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越努力,搜狐越尴尬
2020-09-21 11:21

张朝阳越努力,搜狐越尴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尹天、编辑:王毕强,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9月15日晚,在搜狐主办的中国第六届无人机影像大赛现场,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的时间,几经变动,最终定在活动结束后,晚上10点左右。


消息出来后,大赛媒体群内出现一阵小骚动,也有人打趣道:“符合查尔斯(张朝阳)的作息。”


今年56岁的张朝阳,此前向外界透露了自己的作息:一天只睡4个小时,睡到两个小时就醒来,醒透后再继续睡两个小时。张朝阳信誓旦旦地说这个作息坚持了两年,且状态很好。


戏剧的是,话音刚落,看热闹的网友闲不住了,扒出张朝阳在各种会议现场打哈欠、闷头大睡的照片来。“用过张朝阳推荐的睡眠方法,已经住进ICU了。”有网友调侃到。


事实上,从早年高调地将“跑步、瑜伽、登山”三大兴趣爱好示人,再到今天公开表示每天只睡4小时,以及时不时在直播间说出几句令人瞠目结舌的观点来,擅长自我营销的张朝阳,本质上仍然干着营销的活。


不过,今非昔比。《乘风破浪的姐姐》大火的时候,张朝阳邀请演员钟丽缇来到搜狐选秀节目现场,最后话题 #张朝阳钟丽缇合跳无价之姐# 上了微博热搜。因为都叫“朝阳”,微博活跃的95后、00后用户们甚至将张朝阳误以为是,彼时爆红的网剧《隐秘的角落》里面的主角朱朝阳。


张朝阳、钟丽缇合跳无价之姐


真相也确实如此,现在的95后年轻人很难会主动考古,谁是张朝阳?千禧年,搜狐在美国敲钟上市,张朝阳被金钱、美女环绕时,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互联网企业还在艰难求生,更不用说,在这之前,张朝阳曾经试图招募在硅谷打工的李彦宏,拒绝了主动投简历的马云,而马化腾则在听了“中国互联网教父”的演讲后,才投身创业大潮,QQ前身OICQ的问世,还有张朝阳的一份功劳。


残酷的是,历史从不会停下脚步,搜狐和张朝阳的光辉岁月已经属于过去。


一、连续多年亏损,搜狐“回归媒体” 


2016年乌镇物联网大会上,张朝阳曾喊出,要用3年时间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的愿望。愿景是一回事,现实又往往是另外一回事。


需要靠喊口号提振信心的搜狐,已经远离“中心”多年。2008年,搜狐成为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张朝阳也充当起了首席记者一职,一时风光无两。奥运会永远地留在了人们心中,而搜狐却盛极而衰。


张朝阳个人也是如此。2008年之后,长期活在媒体镁光灯下的张朝阳,陷入一片虚无之中,甚至患上了抑郁症,两度隐退,于2013年再度复出。张朝阳隐退这几年,互联网已经大变天。


在2016年就喊出搜狐要回到中心的张朝阳,直到2019年,才算真正地忙碌起来,也在这一年,他做出搜狐“回归媒体”的决策。


要做好媒体,张朝阳认为,必须做好两方面的工作。其一,要把包括搜狐财经、搜狐科技、搜狐时尚、搜狐娱乐在内的搜狐新闻、搜狐号以及自媒体每天信息的产生和分发做得更好,这也是媒体的核心价值;其二,就是活动。


张朝阳不厌其烦地向外界传输,活动本身就是内容的观点。除了活动本身能带来话题和流量外,活动也直接成为搜狐视频、直播等业务的内容填充。在商言商,来自赞助商真金白银的支持,也是张朝阳看重的。以连续举办6届的无人机影像大赛为例,张朝阳表示,因为有赞助商,“整个活动从成本核算方面是不亏钱的。”


采访最后,张朝阳还不忘提到搜狐接下来的校花比赛,财经领域的财经峰会,还有年末的搜狐时尚盛典等活动。


9月15日晚,张朝阳在中国第六届无人机影像大赛上致辞


尽管活动不断,但雷声大雨点小,反响平平,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搜狐的自嗨。以邀请钟丽缇现身的2020年国民校草大赛为例,相关话题在微博的阅读次数为2.8亿,讨论次数仅30.7万,和同类选秀节目“明日之子”“偶像练习生”等相比,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过去两年,搜狐集团成本大大降低,伴随着资本运作,整个公司走向盈利,收到不错的效果。”张朝阳谈到,未来也将继续沿着“回归媒体”这条路走下去。


盈利确实在一段时间內已成为张朝阳的心病。财报数据显示,搜狐已经连续多年亏损。2017~2019年,搜狐分别净亏损5.56亿、1.31亿、1.28亿美元。


在持续的亏空面前,曾放言对赚钱不感兴趣的张朝阳,也开始向金钱低头。在今年年初的搜狐2019年财报媒体线上沟通会上,张朝阳把姿态放得特别低,希望2020年公司首先能够活下去,能够养活大家,让大家都有工资。


二、门户+游戏+搜索:“三匹老马拉破车”


搜狐如日中天的那些年,“门户+游戏+搜索”老三驾马车构成了搜狐的壁垒,张朝阳也曾凭借搜狐、畅游、搜狗三次赴美敲钟,他就像资本市场的宠儿,成为所有创业者羡慕的对象。


时过境迁,老三驾马车已是今夕不比往日。


1998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史上的门户元年,搜狐、新浪相继成立,网易则早一年成立。随着互联网红利的到来,三大门户网站旋即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并相继在2000年上市。


搜狐上市时,张朝阳正值本命年,36岁的他意气风发,搜狐在资本市场表现同样不俗,到2011年,比起发行价,其股价翻了近10倍。


作为企业家,张朝阳极其擅长营销自己,也很享受众星捧月般的感觉。比如,2005年,其邀请范冰冰、谢娜、刘烨等明星,还有王石、冯仑等企业家,组成了一支“搜狗美女野兽登山队”,前往海拔6026米高的西藏启孜峰。


在之后漫长的自我营销岁月里,张朝阳凭借“跑步、瑜伽、登山”三大爱好,频频成为PC时代的明星人物。


高光时刻总是短暂的,离不开媒体眼球的张朝阳患上抑郁症,而在他2013年复出前夕,互联网世界已经大不同。搜索造就了百度,社交成全了腾讯,而阿里巴巴和京东牢牢占据着电商领域。搜狐变得像个局外人。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新入局者的涌现,昔日三大门户网站“搜狐、新浪、网易”也日渐式微。2019年,搜狐、新浪、网易总营收不足腾讯的1/3。其中,最惨的还是搜狐,2019年网易全年净收入592.41亿元,游戏业务已为其贡献了近八成的营收,同年,新浪营收约146亿元,微博也贡献了其中的八成。而搜狐还在拼尽全力扭亏。


门户网站衰落,搜狐另外两驾马车“游戏+搜索”,同样命运多舛。


今年4月17日,历时半年多的畅游私有化之路尘埃落定。这背后,是畅游在美国资本市场一直处于被低估的事实,尽管2019年归属畅游的净利润为1.78亿美元,营收和净利润都保持着增长态势,但其私有化前的总市值仅5.91亿美元。


2002年,搜狐游戏事业部孵化出畅游,并于2009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成立十几年,畅游推出了多款游戏产品,但是最赚钱的还是2007年推出的网游《天龙八部》及其衍生品。


而搜索业务搜狗,已经在被腾讯收编的道路上。今年美东时间7月27日,搜狗已公告称,收到腾讯向公司发出初步非约束性收购要约。交易前,腾讯已经为搜狗最大股东,持股38.71%,超过搜狐的33.44%。据悉,腾讯收购搜狗的交易价格为每股9美元,以此计算,出售搜狗,张朝阳或将手握10亿美元的现金,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搜狐亏损带来的现金流消耗。


“活下来本身也是值得庆贺的事。”张朝阳此前对媒体表示。


三、直播+社交+短视频:张朝阳真的很努力,但难掩英雄迟暮的尴尬


在回归的道路上,“直播+社交+短视频”新三驾马车,被张朝阳寄予厚望。


2019年,张朝阳重回媒体视野,搜狐旗下社交产品“狐友”横空出世。张朝阳解释,狐友App是搜狐微博的复兴。他还曾宣称,一旦狐友获得指数型爆发式增长,搜狐旗下的视频、新闻、游戏、直播等业务都有了一片可以承载的沃土。


为了推广狐友,张朝阳亲力亲为,每天更新几十条,卖力得像个网红。狐友校草、校花大赛,选手参赛、观众投票都要求通过注册狐友参与。


不过,社交这块硬骨头并不好啃。狐友推出的这一年,社交赛道格外热闹,多闪、聊天宝、马桶MT、飞聊相继上线,但它们的命运和大多数中国选秀艺人一样,出道即巅峰。


当前,搜狐旗下的狐友和搜狐新闻都在社交赛道上发力,尽管外界对此并不看好,但张朝阳心中还在期待着产品爆发的那一刻。“哪个先爆发我也不知道,就好像我们在筛矿,筛铀235,希望两个都爆,一个爆了就已经很伟大了。”张朝阳对记者说。


张朝阳忙碌起来后,每天仍然会坚持在搜狐旗下千帆直播,进行英语读报直播,他已经坚持了3年,直播间粉丝有30几万。除了直播读报,张朝阳也称自己会坚持直播卖货,大概“每个月带一两次”。


张朝阳将自己的直播卖货定义为“价值直播”,他解释:“我们的直播带货不追求销量,追求的是知名人物、明星生活中的好物分享。现在营销变成颗粒度更细的营销方法,大家已经不满足于一个电视广告或者看到一个大广告牌就去相信,而是真的有一些他们信任的熟知的明星或者人亲口告诉他们,生活中用的这个东西是不是好的。”


张朝阳直播带货


不比格力电器董明珠几场直播下来,能带货几十亿元。张朝阳从来没有亮过自己的直播带货成绩单,只是回答“效果很好,会继续做下去。”效果到底好不好,也只有给了坑位费的厂家最清楚了。


除了张朝阳自己,直播同样是搜狐的一个重要方向,几乎每场活动,都离不开直播。搜狐的分屏技术,也被张朝阳在多个场合频繁提及。


在搜狐2019年财报线上媒体沟通会上,张朝阳透露,直播、社交和短视频是搜狐2020年发力重点。不难看出,曾经热衷造风口的张朝阳,今天却在奋力追赶风口。在今天抖音、快手、b站、微视等形成的短视频竞争格局中,搜狐想要突出重围,无异于20年前,突然有人站出来要和三大门户网站抢食。


现场有记者提问张朝阳,搜狐短视频平台如何变现,除了明确办活动有赞助商,张朝阳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毕竟如何实现盈利,还是搜狐的一大命门。


2018年,在接受《风眼》采访时,张朝阳反思自己,早年过分重视市场和品牌,忽略了产品和技术的重要性,导致搜狐错失了很多机遇,与搜索、社交、电商等大趋势失之交臂。


变得成熟的张朝阳开始重新思考如何做一家公司的CEO,不过,回溯错失互联网风口不断的那几年,56岁的张朝阳和22岁的搜狐越是用力,越遮不住类似于英雄迟暮的尴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尹天、编辑:王毕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