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拿了个医学教育奖,这是来搞笑的么?
2020-09-18 15:33

特朗普拿了个医学教育奖,这是来搞笑的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鱼羊、萧箫,原标题为:《特朗普荣获医学教育奖!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出炉,还有有味道的一系列研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冰冻粑粑刀好不好用,听不了别人吧唧嘴是一种疾病……看到这些神奇的研究,就知道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来了。


虽然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这第30届“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没有像往年一样在哈佛大学举办颁奖典礼。(嗯,永远都是第一届。)



但有一说一,从声学奖到材料科学奖,依然都是正经研究。(毕竟,也不会有人为了搞笑把粑粑硬做成刀了吧……)


虽然今年没有计算机相关的研究获奖,但这一届的主题倒是跟程序员们息息相关——Bugs。


连奖杯都“令人发指”:



没错,就是这个5个面都印着大虫子(当然包括程序bug)的纸壳子,还得获奖者自己动手粘。


另外,今年还有来自中国的获奖者(可惜并不是鸟屎石墨烯)


话不多说,一起来看看都是什么神奇的研究。


声学奖:给鳄鱼吸氦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人类吸了氦气,声音会变尖变卡通,不用变声器,就能变声papi酱。


这是因为氦气的密度比空气低,声音在氦气中传播的速度比在空气中快,所以根据 v=λf,人在吸入氦气之后,发生腔里空气共振频率就会变高,从而出现尖细的卡通音。


那么鳄鱼这样总爱大叫的爬行动物,吸入氦气也会有同样的效果吗?


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声学奖,就颁给了这项研究,获奖者是史蒂芬·雷伯(Stephan Reber)、西村武(Takeshi Nishimura)、朱迪斯·佳尼斯(Judith Janisch)、马克·罗伯逊(Mark Robertson)和特库姆塞·费奇(Tecumseh Fitch)



这群研究人员很好奇,交配季节里,鳄鱼们发出的声音是否是在宣传体型。于是,他们“招募”了一只经常发出叫声的成年雌性扬子鳄,把它放在密封箱里,让它吸入正常空气或者氦氧混合气体。


所以,鳄鱼吸了氦气会发出唐老鸭的叫声吗?这项研究证明,会啊。



心理学奖:看眉毛,识自恋狂


心理学奖,则颁给了“自恋的眉毛”,获奖者是米兰达·贾科敏(Miranda Giacomin)和尼克拉斯·鲁莱(Nicholas Rule)


他们发现,看一个人的眉毛长啥样,就能准确判断出一个人是不是自恋狂。



他们的结论是,独特的眉毛往往揭示了自恋的性格。


所以右边这位获奖者挡住了自己的眉毛是在暗示什么……


和平奖:按完门铃就跑


按完别人家门铃就跑,这种小学鸡行为你几岁干过?



大量新闻报道显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外交官们,就挺喜欢半夜偷偷按对方门铃,然后拔腿就跑的。


《卫报》还援引了一位退休的印度外交官的观点表示,这类骚扰“既不新鲜也不罕见”。


因此,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荣获了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和平奖。


物理学奖:喝了酒的蚯蚓会跳舞


物理学奖,颁给了伊万·马克西莫夫(Ivan Maksymov)和安德里·波托茨基(Andriy Pototsky)。他们通过实验探究了高频率振动下蚯蚓的形变。


振动一池水,你会发现,在一个临界频率以上,水面就会形成驻波。这一现象被称为“法拉第波”。


马克西莫夫和波托茨基推断,由于许多生物大部分由液体构成,因此在合适的条件下,它们应该会经历驻波。于是,他们选择蚯蚓来进行实验,这是因为蚯蚓“拥有流体静力学的骨架,柔软的皮肤和充满液体的体腔”,并且很便宜。



具体而言,研究人员先把蚯蚓放在浓度20%的乙醇里待了2分钟,使其身体固定,然后将其放到薄薄的特氟隆板上,对板子施加垂直振动,让蚯蚓也跟着蹦起来。


他们使用激光测振仪来检测活蚯蚓的振动。果然,二人记录到了法拉第波出现的关键转变。


需要强调的是,这真的是一项正经研究。作者认为,这一研究结果“可以用来开发新的技术,用于探测和控制活体内部的生物物理过程(如神经冲动的传播)”。


经济学奖:贫富差距越大,越要亲亲


经济学奖获得者们的获奖理由,是他们试图量化不同国家的贫富差距与人们接吻的平均数量之间的关系。


他们发现,贫富差距越大的地区,人们接吻的频率越高。


作者总结说,原因可能是,在资源竞争更加激烈的国家,接吻在维持长期稳定的伴侣关系方面有着重要作用,所以人们会倾向于更多地亲吻他们的伴侣。



管理学奖:外包也能套娃



今年的管理学奖颁给了五位中国“杀手”:奚广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和凌显四。


不过,由于他们还在监狱里,所以目前没有人能来领奖。


表面上,这只是2019年的一起谋杀未遂案,但其实这是一个终极套娃的故事。


雇主出资200万元,雇佣杀手甲杀人;


甲收到200万元后,出资100万雇佣杀手乙;


乙收到100万元后,出资27万雇佣杀手丙;


丙收到27万元后,出资20万雇佣杀手丁;


丁收到20万元后,出资10万雇佣杀手戊。



简单来说,就是雇主雇佣甲雇佣乙雇佣丙雇佣丁雇佣戊去杀人,每个人中间还赚了点差价,堪称外包界的模范选手。


但事实上,这场谋杀案没办成,因为杀手戊觉得,10万元不值得他动手。


所以他找了“暗杀对象”本人谈判,一起伪造死亡现场,免费拿得10万元,最终没有人死亡。


昆虫学奖:昆虫学家也怕蜘蛛



今年的昆虫学奖颁给了理查德·维特(Richard Vetter),来源于他在2013年一个“惊人”的发现:


尽管,昆虫学家经常要与昆虫打交道,但他们对蜘蛛的反应与对昆虫的反应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从事昆虫研究、日常与苍蝇蚊子白蚁“作伴”的昆虫学家,其实可能非常害怕蜘蛛。


这种恐惧感可能来源于童年,甚至从事昆虫研究后,这种感觉也消除不了。


虽然蜘蛛不是昆虫(属于节肢动物),不过这一发现仍然让人惊奇。


当然,研究表明,如果父母对自然界有真正的兴趣,并能影响孩子也产生这种兴趣,那么这种恐惧感发生的概率就会更小。


例如这只前段时间火爆全网的小蜘蛛卢卡斯,就打破了许多观众对蜘蛛的固有看法。



医学奖:听不得“吧唧”嘴


想象一下,如果舍友在你面前吃东西,你是不是一听到吧唧嘴的声音就特别难受?


哪怕不是吧唧嘴,只是咀嚼的声音都让你愤怒、厌恶,甚至想要攻击对方?


——可能不是舍友有问题,而是你有恐音症!


这是今年搞笑诺贝尔医学奖的发现,获奖者包括尼克·维林克(Nienke Vulink)、达米亚·丹尼斯(Damiaan Denys)与阿诺德·范·隆(Arnoud Van Loon),其中一位隔着屏幕吃着苹果。



好在,这样的烦躁感并不是无药可救。


在听到这种声音时,想象自己走在泥潭里,这是鞋子与湿乎乎的泥巴接触的“biaji”声,就不会生气了。(不过,食物香气本身已足以让人狂躁)


医学教育奖:政客干掉医学


今年的医学教育奖颁给了一系列政客,他们分别来自巴西、英国、印度、墨西哥、白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俄罗斯、土库曼斯坦。



有意思的是,唐纳德·特朗普本人也获得了这次的搞笑诺贝尔医学教育奖。


颁奖给他们的理由是,在这次新冠疫情中,这些领导者让人们看到,相比于医学本身,政客能更直接地影响人们的生老病死。


材料科学奖:便便冰刀不好用


还记得去年摘下搞笑诺贝尔奖物理学奖的研究“袋熊便便为什么是立方体”吗?


今年的材料科学奖依旧有点味道,再次颁给了便便相关的研究,共有7位获奖者。


这7位研究者(通过不可描述的实验)发现,用冰冻便便做的刀子其实根本不好用。



至于这7位研究者为什么要制作这个冰冻屎刀,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论文摘要。


据历史记载,一个因纽特人用自己冷冻的粪便制作了一把刀来屠狗,并把它宰了。为了评估这种说法的有效性,我们做了一项实验来研究。


事实上,为了尽可能还原历史记载中的场景,这些人中的一人模拟北极因纽特人的饮食,吃了8天的高蛋白和脂肪酸食物,研究者们从第四天开始收集他的便便。



随后,他们将这些便便放在-50℃的干冰中,确保它们充分冰冻。


但实验证明,冰冻屎刀并不好用,他们并不能切开普通的兽皮。



以上,就是今年搞笑诺贝尔奖的全部10个奖项。


所以最后,再来呼应一下主题吧,你觉得这些研究够bug吗?


参考链接:https://www.improbable.com/ig-about/winner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鱼羊、萧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