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成为导师的第一个博士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2020-11-27 18:00

那些成为导师的第一个博士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生物学霸(ID:ShengWuXueBa),作者:叶湘伦,题图来自:《哈利·波特》剧照


成为导师的第一个博士生,被大家叫一声“大师兄”“大师姐”,听起来威风凛凛。


事实上,从一个科研小白进阶为他人眼中无所不能的开门弟子,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晓。


作为导师的第一个博士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笔者采访了几位有故事的同学,以下是四段以“蜕变、波折、关爱、诱惑”为关键词的分享:


一、蜕变


男/32岁/坐标长沙:跳出舒适圈,读博改变一生


本科毕业后的 4 年间,我一直在成都某高校做科研助理。知道这个职位属性的人便了解其中的尴尬及无奈,很少有独立开展课题研究的机会,发展的天花板非常低。


在某次课题讨论会上,听完我的报告,一个博士师兄轻蔑地质疑道:你自己的思路和想法呢?机械简单地重复实验毫无意义。


那年春天我毅然辞职,次年考回长沙某研究所,成为导师的第一个学生。导师年轻有为,回国时带了两个未做完的课题,我们常常没日没夜地做实验,曾创下一周没回宿舍的记录。


硕博期间,我以一作身份发表了 3 篇文章,导师也顺利申请到各类基金,在研究所站稳了脚跟。于我而言,比我大 7 岁的导师亦师亦友,相互成就。


读博是改变我一生的决定,将过去的一切重新洗牌。


毕业后的我成为高校的青椒。科研和教学压力像两座大山压在身上,然而我已经有了足够成熟坚强的心智来应对这些困难。


时到今日,我仍无法忘记那个师兄趾高气扬的眼神。没有恨或是其他复杂的情感,只是感谢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将我推出浑浑噩噩的舒适圈。


二、波折


女/30岁/坐标武汉:苦熬之后就是晴天


我是导师的第一个博士,也是导师事业发展轨迹的见证人。


2012 年我成为导师回国后的招收的第一个学生,彼时的我保送至本校读研、男朋友直博到 TOP1 高校的实验室。我内心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不能输给男朋友,于是我选择了光环加身的导师。


那年夏天,“光杆子司令”导师带着我和另一个男生开始了建设实验室的道路。武汉的夏天高达 40 度,地面热得快融化,往身上洒点孜然、胡椒,或许我能成为一盘烤肉。


顶着明晃晃的大太阳,我们挨个去考察生物公司,购买试剂耗材,大到价值十几万的离心机,小到几毛钱的注射器,一切尽收心底。带着工人们装修,一起吃盒饭,这段日子过得辛苦充实。


实验室硬件建设在成型,可是软件建设却不尽人意。导师回国后选择了与旧日截然不同的领域,开始新的探索,我成为了第一批小白鼠。从基本的实验操作一点一滴学起,反复试错,别人成熟实验室一天能完成的东西,我们需要一周、一个月甚至更久。


那时候的我天天逛丁香园等各种论坛,导师是指望不上了,只能从外界获取指导。


研二快转博时,我选择留下,或许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林林总总的预警曾提示过我,我只是选择性地忽略了。刚入学时被导师的光环与豪言壮语所吸引,后面才发现导师的博后老板比较厉害,几篇 10 分的文章让他顺利获得教授职称。他自身只是平平无奇,个中细节有过经历的人自然能懂。


博士五年加上硕士两年,七年的时光让我身心俱疲,我博士勉勉强强毕业时,导师因未达到考核标准,被学校解除了雇佣关系,转身进入一所没有博士点的二本高校。


导师对于我而言究竟是什么呢?往事不堪回首,一切不愿赘述,或许是给我创造了一段酸甜苦辣的时光吧。


三、关爱


女/33岁/坐标青岛:骂我的人是你,帮我的人也是你


博士毕业后,我应聘到青岛的一所普通高校成为讲师。


评副教授职称时,我的论文指标还没完成,不得已我想到了求助令我又怕又恨的博士导师。


上学时,导师曾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骂我很多次,那种被人当众凌迟的感觉令我一度陷入抑郁。


和导师打电话时,我小心翼翼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回实验室做实验,不要导师的工资,文章挂我共一、单位共通讯就行。


话说出去后,电话那头陷入沉默,我以为会迎来劈头盖脸的斥责。万万没想到导师爽快地答应了,竟然承诺给我独立一作。


那晚我和导师聊了很久,讲到毕业后这些年的际遇。她一句“你还是太倔强了,和以前当学生时没什么两样”,我的泪呼啦呼啦地就掉了下来。


回想当年,她的确很凶,把作为开山弟子的我骂得最惨,push 得最多,却也倾注了最深沉的爱给我。手把手地教我设计实验,给我一字一句地改论文,包了饺子单独给我留一份。


导师第一次当导师啊,当我成为硕导时,我突然就理解了那个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她。


四、诱惑


男/29岁/坐标长春:自己挣的面包和牛奶才香甜


和导师出去谈项目时,常有人误以为我是他的儿子。我们身形相仿,都有着一双大眼睛。


导师评上教授时已经年过半百,作为他的第一个博士生,导师对我的关切和看重不言而喻。科研上大力支持我的想法,生活中常邀请我和同门去家里吃饭。


一来二去认识了导师的女儿,他的这颗掌上明珠未能遵循他的愿望一路读研读博。大专毕业后,在家人的安排下进入体制成为一名会计。


导师有意撮合我和她的女儿在一起,明里暗里地提醒我成为他的女婿后的各种好处,比如唾手可得的前途和现成的房车。


然而,生活不是八点档电视连续剧,我没有按照剧本和导师的女儿发展。彼时的我和相恋 8 年的女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委婉地拒绝了他人眼中的捷径。


博士毕业后,我和女友申请到国外的博后职位。现在的我仍然会为未来的生活感到迷茫或忧虑,然而只要回家看到女友,我便感到无比的安心。


导师的庇荫和帮衬很重要,可是对于我而言,和女友一起奋斗得到的牛奶和面包更有意义。


成为导师的第一个博士生,是福还是祸,因人而异。


不管读博过程多么艰难,能坚持下来就已经是英雄了。


至少可以骄傲地给师弟师妹说:看吧,目前为止我是陪这台仪器最久的人。


*以上故事皆源于真实经历,如有雷同也很正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生物学霸(ID:ShengWuXueBa),作者:叶湘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