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没人能阻止社畜云吸羊了
2020-10-28 20:00

已经没人能阻止社畜云吸羊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原标题:《我合理怀疑社畜云吸羊,就是为了学装死》,作者:院办小天,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当代人的萌点,似乎已经从猫猫狗狗转移到小羊身上了。


比如上回院友们为了得到这个小羊的背景图,赞美之词在后台奔涌,院办的形象一下就从抠脚大汉成了下凡的天仙,在逃的公主,月入十万的牧羊女工。



羊图,继猫片之后,成了打工人们的新型精神鸦片。一只小羊吸断肠。


咩咩咩


小羊的好,谁吸谁知道 


云吸羊的兴起,又称吸羊红。

 



尽管现实中的羊膻味可能令不少人望而却步,但在互联网的净化下,就只留下了100%的可爱。



什么小羊吃草,小羊喝奶,小羊举高高,




只要小羊稍微动动嘴皮子,眨巴眨巴眼睛,就能收获一堆三连,或者阿伟又死了的尖叫。




这粉嫩小耳朵确实让人心生爱意,永远上扬自然得体的歪嘴,被职场社会练就的钢铁之心,每日嘴里的草草草,在小羊面前都回归了原本的真诚。


歪 嘴 战 羊


这世界有黑就有白,羊也一样。在瑞士瓦莱地区,就培育出来的肉羊新品种——小羊肖恩原型,瓦莱黑鼻羊。



并非所有羊都是白的可爱,就算黑得看不清嘴脸也可以萌得出彩。何况他们还比肖恩多了双羊毛草地靴,和更酷的中分刘海:



就算是牧羊人,也永远猜不到羊在想啥。


比如你问他为啥夕阳的漫反射在它们屁股上会显得如此锃亮,它们只会给你留一条“略略略”的舌头,自己体会去吧。


prprprprpr


静态图只能领略小羊魅力的十分之一,灵动的小尾巴和随风摇曳的小羊绒毛,才要人命:


啊啊啊啊啊啊


秋日里和煦的阳光,根本比不上两大白团一心只为品草的惬意来得抚慰人心:


就算吧唧嘴,也看得我心醉


“羊吃草那吧唧嘴的声音特别解压,吞咽的那声咕咚,我都想录起来做睡前铃声。”




一般人对羊的认识,70%都来自于那部经典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我也一直以为,养羊是需要准备一片草原的。


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只要一张厚度恰好的椅子也勉强可以:



万物皆可吸的OG应该都深有体会,图片虽足够让人控制不住把脸往屏幕上蹭,但这远远不够。


声色香俱全,才是吸羊产业发展期往成熟期推进的重点方向。



最近,网络上陆陆续续出现很多能给人代入感的“羊片”,给你沉浸式的体验。


“我家有6只羊,一只羊驼,他们跟猫不一样,非常粘人,每天早上都排着队要抱抱。”


羊驼:我呢我呢


小羊的奶声奶气比其他啥喘息声都要好听。你看广东人成天咩呀咩咩咩的,也许就是吸羊后遗症。


面对一呼百应的羊群,连社恐都会忍不住上前咩上一句,感受领导的魄力。




除了这些,薅羊毛,使劲揉搓也是吸羊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推特上有一户人家的羊,就特别爱被捏脸。


“脸颊的肉敦实致密,跟家里的毛绒毯子一模一样,甚至还有点弹手。”


图源推特:englandhill_zoo


在韩国,还有一家羊咖,老板专门把迷路的小羊捉到自己店里养着,等白白胖胖了以后再给主人送回去。


全是粉嫩粉嫩的白胖小羊:



根据吸过的人在互联网上的分享看来,只只手感扎实,闻起来有淡淡的奶香,比猫热情,还比狗还傻。



“羊,虽然长着一副与人类身形完全贴合的体型,拥抱起来再合适不过;但它们对人类若即若离,刚抱上两秒就转身挣扎,净学些欲擒故纵的招。”


“薅完羊以后,手上残留的奶香味我都舍不得洗,闻着睡,香。”


光靠网上的评论,屏幕外的吸羊人通过幻想,就实现了颅内高潮。



有网友对这羊咖的羊出现戒断反应,好几天追着羊闻。还随口问了老板,“为啥你这羊这么香啊!毛这么顺啊?”(不是烤的那个香)


老板说:“因为给它们洗澡用的是羊毛专用洗衣液...”


在草原上捉来的时候还是只棕色羊


洗完白嫩松软,符合标准才收编入羊咖


真不是个广告,实在是妙。


羊爱泡澡,希望你们都知道


不吸羊不知羊的好,自从院办开始吸羊,还发现羊不仅羊毛奶香顺滑,皮肉Q弹,装得了傻,还卖一手好萌,关键人家羊还训练有素,能蹦迪,还会装死、装孤独——



小羊的迷惑行为不是傻 


从小看动画片我们都知道,在大灰熊面前,要保命我们得学会装死。


在羊界,也有这么一种羊,不管遇到啥危险,立马倒下装死 ——



不过这群羊是有先天缺陷的,叫“晕倒羊”。


晕倒羊的神经非常脆弱,就算人类不刻意去吓它们,它们也可能被其他风吹草动吓晕,平均一周晕个20来次吧。


有些晕倒羊晕多了,还知道维持平衡,找个软乎的支撑,才缓缓落地。


最早的时候,晕倒羊是羊群里的放哨员。狼来了,羊晕倒,其他绵羊立刻逃,功劳一点都不小


晕倒羊虽然身患疾病,但它也会时不时锻炼自己的演技。


只有主人留意到那0.35秒的灵动转头,表示无动于衷以后,羊自己就知道这次表演还不够纯熟,爬起来继续走:



还有些中二少年,用雨伞搞个隔伞打羊,或展示其他次元里的龟派气功,也就只有晕倒羊愿意带他们玩:



晕倒羊会被主人吓晕,被突如其来的饭碗香晕,跑步太快被晃晕,滑滑梯滑晕,有心机的,还会自己突然晕倒,“吓死”隔壁的晕倒羊:



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动物比羊精更会装死了。



你大概也从晕倒羊身上发现了羊的奥秘:羊和羊的四肢,不是同一种生物。


羊看似不会走路,其实不然,它们是在表演。那四条腿,可以化身为其他各种动物,而且学谁像谁。


比如这羊屁股翘上天了,小腿还跟着前后摆动摆动的,一看就是有个倒立行走世界纪录保持者的主子。



也有长大了,活成羊精的。


“有一回我去鸡圈喂鸡,发现羊拽着胳膊替我喂好了,现在鸡都只认它,不认我。”



但绝大部分的羊,还是用四条腿走路的,走得跟狗一样,蹦跶蹦跶的,长大了还无师自通会跺脚。


偷喝了几瓶主人的绿棒子,直线都走不对, 自带BGM,头甩得比livehouse前几排的都得劲:



有人见不得羊跳得这么四肢分离不协调,到网上问 “为啥我的羊走路又歪又蹦?”


放羊的资深老炮说,是因为羊老跟牧羊犬待一块,久而久之,把那嘚瑟狗的样子给学会了。



“sheeple”这个新词,就是在嘲讽羊的这种行为,跟墙头草一个意思,指这些羊跟着谁就学谁,盲目模仿,随大流。



学习,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像这个大羊蹦的高跳得远,不是一日练成的:




绝大多数可可爱爱的小羊,都得经历这么一场前肢跟不上后蹄的对抗:



在网上搜jump sheep的tag,还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小羊姿势,再沉重的羊毛也掩盖不住这轻盈凌空飞跃的脚步:




也有羊学不会的动物,那就是猫。


因为它们只会被猫驯服。


猫,能用的屁股和爪子,收编一切两脚兽和四脚兽,但小羊,只有蹄子



两个飞机耳的对决,其实早就分出了胜负。



小羊除了掌握动如脱兔,突然死亡这种高危本领,静若处子这种小case它自然也无师自通。


曾经,观察者网就报道过一个离奇事件,绵羊好像被点了葵花点穴手一样,杵在那一动不动,有100多万人注意到,喊话怀疑这是地球出现的bug。


羊 勿 运 动


但你仔细一看吧,最后右下角的那只贪吃羊还在吃草呢,有一只耳朵也动了一下。


这种看似全羊掉线的情况,其实是小羊在智慧躲雨。



因为在下雨的时候,羊毛会分泌一种蜡状分泌物,羊屏住呼吸装木头羊,其实就为了不让雨水渗入到里面的绒毛里。等雨停了,学着牧羊犬抖搂两下,反正比你用爽身粉还干爽。


羊,看着迷惑,实则比你我都精。



在这种秋高气爽,适合平躺的日子里,“我是谁我在哪”的哲学思辨好像也来得挺频繁。当你情绪低落的时候,不妨去看一眼小羊,不保证能活过来,充充电还是挺快乐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小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