却阴阳相隔,无法得见;《红铛铛》讲色鬼缠身,女孩鬼迷心窍,人鬼媾和;《陀地位》最绝,讲的就是看电影不按票号坐的下场……


除了擅长吓唬中国人,还爱和喜剧混搭。明明是“借鉴”而来的模式,却又一次,让香港人回炉重造。又腥又辣又骚,正宗“老港鬼”味道。



而将这种“故事会”题材,演绎得最极端、最病态的一个,无疑还是这第三部,《升棺发财》。


主角阿力(古天乐 饰)一伙人,以开殡仪馆作死人生意为生。四个小故事,比起前两部小故事的零散串联,这一部将三条线紧紧围绕在一群殡葬从业者身上。这群人每天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生与死,是真正走在“阴阳路”上。在他们眼里里,有些东西可比生死还要人命。


比如这第一样——王百万?这次发财了!



二、钱钱钱钱钱


阿力,殡仪馆主任。哪里有死人了,他就往哪钻。经常有人死的地方,他都安插了“情报人员”,以便能第一时间接到生意。这不,医院的清洁阿姨call他来。


“那个王百万马上就快死了!”


“王百万?长方实业那个王百万?”




大单啊!阿力开心得都要上天。但有大单的地方,就有同行。这不,隔壁的如花也来抢生意了。


这行有行规,说好了双日郑力,单日如花,这午夜时分,两人只好都等在这,看看谁运气更好。





于是,一个盼王百万快点死,一个盼他先别死。王百万晚死了几秒,幸运的郑力抢到了这一单。郑力十分耐心,先向逝者家属抛了一个经济环保的丧葬套餐。花园洋房、童男童女、纸人纸马、衣柜保险箱......



客人一口回绝:这怎么可以,我们可是上流社会的人啊。当然了,怎么可能只给你们经济适用套餐。当然得往上流了整。豪车配个司机,怕他寂寞再烧两个小老婆,需要人伺候就多烧几个菲佣……


什么,王百万听不懂英文?那就烧几个会广东话的菲佣。这年头,连纸人都要讲人设了。



死人不需要排场,可活人得要面子。听说王百万没有子嗣,郑力还贴心介绍兄弟当孝子哭丧,“流眼泪一千,流鼻涕两千”。


丧礼这天,两位“孝子”果然卖力地鬼哭狼嚎起来,拉都拉不住:“爸!”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嚎着嚎着,两人竟然开始freestyle起来:“爸爸,我要帮你报仇啊!”



等一下,剧本里没有这词啊。


听到这样一句,安排葬礼的小舅子流下冷汗。立刻找到郑力,反复强调:“我姐夫是病死的啊?不要让他们瞎喊!”


故事讲到这,Sir先告一段落。


没见血,没诈尸。王先生的死因也没有交代。但我们已经心知肚明,一个字:钱。


你看,为了一单生意,如花就急红了眼,恶狠狠地念咒着“死”字,不知道还以为王百万跟他有什么血海深仇。



而王百万身后的家产呢?下起手来,想必更加凶残。


这是《阴阳路》系列中少有的人性诘问:鬼可怕,还是人可怕?


有的时候活人,或许要比死人,残忍太多。


三、死了都要爱


化妆师阿堂,单身小伙,追星狂人,偶像是女歌星陈美丽。他太痴迷陈美丽了,满屋子贴着她的照片,演唱会和见面会必定去看。



在一个喝醉后的凌晨,他突然在街上看到了自己的偶像,兴奋地与她合了影。


第二天,却得知,陈美丽昨夜早已车祸去世的噩耗。原来,他遇到的,是陈美丽的鬼魂。陈美丽的尸体送到他们的殡仪馆,原本精致的脸遭到车祸毁坏,惨不忍睹。



陈美丽说过,她是最爱美的,要把自己最美的样子带给歌迷。于是,她又来找阿堂了,拜托阿堂,让自己死得漂亮一点。可陈美丽那张严重毁坏的脸。怎么努力也回不到原状。





追悼会第一天,死者家属看了尸体,大发雷霆。阿堂没有化好妆。因为他不能接受陈美丽带着一副将就凑活的模样离开。面对家属的愤怒,他坚定的保证,明天见到的陈美丽,一定是当初最漂亮的样子。



第二天,郑力一到现场,就被家属拉着反复感谢,与头一天的愤怒完全不同。


“美丽的化妆我很满意,谢谢你。”



郑力松了一口气,阿堂的化妆术果然还是高超。亲友们一一与遗体告别,最后盖棺下葬。但这一切结束后,功臣阿堂却消失不见了。


就在棺木合上的一瞬间,我们看到陈美丽的脸,完整而美丽,好像一丝破绽也没有……



事情的真相,够你冒出一身鸡皮疙瘩。


人有痴心,痴到极处,命又算什么呢。


《升棺发财》里的另一段故事,同样说的是情。


片里的化妆师阿红(袁洁莹 饰),是一个塑造得非常成功的女性形象,她善良勇敢,爱憎分明,同时具有强烈的悲剧性。阿红认识了阿力的同学Daviv,两人热恋,阿红更是全情投入,交付了自己的全部。



Daviv本来说要和阿红结婚,却在得知阿红的工作后非常害怕,抛弃了她。她前去找Daviv理论,得到的却只是恐惧和嫌弃。


这个职业多年来给阿红造成的痛苦,伴随着情伤,全部爆发出来。她真的累了。



在阿红生日这天,大家在一起欢快的庆祝后,阿红当着大家的面,从天台一跃而下。极乐转眼到极悲。



成为鬼之后,阿红并非面目可憎地去找Daviv复仇,只是想亲口问清楚几件事。“你很怕我吗?”“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其实她心里明白,在自己死后,这个男人没来看过她一眼,而且转眼就搂上了新的妹子。他说他不敢去。


“你连我最后一面都不敢看,还说喜欢我?”





这一次,阿红彻底顿悟了自己的悲剧性:根本不值得为这个人死。她没杀Daviv,转身洒脱地离开了。那一刻,她像个放下了执念的侠女。


而与Daviv的凉薄相对应的,是殡仪馆众人之间浓浓的真情。作为一群经常受外界误解的人,他们是同类,惺惺相惜,相亲相爱。这份真情,是阿红决定自杀前对百搭的叮嘱:对女朋友好点,难得她不嫌弃这份职业。




是一群人,在天台上,看着星空,恣意划拳饮酒,欢声笑语。



是阿红死后,Ann抚摸着她的脸,哭着说要把她打扮得很漂亮。是阿力,哭着对阿红告白,求阿红回魂。




这个特殊的行业,生生死死,人人鬼鬼,映射的不过是人性的执念、贪欲、私欲、痴爱与凉薄。


还有,一份小人物间,动人的人情味。


四、善恶有报


香港鬼片,除了恐怖与喜剧交融的独特风格,还有一套独属于自己的价值体系。它非常讲冤有头债有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鬼一般也很讲道理、有道德观念,很少会滥杀无辜。


比如在《升棺发财》里,鬼婆婆缠上三人是因为他们骗钱在先,后来阿力帮他们还了钱,找到了她的坟墓,帮她解开了墓碑上束缚的绳子,鬼婆就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告诫他们:以后不要骗人了。




再比如,即使阿红的鬼魂没杀Daviv离开了,Davivi却遭遇抢劫犯,因情绪不稳被活活捅死。


这种带有佛教报应观,儒家教化警示作用的故事,脱胎于中国的自身文化。一如《聊斋》中,厉鬼虽然骇人。但若本身不放纵贪嗔痴,也不容易被鬼缠上。


《阴阳路》说的也是,阴有阴路,阳有阳路,人鬼殊途,互不相犯。只要你知敬畏、存天理。何须担惊受怕?哪怕偶然撞了邪,阴阳之间也有一条能够协调的纽带——人情。


香港鬼片里的鬼,还特别有人味。《阴阳路》第一部,古天乐扮演的Ken被朋友恶作剧吓死,但他没有怨恨,反而不忘来告别自己喜欢的姑娘,站在岸上和大家挥手告别。



《Office有鬼》中,老板Richer在外旅游时,公司的几名员工车祸身亡,却仍然回来帮助这个纨绔子弟打理公司。(此处又有罗兰奶奶)走之前,还告诫他要好好经营,好好做人。




《回魂夜》里,周星星死去后,鬼魂回到精神病院,笑着出现在他爱的姑娘面前。



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性格,鬼都有。这不,《阴阳路》里的鬼还有生理需求呢!



就像《聊斋》,讲鬼,实则在说人。


《阴阳路》里三五不搭的小故事,有时甚至是几个导演顺手接力,难免显得局促。


我们或许已经忘了,港产鬼片与那个时代的香港喜剧,其实背负着同一种使命——救市。1997年~2000年,是香港电影由盛转衰的时间节点。那时的香港电影市场一落千丈。电影人没工开,拖欠薪金都是常有的事。


在《阴阳路》第一部开场时,一个闲笔点出了彼时香港电影的低迷。



而在当时,依旧挣扎着撑起这摊事业的,都是像《阴阳路》这种高速高产B级制作。周期短、咖位低、制作简单边写边拍的“7日鲜”。正是它们马不停蹄地为香港电影人提供工作机会,才让这系列本身也成为了香港电影史上的传奇。


正如香港电影导演协会会长吴思远说的那样:“不是他保留了香港电影的一些种子,香港电影早就完蛋了。”


《阴阳路》系列,也给是被留下的一颗种子。是耸动的奇情禁欲,也是朴实的人情长短。是浮夸的嬉笑怒骂,也是坦诚的悲喜自怜。


阴阳路,你就怕了?


人间路,或许难闯得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编辑:颐和园的马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