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选择不结婚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2020-11-25 16:36

那些选择不结婚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T人类研究所(ID:dt-hub),作者:郭雅琼,编辑:老王,设计:邹磊、郑舒雅、戚桐珲,题图来自:《谁说我结不了婚》剧照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想结婚了?”

“如何坚持一辈子不结婚?”

“男人一辈子不结婚会怎么样”

“想这辈子不结婚,活到60岁左右就够了。会面临些什么问题和困难?”


打开知乎,你能看到很多类似这样的问题;打开豆瓣,你能找到许多像“不婚不育互助社区”“不婚晚婚联盟”的小组。


数据也许更加直观。中国的结婚率从2014年的9.6‰到2019年的6.6‰,每年持续走低,而离婚率则从2014年的2.7‰到2019年的3.4‰,每年持续升高。


许多人早早就决定一辈子都不结婚,自称“不婚主义者”。


“不婚主义”被认为是独立青年、尤其是独立女性的宣言,但他们也会面临许多质疑:不婚是逃避责任的借口?还是一时赶时髦随口说说?


本期,所长与三位奉行不婚主义的年轻人聊了聊,我们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拒绝婚姻,他们如何面对质疑,早早就放弃结婚的他们,又拥有什么样的生活。



Forest,男,32岁,北京,码农


就是喜欢自由啊,一个人没那么多责任也没那么多压力,说白了,就是比较自私、小我。


我之前以为自己只是恐婚,曾经有一次已经走到了订婚这一步,我才意识到对这个事情非常非常抗拒。抗拒到什么地步呢?那阵子我女朋友忙着看婚戒,拉着我去逛婚博会,所有人都开开心心地准备往下一步走,但我感觉我是个局外人。


我记得看《平凡的世界》电视剧,里面有一幕田润叶结婚的场景,别人都在欢天喜地庆祝婚礼,她端坐在那里好像一切和她无关。我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女朋友让我看婚纱漂不漂亮的时候,我感觉看到的是一个手铐,这个手铐就是我的未来。


我提了分手但是没人理我,双方家长包括当时的女朋友都以为我在开玩笑。我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就跟一个喜欢我的女生发生了关系,还故意被女朋友发现。搞得这么难堪才闹翻,要不然真的分不了手。


后来就越来越觉得自己更享受一个人的生活,跟一个人过一辈子我真的会产生审美疲劳,和不同的人在一起才能让我保持新鲜感。


从某种意义上,你要说这是为了约炮更自由也没错,但肯定也不是随意滥交。因为我也有聊了6年多才走到上床这一步的,也有谈了3年多的女朋友。


所以我的这种关系,其实像没有未来的伙伴关系。相比情侣在情感上弱一些,距离感多一些。


可能跟原生家庭也有点关系。我爸也是花心,出过轨,所以我从小就不觉得婚姻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我根本想象不到我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走向婚礼舞台是什么感觉。


我对小孩也没有什么兴趣,我本来想去医院结扎,但是医院不给做,做绝育要夫妻双方签字,还得生了两个娃才给做。


我觉得同居是真正凭意愿和情感在一起的,很单纯很纯粹,而且也很脆弱,但是脆弱和纯粹可能会给大家更真实更美好的体验。


但我也接受不了长时间的同居,我跟之前的恋爱对象最多只能同居几个月。生活习惯不一样就蛮痛苦的。


比如我比较爱考证,有一次正在听老师讲课的时候被对方电话打断,以为她会出去聊或者不会说太久,结果带上耳机也能听得见她和闺蜜的大笑,当时我就觉得可能各自要有各自的空间。


而且性生活次数和质量比没同居的时候还要差,可能距离太近了吧,大家都很真实。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有天晚上正在啪啪啪,换个姿势的空当她突然说要拿手机。我以为她是想放个小视频助兴什么的,结果她是要看男团选秀,应该是《明日之子》的总决赛吧还是什么节目,反正是选秀节目,我真的瞬间就毫无欲望了。


所以真的就是需要空间和距离吧。


有些女生知道我不想结婚后挺生气的,不是有句话嘛,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分手。但如果对方一开始恋爱就是冲着结婚来的,目的很明确,我肯定会跟对方说好我是不婚主义。


一旦进入到婚姻,问题就多了。爱情是一种情感关系,但婚姻是一种经济制度,爱情到了最后是不是一定得是婚姻?这个答案其实不是肯定的。


你不觉得现在社会上的网太多了吗?婚姻关系、跟父母的关系、同学关系、工作关系,乱七八糟的网把你钉在那个点上。婚姻对我来说就是又一张复杂的网,我既不想被人需要,我也不想需要别人。


有些人会觉得现在有的年轻人不婚只是为了更自由的约炮,这意思是能约炮约到老吗?当然现实中也有这样的人,那不婚也是对的,毕竟这么强烈的性需求,已婚就不约了吗?这种人不进入婚姻反而是好事儿,还能减少对他人的伤害。


爸妈也知道我不婚的事。毕竟上次结婚闹得那么难堪。现在他们也不敢再催我了,当时差点把他们心脏病给气出来。


这事其实挺幼稚,而且我名声当时都……嗐,不提了。


我平时一个人会看看书,看美剧或者去游泳健身。会定期组织朋友聚会,大家自己做饭,聊聊天玩玩游戏什么的。


但是最自在的状态还是独处,不需要社交,可以躺在床上看书,看累了书一丢就睡觉。


不婚没有给我带来痛苦,至少目前还没有,毕竟大家谈论婚姻的好处都是年老有伴、生病有人陪,就现在而言没有痛苦,只有快乐。


你要问我担不担心老了以后孤独,我觉得孤独是人生的常态,跟你结不结婚没有关系。


我想过养老问题,回头看是在云南还是在哪里买个院子,自己种种花种种草,我觉得应该也能过得去。


我现在也开始接触一些不婚主义的社群,这些社群蛮有意思的。年龄小的,在这方面就很冲,言辞激烈,喜欢怼人。年龄大的,就很少参与讨论,默默做好自己就行了。中间一波的各种纠结。


大家在群里也并不是说要找个对象,其实就是说聊得来的话,我们自己做一个养老社区,到时候几个人住在一起互相扶持。我现在提前30多年规划这个事情,我不信30年还找不到那么几个人愿意住一块儿。



啊KING,女,26岁,南京,企业培训管理顾问


我没有受过伤,父母婚姻也很幸福。所以我不结婚跟这两个主流原因没有关系。


我觉得人这一辈子真的痛苦大于快乐,所以我想尽可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活着。我也不想对另一个生命或者家庭负责,不想承受太多本来不该我承担的东西。真的懒得融入另一个陌生的家庭,不想被催生,不想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不想把小家变成大家。


一旦双方开始进入对方的家庭,就会有利益权衡。买车买房,存款,双方的责任与义务,其实就是两个家庭的博弈。


而且女性在婚姻中多累啊。你是事业成功的女强人吧人家说你不顾家,你在家照顾孩子又说你没有自我。太累了,结婚干嘛呢?


至于婚姻能够带来的经济保障,所谓的降低风险,我不太期待也不依赖。而且我们这代人光自己活的体面就已经用尽全力了,更别说还要培养下一代。我身边都是些中产阶级的80后,他们对孩子教育的投资让我望尘莫及,完全打消了我将另一个生命带来这个社会,去让他服务更高阶级的念头。


男欢女爱自古就有,我并不排斥亲密关系,我排斥的只是婚姻里的家族文化。


我现在就是恋爱状态,我们都是不婚主义,铁丁。对方向我表达心意的时候我很惶恐,甚至还不争气地哭了,我害怕又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因为愿意接受我不婚的男生并不多,曾经有个男生说不介意我不婚,但他的内心还是想改变我。目前为止我最怀念的是那个大大方方在电话里跟他妈妈说“我女朋友是不婚主义”的男生,他从始至终没有尝试说服我,我很感谢他。


有些不婚主义者是害怕长久的亲密关系,不想太过依赖一个人,但我还是很追求长久的亲密关系的,我只是希望感情能够纯粹。当我觉得不纯粹了,我希望可以干脆结束,不拖泥带水。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婚姻给不了我安全感,因为婚姻法不能保证一个人不变心,不出轨,不伤害你。相反它可能流于形式,还会成为一个枷锁。


我和对象未来可能会拍属于我们的婚纱照,但是不会领证,不会办婚礼,甚至不会买房,也不会让双方父母坐一起吃饭。总之不会过传统意义上的婚姻生活,不需要进入对方的原生家庭,不需要处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而且我们彼此也是经济独立的,他倒是希望我来掌管他的工资,但我拒绝了。我俩就算是日常约会,开销也是比较平衡的一人一次。我不想担负太多的责任和压力,所以不想跟另一半有太多的经济牵扯。


有些人一方面说着自己不婚,另一方面又霸占着对方的钱财,费尽心思的占尽好处,我觉得这是打着不婚的名义敛财。


我基本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所以周末的话可能就用来补觉,一天能睡14个小时左右。其他的时间会去健身房锻炼,会看看书、看看电影。


很多人跟我说,你还年轻,所以你说不婚有底气,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改变。我确实还年轻,但我不认同我总有一天会放弃不婚。


痛苦和不便目前还没有,反倒因为我不婚,我没有催婚催生的压力,也没有必须买房买车的压力。我生活的侧重点是工作,所以带给我更多的机会和成长。


别人出不了的差我可以出,别人熬不了的夜我来熬,别人加不了的班我来加。


这不是奋斗逼的宣言,而是我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我可以伸手抓住,而不必被家庭牵绊。


我甚至可以为了一个好机会立马换一座城市甚至是国家,我可以朝着我想要的方向一点点为自己铺路。


至于孤独,没必要为了伴侣稳定就搭上自己一辈子。


爸妈那边,刚开始他们会觉得我还小,只是说着玩玩,后来我一次次跟他们分享我的想法,也算是洗脑成功了吧哈哈。他们就也觉得我应该追求自己的理想,应该让自己快乐。


其实我很建议年轻人多跟爸妈聊天,爸妈有时并不是不理解我们,只是我们没有给他们机会。



白水,女,29岁,上海,设计师


我有一次去蹦床遇到个学员,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她说上课的时候不太敢蹦得太大力,因为她刚生完孩子,太用力会漏尿。更别说什么记忆力衰退、耻骨分离等等,生育对母体的伤害太大了。


说不好听一点,我不愿意为了一个小孩去放弃身体健康,去做出那么大的一个牺牲。


而且我从小就对婚姻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我爸总是借债,借了钱自己乱花,还让我妈跟他一起还,我妈的性子又太隐忍,不知道怎么反抗,只能默默承受。我们家准备买房付首付的钱都被我爸花出去了。


直到现在,好像大家结婚前也不会特意去查一下对方的债务情况,可能觉得都变成一家人了,谈钱伤感情吧。要么就觉得对这个人足够了解,他不会干出这种事情。


另外,他有没有蹲过监狱?他的身体健康吗?他会不会有一些意外情况拖你下水?他的爸妈是不是也会跟我爸一样是个定时炸弹?


哪怕现阶段对方任何问题都没有,那将来呢?人都是会变的。


所以我觉得结婚真的是拿自己的一生去赌一个人,赌他能够始终保持自律,还要赌他的家庭和睦。我觉得这风险太大了。


之前的一些恋爱经历也坚定了我不婚的想法。可能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我希望另一半也是学习型的人,要有上进心,要能跟我一起进步。


所以每次分手基本都是因为我学习太忙了,没时间投入更多精力,感情也就越来越淡,就自然而然分手了。


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本来挺好的,后来发现他是想控制你,严重到我穿个白衣服都不行,他觉得内衣太透了。他也不喜欢我总是埋头学习,觉得我没有时间陪他,他自己也会有压力,觉得赶不上我怎么样。


但是我总不能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就停下来等他吧?后来我就觉得不能强求对方跟我保持步调一致,就还是不要结婚了。


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挺忙的,工作或者学习、运动健身。我会把健身课安排在早上六七点,每天上完课一路走到公司,路上吃个早餐。学习的话就是买很多网课去看,也不仅限于自己的专业吧。


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结婚真不是我的追求。


我也没有考虑要孩子,所以我觉得遇到的麻烦事情会少很多。


而且时代总归要进步的,对于不婚主义者,国外都有各种进步的思想和法律,我们是可以借鉴的,所以对于未来我是乐观的。


我妈是这么对我说的,她说如果因为她的催促导致我找了一个对我不好的人,她会觉得内疚,会觉得养了这么久的女儿被别人糟蹋了。


所以其实不存在劝说的情况,反而是我妈看出了我的想法之后,主动跟我说,如果我不想结婚她会支持我。可能也是因为她这一辈子在婚姻中没有感受到幸福吧。


她还说一定要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健康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孤独不会很可怕,我还挺习惯跟自己独处,接纳自己的。现在通信已经很发达了,你想要找人聊天完全可以通过任何的社交方式去完成。


而且人只有在独处的时候,可能才会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前进的方向。如果有个人特别黏我我反而会受不了,我放着不管的话就变成精神暴力了,这个肯定也不行,所以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最自在。


关于养老,我很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像英国还是哪里就有一群单身的老奶奶住在一起,情人节的时候她们甚至会喊一帮小鲜肉过去玩,我觉得很有意思啊。


我不觉得老了就要躲在花园一角,还是应该保持年轻的心态,我觉得这是我比较向往的一个老年生活状态。再不济,就多赚点钱去住好一点的养老院呗。


尾声


现如今,各种爱情教学和交友软件,让爱情“死于”过度理性化和爱情套路的普及化,无休无止的自由选择、社交网络大V带起来的水涨船高的择偶标准,让爱情变得非常浮躁,在流行计算“投入产出比”的当下,爱情被当做一种需要用特定技巧去经营的政治。“用最少的代价从对方身上取得最大的快乐”的感情观,让亲密关系变成一种可以衡量收益的商品。


一方面,婚姻需要背负的买房买车出彩礼办婚礼的经济压力、和应付双方家庭的交往压力让男性望而却步,进入婚姻可能意味着自我价值实现机会的降低,个人生活自由度受限,玩更少的手机,买更多的礼物,操更多的心。


另一方面,女性经济实力和话语权的提升也给了她们向传统生活说“不”的底气。越来越多的女性拒绝接受性别化的家庭角色和不公平的家务分工,凭啥男性想要女性貌美如花、还要女性冒着变老变丑变粗糙的风险生娃、带娃、全职打工的同时免费帮你做家务?


此外,社交网络和交友软件,让人们获得约会对象和性资源比以往都更容易,人们比以前更担心对象出轨、欺骗、PUA自己,对婚姻的不信任,也让“婚姻制度终将消亡”的论调频繁被谈起。


在个人主义盛行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独居,越来越不愿意为亲密关系去磨合、妥协。在强调白头偕老的婚姻制度里,六七十年只有一个性伴侣也让许多人不能接受。我们还需要结婚吗?


在《单身社会》一书中,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艾里克·克里南伯格提到了访谈中最有力、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句话,这句话来自那些结过婚但现在独居的人——


没有什么比与一个错的人同居,更让人感到孤独的了。


孤独只属于独居的人吗?事实显然不是。艾里克·克里南伯格还发现,广交朋友的独居者,感到孤独的比率并不是最高的,婚姻不幸福的人,更感到孤独。


当社会主流观点认为不婚主义者选择的是社会规则之外的孤独,其实这恰恰可能是他们避免走向孤独、追求人生更多可能性的方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T人类研究所(ID:dt-hub),作者:郭雅琼,编辑:老王,设计:邹磊、郑舒雅、戚桐珲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