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马保国的真面目
2020-11-26 16:14

这才是马保国的真面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作者:地中海螃蟹(血钻故事高级研究员),头图来源:《道士下山》剧照


1872年9月12日,30名少年乘坐“中国号”轮船,从上海出发,经横滨、穿太平洋,抵达旧金山。他们是中国第一批官派留学生。出国目的,是学习西方技术,救亡图存。


阴阳逆转,福祸轮回。


2002年1月30日,一个半百老人,在北京英国大使馆拿到了签证。20天后的清晨,北京国际机场,老人踏上了飞往伦敦的班机——他要教洋人中国功夫。


他就是马保国。



一、功夫的种子


1911年,辛亥革命。一晚清举人随大势加入其中。遇挫后,返乡执教终生,不再过问世事。其有一女,名陈华团。待到出阁之日,陈华团嫁于同乡吴天爵。夫妻二人育有一女,这便是马保国的母亲。


1942年1月5日,蒋介石于重庆就任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中国战区正式建立。同月,一山东大汉加入八路军,参加抗日战争。此人身型魁梧,身高一米八二,浓眉大眼,英俊的红脸膛上总是带着微笑。这便是马保国的父亲,马德峰。



据马保国自述,出身武术世家的父亲能昼夜疾驰240余里,靠着祖传马家拳,屡立战功。在一次与日寇的遭遇战中,团长受伤,马德峰背起团长,施展轻功绝学,一口气背着团长跑了十余里。


新中国成立后,马德峰随军南下河南,于洛阳结识马保国之母,随后两家结亲。1952年,马保国出生。待其年满一周岁后,被送往山村,同外祖父母共同生活。


幼年马保国


外祖母陈华团秉性刚烈。在一个夏天的夜晚,陈华团把家里的木床搬到屋后山坡,给小马保国乘凉。不一会儿,一只狼来了。月光下,狼的两只眼睛如萤火般,瞪着小马保国和外婆陈华团。


当时的马保国还太年轻,分不清是狼是狗。只见他兴奋地冲外婆喊道:“狗!狗!”陈华团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外孙,冲着那只狼嚷嚷道:“你是土地爷的狗,俺不惹你,你别来惹我,你走吧!”


狼听后,仰头朝天叫了两声,便扭头走了。整个过程中,小马保国都没表现出一丝恐惧,这令陈华团对自己的小外孙感到十分惊奇。


他注定不平凡。


1955年,马保国被送回父母身边。小马保国对自己父亲的经历早有耳闻,在少不更事的年纪就种下了武术梦。但经历过战争的父亲,却强烈地希望下一代,乃至往后数代人,都能从文不从武。


直到小学三年级,马保国才终于等到了父亲答应教他功夫。


“教你功夫可以,但有两个条件。一,学习成绩必须好;二,不能打架。”


第一个条件,马保国轻而易举就做到了。学习对他来说,从来就不是问题。但第二个条件却难倒了小马保国:每每看到有别的孩子受欺负时,马保国都忍不住打抱不平。


这种做法让马保国时常受到父亲的训斥,但并不妨碍他继续实践自己的功夫梦。据马保国自述,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每天早上5点,马保国就起床到村口井边担水练功。到了井台上,他先弓步,再朝着井口内俯冲几百拳,之后再担水——如果能练到一拳把几丈下的井水隔空打起来,便可以在数步之外,空拳将人击倒。


这是马保国听村里的老人说的,并不是父亲教的。到了初中,马保国已不再靠扁担挑水,改用两手提水,以练臂力。


1966年夏,马保国初三。“文革”开始。父亲受到了冲击,却仍对他格外严格:不准去街上参加什么活动,就在家看书、练武、脱土坯。脱土坯成了马保国的日常任务。他跟弟弟妹妹一起,总计脱了5000多块土坯,并用这些土坯盖了三间小房子和一堵院墙。和泥时,他从不用锄头,而是用两只脚去踩,以练脚力。


1968年底,经全班同学举手表决,马保国成为全班四名能进入高中继续学习的学生之一。在高中的两年,马保国遇到了下放的大学武术系老师,并从他那儿第一次了解到了太极拳。


两年后,高中毕业的马保国报名参军。他顺利通过了政审、体检。入伍前,父亲问他有什么要求。青年马保国想起了小时候。当时,为了能让父亲教自己功夫,他答应了两个要求。现在,他同样对父亲提了两个要求。


“一,我想好好吃一顿肉;二,教我几手绝活。”


对父亲马德峰来说,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练武,却并没将功夫和马保国的终生事业联系在一起。教他几手不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难题是第一个条件。


当时,一斤猪肉大概7毛,而一名正式工人一年工资大约在24.5元。可要吃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肉票。养猪的农户先把猪卖给屠宰场,屠宰场按比例返一部分肉票。农民再拿着肉票购买国家供应的猪肉。很多家庭舍不得吃肉,就把肉票卖了。


马德峰是干部,铁打的粮票供给,每月大概是29斤粮,而一名普通工人,则是30斤到40斤不等。马家想吃肉,比普通人家更难。马保国兄妹六人,加上老人,九口之家,即便逢年过节吃上肉了,一人也分不到几口。



入伍前一天,父亲专门给马保国买了几个猪肘子。晚饭后,父母安排弟弟妹妹们早早睡觉,单独留下了马保国。他特意少吃了几口晚饭,见弟弟、妹妹都睡下了,开始起锅烧火。灶里的柴火“噼啪噼啪”地响着,升起的炊烟同夜色融为一体。


“到了部队,要好好锻炼自己。”


“嗯。”马保国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烧火,敷衍着父亲的话。两小时后,弟弟、妹妹都已入睡,锅里的肘子也已熟透。马保国迫不及待地敲开锅盖,一口气吃完了一个两三斤重的猪肘子。


望着孩子贪吃的样子,马德峰慈祥地笑了笑,然后说要试试马保国的手劲。他用一只手擒住了马保国的两只手腕,让他试着挣脱。刚刚吃饱的马保国吸了一口气,随后旋臂,一下子挣开了父亲的手。


马德峰满意地笑了笑:“行了”。然后,父亲教了他几手战争年代用过的擒拿技巧。


时代和生活的重量压在了马德峰和每个人的肩上,却不曾落在少年马保国身上。在父亲的庇护下,马保国心里那颗理想的种子生根发芽。那是一个关于功夫的纯粹理想。


1995年冬,马德峰去世。马母把一件羔羊皮大衣送给了长子马保国——那件大衣,父亲穿了近40年。


二、与理想同行


对马保国来说,入伍是他第一次抓住时代风口。在那特殊的十年,前五年,在父亲的严厉要求下,他不曾涉入政治,一心习武。后五年,部队又庇护他不受社会风气影响,继续实践自己的功夫梦。


五年零三个月,这是马保国的军旅生涯


马保国所在班是全连尖子班,除了参加连里的统一训练外,还要由副连长带到海边进行单独训练。在训练过程中,副连长很快就发现马保国有武功底子,特意单独教他一些擒拿和摔打技巧。那时,训练很累。摸爬滚打一整天后,军装上满是汗渍,可马保国还是坚持每天挤出时间,练一会儿“铁牛耕地”之类的硬气功。


1976年,唐山大地震。那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三位伟人的相继离世。对中国人民来说,这同样是一场精神地震。每一个中国人都在困惑,今后该何去何从?


新一代领导人接住了历史使命。同年十月,怀仁堂事变。“文革”结束。“文革”期间,部队编制混乱,干部严重超编。1975年6月,部队开始裁军,期间曾被“四人帮”干预搁置。随着“四人帮”被打倒,到1976年,全军总人数减少了13.6%。


因裁编,马保国于1976年5月复员,分配到南阳市当工人。在南阳上班期间,马保国把全部业余时间都花在了习武上面。但很快,他将第二次抓住时代大势。


1977年冬,570万考生走进了被关闭十余年的高考考场。复出工作的邓小平顶着重重压力,恢复高考招生制度。当时,马保国已经是单位的二级工,每月工资46元,平常只在单位食堂用餐。一份青菜3分钱,肉菜2角钱,每月只花12元,就能吃得很好。马保国很满足。但单位的干事却力劝马保国参加高考。


“那你替我报个名吧。”架不住干事的纠缠,马保国随口应了下来。谁知几个月后,马保国就收到了南阳师范专科学院的入学通知书。马家祖上几代人,都是习武,这下出了个“大学生”,希望后代弃武从文的父亲马德峰高兴坏了。


入学后,比起当工人,马保国有了更多时间习武。在南阳师专的三年里,他每天练功三个多小时。宿舍的墙上钉了一层千层纸,用来给马保国练习铁拳、铁胳膊。据马保国自述,校园外梅溪河边成排的杨树,是他用来练习铁腿的木桩,但一心专研武术的马保国却没能改掉好打抱不平的小毛病。


作为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的新生,马保国这届新生受到了往届靠推荐入学的学长欺负。每到开饭时间,老学生们就故意插队,跟新生爆发冲突,还仗着人多势众大打出手。


一开始,马保国以拉架为主。后来,他被几个刺头学生盯上。一日,几个人高马大的学生拦住了马保国,朝他下手。据马保国自述,他笑了笑,没两下就制服了这几名学长。“原来,都是些不懂功夫的花架子。”慢慢的,马保国在校内声望日隆,等到校学生会更新选举时,马保国还被推选为军体部部长。


1981年,马保国师专毕业。他又回到了上学前的原单位工作。一年后,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马保国被省交通厅选为预备干部。5月,马保国参加国考,顺利进入西安交通大学学习。


如今的西安交大是双一流大学,而在当时,它更是国家重点建设的五所大学之一。身处名校,马保国唯一拿来炫耀的经历,是结识了一名练河北形意拳的大师。


大师是学院的物理教授,他以现代力学、磁场学和中医的原理,为马保国讲解了形意拳拳理,让他在武术上少走了不少弯路。


1984年底,马保国再次毕业,回到河南出任一家中型企业的法人代表。因办企业略有政绩,他又被调往县委机关任职。在此期间,他时常跑省会出差。一次在郑州火车站,一张写有“欢迎天下武林朋友当面切磋”的小广告吸引了马保国的注意。


按着小广告的地址,他于一间小宾馆内找到了郭大侠。见面后,马保国二话不说,就朝着郭大侠发起攻击。当时,郭大侠已年近70。只见他坐着不动,待到马保国双拳出到半路时,两腿摆动,轻易化解了攻势。


“他有真功夫!”马保国当即提出要学两招。


“学可以。但我以此为生,你得交学费。”此时的马保国已有了些社会地位。听到要收钱,他只问了价格。之后几年,每次去郑州出差,他都把自己平日攒下的私房钱悉数交给郭大侠学功夫。


1990年秋,马保国收到了一封贴了一角邮票的信。信封背面,贴着“欠邮资一角”的字条。马保国有些纳闷:自己还认识落魄到连一角邮票钱都付不起的人?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封夹杂着错别字和拼音的信件:


“他们说我是流忙,把我抓到了间yu。你老师郭升海也在里面。我出来了,他说他冤忘了,喊你救他。”


那会儿是改革开放初期,国门再次打开。社会面临着西方思想和新式生活方式的冲击。大量回城知青一时间找不到工作,整日游手好闲,社会治安紊乱。为此,中央于80年代初期开始,下定决心进行“严打”。郭大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抓了进去。


即便没有收信地址,马保国还是决定立马出发郑州,解救恩师。他相信自己老师的武德和人品。两天后,马保国找到了恩师下落。在一名认识的警察朋友帮助下,事情的来龙去脉被理清。郭大侠的确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被无罪释放。之后,马保国便把他接到了自己家里休养。


经此一难,郭大侠主动提出收马保国为入室弟子,并不再收其学费。马保国也开始正式喊他“师父”,他则喊马保国“娃儿”。


后几年,郭大侠每年都会去马家住一阵子,教他各门各派的功夫。郭说:了解学习越多流派,这叫“读万卷书”;而后归纳其精华,理解掌握并进一步化为自己的东西,这就叫“化为一张纸”。


把“万卷书化为一张纸”,这是那名喊他娃儿的师父留给马保国最大的财富。多年以后,马保国化其终生武学,提炼出了三个字:接、化、发。



1994年春天,师父最后一次来到马保国家短住。


“此生相遇,是我们的缘分。但这恐怕是最后一次见面。我要出国了。”


马保国心里酸楚,他不相信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出国?祖国壮丽河山,如烟浩渺的武林“万卷书”,是怎么输给了只会吃汉堡、不懂巧劲的笨拙洋人?


马保国想不通。但再有几年,他将跟随恩师的步伐,前往异国他乡,并走上属于自己的另一条功夫路。


三、理想还是生活?


恩师出国的1994年,马保国调入一家省属大型企业,迁居郑州。仅用半年多时间,马保国收入翻了一倍。那是国企最后的春天。


在那之后三年时间,他连升三级,好运连连。1995年,马保国赶上了单位房改,在省会郑州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产。一年后,儿子考上郑州大学,妻子也从县里调到郑州工作。


但最令马保国感到兴奋的,还是郑州浓厚的武术氛围。少林寺、陈氏太极拳故乡陈家沟,距离郑州都很近。1997年春,马保国随工作组到下属企业考察,遇到了混元太极拳大师王长海。王师傅身形清秀,年近60,待人接物十分温厚。他总是笑眯眯地对马保国说:“马老师,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一起练习。”


马保国与王长海(注:王长海方表示,只教过马保国三节推手课,不熟)


自此以后,马保国开始跟随王长海学习太极拳。但刚刚寻得名师的马保国还不知道,生活留给他专心习武的时间不多了。


1997年2月,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逝世。四个多月后,香港回归。回归伊始,香港就遇到了一场大危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次年7月中旬至8月,国际金融炒家三度狙击港元,恒生指数暴跌。港府决定予以反击,香港金融保卫战打响。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中国香港特区政府最终挽救了股市,保障了香港经济稳定。


国际炒家索罗斯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吸取经验,努力扩大内需,避免过分依赖外资。20年了,改革开放带来的人口流动红利已吃得差不多,如何在此基础上扩大内需?答案是调整产业结构。


中国需要新的产业扛起经济大旗。


时间来到关键的1999年。春节过后,马云带着团队去北京游玩。离开北京的那个晚上,马云请大家吃了一顿饭。天空下着很大的雪,大家一边唱着《真心英雄》,一边抱头痛哭。当时第三次创业失败的马云,35岁。


圣诞,当西方人都在向上帝祈祷时,一个青年怀揣着120万美金风险投资,登上了美国飞往北京的航班。回国后,他在北大校园里张贴招聘广告,招到6名员工,加上他一共7人。之后,他又在北大宾馆租了两个房间,一间当宿舍,一间当办公室,大家就坐在床上开会。那个青年叫李彦宏,彼时31岁。


1999年最后一天,深圳一家小公司出门聚餐,却被涌上街头跨年的人群堵住,动弹不得。奇怪的是,跨越千禧年的人潮中,并没有公司的创始人,马化腾。因为那天,互联网遭受了“千年虫”攻击,QQ出了点问题,28岁的马化腾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却要忙着假扮女网友,安抚网线后面同样血气方刚的直男用户。


问题与答案,过去与未来都在这个时间节点相交汇。


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也开始逐一登场。与此同时,传统国企在市场化过程中却表现得愈发疲软,马保国所在单位的经济效益大幅滑坡。


那年,马保国儿子大学毕业。马家决定给他安排个工作。关系都找好了,但囊中羞涩的马保国却没钱打点关系。这让马保国作为父亲的尊严生平第一次被打破。而在一年前,儿子大四开学前一周,马保国还没凑足学费,只能四处借钱。


马保国与儿子


加上先前买房的欠债,马保国已负债十多万。但更令人无奈的是,大半生都用来钻研中国传统功夫的马保国,已经47岁了。抛开名校毕业和光鲜履历,他只是一个年近半百的老人,跟我们在公园里见过的打太极老人并无区别。


这个中国传统老人,还能再次拥抱时代吗?


因无力替儿子安排工作,马保国听从同事建议,送孩子出国留学。2001年春天,儿子收到了英国诺森比亚大学发来的入学通知书。申请留学签证的保证金需要30万,学费一年十几万。马保国找亲戚朋友借遍了钱,自家兄妹和妻子兄妹都掏空了家底,最后还要向银行贷款两万块钱,这才凑够了儿子的首笔出国费用。


“成功时,朋友认识你;失败时,你认识朋友。”向来都是马保国帮助朋友,这次换他找遍了所有朋友。马保国无法接受这样的落差。可他能怎么办呢?出国临行前,除了学费,儿子只带了两个月的生活费。儿子说到英国后,自己会打工挣钱。而为了省钱,马保国甚至没能去北京送儿子上飞机。


顺利出国后,为了早点还清债务,马保国想到了下海经商。可除了武术外,他什么也不懂,更别提手上毫无本钱。唯一的底牌,只剩那套低价购买的房改房。


时间回到香港金融保卫战打响的1998年,属于互联网的时代尚未到来。为抵御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国务院决定将房地产作为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以“取消福利分房,实现居民住宅货币化、私有化”来推动房产改革。这开启了中国的商品房时代,房地产迎来“黄金十年”。


仅用三年时间,马保国的房子已升值到了20万。这是马保国的底牌,卖还是不卖?幸运的马保国再次抓住了时代风口,在万难境地前,他没有出售自己的房产。


不卖房子,该怎么还债?马保国想到了7年前出国养老的师傅郭大侠,想到了早在国内时,郭大侠就以教授武艺为生。


彼时出国潮早已过去,但无论自己的儿子还是先前的授业恩师,冥冥之中,马保国还是察觉到唯有出国才能寻得自己的人生转机。


四、他在英国教功夫


2002年2月22日傍晚。转机两次的马保国抵达纽卡斯尔机场。机场大厅内,儿子早已等候多时。异国相逢,一家人分外激动。但很快,马保国就意识到这样一个现实:自己是来讨生活的,不是来旅游的。


赴英前,马保国妻子的一位闺蜜曾借给马家一笔钱。买完机票后,还剩1000英镑。之后,房租、电话,抵达英国的头一个月,就花掉了400英镑。一家人生活拮据。除了必须的主食,只能买果蔬店里最便宜的土豆和洋葱。


一天傍晚,儿子结识的武友搬来了一箱熟到烂了的黑香蕉。武友笑着说:“叔叔阿姨,来吃香蕉!”一听到有水果吃,年过半百的马保宝咽了口口水,嘴里边吃边说:真香!真香!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马保国开始了英国教功夫的闯关模式。起初,他试着在公园打太极拳,吸引晨练的人。谁料英国人没有早起的习惯,被马保国笑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在送黑香蕉的武友帮助下,马保国得知一中国武术代表团要去大剧院表演。马保国连夜印了100张传单,跑去大剧院门口发传单招学生。这一招果然有效,几天后的一个周末,马保国迎来了第一位洋学生。


这是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马保国让他掀了一个小时的沙发,好让他明白怎样正确发出全身的力气。少年练的满头大汗,两腿直哆嗦。只这一次,就被吓跑了。


“让外国人吃苦,行不通!”弄明白了这点后,马保国调整了教学理念,决定就教学生太极推手。


之后,他又印了3000张广告内页,挨家挨户地散发。期间被两只大狼狗盯上,窜出头来冲他一阵狂吠。


“幸好那两只狗被主人叫了回去,不然很可能会因为打伤它们惹上麻烦。因为在英国,有动物保护协会。”


但这3000张广告,只换回来了一个咨询电话。马保国感到彻底失败。屡屡受挫的马保国已无能力支付印刷费用,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上街打起了太极。


“我们表演可不能学那些街头卖艺的,收人家钱。决不能丢中国人的脸!”


在街头无偿表演了几场太极后,马保国终于等到了生命中的贵人——斯蒂夫。在一场例行表演过程中,马保国邀请围观群众上台比试。一名身高一米八,体形健壮的中年男人走了上来。


此人正是后来马保国的关门弟子之一,斯蒂夫。马保国请他试试拳脚,斯蒂夫拒绝了。


“我知道中国有银枪刺喉的绝活,我想试试那个!”


“这里没有枪。不过你可以用手掐我的脖子,试试银枪刺喉是什么力道。”


据马保国自述,斯蒂夫有些犹豫,不敢真掐。不断加大手腕力道后,发现这老头始终面不改色,斯蒂夫这才放下心来,使出全力掐他脖子。一分多钟过去了,因持续发力,斯蒂夫面部通红,鼻子上也冒出了汗。


“Good!Good!Very good!”


斯蒂夫折服了,松开了手,当即决定要参加马保国的武术班学习。离开前,斯蒂夫特意告诉他,等会喊他的太极拳老师也来会会马保国。


就这样,在斯蒂夫的引荐下,马保国认识了早在英国站稳脚跟的太极拳大师,顺道打通了自己同英国太极拳界的渠道。经由英国太极拳协会,马保国的徒弟开始一个个朝他走来。


他终于在英国站稳了脚跟。


有了组织后,马保国也有了自己可用的头衔。他开始借助英国太极拳协会同当地武术组织进行交流,并由此吸纳了更多徒弟。


随着门下弟子人数不断壮大,2004年2月21日,马保国创立了英国混元太极拳协会。当时,他的个人训练课学员已经发展到了21位。这足以令他衣食无忧。


在成立大会上,马保国向会员们提出了“开设新课,发展分会”的要求。他还总结了一套商业逻辑:


1. 建立一个好的领导班子;


2. 制定一套科学的管理制度和方法;


3. 培养一支骨干队伍;


4. 建立一个有机的发展体系。


就此,商业化运作的混元太极拳协会开始如传销般在英国遍地开花,拳馆也跨过英伦海峡,一路开到了德国和法国,还被当地媒体报道。



后来,收获了巨大成功的马保国经过一间水果店。店旁边摆着几箱烂水果,其中就有他初到英国时吃的那种烂透了的黑香蕉。箱子上还插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免费奉送”。


那一刻,马保国的眼眶湿了。


2007年1月2日上午10点多,纽卡斯尔机场,几名洋人帮一位老人提行李。这位老人正是马保国,洋人都是他的关门弟子。早在马保国回国准备阶段,就有30多位入室弟子四处张罗,为其践行。


可洋人真懂中国功夫吗?他们是为了追星李小龙还是真的热爱?苦练数十载,才有今天的一招一式,另一个文化世界的人,有踏踏实实练基本功吗?


在电影《师傅》中,徐皓峰曾一语点破武馆生存之道:要教洋人功夫,或者说,教外行功夫,自己有没有真功夫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教真的。


回国后,马保国作诗一首,名《旅英归来抒怀》。整首诗共224字,最后两个字为“景行”。出自《诗经.小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他的心里,尚有武德。却奈何人生本就是上山,下山。


五、尾声:马保国的抉择


2002年5月,斯蒂夫拜会马保国。


在那场聊天中,斯蒂夫谈到了咏春,谈到了李小龙,还给马保国介绍了英国武术界的情况。临走时,斯蒂夫突然提出要给马保国免费建一个网站。


网站?这对马保国来说,是多么新鲜的词汇啊。当时,美国互联网泡沫,马云的阿里巴巴也才刚刚扭亏为盈,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处在蓄势突围阶段。


在斯蒂夫的帮助下,一位摄影师免费帮马保国拍了几段表演录像带,好放到即将成立的网站上。在镜头前,马保国表演了混元太极四十八式剑法,混元太极二十四式拳法,以及师傅王长海所创的三十二式肘法。


网站很快建成,斯蒂夫给网站起名“Master Ma”。2004年2月,英国混元太极拳协会诞生,马保国主动提出,网站用“武术家马”这个名字不太好,应该突出整个协会,而不是宣传我个人。就这样,网站的名字改成了“混元太极”。而它的全称,是:www.hunyuantaiji.co.uk。



直到今天,这个域名仍能查到。


2008年,网文诞生十周年。受互联网冲击,传统出版业度过了艰难一年。从业者转行,各类实体图书库存增加。可就是在那一年,归国后的马保国逆流而上,出版自传《我在英国教功夫》。


2012年,腾讯推出微信公众号。自此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体”浪潮。即便一早就有了个人网站,马保国终究只是一个醉心武术的传统老人,又有什么能力在大厂厮杀的互联网行业分一杯羹呢?而在颗粒度更小的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敢做一夜成名的美梦。


随着“年轻人不讲武德”和“耗子尾汁”火遍全网,马保国成为全网顶流。他的自传开始出现在京东等主流渠道,定价29元,一本二手书的售价却是247元;之后几天,马保国更是宣布,自己即将参演电影……



无论是啥角色,马保国总算实现了世俗名利的最大化。


这个一生都沉迷传统功夫的老人,其前半生靠着干部家庭出身,一次次被时代所垂青;直到改革开放,阶级流动的大门开始出现松动。在真正的精英面前,老人逐渐被时代所抛弃,远走异国他乡;当历史前进到给予每个人都拥有一夜成名的可能性时,他终于靠着自己的功夫——如果那算得上功夫的话,狠狠抓住了时代最后的红利。


那自少年起就种下的功夫理想呢?


我们不得而知。但马保国的经历却给所有传统行业从业者都抛出了一个命题:是转身投入全面市场化还是守住深藏内心的“武德”?


身处其中之人,鲜少能做到二者的平衡。马保国亦不例外。


转身还是坚守?


2002年2月,马保国为了生计踏上了飞往伦敦的航班。那一刻,他已做出自己的选择。



主编说明:本文参考素材,大多来自马保国先生自传,以及他的视频采访。对于一些情节,如教训几个高大威猛的学生,与外国大力士比武并胜出等,血钻作者对真实性存疑,因此都加上了“据马保国自述”的前缀。至于究竟是真是假,还请读者贤达自行分辨。


世间之事,大多不是黑白分明,而一个人的“真面目”,也往往处于灰色地带。


部分参考文献:

1、我在英国教功夫,马保国,河南人民出版社

2、香港金融保卫战及其对维护我国经济金融安全的启示,李文增;鹿英姿;王刚

3、李培林,当代中国社会阶层流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作者:地中海螃蟹(血钻故事高级研究员),头图来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