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2》黯然转网,可郭敬明的算盘不止如此
2020-12-02 22:27

《爵迹2》黯然转网,可郭敬明的算盘不止如此

作者:杜威,原文标题:《「流量电影」公式失效后,改名转网的《爵迹2》只能是牺牲品?》,头图来源:《爵迹2》


12月开始,电影观众终于回想起被郭敬明支配的恐惧。在阔别电影市场四年之后,郭敬明携多部作品回归,且宣发思路清晰。


12月4日,蛰伏两年的《爵迹2》更名《冷血狂宴》且放弃院线,以PVOD的模式转网,登陆视频平台担任“郭家军”先锋,或迎接观众因郭敬明作品原罪论而引发的负面口碑的“狂轰滥炸”。


同日,郭敬明监制、落落执导的《如果声音不记得》在影院上映,该片凭借尖锐的社会议题,意图再次复刻《悲伤逆流成河》的票房成绩。隔日,引领网综市场两个月话题的《演员请就位2》迎来收官,备受争议的郭敬明经过李诚儒、尔东升等人的“辅佐”,成为此档节目的风暴中心位。


《演员请就位2》郭敬明备受争议的S卡选择


如此高密度的市场曝光,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郭敬明为了其电影市场“背水一战”的作品而持续预热,最终砝码就是12月25日登陆大银幕、亲自指导的《晴雅集》。


郭敬明再次化身“郭精明”,通过一系列的市场运作,让自己在资本市场谷底翻红。


而这一系列“战争”,首先还得聚焦于充当先锋的《冷血狂宴》。作为“流量电影”的“遗留问题”,《冷血狂宴》的粉丝优势究竟还在不在?在这个时间点,郭敬明拿出此枚可能会引起负面口碑风暴的棋子,到底意图何在?回看郭敬明的“流量电影”发家路,从鼎盛时期到穷途末路,七年过去了,郭敬明接下来又该如何去印证自己在电影市场的“存在即合理”?


《冷血狂宴》打投乏力,流量粉丝们不再天真


打开《冷血狂宴》的演员表,吴亦凡、陈伟霆、易烊千玺、王俊凯、王源等一众流量明星耀眼十足,而他们个个在筹备期的2016年也都是“顶流之辈”,只是四年过去了,放到现在的观影市场,他们身上的“流量”变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饭圈也变了。


根据原著,《爵迹》的绝对男主属于陈学冬和吴亦凡,然而在《爵迹2》宣布转网以及改名《冷血狂宴》后,宣传方却把易烊千玺原本一个客串性质的角色放到了主角的位置,给观众造成了一个假象。但这个假象,易烊千玺的饭圈会买单吗?显然不会。


即使#易烊千玺冷血狂宴镜头#被操作上了热搜,粉丝们也一致地在热搜里宣传起了他的另一部作品《送你一朵小红花》,甚至觉得爱豆成了被迫营业的“工具人”。


图源网络截图


在“千纸鹤”们眼中,易烊千玺早已在追求一个好演员的道路狂奔了,他们怎能会承认这种年轻时犯的“错”呢?所以,打开易烊千玺的超话,基本上都是《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宣传,《冷血狂宴》难觅踪影。


其他流量明星的饭圈会买单吗?绝对男主吴亦凡的超话里,#吴亦凡 银尘爵迹#的话题间或出现,毕竟是吴亦凡今年唯一的一部影视剧主演作品,但“梅格妮”们对于《冷血狂宴》的热情度也不算高,另外的王俊凯、王源、陈伟霆等人的超话,难以看到《冷血狂宴》的安利帖,他们的粉丝也纷纷选择不出声。


回想2016年《爵迹》第一部上映时,吴亦凡、陈伟霆、王源、杨幂等各家粉丝集体包场且应援不断,而原本想继续靠饭圈前行的《冷血狂宴》显然吃不到这批流量明星们饭圈的红利了,这个情况也直接体现在腾讯视频为了《冷血狂宴》粉丝打榜准备的“魂力榜”活动。


各位流量的粉丝们通过购买线上观影票、观看花絮预告片等方式(由于第二种方式获得方式较难和上限较低,暂不统计)获得“魂力值”,从而各家“爱豆”的角色打榜。每张线上观影票可获得20点魂力值,可多次购买获得(上限200张)。获得“魂力”TOP1的主演,可获得腾讯视频《冷血狂宴》专属定制闪屏推广资源。


截至发稿,“魂力榜”TOP1的明星是吴亦凡,累计205019魂力。通过初步换算,吴亦凡粉丝累计购买了一万(205019/20)张观影票,再按照VIP会员12元一张价格,总共花费12.3万元。而吴亦凡“魂力榜”消费榜第一名粉丝,总共助力了2400魂力,即仅花费1500元即可解锁吴亦凡助力榜的TOP1,这个金额甚至在大部分直播平台一流主播日贡献榜都排不进前列,要知道《冷血狂宴》可是吴亦凡今年唯一影视作品。


《冷血狂宴》“魄力榜”相关介绍截图


其后,第二名王源有30252魂力,即1.8万元,第三名是易烊千玺29824魂力,即1.7万元。两者粉丝花费不到800元,即可解锁助力榜TOP1。


这个榜单可以用惨淡来形容,毕竟这批流量背后覆盖着国内大部分饭圈女孩,而她们是最狂热的氪金者,显然四年过去了,除了爱豆流量的势能削弱以外,粉丝们也没有四年前那么天真了,他们也意识到中国电影市场的转变,这一部过往作品并不能给自己的爱豆带来正面口碑的收益。降至冰点的饭圈打投也进一步在说明,郭敬明过往引以为豪的“流量电影”套路放到现在早就失效了


七年前,郭敬明通过《小时代》系列豪取17亿票房成绩,成功开启“流量电影时代”。七年后,《冷血狂宴》黯然“转网”且粉丝并不太买单,郭敬明又亲手将“流量电影”掩埋在历史尘埃中。


《爵迹2》改名转网,为“流量电影”书写“墓志铭”


时间回到2013年,暑期档在这一年开启了新纪元,而在全年票房高歌猛进的背后,也藏着不少“另类”崛起的例子。暑期档中,《天机·富春山居图》的负面营销策略将国产电影创作间接地转为产品思维。


同期,郭敬明将本该为一部的《小时代》一分为二,前后填充暑期档,顺势将电影市场的产品思维推向高潮。


通过精准的市场定位(年轻学生粉丝群体、暑期时间)、IP属性的知名度、顶流明星的造势能力、话题营销的强势性等产品思维打法,《小时代》也顺势开启“流量电影”时代,并让此类国产电影成为资本挣钱的专属捷径。


2013~2015年暑期档全部被《小时代》系列包围,系列累计18亿元票房,一时间《小时代》成为了国内最挣钱的IP系列之一。郭敬明证明了他的商业运作的成功性,这也为他后续野心更加膨胀的《爵迹》系列提供了夯实的数据支撑。


《小时代》系列票房成绩,来源猫眼专业版


2016年,郭敬明再下一城,其创作小说改编的《爵迹》选择国庆档上映,该影片是《小时代》的全面升级,1.5亿元高额投资、魔幻题材、中国首部真人CG电影、全流量明星阵容等等都让人眼花缭乱,郭敬明和资本方也对该电影的票房成绩充满期待。


可谁知,即使是流量粉丝也不能扛起一切,中国电影市场的成长是快速的。


最终《爵迹》以3.8亿元票房、3.8分口碑的整体溃败,郭敬明首次尝到强烈的挫败感。面对票房亏损、投资失利,郭敬明泪洒路演现场,同时,“流量电影”这个票房灵药公式首次失灵。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国庆档头部电影的《爵迹》被当时冷门军旅题材《湄公河行动》以11亿元轻松碾压,这也反映了电影市场开始回归到内容口碑时代。


郭敬明并没有长时间的萎靡不振,他急需重新证明自己开创的“流量电影”仍有市场价值。两年后,《爵迹2》再次登场,并网传制作成本追加至7亿元,当然这个投资额还是存在炒作质疑,毕竟面对前作失利的情况下,续作何能追加四倍多的投资。但是,在演员阵容这块,郭敬明再做文章,更是将流量王者TFBOYS三人悉数“填充”到电影中,并宣布重新回归以学生为主体的暑期档,期望在电影市场卷土重来。


郭敬明再度失算了。此时的电影市场对流量文化的反感浪潮已经成型,曾经《小时代》系列的90后95后主流观众已经大学毕业步入社会,他们对于电影内容和口碑的诉求逐渐成为第一要义。


2018年6月27日,《爵迹2》开启预售一周时间,流量们的粉丝观众仅以8000元票房回馈了郭敬明,再加之“范冰冰事件”,《爵迹2》最终黯然撤档。郭敬明只能在微博上发布独自坐在影院的空洞背景来感伤。当时电影市场上的那一块块银幕却见证了黑马电影《我不是药神》凭借高口碑豪取30亿元的盛况,国产电影市场正式回归到口碑为王的良性发展。


郭敬明微博截图


“电影人郭敬明OUT!”


而到了2019年暑期档,电影《上海堡垒》的全面溃败也正式让“流量电影”走到了穷途末路。


时隔两年《爵迹2》更名为《冷血狂宴》由院线电影成为了“网大”,虽然模式媒介的转变,《冷血狂宴》作为“流量电影”的原罪论并没有消散,回归理性的网友和观众对该影片的表现依旧看衰。


通过前文提到的腾讯视频“魂力榜”活动,可以清晰看到,现在“流量电影”的粉丝们没有四年前那么天真了,《冷血狂宴》极有可能在饭圈这里“割韭菜”无望,那么转为“网大”的它是否还有其他优势?《冷血狂宴》本身是否适合于网络电影环境?《冷血狂宴》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对于郭敬明而言是一枚被随意处置“弃子”,还是一枚被精心安排的“旗子”?


变身“网大”也难救《冷血狂宴》,但郭敬明另有所图


当《冷血狂宴》“转网”视频平台的消息登上热搜之时,网友和观众除了吐槽之外,同时也普遍认为,成为网络电影似乎是解决《冷血狂宴》这个烫手山芋的最佳方案。虽然是采取的PVOD模式,并没有走纯网络电影的分账模式,但集合斥资7亿元、魔幻题材、顶流明星主演阵容、全真人CG特效等噱头于一身的《冷血狂宴》似乎也比较符合网络电影受众的口味。


然而,一位深耕网络电影市场多年的资深制片人对《冷血狂宴》的市场预期并不看好。


“《冷血狂宴》并不是主动去拥抱互联网的,它是被迫的选择,前作口碑、票房过差、主演范冰冰事件、甚至疫情等等原因,它是被迫妥协的选择,不得已跟平台一个合作。所以导致《冷血狂宴》的整体制作属性并不服务于网络观众。”他对壹娱观察分享道。


“虽然影片中有魔幻题材元素,但是因为全真人CG的创作,导致影片还是偏向动画电影质感,然而动画电影在网络电影中的表现是非常一般的。所以我感觉《冷血狂宴》在网络播出效果会一般,因为他不是网络电影的一个载体。”


《冷血狂宴》剧照


同时,《冷血狂宴》还区别于网络电影,是以PVOD高端付费点播方式呈现。在他看来,这也会将很大一部分的网络受众会排斥在外,因为无论好莱坞还是国内,PVOD模式的影片直接与影片品质密切相关,甚至比院线电影还要严苛,只有这样才会吸引观众,或者说吸引特定的观众来付费观看。


而且,《冷血狂宴》虽然众多流量坐镇,可能会吸引特定粉丝观众群体,但正如上文所说流量粉丝已经趋于理智,在这部作品身上并不感冒,甚至反感自家“爱豆”被迫营业。


“虽然网络电影缺流量明星,但是这种被迫‘转网’的流量明星,效果并不能代表什么,在流量明星心中还是对网络电影有一个‘鄙视链’所在,尽管一些动作明星,还有柳岩、阿娇等拍摄过网络电影,但是整体而言,对这些明星来说还是排斥的。”该制片人进一步解释道。


在“转网”属性缺失、粉丝买单性不够等不利情况下,《冷血狂宴》还靠什么来吸引观众?恐怕就是近两个月凭借《演员请就位2》一直站在话题风口的郭敬明本人了。


然而,对于郭敬明而言,即使《冷血狂宴》转网后的“票房”前景并不被业内所看好,也无论《冷血狂宴》在网络平台是否有良好的播放效果,郭敬明的战略部署中已经不再局限于此单片的得失问题了。


2016年《爵迹》宣发之际,郭敬明还因为导演姓名被刻意忽视公开抗议出品方乐视影业。而2020年,《爵迹2》选择“转网”之时,一向骄傲的郭敬明已经允许将“爵迹”的前缀删除,更名为《冷血狂宴》。


除了尽可能避开前部作品的极度负面评价、郭敬明作品原罪论等现象,同时也让片名更加具有网感。在《冷血狂宴》发布会上,郭敬明也终于公开松口承认,《爵迹》确实不够好,“观众不是不接受CG,而是不接受不好的CG。”


所以,转网的《冷血狂宴》极有可能是个牺牲品,而这个牺牲品也是为了成全郭敬明,以及他后面的电影作品。


沉寂电影市场四年之后,重新认识市场规律的郭敬明,开始做出合适判断,并且向电影市场密集地印证着“郭敬明的存在即合理”。


《演员请就位2》的话题不断是郭敬明的第一步,趁此热度拿出《冷血狂宴》来转网,即使口碑再度崩盘,但“网大”的关注度毕竟有限,随后,郭敬明再度监制的《如果声音不记得》以社会现实议题为切入点意图再造下一个《悲伤逆流成河》(目前该影片为本周预测的票房最高作品,达3.6亿元),而接下来,就是郭敬明真正的“背水一战”,圣诞档上映的、不再刻意追求流量的导演作品《晴雅集》。


《晴雅集》剧照


精明的郭敬明已经转舵,在“流量电影”失效后,虽然他还是在《演员请就位2》里捧着“流量演员”们,但实则他自己的电影里对“流量”二字并不坚持,因为郭敬明的电影标签里,除了之前的“流量”,还有一个就是“美学”。


面对“流量”过时,自身的标签仍有一处需要坚持,抓住“特定审美”依旧是郭敬明的长项,因此,作为牺牲品的《冷血狂宴》就能完成郭敬明美学的预告任务,而真正的重头戏则是《晴雅集》。


但这次《晴雅集》能否靠“美学”而“诡辩”成功,还要取决于郭敬明的“美学”扎根的内容到底厚不厚实。


《冷血狂宴》后,郭敬明埋葬了“流量电影”,而他也已经想通了,只要他自己一直有话题,那么他的电影就有流量,而他的流量能不能被买单,也只好等着《晴雅集》去印证他能否再度“诡辩”成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