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陈情令》原作者获刑三年,耽美划下红线,耽改影视“走钢索”
2020-11-22 10:30

传《陈情令》原作者获刑三年,耽美划下红线,耽改影视“走钢索”

作者|Mia

头图|电视剧《陈情令》截图


耽美当下的处境,宛如一曲冰与火之歌。


一边是《上瘾》《镇魂》《陈情令》之后,“社会主义兄弟情”IP展现强悍的造星能力与吸金能力,Priest、梦溪石、巫哲等头部作者IP遭到哄抢,至少有《杀破狼》《撒野》等64部耽改作品已在筹备中,头部平台和公司入局,晋江官宣《天官赐福》影视版权卖出4000万天价。


从《陈情令》走出的两大顶流,王一博手握32个代言,登顶CBNData双11品牌号召力榜第一名,肖战在复出的边缘小心翼翼地反复试探。《天官赐福》登录B站国创区后豆瓣评分高达8.9分,登上豆瓣一周华语口碑剧集榜,超话登顶微博动漫榜,热度和口碑均颇为可观。



与此同时,《陈情令》《天官赐福》原作者墨香铜臭却身陷囹圄,在晋江个人页面上,她的最后更新时间停留在2018年6月20日,阔别800多天。墨香铜臭的微博,停留在2019年2月4日最后一条新年问候,有2.5个转发,42万条评论,30.9万个点赞。


2019年8月即有墨香铜臭被刑拘、晋江配合调查提供证据的传闻,随后晋江文学城发布声明予以否认。但如今看来,传闻正在被证实。11月1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杨旸、袁依楣非法经营一审刑事判决书》,印证了网传晋江知名写手袁依楣(笔名:墨香铜臭)涉嫌非法经营而获罪入狱的消息。判决文书并未公开,理由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有消息称,墨香铜臭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40万元,将于2022年5月出狱。


耽美作者界的顶流入狱,原本小众的粉丝群体还能够圈地自萌吗?耽美的红线又该划在哪里?


“非法经营罪”划下红线,饭圈流量化反噬作者


墨香铜臭第一次传出入狱传闻,消息来自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官网公告“浙江查办‘3.28’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刑拘3人,其中,袁某某为晋江文学城签约的知名写手,伙同淘宝网店销售人员累计制售淫秽书册2类4000余册,牟利50余万元。”刚好与墨香铜臭原名信息吻合。


由此看来,墨香铜臭的获罪根源是未能获得正规出版社渠道和书号的“个人志”以及其中的大尺度描写,据了解是《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的个人志。她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个人志”被判刑的耽美作者。


2017年,晋江耽美作者“深海先生”(唐心)由于印刷量不足放弃自行出版而转向个人志出版,将其创作的 5 本耽美小说,先后授权网店 “XMOON”、“记忆铺工作室” 等代理印刷售卖,后被拘留。2019年,唐心和她合作的淘宝店主、印刷厂经营者以“非法经营罪”被抓获判刑。


2018年,耽美文学作者天一(化名)因犯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一审获刑十年零六个月,当时“因获利15万判刑十年是否量刑过重”“二十年前的司法解释是否适用于现在”也在网文圈引起了广泛争论。根据1998年最高法《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等行为,获利五千至一万元即构成犯罪。


问题是,出版“个人志”在耽美作者圈层是一件极为普遍的事。红线已经划下,身处内容生产上游链条的作者们所能做的也只有更加谨小慎微,部分作者选择了封笔退圈。在国内当前语境下,同性间的情感并不是一件可以光明正大被放到台面上讨论的事情。中国政法大学的罗翔教授对“个人志”的看法是:“如果一种常态行为呈现普遍性的违法,说它影响市场秩序比较令人费解。我们需要反思法律是否已经滞后,成为市场发展的阻碍。”


一方面是围绕着个人志的争议,另一方面是墨香铜臭本人作为作者界顶流,聚集了一大批死忠粉后引发的争议。她被称为“耽美之光”,拥有自己的反黑站和大粉的同时,被讨厌她的人称为“光母”,指责她融梗抄袭《霹雳布袋仙》和《剑三》,在传出入狱消息后,有天天在超话签到的粉丝表示会等待,也有人为此欢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微博上敲下“墨香铜臭”几个字,便足以引发一场激烈的论战。


人肉事件将墨香铜臭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2018年,网友爆料晋江人气耽美作者墨香铜臭的初中生粉丝人肉自己老师,加之粉丝日常开撕画手、西子绪等写手,对同人圈、二次元游戏圈等多有得罪,共青团,紫光阁、公安部、央视以及反邪教等官博下场,晋江官博表示“会劝说作者积极站出来”,此前宣称退博的墨香铜臭本人出面,表示自己并不参与粉丝管理,对事件不知情并愿意配合调查,如果确有其事愿意帮助受害者寻求帮助,并承担诉讼费用。整个事件愈演愈烈,此后事件出现反转,受害者所属地重庆公安发文称,人肉事件系受害者自导自演,且是一名未成年学生。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件事几乎可以被看作粉丝群体流量化低龄化后,作者被流量反噬的必然结果。饭圈文化恶性的一面显现出来,“组织规则”常常以集体无意识的形式洗脑,表现为极端情绪化的反智倾向,非黑即白的站队,党同伐异,对“非我同类者”必除之而后快。墙外越是反感和不理解,墙内越是紧密团结。如何约束粉丝,不仅是墨香铜臭事件后所有头部作者需要思考的问题,同样也是肖战事件后所有流量艺人团队需要思考的问题。


行走在钢索上的耽美


“腐女”,源于日语中的“腐女子”(ふじょし,英语为fujoshi)一词,指热衷男男同性情爱的女性,其主要阵地除了晋江,还有lofter,橙光游戏。腐女为什么喜欢看耽美?“因为够甜,而且喜欢嗑里面的人设,能够在下班的时候给自己带来放松和愉悦。而且这个题材其实是涵盖非常广的,刑侦,都市,奇幻,穿越,古风都可以包括进去。”资深粉丝小可回答道。



《天官赐福》里一句“为你,所向披靡”,和花城、谢怜的人设击中了无数人的心,她们对耽美作品的消费,未必见得是出于对“肉”的需要,而更多是出于情感需求的消费。事实上,耽美也未必都涉及“肉”,priest即以“清水”著称。


容易代入情节、感性甚至狂热、有情感需求、有极高的情感忠诚度和消费意愿的在校女生及都市女性,为这个群体进行画像之后,也不难还原《陈情令》狂揽50多亿播放量、点播收入达到1.56亿的原因,以及受此成绩激励,慈文、耀客等众多头部公司干冒风险也要入局耽改的原因。


许多取向为异性恋的双男主剧集,或是原本为权谋类题材的男性向剧集会有意无意地打出“卖腐、组CP”这张牌,从《神探夏洛克》,《琅琊榜》中的“靖苏”,“是胡不是霍,是霍躲不过”到德云社师兄弟搭档营业,越来越多的男团组合也深谙其道,如何恰到好处地产糖而不触碰警戒红线。每一次“CP”同台,或是出现在同一部作品里,或是一起登上杂志封面,都会引发一次自带话题流量的狂欢,播放量和销量上涨。舆论关注度走高,带动流量红利迅速变现,资方,片方,艺人方均乐见其成。



与“直男的卖腐”相比,耽改影视则通常会抹去“脆皮鸭文学”的痕迹,让粉丝自己完成脑补。争议、雷区、红线几乎从始至终伴随着此类作品,向左越过红线,向右得罪作者和粉丝,看上去颇为肥美的耽改,实际操作起来难度颇大。例如原作者大风刮过曾公开表示与《张公案》割裂。


剧方常见的做法是加入男女线,《皓衣行》拍摄过程中因男性角色被改成女性角色,且路透信息显示和男主有亲密肢体接触,在原著粉看来几乎相当于女性角色“小三插足”,而引发原著粉反弹。大部分耽改影视在宣发过程中,也显得十分低调,如《陈情令》裸播上线,宣传重点也放在国风、传统文化之美方面,不少宣发实际上由粉丝自发产出的同人作品完成。为了避免艺人和角色“锁死”,发展路线受限,大部分耽改剧男主在剧集播出后即会致力于“拆CP”,如朱一龙与白宇,肖战与王一博。


与国内的“遮遮掩掩”相比,同性题材的泰剧、日剧表现得更加坦荡、开放,从早年间的《暹罗之恋》开始,泰国电影即成为了腐界标杆作品,对国内腐女群体完成了“用户教育”。泰剧方面,从《吹落的树叶》到近日大热的《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日剧方面,从《大叔的爱》到近日大火的《到了30岁还是处男,似乎会变成魔法师》,或唯美或奇葩或脑洞大开,多种细分风格吸引了不同群体。


资本和创作者合谋造了一场美梦,沉浸其中的粉丝们梦醒之后终须面对散场的现实。随着监管趋紧,耽改还会是那个爆款制造机器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