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30岁,职场才露真面目
2020-11-27 10:46

到了30岁,职场才露真面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值得影评(ID:gh_19525f395858),作者:姚远,编辑:何焰,头图来源:《令人心动的offer2》


今年最“腥风血雨”的综艺,《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二季,能占一席。


这个求职类的真人秀综艺,把职场的潜规则、年龄焦虑、精英和歧视等,倒在律师这个仍带有一丝神秘的圈子上,赤裸裸地推到了观众的面前。


节目采用素人真人秀+明星观察团的录制结构,邀请8位实习生在国内顶尖律师事务所工作一个月,轮轮考核,最终选拔2~3人发放OFFER。


明星观察团在棚内根据实习生表现,预测考核排名。


相比第一季“温暖、激励”的基调,第二季似乎提供了一个过于“真实、残酷”的蓝本,在现实性上大做文章。


▲  第一季温暖激励,第二季却争议不断


他们成功了,但也引发了无数节目内外的争议。


焦点


配置上看,第二季进行了全方位的升级。


这一季合作的君合律师事务所,属于国内的“红圈所”,连续8年被国际法律联盟评为年度最佳中国律师事务所。


更具象地形容君合在法律圈的地位:我国执业律师平均工资约7千元,而君合律师入职起薪在2万元以上。


8位实习生的学历背景,甚是闪亮,除了“五院四系”,更有国外顶尖大学的海归硕士,比如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王骁,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的李晋晔和詹秋怡。


整个综艺,学霸光环熠熠生辉。


▲  “五院四系”,五所政法院校以及四所大学法律系的简称


面试篇播出后,因为实习生和律所背景太优秀,网友纷纷调侃节目应该改名“令人自卑的OFFER”“令人焦虑的OFFER”。


然而,开播三期,坊间传名却变成了“令人生气的OFFER”,舆论情绪180度大反转。


转折点在于实习生丁辉的故事。



丁辉是8名实习生中最特别的一位。


他本科非知名院校法学毕业,而在一所二本院校念文化管理专业,毕业后从事一年半的销售工作,裸辞,考研,进入华东政法大学念法律研究生。


这是他的第一次裸辞。


第二次,为了争取参加节目的机会来君合实习,他辞去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一职,背水一战。


▲ 实习律师需要一年挂证,才能正式执业


29岁,经历2次裸辞,非名校,非法本。


在君合的带教律师看来,这是一份非常“不常见”也非常“不漂亮”的简历,丁辉集中了“除性别以外”几乎所有求职条件的弱项,以面试最后一名的成绩勉强得到实习机会。



丁辉很努力。


但观众们怀疑带教律师不公平,歧视丁辉。


因为第一轮考核,带教律师要求8位实习生写一份针对家暴离婚的法律意见书,丁辉是唯二按时上交作业的,并被评价写作有针对性,专业能力过关,考虑问题比较全面。但结尾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把律所名称写错了,“君合”写成了“君和”。


并且,丁辉署名的“史欣悦律师团队”,被律师们解读成“讨好”,觉得丁辉想吸引史律的注意,借此进入史律团队,用力过度,动作变形。



其他实习生,6位没按时上交,有发错邮箱的,有漏答题的。


这样的情况下,丁辉能排第几名呢?


谁也没想到,是最后一名。


这让观众非常不解。


依据律师们提前公布的“需要改的越少越好”的评价标准,丁辉怎么也不该最后一名,况且,从署名揣度用心,确实带了点恶意。


第二轮考核,小组辩论。


丁辉原本表现出色,但带教律师们认为他“符合有一年工作经验律师的表现”,意思是应该的。


而另一位选手虽然表现稚嫩,但过去没有工作经验,应该会“更有潜力”。


最佳辩手二选一,丁辉再度落选。


至此,丁辉输了排名,却赢得了广大网友的同情。


共情


“请丁辉逆袭好吗”


“心疼丁辉”“


“丁辉是打工人的真实写照”


以上,接连登上热搜。


“丁辉非法本出身,接触法律不过4年,而其他实习生法律学习至少在5年以上,这么看谁更有经验?谁更有潜力?”


“难道30岁以上就该死吗?”


观众愤愤不平。


▲ #心疼丁辉#热搜话题下的网友评论


丁辉之所以引发广泛共情,除了观众不满他的际遇之外,还因为在节目营造的精英化竞争环境里,他是唯一的“普通人”,是最接近广大观众的形象,人们从他身上多多少少看得到自己的影子。


▲ 丁辉成为网友最支持的实习生代表


说丁辉是“草根”代表,他也没那么普通。


辞职备战考研期间,他天天从早上九点学习到凌晨三点,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2个月下来,得了颈椎病和腰肌劳损,最终考了391分,在那年上海法硕统考中甚至超过了复旦大学的复试成绩。并非所有人都做得到。


不如说他是“逆袭”代表,曾经走错了路,做错了选择,半路出家,奋起直追,观众们在期待:现实会给这样的人机会吗?


丁辉的困境是典型的。


年龄焦虑是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在人人头上悬着。我们的职场生命被划上不同的刻度,30岁没机会重来,35岁晋升机会渺茫,40岁就业困难。


被规定的黄金年龄只有7、8年,30岁后,处处是危机。



正如丁辉在节目中被权衡的,尽管才学习法律4年,算是个新人,但因为29岁“大龄”,“潜力”“可能性”等评价,与他没有关系。


还有他第一学历的短板。


金本科,银硕士,铜博士,名校本科生含金量大于统考来的研究生,早已是普遍现象和默认共识。


特别在法律圈,更讲究“血统纯正”,要么顶尖名校,要么五院四系。


非法本出身的求职者,类似哈利波特世界里想进入斯莱特林学院的混血种。


节目里,律师们也直率坦言,丁辉这样的履历“没见过”“估计在人事部就筛掉了”。 


红圈律所的基本招聘要求,被网友解读为“傲慢与偏见”。


说白了,君合律师和丁辉是两个不同圈层的人,如果不是节目组的撮合,绝无可能共事。


在真实的职场,君合想要的实习生,是一路传统名校读上来,刚刚毕业,履历干净的法律精英,比如王骁,比如李晋晔。


当节目将二者强行结合在一起,圈层与圈层间碰撞产生的化学反应,成为了话题的引火线,也成为了舆论的起爆剂。


别扭


在11月21日《令人心动的OFFER》首播复盘会上,制片人分享说,确定本季人选时,丁辉是唯一一个最快确定下来,选角导演们没有意见分歧的实习生。


丁辉作为综艺角色的功能性,所具有的话题点,所能引发的共情,是职场真人秀里不可缺少的看点之一。


这节目即使没有丁辉,也会有“丁辉”的角色。



一位任职于红圈所的律师评价节目争议时说,丁辉的情况太特殊了,他觉得观众们“说(君合)歧视双标,完全是胡说八道”。


因为其他实习生都是以一个在校生的身份来申请实习的,而丁辉已经有工作经验,理应走正常的社会招聘渠道,律师们不知如何对待他,采用另外的标准,这很正常。


丁辉在面试时也说过,如果从正常社招途径,自己没有机会坐到(君合)这里来。


这是综艺需求和职场规则的冲撞,没处理好,导致处处别扭,不怪观众们骂节目在为精英主义背书。


“别扭”二字,贯穿节目观感始终。


君合作为一家顶级律所,业务主要围绕公司与并购、证券与资本市场、国际贸易纠纷等展开,然而,节目组设置的考核项目大都关于民事纠纷,家暴、离婚、劳动纠纷……并非君合的主要领域。


但可以理解,这样是为了更贴近生活,亲近观众,让节目包涵更多对于普通人有用的法律科普内容,也让我们这些法律小白看得懂。


但另一方面,君合带教律师们擅长的领域不在此,那些履历漂亮,主攻国际法、经济法的实习生们擅长的也不在此。


这就导致了,一方面,律师们对实习生简历相当挑剔,另一方面,实习生的考核表现不尽人意。


比如斯坦福法学院的王骁,主攻国际法方向,带着璀璨的名校光环参加节目,却因为4、5年没接触过中国法频频犯下低级错误,招致非议。


同时,也导致了有民事诉讼工作经验的丁辉在考核中表现不错,但在评价上不被重视的窘境。


剧情逻辑的冲突和错差,背后的妥协和考量,普通观众是看不到的。


经过剪辑,丁辉和其他实习生们各自实力究竟如何,观众们也不甚清晰。


大家能看得见的,只有明面儿上的“不公平”。


制片人介绍本季节目的定位时说,这一季不会像第一季那么简单、美好,而是会更多地让观众看见职场的残酷和真实。


不知道目的为何,思路着实不敢苟同。


确实,借丁辉的成长线,《令人心动的OFFER》将真实职场上对年龄、学历的要求和评判赤裸裸地展现出来,然后呢?怎么办?怎么解决?如果只是徒徒加剧观众对年龄的焦虑和对个人奋斗的不信任,真的没必要。


年纪不应该成为对一个人发展潜力的评判标准,如丁辉在面试时所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时区”。


马云35岁创立阿里巴巴,任正非43岁成立华为,拜登76岁才竞选上美国总统。职场上对年龄的歧视确实存在,但存在并非合理,无法改变现实,但至少不要给自己设限。


社会的评价体系也不应该是唯一的,而应是多元的。


不一定非要进入红圈所才能成为成功的律师,那些在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在山村里,为普通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们,未尝不是好律师,未尝不值得被尊重。


不管丁辉最终能不能拿到君合的offer,一时的窘境不会妨碍他以后成为一名令人尊敬的律师。


还有那些和丁辉一样的打工人们,千万别被这部综艺浇灭了勇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值得影评(ID:gh_19525f395858),作者:姚远,编辑:何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