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战苦了快递员:派件费层层挤压,一单只赚两毛五
2020-09-01 09:20

价格战苦了快递员:派件费层层挤压,一单只赚两毛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1世纪商业评论(ID:weixin21cbr),作者:李惠琳,编辑编辑:陈晓平,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快递巨头间凶猛的价格战,害苦末端网点。


今年以来,快递价格持续下滑,通达系单票收入(单票收入不等同于快递单价,而是单价的均值)集体下滑25%以上,逼近2元,申通降幅最大,7个月内下降三分之一,由1月的3.3元下降至2.12元。


价格战对应的结果是,巨头们的业务量节节攀升,中通市场份额首次突破20%。然而,与总部业务欣欣向荣相比,价格战下矛盾重重,处于快递末端的加盟网点、快递员却屡屡罢工,用户也体验直线下降。


一、派件一单赚两毛五,用户只能自提


由于针对个人散件,通达系的收费标准没有变化,一般消费者对此轮快递降价没有感觉,江浙沪皖等地区首重基本维持10元左右,降价主要面向大单量的电商客户,通达系的最低收件价已降至2元以下。


快递是个锱铢必较的行业,单票利润以毫厘计算。单票收入大幅下滑,还有利润么?


讨论之前,先了解下快递费用是怎么分配的:


快递公司业务主要集中在揽收、中转、派送和信息服务四个环节,收入来源于面单收入、中转费和派费收入,每个环节采取不同收费标准。由于加盟制的原因,各家与网点的结算方式略有不同,比如申通、圆通、韵达的单票收入,包含以上三项费用,中通不包含派费收入,这是其单票收入低于其他企业的原因。


有媒体曾拆解过快递费用的分配环节,假设用户付出10元快递费,其中的3元归网点,1.6元归揽件快递员,城市内分拨费用0.6元,运到分拨中心运费0.3元,总部收到面单费1元、中转费2元以及派件费1.5元。



价格战降低了源头的收件价,面单收入、中转费、运输费用基本固定,最终会使剩余的派件费相应减少。减少的两部分,正是末端加盟网点和快递员的利润来源。


一位河北巨鹿县加盟网点负责人告诉记者,加盟网点的收入主要来自收件和派件两方面,其中真正赚钱的是收件。“一般一公斤以内的快递运费10元,给快递员3元提成,网点收7块,除了交给总部的固定成本,剩下的都是网点的利润。”


他表示,江浙沪等地的快递网点尽管收件价低,由于电商发达,快递需求大,可以通过薄利多销获得规模效应;电商资源少的乡镇网点,收件量很少,派费便成收入主力。大部分快递企业的派费是给一级网点,再由一级网点按一定比例分发给二级网点,最后才是末端网点分给快递员。


持续的价格战下,快递收件价和派费一降再降,基层加盟商的利润空间被挤压,只能在后端压缩快递员的派费。


3月以来,湖南、河南、江西等多地快递加盟商发布联合声明,因总部派费下调导致无法经营,只能停止快件的揽收和派送。今年4月,河南省潢川县“三通一达”的五家快递加盟商,因上一级网点下调派费,决定将下级乡镇派费降至0.6元/件,引发乡镇代理点集体罢工。


一位县城快递员告诉记者,在前两年,快递员一单的到手快递派费拿到1.5元、1.2元,今年很多地方降到1元以下,部分乡镇地区甚至降到6毛、4毛,“据我所知,总部给我们县代理网点的派费是1.2元,网点给快递员7毛。”


记者在贴吧中看到,许多快递员对派费下降叫苦不迭。一位安徽某县城中通快递员在网上吐槽:今年7月,到手派件费已降至0.4元/件,扣除短信费、电话费后,一单只能赚0.25元。


为完成业务量指标,抢占市场份额,总部又不断提高加盟网点的收件任务,导致基层网点增量不增收,生存压力增大。


上述快递员告诉记者,为节省成本和时间,提高配送量,快递公司在县里每个小区内均设快递超市,配送时,四通一达直接将快递送到快递超市,再由用户自提,快递员只送门市街道的快递。


二、利润薄如纸一降再降,基层网点动荡


快递降价背后,除了加盟商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一些快递公司的利润也一再下滑。比如2020年上半年,申通净利润同比下降91.5%;韵达净利润同比下降47.47%。


为了减缓价格战导致的运营压力,各快递企业均采取多种手段降低成本,包括应用自动化设备、采取电子面单、提升物流效率等,叠加上半年高速公路免过路费政策以及油价的下跌等因素,快递企业的成本均有不同程度下降,为应对价格战提供了操作空间。 


以中通为例,2020年第二季度,扣除跨境业务影响后,中通快递的单票收入为1.29元,同比下降20.9%,单票成本为0.92元,同比下降14.0%。



单票毛利仅0.27元,并且,由于成本下降不及收入降幅,毛利依然持续下跌。



中通还是行业里成本优势较强的企业,其他同行毛利更低,上半年, 韵达单票收入2.36元,单票成本2.18元,单票毛利为0.18元,利润可谓薄如纸。



正是如此惊人的薄利,却吸引了大量对价格敏感的商家,形成快递行业分毫必争的“价格战”。


物流行业专家杨达卿告诉记者,单票下降对加盟网点来说是双刃剑,可能带来一定业务流的增长,利润摊薄会加剧基层网点的“贫血”,冲击服务品质的稳定。“如果基层网点自身缺乏服务竞争力,又缺乏总部反哺或者增量业务,或将加速洗牌,目前快递市场仍存在多头竞争格局下,多数基层加盟网点的动荡在短期内难以避免。”


各快递公司的相互倾轧,却促成电商行业的繁荣。即便快递发货价单件仅下降1毛,对每天发货上万件的商家来说,成本就直接降低1000元。 


对于用户而言,却可能不得不承担“通达系”为了盈利节约成本,牺牲服务所带来的恶果。


有没有感觉到,越来越多快递员没有事先通知,直接塞到快递柜,匆匆离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1世纪商业评论(ID:weixin21cbr),作者:李惠琳,编辑编辑:陈晓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