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印度惨状:私立床位10万元,平民无路求医
2021-05-09 07:20

亲历印度惨状:私立床位10万元,平民无路求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潘捷 马慧,原文标题:《我在印度亲历疫情:私立床位10万元一个,平民百姓没机会治疗》


平均每小时增加超1万例确诊病例、60例死亡病例,印度成为全球疫情新的风暴眼。作为全球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防疫失控给全球抗疫链条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口。中国浙江、重庆等省份陆续报告印度输入确诊病例。而那些因疫情滞留在印度的华人遭遇的冲击更大,他们身处异乡,如同掉进夹缝中。


火葬场密集的尸体堆不断焚烧,家人紧抱尸体崩溃大哭,医院门外混乱一片,患者激增一床难求,四处传来的呼救声被置若罔闻。


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二度爆发,5月6日单日新增确诊超过41万人,创下新高。而社交媒体上流传的照片和短视频,集中反映了那里的严峻形势,超负荷运转的医疗体系,短缺的医疗物资,以及绝望的患者。


不断攀升的数据下,各方开始追问反思,印度疫情何以至此?


作为全球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防疫失控给全球抗疫链条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口。


约20个国家报告发现感染B.1.617变种的新冠病例,患者主要是近期有印度旅居史的人。亚洲邻国更是直面印度疫情扩散压力。中国浙江、重庆等省份陆续报告印度输入确诊病例。


而那些因疫情滞留在印度的华人遭遇的冲击更大。


豹变跟四位在印华人做了深度沟通,爆发的疫情给他们的工作、学习、生活按下了暂停键:毕业遥遥无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自己远在中国的妻子,不知道何时才能踏上回国的航班。


他们身处异乡,如同掉进夹缝中,原本的生活轨迹被疫情彻底改变,未来的不确定性更是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心间。


“甚至有点想像印度人一样信上帝,只要保佑我平安就好”


吴铭|销售主管|喀拉拉地区


我在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负责一家中国手机厂商的销售工作。之前我心态还挺平和,真正感到危机来临,其实是昨天(5月5日)。


按照印度政府披露的情况,我所在的咯拉拉邦5月5日新增了18789人,咯拉拉邦下有14个城市,我所在的城市确诊6500人。但我从同事那得到的消息是,确诊了4.2万人。


印度新德里,新冠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视觉中国


或许是因为太严重了,咯拉拉邦的戒严更加严格了。原本从周一开始披露的,禁行一周的消息,又被延长了一周,禁行将延续至5月16日。


我能明显感觉到禁令升级了。在5月3日咯拉拉邦宣布禁行后,我还是每天去公司打卡,偶尔在路上碰到巡逻的警察,他们会拦下我,问我去哪。


我只要说有事去公司,就会被放行,但5月6日,禁令严禁任何人出门,包括之前被允许出行的摊贩、外卖。


这几天,因为禁令,能买到的中国蔬菜少了,昨天晚上,我就着剩菜吃了一碗开水泡面,今天我必须着手准备屯菜了,不然我不知道如何度过接下来两周的禁足。


家人非常担心我,老丈人甚至给我出偏方,说洋葱+大蒜+生姜+红糖熬汤喝,绿茶+柠檬泡水喝可以抵抗新冠病毒,当然这些没有科学依据,但我愿意信这些求个心安了,甚至有点想像印度人一样信上帝,只要保佑我平安就好。


说实话,印度疫情的爆发在我的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印度人不注重防范,宗教活动又多,4月4号我去泰米尔邦的景区旅游,一个被树林包围的小水潭和周边的岩壁上,站满了穿着五颜六色服装的印度人,一眼看过去,几百号人只有我戴了口罩


疫情二度爆发前印度景区内的人群/受访者供图 


他们觉得这就是感冒、发烧,而且死亡率不高。我身边就有好几个人感染了,休息后再回来上班,我已经几次是密切接触者了。


哪怕知道病毒变异的消息,他们也这么认为。


前两天,公司每天有15个印度人来打卡,大家谈论哪里又新增了,哪家人又感染了。但他们还是时不时摘下口罩,或是撸到鼻梁下。我真想让行政强制要求戴口罩,不戴就罚钱,不然,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让我和同事安全一点了。


疫情让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停滞了。目前在咯拉拉邦的手机店都关门了,我们的现金流只能支持一两个月。而我自己,2020年结婚后就来了印度。因为疫情,在印度待了一年,本想等疫情缓解,接妻子来印度工作,但现在一切都不确定了,疫情升级加上签证政策紧缩,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我的妻子。


“我被驱逐离境时疫情大爆发,底层老百姓根本没有治疗机会”


 王海|物流从业者|从印度到尼泊尔


一个月前我离开了印度,现在在尼泊尔。当时因为签证过期的缘故,被印度移民局羁押了一段时间,最后被迫离境。因为没有直飞中国的航班,所以只能先去尼泊尔,等我刚到尼泊尔时就听说印度疫情又开始大爆发了。


因为印度疫情爆发,很多人跑到了尼泊尔,这几天尼泊尔的感染人数也在不断上升。


2020年疫情爆发时,印度政府还做了不少管理,但是只坚持了一段时间,管理就松懈了。


今年2月份印度全面开放,我记得开放后的一段时间,路上来来往往的救护车变少了,大家更是放松了警惕。后来印度人过了两个重大节日,一个是大壶节宗教活动,有大量的人员聚集。之后又赶上印度的一个洒红节,很多年轻人从家里出来,聚集在一起互相撒粉庆祝节日,还有很多邦在举行政治选举造势,人员聚集众多。


而且这边的封城,一般是一个星期一个星期来执行的,中间有时候政策空档期,就有很多打工人从城里回到了老家,也导致疫情进一步扩散。


以我个人观察,其实印度的感染人数一直都在爆炸式上升,只是说过了洒红节和政治集会之后,大规模的检测开始,才筛查出了这些感染人员,导致数据上的暴增。


新闻上出现的公立医院排队抢占床位,这是必然存在的现象,一些富裕阶层的印度朋友说,他们去私立医院里面想占一个床位都占不到。有些私立医院一个床位的开价是100万卢,相当于人民币近10万。


印度新冠患者在吸氧/视觉中国


再加上印度之前疫苗也不是免费注射,实际上很多印度底层老百姓根本就不在意病毒,更没有钱去打疫苗,也没有打疫苗的渠道。


印度疫苗的公开价格是1000卢比(近100元人民币),后来降价到700卢比、500卢比,实际上到了私立医院后疫苗的价格升的更高。


印度德里一些蓝领工资水平一个月可能也就是8500-10500卢比左右,自谋职业人员可能就更低了。疫苗的价格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承受不起。公立医院的医疗条件很差,很多产品供应不充足,就产生了黑市。


虽然疫情很严重,但是印度的经济还在正常运转,我的物流公司也没停下来,我们只能非常小心。全部员工进店后都要全身消毒,交货的货物表面也要消毒,我们不让非工作人员进店,一般在门店外完成无接触交货。


新德里殡仪馆为新冠肺炎遇难者进行火葬/视觉中国


但是我身边的印度人面对新冠病毒还是带有娱乐性质,他们认为新冠没有那么厉害,只是咳嗽一下而已。最近我在尼泊尔得知之前2位感染新冠的同行,有家人陆续去世。


“我还没完成第三学期的考试,毕业遥遥无期。”


 宋心|滞留印度留学生|海得拉巴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本来今年7月份我就可以研究生毕业了。现在因为疫情的缘故,我还没完成第三学期的考试,第二学期的成绩还没有出来,毕业遥遥无期。


2018年我来到印度中南部的海得拉巴,攻读社会学研究生。


今年3月25日左右,我正在参加一门考试,学校突然通知终止和推迟考试,也没有通知再次考试的具体时间。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以为是有领导来考察,直到我听到再次宵禁的消息,搜索国内新闻后才得知印度疫情又爆发了。


国内的家人非常担心我,看到新闻就第一时间联系我。为了减少家人的担心,我就跟他们讲我平时不出门,不跟其他人接触,这里一切都挺正常。


但是我出门买生活必需品时还是要和人们接触、排队,有时候出门发现很多路都被封了,绕好几条街绕不出去,搞的我心态很崩溃。


封城下的印度街道空荡荡/受访者供图


现在我就在租的房子里上网课,学校对研究生没有强制上网课的要求,你想上课就上,不想上也没有人管你,学校根本不管我们,更别说确保外国留学生的安全了。


只有我和室友两个人,无依无靠,其实在印度的华人学生很少。我们联系了很多人,得到的回复就是大部人在上一轮疫情爆发时就已经撤回国内了。但现在想回国太难了。


没有来印度前,我对印度的印象仅限于电影,来了之后才发现真实的印度和电影里完全不一样,简直是天壤之别,这次疫情更是颠覆了我对印度的三观。


对待新冠,印度人的认知和国内完全不同,海得拉巴这边的政策没有那么严格,之前居民还是很自由的状态,大家可以去逛商场,去酒吧喝酒,有的饭店和酒吧管理非常宽松,只提供消毒液,并没有专门人员对顾客进行体温监测。


“追加了医疗物资储备,比如印度稀缺的氧气瓶和血氧仪”


老刘|OPPO 印度分公司高管|班加罗尔地区


我们办公室有60多位中方和印方员工,疫情爆发前我们要求每天进办公室必须测体温,然后酒精消毒,办公室的工位都有安全距离。


中方员工在防疫方面都挺严格的,但印方员工可能不太在乎,认为戴口罩是公司额外的要求。而且他们戴的口罩有点像国内防尘口罩,还有布口罩,并没有太多防护作用。


公司每天会做例行体温检测,有一天发现几位员工体温不正常,做了检测后有一名员工确诊,我们立马又对办公室做了全员检测。


一检测确实发现了8例无症状感染者。前几天有一名印度员工感染重症去世了,还有一位员工仍在治疗当中,这些事情对大家的触动比较大。


印度新德里,新冠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视觉中国


我们2015年就来印度了,去年疫情爆发时开始居家办公,一直陆陆续续到9月份,公司组织了包机,在大使馆的协调下回到中国。回去之后组织员工打了疫苗,大概在今年2月份左右,确认印度的疫情控制得当,感染人数确实又再次下降,我们公司中方的管理层又回到了印度。


一路转机过程中,能感受到各地对疫情不同的管理态度。香港机场除了机场内的工作人员和值班人员之外,商场和其他地方几乎是没有人的,最后落地到印度德里,几乎是全面开放,到处都是人。


今年4月这一波数据的暴增其实是有原因的。


3月之前,印度新冠检测是需要收费的,这对当地人来讲算是比较大的开支,但是从4月开始,印度全国各地都设立了免费检测点,在提供免费的检测后,短时间内检测的样本也增多了,感染数据就会突然暴增。


实际的感染率可能比印度官方公布的高很多,从我身边来看,有一些当地人感染后并不想被人知道。一些印度员工或者合作商感染新冠后,他们的心态是私下治疗,不想声张


印度是一个贫富差距非常大的地方,公共医疗体系是免费治疗,但是随着确诊人数暴增,公共医疗资源确确实实超过可以承载的范围。


底层老百姓感染了,收入条件不好,如果公共医疗接收不了又没有能力去私立医院治疗的话,只能等死


印度医疗现在应该算是满负荷,但也没到完全崩溃的程度。国内亲朋从新闻上看到的跟我们实际在印度感知的,也有一些信息差,家里人都认为我们活在人间炼狱。


但既然在这里,我们只能做好预案准备。我们现在全员在线办公,与外界没有接触,做好了日用品、食物的储备,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上门检测,也追加了医疗物资储备,比如印度稀缺的氧气瓶和血氧仪。


另外我们完善了患病员工的隔离方案,一旦有确诊有感染的员工,马上帮他联系医疗资源和保险公司,为了减轻员工的心理负担,也准备了专门的心理咨询师,这两天会陆续开展有心理疏导的讲座。


而印度的经济活动还是在继续的,因为这不是一个储蓄型社会,对于印度人来说,停了工,没了收入来源,对民生的影响也很大。


作为公司的负责人,不担心是不可能的,目前我个人比较担心的是印度的行政效率和医疗体系,尤其是印度总理莫迪的执政风格。


虽然中国外交部已经连续发出支援印度抗疫的意愿,但是在印度当地的主流媒体上看不到任何报道。

实际上除了官方援助之外,包括像小米、OPPO等公司都已经指定捐赠了抗疫物资,民间反应都还OK,但是官方是沉默的。


这对于我们这些在印度的人来说,就像在夹缝中,承受的压力是双倍的。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