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青年:宁愿拿命换钱,不愿回家过年
2021-01-28 20:00

大厂青年:宁愿拿命换钱,不愿回家过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尹天,编辑:王毕强,头图来自:《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疫情反复,国家提倡就地过年,让不少“大厂”青年暗暗松了一口气。相较于每年返乡过年都要面对的父母催婚和烦人的亲戚,他们中的一些人“宁愿拿命换钱,也不愿回家过年”。


不少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已经在朋友圈晒出飞机、火车票的退票截图,各种“留京”“留沪”“留深”过年抱团取暖的微信群,也一并出现。《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所在的一个“留京过年抱团取暖群”内,短短两三天,就有200多号人进群。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也将会是人生中首次不回家过年的春节,如何让原本阖家团圆的日子,过得热闹一些,是群友们讨论的重点。 



不回家的理由,也是多种多样。


一位在京工作、家在湖北潜江的网友告诉记者,早在北京刚出现疫情的时候,就接到社区电话,希望不要回家过年,回去了也要隔离,于是索性放弃了回家的念头。


另外一位受访对象则表示,假期只有7天,害怕在回家的路上被感染,更担心工作因此受到影响,因为“公司可没那么人性化”,他已经做好了不回家的准备。


除了迫于疫情没法回家的网友外,对于部分人而言,疫情让今年不回家的理由变得更加正当合理。


1月2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关于做好人民群众就地过年服务保障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今年春节疫情高风险地区群众均应就地过年,中风险地区群众原则上就地过年,低风险地区倡导群众就地过年。


以往,每到春节,网上都充斥着年轻人不愿回家的心声。“工资多少?”“什么时候结婚?”“买房了吗?”……这些从亲戚口中说出、全国通用且年复一年的问题,逼停了很多年轻人回家的脚步。


“996ICU”、职场PUA、35岁焦虑……压榨着年轻人的精神和肉体,一些人已经无力再面对父母和亲朋好友的过度“关爱”,这场疫情正好给了他们一个逃避的理由,他们宁愿留在公司加班,也不愿回家过年。


能不回家太好了,被亲戚吓得4年没返乡过年

 

人物档案:女,四川人,90后,南京某知名在线教育公司辅导老师


我已经3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今年也没有回家的打算,政策强调就地过年与否,我并不大关心。


原生家庭是我不回家的主要原因,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跟着我爸,但他又很快重组了新的家庭,生了一个儿子,和大多数流传的重组家庭版本一样,我这个前妻生的女儿面临的境况可想而知。2018年大学毕业后,和家里的关系逐步恶化,但好在有了经济基础,我就开始自己租房了。


我一直觉得节日是人为构建出来的,是一个想自己给自己找事做的东西,就很没意思。


过去三年,我都是一个人在出租屋里过年,但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丝一毫的失落感,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有时候家里人叫我回去,理由是要给我做好吃的,我就会说,我做的比你好吃。我发自内心地觉得,一个人过节不要太爽。


当然,回家过年是免不了要被催婚的,但因为我家庭的原因,我对亲密关系很悲观。由于我人在外地,奶奶特别希望我能回家,但她的方式是给我相亲,最早是在我上大二的时候。在她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中,最奇葩的是一个DJ。奶奶说,对方在北京、成都等地都有房,她甚至没有搞清楚对方是做什么的,只是说是搞英语的,还是搞音乐的。


后来我跟人说起这件事,大家会开玩笑说,是不是我奶奶蹦迪的时候认识的。双方加上微信后,聊得并不愉快,很快就不了了之。后来我奶奶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但可能他也是迫于无奈,很长时间里,都是我和他妈在沟通。


到了这个所谓的适婚年龄,不仅是家里人对你的婚姻很着急,身边朋友的家长也会跟你传递焦虑。我去一个朋友家,她妈知道我没有男朋友后,就疯狂暗示我,会说“一个人生活不方便”“好歹有个人帮着你”“你照顾不好自己”等诸如此类的话,每次都对着我叹气。我知道朋友的妈妈是为我着想,但她其实并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需要找一个人,她只是直觉需要找一个人,所以我也需要找一个人。我一个人也可以的,阿姨。


有一次,她妈妈问我想找什么样的,我说想找山崎贤人(日本艺人)那样的对象,她突然看着我说,你要认清你自己。把我气得够呛。


催婚并不是最恐怖的,每次回家都被进行各种比较,真的让我心态炸裂。从外貌、身材、工资都会被和人比较,有些亲戚还会把你从头到脚评价一遍。以前我是不会反抗的,但现在也不在乎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如果有人敢说我没对象,我就会说你觉得我嫁一个你老公这样的,我会幸福吗?有的人你要去扇他一耳光,他才知道你的厉害。


实际上,我所在的在线教育行业,春节假期大概7天左右,也就相当于放了一个长假。过去一年非常忙,我自己也想好好休息一下。


我所在的公司是今年融资非常疯狂的一家在线教育品牌,疫情期间买课的家长很多,同事们到手的工资都很可观,但是压力也很大,有一段时间,我脖子上开始长疹子,真的很恐怖。前不久,经常有爆出年轻人猝死的新闻,我有时候也担心自己哪一天是不是也就这样在世界上消失了。


刚来这家公司时,我负责过短期课,最大的压力就是要让家长续费,身上会背着比较重的KPI,其实跟销售差不多。现在主要负责长期课,就相当于客服,主要是对家长进行催课和日常的沟通。


我一个人对接大概400名家长,说实话,根本忙不过来,除了几个家长外,其他人真的完全没有印象,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海王”一样。但我这不算最多的,有同事对接的家长大概在五六百人。


我们上班时间是下午1点到晚上9点,这期间,除了留出大概半个小时吃饭外,毫不夸张地说,从头忙到尾,特别是下午5点~8点半这个时间段,因为家长都下班了,要应付各种问题。基本上不会存在准时下班的情况,每周大概要额外多出1天的加班时间,虽然周末加班有加班费,但我不想占用周末,就只能往工作日挤。



长期课主要面临的是催课的压力,家长总会有各种不上课的理由,因为如果上的课少,到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们就没什么好能拿出来说的。


因为压力大,公司人员的流动率非常大,和我一起进来的十几个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去年6月份刚进来的时候,总部大概有1000人左右,现在也差不多是这个数,但每天离职的人都很多。


虽然这份工作,让我拥有相对丰厚的收入,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小孩跑过来夸我漂亮,家长会夸我负责,但我没有什么成就感,就只是为了生活。


今年我还是一个人在出租屋里过年,我打算玩几天游戏,好好放松一下,我还买了书,准备学习视频制作。我觉得还是要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不是一个终身事业,一直的爱好也可以,至少它可以让我们每天的生活稍微有意义一点。


总之,我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好。不过,最近我老是失眠,说不上什么原因,经常要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睡着,所以我也在研究有什么助眠的方法。


每天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我的右脑长出了病灶


人物档案:女,湖南人,80后,上海某游戏公司前策划负责人


原本我是在犹豫要不要回家的,1月20日,上海出了3例确诊病例后,就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去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和爸妈相处了几个月,相处下来的结局就是相看生厌,非常影响家庭和谐。如果今年疫情反复,再待上几个月,我估计会疯掉。


我已经30岁了,但我爸妈还是以前上学时的作风,催我早起早睡、逼我多吃点、不要我打游戏、让我穿厚点……这也管,那也管,真的很难受。前一周左右还是挺蜜月的,超过一周,我妈端上桌的菜,就从顿顿大鱼大肉,变得很随意了,甚至有些敷衍。


走亲戚也是很令我头疼的一件事,我本身就不爱社交,但这些亲戚们就喜欢问东问西。比如,你一年挣多少钱?有男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在上海买房?就是一些全国通用,但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的问题。


有些亲戚会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在上海买房,买了好过来玩。我不买,是因为不喜欢吗?即便买了我也不会招待他们,当然,我也买不起。



再加上我最近做了一个小手术,刚出院,还在休养当中,等到春节后再回去也是一样的。


我做的是乳腺囊肿切除手术,是通过体检发现的。去做体检前,确实会给自己做一些心理建设,就是担心出事。本来2019年就打算去做全身体检,但一直拖着,结果拖到了2020年12月,就觉得这是今年一定要完成的事情,咬咬牙就去了。


不过,这不是带给我触动最大的事情。做乳腺囊肿手术前,我有一段时间经常头疼,去看医生,做了磁共振。结果医生告诉我,我右脑有一个小病灶,但是它和我头疼并无因果关系,只是顺便发现了。医生说,如果这种病灶很严重、面积大的话,会引起老年痴呆。一般来说,年轻人身上不太会有这种小病灶,就是和这个年龄不大符合,所以医生说我的脑子像60岁的人。


今年是我工作的第十年,前后换过3家公司,一直从事的是游戏策划工作,也从最开始的打杂,到慢慢能自己带团队。游戏行业就是这样,加班、通宵熬夜都是常态,以前仗着自己年轻,也想多赚点钱,就没多想,直到自己身体出事了。


所以,这些事情促使我去思考,我是不是真的应该换一种生活方式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是钱吗?但钱是赚不完的。


前段时间,拼多多女孩猝死的时候,我看报道说,她是胸口不舒服,蹲下去就再也没起来。那种胸口不舒服的感觉,我也感受过,真的很能理解她,甚至感到庆幸,当初没把自己作死。


现在大家都在讲快速迭代,游戏行业也是这样。我在第一家公司待了4年,当时几乎每周都会发布新版本,只要发布新版本,肯定会通宵熬夜。所以说,不算额外的加班时间,每周都会有一次通宵加班。有时候,项目为了赶进度,也会很忙,平时加班到凌晨一两点,都是常态。


换的第二家公司要求“996”,就是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周六还要上班,但周六加班是双倍工资。我最近离职的公司每周会有3到4个工作日,需要加班到晚上九到十点,偶尔会有通宵的时候,但比较少。其实,我这个工作强度在业内真的不算特别狠的,很多公司,平时都是晚10点之后才能下班,周六还要继续上班。


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不加班几乎不存在,除非你换一个行业。手术前,我刚从上一家公司离职,年终奖都没要,被朋友挖去他们公司,结果被坑,刚来3天项目就解散了,我现在正在起诉他们。这期间,我尝试过去找一些轻松的岗位,但真的发现没有,有的公司晚上还要求面试,你觉得能不加班吗?有些人力直接跟我说,我们公司大小周、“996”。


结合我自己的情况,我会觉得拼多多女孩猝死,挺不值得的,刚毕业的大学生,公司能给你多少钱呢?


但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面,换一个轻松一点的工作,我还能赚这么多钱吗?我的生活会不会很窘迫?如果提前知道右脑会有小病灶的话,我可能会少熬夜,但是可能又很难避免,因为人在环境里面,是很难去反抗的。



我刚毕业的时候,每月工资只有4000元,离职前的月薪是28000元,但对游戏行业来说,年终奖才是大头,游戏产品效益好的时候,年终奖会超过一年的薪资,所以你可以想象《王者荣耀》的游戏策划有多赚钱,这不是我能想象的,但大家都是在拿命赚钱。


2020年,我在股市赚了一些钱,加起来已经超过100多万元,这些钱,也给了我不工作的底气。所以,我打算2021年把身体养好,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理财上面,如果每年能有10%的收益,不工作也是可行的。


我父母比较尊重我的意见,没有经常性催婚,催的时候,我就会有意无意地发一些杀妻和家暴的视频。虽然我和男朋友感情挺稳定的,但我很随意,想结就结,没有觉得婚姻是必需的,也不排斥。不过,我是真的不想要小孩,因为生孩子、养孩子都要耗费很大的时间精力,还会有很大的经济压力,然后我又得回去工作了。


不是不想回家,是怕不能返程上班


人物档案:男,陕西人,80后,北京某世界500强公司销售


我今年元旦回了一次家,准备返京的时候,刚从西安地铁站出来,就看到一个人被隔离着,后来听说是从石家庄回来的,最后和他同车厢的人都要被集中隔离。那个阵仗把我吓坏了。


回到北京后,确诊病例还在增加,自己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恐慌,所以就跟父母说了一下,准备过年不回家。另外也是担心工作会受到影响,公司也有公开发邮件,建议大家就地过年,因为确实你不知道万一什么地方就升级为高风险了。


不回家,我还挺庆幸的,我今年32岁,已经被催婚很多年了,父母几乎天天都会有意无意说到这个事情,所以经常会和他们吵架。


父母老是会拿一些同龄人来做比较,比如,老家和我同龄的谁谁都有孩子了;比我小的谁谁都生二胎了。我现在有女朋友,也想结婚,但光我一个人想也不现实,但他们就是比较着急,搞得我很心累。


因为这个事情,我经常失眠,一想就会想很多,有时候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睡着,但第二天又得爬起来上班。但父母催婚的事情,我没跟女朋友说,因为刚在一起没多久,不想给她压力。



我在一家世界500强公司做市场,主要负责销售工作,要维护和客户的关系,也要及时将客户的意见及时反馈给产品部门。这份工作,几乎要求24小时在线,周末休息也很奢侈,不时就会有电话打进来,你都没办法不去处理。来这家公司已经一年半了,几乎天天都是这样的,公司都没有几个女的。


这些工作日常还能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陪客户吃饭。为了维护和客户的关系,就要经常陪他们吃饭、喝酒。到了饭桌上,你没办法下桌,只能喝,吐了也要再回来继续喝。大概每次饭局进行到1个半小时左右,我基本能判断还能不能继续喝,实在不行,就不喝了。


酒文化,在我们这一行,非常普遍,北京都还算好的,你要在河北、内蒙古,白酒都是直接干,喝死了都有可能。


一年半下来,因为喝酒和熬夜,我胖了将近30斤,就是明显感到肚子胖了一圈。最近,我也在反思,也很后怕自己的身体会出问题,因为身体到底什么样,自己是有数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尹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