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下一个西安?
2020-09-22 10:37

大同,下一个西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黄名扬,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提起大同,绕不开曾经如火如荼的“再造古城运动”,以及至今仍不时有人提起的“明星市长”耿彦波。


“十一”假期即将来临,据当地媒体报道,《大同古城保护条例》将于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除规划、保护等相关内容外,该条例尤为引人注目的一点是,鼓励合理利用古城,让古城“活起来”。


这座十多年来一直在争议声中艰难转型的城市,如今再度走入大众视线。近段时间以来,大同可谓动作频频:


6月,“一把手”带队到西安考察学习,成功打造大雁塔北广场、大唐芙蓉园等一系列“网红”文化新地标的西安曲江新区,正是其中重要一站;


7月,大同古城管委会与西安曲江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牵手”,希望共同把大同古城及文化旅游产业“打造成全国样板和示范”;


8月,大同市委书记主持召开古城保护与发展领导组全体会议,分析解决当前问题。会上,曲江文旅相关负责人专门介绍了两地合作运营文旅项目的策划方案。


不久前的9月11日,大同市委副书记、市长武宏文又专门率队赴西安学习考察文旅产业,与曲江新区相关负责人座谈……


值得注意的是, 曲江新区是西安以文化、旅游为主导产业的开发区。而“兴于煤、困于煤”的大同,也一直希望把文化旅游作为产业转型的龙头。本月初,大同方面明确表示,春节文化活动将试水“曲江模式”。


沉寂已久的大同,这次能不能复制西安的成功,靠“抄作业”翻红?



很长时间里,煤是大同最显眼的一张名片——


煤炭储量高达718亿吨,约占全国1/8,一度位居中国产煤城市之首。上世纪80年代,大同与德国鲁尔、前苏联顿巴斯,并称“世界三大煤都”。


“煤都”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多人常常忽略了,大同还有另外一张名片。


这座古城拥有2200多年历史,是“三代京华、两朝重镇”,也是我国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拥有云冈石窟、云中古城、华严寺、鼓楼、明城墙等重要历史文化古迹。


“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让大同人自嘲“垃圾基本靠风刮,污水基本靠蒸发”。而面对煤炭资源枯竭和环境严重破坏的挑战,大同亟需形成新的产业优势。


擦亮另外一张名片,努力让古城“活起来”“火起来”,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


图片来源:太原晚报


说到这个主题,西安必须拥有姓名。


作为十三朝古都,西安近年凭借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爆红网络。从早前一碗“摔碗酒”在网络爆红,到去年末不倒翁小姐姐全网刷屏,一个又一个带着古城印记的热点,让西安热度不断攀升。


西安的成功经验,正好契合大同 “开发特色旅游项目,注重多元体验,让古城成为全方位展示大同历史文化的重要窗口”的诉求。


除了相似的“文化底蕴丰富”,大同看中西安曲江新区的,正是后者充分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做大做强文旅产业,“在寻求发展突破上蹚出了一条新路的做法与经验”。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将这种“打包学习”式的合作,戏称为“抄作业”。


在他看来,大同在资源禀赋上确实具有一定的“网红”潜质,“除了煤炭,本身就拥有可以挖掘的历史文化资源”。这种先天优势,让大同在产业转型上或许会比其他资源型城市“更顺一些”。



作为一座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大同的转型之路,此前走得并不算顺利。


时间回到2008年,耿彦波来到大同,历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等职。


当时,耿彦波提出“一轴双城”设想,以御河为中线,西边建旧城、东边成新区,将大同城内残破的古城墙修复,并拆除城内3.28平方公里老城区,建设成复古建筑群。


围绕改造后的“大同古城”,近些年有着许多不同的声音。


一方面,有文物专家提出,大同古城的改造违背了文保工作“修旧如旧”的原则。2019年初,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部分保护不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通报》,大同因“古城或历史文化街区内大拆大建、拆真建假”遭到通报批评,一度引来多方关注。


另一方面,有当地官员表示,古城改造后,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这座资源型城市转型;不少当地民众也认为,民生环境因此得到很大改善。


在马亮看来,这种矛盾,正体现了许多资源型城市何去何从的困惑。


如何处理好新和旧的关系,包括如何用历史资源去激活文化底蕴,呈现出新的城市面貌,其实是不容易的。


抛开争议,如今的大同,经济转型的压力日渐迫切,将文旅产业作为主攻方向的思路也日渐清晰。


大同的车牌开头是“晋B”,显示出它在山西的地位。1984年,大同被国务院列为13个全国较大的市之一,与重庆、无锡、大连等城市比肩。在当地官网介绍中,也专门写明大同是“山西省第二大城市”。但略显尴尬的是,时至今日,大同GDP在山西省内已排名倒数,从经济体量看,“老二”的名号实难服众。


数据来源:wind,城市进化论


不过,2019年底,山西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打造三个省域副中心城市。其中大同仍名列首位,其重要程度可见一斑。


这一定位,也被大同视为当前发展的一张“王牌”,明确表示要加快提升发展能级和“吨位”,打造山西新的增长极。


要成为“增长极”,大同需要奋起直追。“要坚定坚决把保护古城文物、延续古城文脉、传承古城文化作为大同经济建设的核心内容。” 今年的大同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牵手西安之后,大同如何才能加速“出圈”?


实际上,不管是西安、重庆还是长沙,近些年通过成体系的“打法”火起来的网红城市,并不少。


在马亮看来,“互联网时代的城市知名度,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一种资产,是一种品牌价值。” 


“如果城市没有知名度,特别是在新生代群体里没有存在感,可能就很难吸引旅游、消费、投资,甚至人才。”因此,他认为,城市追求成为网红城市,某种程度上“值得鼓励”。


图片来源:大同日报


不过,马亮也指出,当下,成功的网红城市一般具有三大特征——


第一,并非浪得虚名。


没有内涵仅靠包装的网红城市,经不起大家的围观,“‘打卡’时与预期落差太大,对城市品牌带来的负作用,可能比预期的正面作用还要大”。


第二,传播。


“在‘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城市的闪光点可能也能被游客无意中发现并传播,但一座想要常红的网红城市,本身就要有自觉性和自主性——你想要成为怎样的网红城市,希望城市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为自己贴上怎样的标签,这都需要一整套方案来设计和规划、运作和宣传。” 马亮说。


最后,专业运作和管理。


对于类似于大同的城市,“引入外部力量发展本地(文旅产业),可能正是因为城市开始认识到,靠自身力量暂时还难以实现网红城市目标。”马亮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将其委托给一种类似于产业公司或开发区形式的主体,“让专业的组织做专业的事”,就显得非常必要。


但他也坦言,大同学习西安打造网红城市,其实“有利有弊”。


“虽然有作业抄,有经验方法借鉴。但公众注意力有限,‘网红城市’的池子已比较拥挤,竞争压力和挑战也就更大。”马亮认为,如何保持定力,在打造网红城市时留足公共服务空间;如何在‘打包’的经验下,找到重塑大同的“特色”,都将影响大同的未来。


“归根到底,大同和西安曲江的‘联姻’,既不是复制一个现在的西安,也要不同于过去的大同。我们的期待,并非千城一面。” 马亮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黄名扬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