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攻读占星学院,当名占卜师
2020-10-29 20:38

出国,攻读占星学院,当名占卜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牛腩,编辑:麻薯,题图来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剧照




嘉祺花了两年时间,终于通过ISAR国际占星协会的考试。


考场上煎熬六小时,300道选择题,40道简答题,4道论述题,考卷订成册发下来,厚达45页。


试题涉及范围非常广,从卯酉圈和极方位角这种天文学概念,到天体运动对心理可能产生的影响,都有涵盖。


“很多考生因为不熟练,写都写不完。谁也没有必过的把握。”虽然是开卷考试,留给翻书的时间不多。


搜索引擎上对ISAR的定义——国际占星研究协会,世界上最前沿、最具启发意义的占星组织。


它提供的资质认证,光考试报名费就逾万。每年仍有很多占星师去挤50%的通过率,希望权威机构为自己背书。



虽然人人都能聊两句星座,但很少人知道,在占星这个行当里,不仅有资质考试,还有专门学校。


阿机就选择了去伦敦占星学院学习。是的,你没看错,占星学院。


英国不止一家,占星师联盟下属几所学院都有标准学制:皇家占星学院、水星学院、英国通灵学院……都开设了占星学科。


许多人眼中这已是霍格沃茨真身,阿机少不得一遍遍解释:没那么玄乎,其实就是个职业技术学院。


申请这类学校不仅解释成本很高,手续上也有点麻烦,无法走留学用的学生签证,阿机只好提请两年多次、每次180天的旅行签证。


为此,她制作了厚厚一本攻略,方便入关时对答如流。


学院宽进严出,入学没有门槛,但想获得毕业证书没那么容易,通常业内认为一个专业占星师的成长期是三年,伦敦占星学院的普遍学制也是三年。


进入学院学习前,阿机经历了漫长的自学路。在伦敦,她发现有些书目她早已看过,教材《当代占星研究》,被大陆奉为严肃占星入门必读。


作者苏·汤普金,正是阿机所在学院的创始人,现代占星的理论奠基者。


目前大陆通行的译本是从台湾译本发展来的,“译者是胡因梦,对,就是李敖的前妻胡因梦。”阿机说。



蓝巧本科加硕士一共学了七年心理学,毕业后自主创业,开了一家塔罗屋。


有人为她浪费了专业背景惋惜。蓝巧说,我不是天马行空,一百多年前,卡尔·荣格就把塔罗牌融入心理学,临床心理学也认为占卜有一定的助人功用。


职业占卜师与心理咨询师有许多共通之处:不能泄露客户案例信息;不能和客户发展感情或性关系;不能道德评判客户……ISAR对考生进行职业道德培训,这些是内容的一部分。


这和人们印象中不一样。无论是《哈利·波特》中的特里劳妮,还是影视剧中的神婆,占卜师总是被塑造成神神道道的角色,一不小心就能勘破天机,说出了不起的预言。


在阿机受过的现代占星系统教育里,forecast是被允许的,对predict极为审慎,区别在于前者是如同天气预报一般预测趋势,后者为断言。


人们总是期待从占星师口中听到怪力乱神,对此,有职业素养的占卜师通常会说抱歉欠奉。


不止一位来访者看着蓝巧空空如也的办公桌,露出失望神色:就这?怎么没有水晶球?怎么不用点蜡烛?


“我不会在咨询前摆蜡烛、布法阵,如果是为了双方能更有仪式感更投入地参与对话,我能理解。”


有的占卜师禁忌诸多:不能为自己占卜、一天只能工作有限的次数、开始前一定要做某些仪式……种种繁文缛节,可能是出于虔诚,也可能是为了营造神秘的氛围。


关于这点,阿机和蓝巧观念不同。阿机认为给客户营造氛围是必要的,这是顾客消费的一部分。


咨询前,阿机会合上窗子,确保屋内光线令人惬意,点上蜡烛,增添一些温馨,徐徐点燃熏香。并不是为了装神弄鬼,如果能让访客感到舒适治愈,准备工作就有价值。


这与阿机的个人趣味有关。多年前她是心理测试爱好者,那时候每天花大把时间在门户网站上闲逛,彼时新浪、腾讯都设有星座类目,还很火。


不同风格的flash动画和音乐,搭配着与主题相去甚远的问题——“你在森林里看见一座小木屋,它的门是什么材质?”


这些问题像包裹了层层外衣的礼物。在最终剥完之前,谁也猜不到它会给你什么答案。


阿机知道其中娱乐成分很高,但也不失为一种快乐的消遣。


后来她在心理学书籍上读到,人的愉悦分为创造的愉悦、抵抗的愉悦、逃避的愉悦……


阿机恍然大悟,自己做心理测试不就是典型的逃避型愉悦吗——过程极其投入,像是进入一个虚幻的私密空间,用想象搭建起一趟虚拟旅行。


理工科男生嘉祺简略得多,他通常只带纸笔和客户会面。


从业五年了,他身上的IT气质仍未消散。背黑色电脑包出门,惯用的笔盒是无印良品的透明款,咨询前端正摆在桌上,再拿出A4纸作记录——这些就是他的全部道具了。


有些从业者号称能招财消灾,吸引客户形成依赖,嘉祺对此也不屑:我不做改运招桃花之类的事,也不贩卖灵器,那只是在利用人们的焦虑赚钱。


占星咨询的根本目的是让客户扔掉“拐棍”,结果形成依赖又捡起一个“拐棍”,不就背离了初衷吗?


蓝巧想帮人们解决一些具体的困惑,而不是布道般宣传塔罗的神力。


人们求助占卜,给自己的决定找一种支撑,把决策失误的风险转移到塔罗牌上。


占卜帮助来访者将糟糕的境遇归为时运等不可控的外因,减轻自责和心理负担,把人从抑郁情绪里打捞出来。这也是心理咨询常用的技巧。


但是有人抓住大众对不可控因素的焦虑感,利用它招摇撞骗——既然运气虚无缥缈,就花钱做法事将它“确定”下来。


淘宝占卜的宝贝详情


B站上很多塔罗博主自诩名门正宗,发布打假视频,“用电子软件发牌的都是假塔罗师,用纸牌占卜是最基本的步骤!”


蓝巧不以为然,即使塔罗牌有灵能,不是因为牌本身有多强的法力,而是双方开诚布公的交流打开了心结。


有的博主言之凿凿,称能预测未来,不准不要钱,甚至诅咒“不尊重会反噬”,


蓝巧说自己看了“头皮都要立起来”,这跟巫蛊有什么区别?



嘉祺初入行时收费200/小时,现在渐渐涨到800/小时,与当地心理咨询费用基本持平。


当他听说深圳一位从业者收费2万一次,忍不住忿忿:“简直是抢钱。”


总能听说没有资质的江湖骗子,只要肯包装,敢唬人,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再搭配一些水晶珍珠,说是独门秘辛,总有人上当。


嘉祺一方面郁结自己钻研了厚厚的原典,却敌不过神棍信口雌黄。另一方面也担心这群人让行业更加滑向灰色,失去了正名的机会。


“灰色行业”,嘉祺迟疑了一下,说出了这个词。这也是嘉祺的忧虑所在:没有绝对清晰的成长路径,也没有收费标准。行业离规范化还有很远。


无论“嘉祺”们如何厘清概念、破解迷思、努力科普,另一边,星座营销号生产的内容,又不断在给大众灌输浅薄的刻板印象,比如处女龟毛,射手花心,双鱼盛产渣男渣女等等。许多人以为,这些碎片和标签化的信息,就是占星的全部。


于是真正的占星师,免不了被误解为迷信。


职业占星师们奉为权威的《当代占星研究》,为了采访准备,我也买了一本。


它在当当网上的宣传语是“进入严肃占星领域一窥堂奥的经典必备”,与作者的另两本著作《顺逆皆宜的人生》《人生的12个面向》打包出售。


心灵鸡汤式的书名,似乎昭示着,比起严肃占星者们的坚持,普通受众更想获得的,只是即时的宽慰,或一个遥远的寄托。


当然还有各种八卦。


阿机毫不掩饰对八卦的热衷,她说这是占星路的动力之一。


我提到喜欢的女演员郝蕾和周迅,阿机不假思索:“她们都是月蝎。”(月亮星座为天蝎座)


随即她微笑补充:“你也是月蝎。”仿佛我对她们的欣赏,源于出生时月亮落在天蝎座的冥冥注定。


“是有什么数据库收录了明星的星盘吗?”我不禁好奇。


“如果查不到明星具体出生时间,默认中午12点,这样只有七成准,有经验的占星师会知道哪些星体当天不会改变,能推测出更准确的结果。”


阿机举例,易烊千玺的情况就很棘手,如果他是上午出生,他应该是月亮射手,如果是下午,他就是月摩。


有人通过星盘来管窥波云诡谲的皇室,小王子出生的第二天,占星机构便解析了他的星盘



硕士毕业前夕,蓝巧和相恋三年多的男朋友分手,家里又发生了变故。


即使是心理科班出身,也有绝望到自己难以开解的时刻。


蓝巧找相熟的塔罗师做了一次占卜,牌面大意是情况会越来越好,需要耐心和勇气泅渡。


塔罗牌只能占卜3~6个月内的事,“那时候我熬过来的信念就是,最难不过半年。”


这次作为消费者的体验给了蓝巧启发:失恋、升学都是很直接的现实问题,现实中求助无门总是痛苦,便通过玄学手段来缓解内心焦虑。


人们以为牌意暗示着命运的安排,神灵的圣谕。殊不知,他们的潜意识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这就好像,我们抛硬币来决定纠结的事情,如果抛到更想要的那一面,我们毫不犹豫照做,如果不是中意的结果,我们会隐隐觉得是不是要再抛一次,对吧?


抛硬币的结果不重要,重点是抛的过程中意识到自己更想要哪一面,这就是从潜意识挖掘答案。


在蓝巧看来,塔罗牌的角色就像硬币,只是辅助工具。



“我这么说,可能会降低塔罗牌在来访者心中的神性,甚至会流失一部分奔着玄学来的客源。我不希望他们太依赖牌面来做决定,丢失了自己对生活的判断力。”


当塔罗师还是去心理机构?蓝巧有自己的“功利考量”。


即使心理咨询越来越普及,有些人对求助心理咨询师仍有耻感,走进心理咨询室和街边神棍的算命摊,完全是不一样的消费心态——和心理医生是医患关系,和占卜者是消费者和服务者的关系。


她放弃别人眼中水到渠成的心理咨询事业,转身开了塔罗屋。


嘉祺在2014年冬至那天失业,从事游戏开发多年,到头来只剩下暴涨的体重和强烈的挫败感。


只要继续应聘游戏行业,就要继续迷茫。一想到这里,他就按不下简历的发送键。


“我一直都在做什么?我要怎么办?”


嘉祺尝试了很多方法:心理医生、职场前辈、算命先生,职业规划指导……当然也包括他目前从事的占星。


朋友推荐嘉祺一本神秘学书籍,作者是一对台北夫妻。书里记录了这对夫妻给客户做的前世回溯个案。读完书后,嘉祺燃起了冲动,他很快就飞去台北找这对老师。


神秘的夫妻给了嘉祺建议:你在科技或者命理相关的事情上会比较擅长,可以多向这两个方向努力。


嘉祺听了非常惊讶,他感兴趣的事情,游戏开发和占星学,不是正好印合了科技和命理两个方向吗?


回到北京后,他开始了职业历险——接受培训,攻下证书,成为一名占星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牛腩,编辑:麻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