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赢家未知,但输家已经揭晓
2020-11-03 14:39

美国大选赢家未知,但输家已经揭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Juni,编辑:Lu,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年的总统大选可谓竞争异常激烈。不过很快,我们就知道在“懂王”特朗普与“政坛常青树”拜登之间谁能够胜出,领导美利坚合众国走向下一个四年。


面对失控的新冠疫情、水深火热的种族矛盾、让人数次见证历史的经济局势以及四面楚歌的外交局势,美国似乎并没有great again,反而让人觉得失控。


截止美国时间11月2日,美国提前投票(大选日之前投票)的人数已经超过9600万(是2016年提前投票人数的二倍还多)2020年也许将成为一个世纪以来美国选举投票率最高的一次。


硅谷圣克拉拉县的户外投票站


今年的大选氛围相当浓厚,无论你是上谷歌、上油管、上推特、上各种各样购物网站,VOTE四个大写加粗的字母总是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而在大选日这一天,美国时间11月3日,硅谷以及全美各地将有超过300家公司放带薪假。


今年6月,推特宣布今后所有在工作日举行的全国性选举投票日都将是带薪假期,以便员工在各国大选中投票。而此前,推特只允许员工使用最多两个小时的带薪假去参加投票。


当月Uber也宣布将在全球各地把各地相应的选举日定为公司假期。


在这一场大选混战中,驴象打得飞起,硅谷的一众科技公司也因为大选天天上演撕×大战。


一、给千万用户发邮件让选拜登vs “谈政治就滚”


作为美国“最蓝”地区的硅谷,虽然大多数科技公司高管与员工,都是民主党的忠实支持者。为了避免陷入两党争斗,引发不必要的争议,硅谷科技公司的CEO们很少公开表明自己的政治倾向。


但也许是形势逼人,硅谷科技公司的CEO们这次也坐不住了。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企业财务管理报销软件公司Expensify创始人兼CEO David Barrett 10月22日给1000万软件用户以及潜在用户发送邮件,呼吁他们为了捍卫民主,尽快去投票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拜登。


Barrett发邮件号召大家给拜登投票


邮件发出后直接炸开了锅。开发Cardano的区块链研发公司科罗拉多科技公司IOHK的创始人兼CEO Charles Hoskinson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不能接受在营销邮件里宣传推销政治议题,会立即要求公司终止与放弃Expensify的合作软件。


代币化证券发行和交易平台Securitize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Carlos Domingo表示,这样的邮件就是垃圾营销,并在线求其他能替代Expensify的软件。


Domingo对Barrett的言论深表不满


相比Expensify公开表明政治立场的举动,同样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比特币交易平台Coinbase的CEO Brian Armstrong却选择了另外一种表达态度的方式,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甚至被说是会影响Coinbase即将到来的IPO。


Coinbase的CEO Armstrong


Armstrong上个月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长文,而这篇文章也被广泛认为是企业高管们在社会活动主义浪潮上升的2020年的“叛逆之声”代表作。


文中Armstrong希望营造“无政治文化”(apolitical culture)的企业,将激进主义和政治排除出Coinbase,以此让Coinbase专注于构建其开放式金融系统的使命,同时尽可能少地关注更广泛的美国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


Armstrong的博客文章


“我们已经看到了谷歌和脸书等公司的内部纷争对生产力的影响,还有很多小公司也因此遇到了挑战。”Armstrong写道,“生命太短,不能在一家你不感兴趣的公司工作”。


随后Coinbase宣布不同意这个倡议的需要在10月7日之前拿遣散费走人。结果是有60多位员工离职。

Armstrong的这种做法引发了舆论大乱斗。


Uber和Robinhood的投资人,美国最知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的Jason Calacanis在推特上公开支持Armstrong的做法,称Coinbase之后会收到现在十倍的简历,因为大部分人已经对美国满天飞的政治和社会议题搞得身心俱疲了,工作的时候就该集中精神工作。


Calacanis甚至还发起投票,有6185位参加“你会想在无政治文化的企业工作吗?”的投票:


77.1%的投票者想要无政治的工作环境


但是,反对Armstrong的不在少数。


推特创始人Jack Dorsey也在推特上公开表示:比特币和加密货币本身就是反对无法验证的、排他性的金融体系而建立起来的。“重要的是,至少要能够意识到你的客户每天面临的社会问题”。


员工管理平台Humu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Laszlo Bock对无政治企业文化的概念进行了抨击。他认为在一个全球流行病、种族不公、失业率攀升、野火和自然灾害频发的环境中,要求员工压制情绪和观点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相当残酷的事情。


上文提到的给1000万用户发邮件的Expensify的 CEO Barret更是嘲讽Armstrong是懦夫。


瑞波币公司Ripple首席执行官Brad Garlinghouse也加入到了反对Armstrong的行列,他认为硅谷科技公司有“义务”解决社会问题。


看来,即便是最“蓝”的地区,也被这场大选搅得四分五裂。


二、“懂王”到底懂不懂?


截至11月1日,美国境内共有912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其中死亡23万,位居全球之冠。


为了保证底层选民的选票能够被收入囊中,特朗普一再声明他将进一步开放国家,取消人们的出行禁令。虽然这是这是一个饮鸩止渴的法子,但这对被一场疫情冲刷掉过往经济功绩的特朗普而言,恐怕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而在过去四年里,忍受特朗普政策大棒的可不止顶着“fake news”名号的媒体从业者们。


科技从业者们面对“霸道”的特朗普,也是怨声载道,抓住机会就群起而攻之。特朗普作为“报复”,甚至颁布总统行政命令,威胁要对没有保持中立的互联网公司实施惩罚,限制他们在《联邦通讯法》中的免责条款。



2018年4月,特朗普就曾让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支付一张昂贵的账单。


扎克伯格因“剑桥分析公司事件”被传讯到国会听证,在听证席上拷问了整整两天,被严厉指责没有保护好用户隐私,被要求对在平台上流传的内容负起责任来。


在国会听证的小扎


“剑桥门”让脸书承担了约50亿美元的罚款。2019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批准了这一对脸书的罚款。这是迄今为止美国联邦政府对科技公司开出的最高罚单。


另一个巨头,谷歌也没能幸免。


在对谷歌公司进行长达近16个月的调查之后,美国司法部长William Barr 10月宣布,将会主导针对美国各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诉讼。


10月6日,美国国会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发布了针对四大科技巨头的长达449页的反垄断报告,对苹果、谷歌、亚马逊以及Facebook提出的12项指控。


反垄断报告称今日的谷歌为互联网垄断的守门人


而这场反垄断诉讼或成为自20年前微软反垄断案件以来,美国最大的反垄断诉讼。


科技公司们并不是软柿子,任特朗普捏。


硅谷巨头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攻击特朗普的机会,即便是特朗普的真爱App——推特,对于特朗普也毫不客气,今年夏天开始推特给特朗普的一些推文贴上了警示标志,因为他违反了有关“选举虚假信息、新冠病毒不实信息、煽动暴力”等平台政策。


推特给特朗普推特标记“鼓励暴力言论”


但别看特朗普对于科技圈开刀,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里,硅谷富翁们变得更富有。也正因为如此,很多富豪们不轻易表现政治倾向。


贝佐斯与扎克伯格虽然骂特朗普骂得起劲,但不代表他们支持拜登。毕竟,他们仍然需要特朗普支持者们购买他们的服务。


而包括甲骨文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内的部分科技巨头的领导层表达支持特朗普的态度。


三、倒不是拜登魅力有多大,而是同行衬托得好


这边特朗普和硅谷斗得不可开交,那边的拜登也与科技圈结下过梁子。在过去的四年里,他不遗馀力地抨击大型科技公司,认为脸书散布假消息并放任政治广告,也呼吁撤除对科技业极为重要的法律盾牌。


马斯克甚至在近期一次采访中说,他尚未确定要投票给谁,但他对拜登的思维敏锐度表示怀疑。


但在选择面如此狭窄的情况下,很多科技公司只希望不投最差的那个候选人即可。Wired刊文称:苹果谷歌等科技巨头员工向拜登捐480万美元,比捐给特朗普的献金多20倍。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成为员工给拜登捐款最多的公司


其实,科技圈对拜登的好感并非仅仅是因为蓝色的主色调以及对特朗普的厌恶。


在拜登宣布由贺锦丽Kamala Harris担任竞选搭档的那一刻,金融圈与科技圈都大松了一口气。这位加州参议员在处理科技业议题方面有丰富经验,硅谷也包含在她的选区中,多家科技业大佬也是她的金主。


不光如此,贺锦丽在移民、智慧财产权和宽频普及方面等这些对科技业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议题也很有发言权。


脸书COO桑德伯格和贺锦丽


她的亚非裔背景和美国总统川普限制移民政策形成鲜明对比,而硅谷非常依赖移民所带来的技术,更能赢得少数族裔的青睐;女性身份也顺应了目前性别崛起的势头;以及连贯、完整的从政生涯,正处于政治事业的上升期的年纪,她甚至有可能继续领导民主党人冲击下一届大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贺锦丽多元、专业的形象,比拜登更能赢得科技公司的好感。


四、无论选上的是谁,都不好过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带领美国下一个四年,他们对于科技业的政策“变的是风格,而不是实质”。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支持加强对科技企业的监管,以限制它们的商业、社会及政治权力。


总的来看,拜登和特朗普,都支持对大型科技公司采取反垄断行动,并限制《通信规范法》的230条款,该条款保护在线平台不为用户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


2018年,微软、苹果、脸书、亚马逊和谷歌五大科技企业对政府部门的游说支出高达6430万美元,以应对华盛顿一系列法律和政策挑战。



而这也符合自2016年以来,共和党和民主党对科技巨头的批评越来越多的趋势。所以,无论谁在十一月赢得大选,新政府都走继续走这条路。


无论科技公司站队还是不站队,科技业都会像一双无形的手,在美国新时代政治中扮演不可或缺的作用。而美国也只能不断适应科技为民主政治带来的改变。


参考:

https://www.bbc.com/news/election-us-2020-54787441

https://blog.coinbase.com/coinbase-is-a-mission-focused-company-af882df8804

https://www.cbsnews.com/news/expensify-ceo-david-barrett-emails-customers-vote-biden/

https://coinlist.me/news/jack-dorsey-says-coinbase-ceo-should-not-be-apolitical/

https://www.fastcompany.com/90562207/can-a-company-really-be-apolitical-in-2020

https://www.cnbc.com/2020/10/26/ripple-ceo-brad-garlinghouse-on-coinbases-apolitical-culture.html

https://www.wired.com/story/silicon-valley-opens-wallet-joe-biden/

https://www.nytimes.com/2020/10/20/technology/google-antitrust.html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Juni,编辑:Lu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