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毛钱/片的散装卫生巾测评:我对月经贫困有了新的认识
2020-08-31 16:48

2毛钱/片的散装卫生巾测评:我对月经贫困有了新的认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橙雨伞(ID:chengyusan666),作者:特刚一只猫,头图来源:《月事革命》


前些天,有网友发了一条微博,指出很多女性在购买散装卫生巾,理由是“有难处”。


这一微博引发了激烈的讨论,#散装卫生巾#也冲上热搜。


       

事件发酵的过程中,几度反转,有博主指出该商家有资质,是安全产品,但随后遭到了生产厂家的否认。



况且根据我国规定,卫生巾属于消毒产品,卫生部《消毒产品标签说明书管理规范》第五条指出:消毒产品的最小销售包装应当印有或贴有标签,应清晰、牢固、不得涂改。


也就是说,所谓“合格产品,只是散装”,完全是无稽之谈。只要卫生巾的包装上没有标签,不论厂家是否“合法”,就都不能算是“合格”。


但是,出于种种原因,有很多女性不得不使用这种卫生巾。


电商平台售卖“散装卫生巾”的商家有很多,而且销量极高。随便进入一家店铺,能够看出,不同种类的散装卫生巾,月销量加起来有几千件。



这只是一家店,一个月的销量。而100片卫生巾足够一位女性用几个月,对于困顿的女性来说,甚至是一年。


所以,我们真的无法估计,使用这种卫生巾的女性到底有多少。


散装卫生巾,好用吗?


为了得到答案,我下单了100片平均每片只要2毛钱的卫生巾。


从快递柜拿出快递,我的心就“咯噔”了一下。我从来没有收到过如此简易的卫生巾包装,最廉价的纸板箱,在运输过程中,被其他快递挤扁,龇牙咧嘴地张望着。



打开快递,我又吃了一惊:所谓的散装,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散装。一个非常简易的塑料袋包裹着一百片卫生巾,随意地摆放着。


运输的过程都是晴天,所以卫生巾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如果下雨,不难猜到,里面会被一定程度地打湿。



拆开卫生巾,不得不承认,这看起来比我想象的好很多:没有异味,没有异物,如果不是知道它是2毛钱的三无产品,可能我就用了。


但一仔细研究,又发现似乎很多地方不对头。


首先,这款卫生巾的表面非常粗糙,比起我常用品牌的无纺布表面,它的材质介于纸和无纺布之间,并不细腻,用手一摸,感觉会有一些不平整的地方。



在分别滴上2ml茶水之后,2毛钱的卫生巾留在表面的液体明显更多,所以颜色也就更深。



10分钟后,我在卫生巾的表面覆盖了一张卫生纸,发现我常用品牌的卫生巾已经完全将水吸收,而散装卫生巾几乎完全没有吸收液体。如果连液体的吸收能力都这么差,月经中的其他物质就更不用说了。


以前, 我还经常抱怨自己常用的质量较好的卫生巾潮湿、闷热、不透气,今天我难过地发现,有着成千上万的女性,用着这种隔湿能力几乎为0的生理卫生用品。



测评越往后进行,两款卫生巾的对比越突出。我另外找了两片卫生巾进行揉搓,发现散装卫生巾揉两下就被揉烂了,表面也出现了更多的毛刺,而正规卫生巾几乎完好。



当我试着拆开这两款卫生巾时,更揪心的事儿发生了。


拆解过程中,廉价卫生巾明显释放出大量的粉尘,受限于条件,我无法推测粉尘的成分,也不敢想,这些粉尘在使用时进入到阴道、尿道之内,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两款卫生巾的结构是类似的,两层无纺布,然后是夹着吸水凝珠的纸。但用料的质量显然天差地别。散装卫生巾的无纺布粗糙,用的纸感觉像是廉价的厨房用纸,粗糙、掉渣;而正规卫生巾的无纺布细腻,用纸也细腻。



吸水之后,散装卫生巾的吸水凝珠夹在两层纸之间,容易四处游走,且吸水能力实际上很差;而正规卫生巾有着交错的纸巾将凝珠固定在应有的位置,相对也比较干爽。




由于没有先进的仪器,我无法做到灭菌情况的测评。于是我将这两款打湿了的卫生巾分别贴到我的裤子上,让它们接触我的大腿内侧。十几分钟后,贴散装卫生巾的那一侧,就瘙痒难耐,还出现了一些隐约的红疹。


显然,外阴的皮肤要比大腿内侧更敏感,阴道和尿道也更容易受到细菌的影响,从而感染。我就有买到假冒卫生巾,得了阴道炎的经历,而这种散装卫生巾的卫生条件,可能只会比假冒卫生巾更差。


通过这一次简单的测评,我能体察到的这些女性经期的痛苦,或许不足她们实际体验到的十分之一:她们可能没有止痛药、可能没有干净的水进行清洁、可能没有干净的厕所……甚至可能这种劣质的卫生巾,都是量最多时间才舍得用的“奢侈品”。


无法用上卫生巾的她们


月经贫困,指的是受到观念和经济因素的影响,女性在经期不能获得经期所需的卫生产品,从而导致的继续贫困的情况。


在印度,只有36%的来月经的女性有条件使用卫生巾,也就是说,仅在印度一个国家,就有2.3亿女性经历着月经贫困,她们只能用旧衣物、树叶、草木灰甚至牛粪来处理月经。


图/《月事革命》


即使在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英国,也有十分之一的14~21岁女孩买不起卫生用品。


根据UNICF的数据,全球超过5亿的女性没有安全、干净的地点来更换经期用品。



而在有超过6亿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的我国,面临着月经贫困的女性的数目,从上文中惊人的月销量就可见一斑。


条件更差的女性,甚至可能连接触淘宝、购买三无产品的机会都没有。比如根据CGTN的报道,在四川大凉山昭觉县的女生,大部分无法承担卫生巾的价格,在接受成都高中女生的捐助前,只能使用非常粗糙的纸作为经期用品。



我们的女性太会、也不得不在自己身上节俭了。相比于明天的晚饭、孩子的学费,卫生巾的需求,就不得不往后排。


即使对生活条件好一些的都市女性来讲,想要维持一个让自己舒适、体面的经期,价格仍旧不低。在保证按时更换、使用合格产品的情况下,每月仅卫生巾一项,就需要至少50元。


而对很多人来说,需要找到自己适合的品牌,价格可能就更高,而且还有止痛药等其他开销。


图/pinterest 


这些钱,可能在叫嚣着女性说卫生巾贵只是不想花钱的男人眼中,连一双球鞋的零头都不到。但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有如此优渥的条件。


几十上百元,可能是她们几天的餐食、家人的医药费、弟弟妹妹的学费……


女人想要一个体面、舒适的经期不是错,贫穷,更不是错。但不能体察她人的需求,完全没有同理心,则一定是错。


如何解决月经贫困难题?


首先要说的,是免税,即国家在税收上进行减免,从而让女性以更低的价格获得月经用品。这一政策在很多欧洲国家和美国的部分州,甚至印度,都已经实行。


但在微博上,很多男性“大V”冷嘲热讽地提到,就算卫生巾免税了,企业也会选择提价13%,继续收取女性的“智商税”。



好在尼尔森的一项市场调查能够很好地驳斥这一观点。


2005年,美国新泽西州决定免除对卫生用品的消费税。2018年,研究者计算了该州女性2004和2006年在卫生用品上的花费,发现,免除了6.9%的消费税后,女性购买卫生巾所花的价格减少了7.3%(考虑了通胀因素)。而且,高收入群体所花价格下降了4%,低收入群体却下降了12%。


也就是说,高收入群体将一部分的免税获益“转赠”给了低收入群体。


如果这意味着高收入群体“被收智商税”,那这个智商税,我宁愿被多收一点。


表二:新泽西卫生棉条税的废除对包括税收在内的消费者价格的影响


而非政府组织的努力也是初见成效的。


印度NGO Goonj发起“不仅仅只是一块布”的倡议,已经在印度各地分发了超过500万个布垫卫生巾。


在非洲,诸多NGO致力于发放免费的月经用品,包括可反复使用的月经杯(但实际效果难以评估,因为这些女性或许无法获得干净的水来清洗月经杯)


在我国,各大公益平台上,也有向贫困女童捐款购买卫生巾的项目。



同时,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学校里会免费派发卫生用品,避免女生因为无法负担,而导致缺课。


在解决月经贫困,帮助低收入女性生殖健康方面,走在最前面的是苏格兰,在今年,苏格兰通过了法案,向全国女性免费发放经期用品。


这不意味着女性失去了选择,对于经济情况良好的女性,她们仍旧可以在商场购买自己习惯的卫生用品;但对于贫困女性,政府发放的用品可以说是雪中送炭。


以上这些方式,都不失为我们可以学习用来帮助女性的方式。


无论如何,对待女性的态度是窥探人性的窗口,我们应当千方百计地帮助女性,而不是一开始便选择质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橙雨伞(ID:chengyusan666),作者:特刚一只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