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有魔性,魔鬼的魔
2021-06-11 15:15

短视频有魔性,魔鬼的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间三角(ID:dongyazixun01),作者:西坡,头图来自:杨曦


前几天跟朋友聊起长短视频之争。朋友讲,把短视频APP和今日头条都卸载了,因为从这些软件里感受到让人向下的力量,“把人性的弱点研究的太透彻了。”


这不是我身边第一位毅然卸载短视频的朋友,而且大家往往把今日头条和短视频并列。一个原因可能是今日头条嵌入了大量的短视频,另一个原因是今日头条跟抖音具有相同的成瘾机制,一刷就停不下来,刷完却无限空虚。


其实我本人也反复卸载过短视频和今日头条。现在是安装状态。作为内容创业者,我觉得不应该自己对平台有偏见,我目前也在头条上更新内容,之前还尝试跟朋友一起搞过短视频,各个平台都开了号。


但是作为创作者和使用者的双重身份,我还是无法排除内心对短视频算法推荐机制的抵触和抗拒。我本能地觉得,这玩意有魔性,魔鬼的魔。


每次打开抖音之前,我都会默默劝告自己不要沉迷不要沉迷不要沉迷。


每次看到身边的人刷短视频,我都忍不住多管闲事,生怕对方被算法俘获。事后又会反省,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我有什么权利去阻止别人通过短视频获取快乐呢?


不过,我是绝对反对孩子过早接触短视频的,不管有没有所谓的青少年模式。作为一个有长年深度阅读习惯的成年人,我尚且难以抵御短视频的成瘾机制,心智尚不成熟的孩子,不应该接受这样的考验。


问题在于,成年人刷短视频该不该管?换个角度说,算法可不可以肆意狩猎国民心智?


抖音和今日头条背后的男人——张一鸣,早年间义正辞严地表达过“技术中立”论。


2016年底,张一鸣接受《财经》杂志的采访时表示,技术是中立的,不干涉可能是最好的分发信息的原则,今日头条拒绝价值观先行。


“今日头条是一个信息分发渠道,不进行内容的生产加工,只做内容分发,算法自动挖掘用户的兴趣,将用户感兴趣的信息推荐到用户眼前。”


后来今日头条连续被约谈,“内涵段子”被关停,张一鸣终于低头认错:


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


但是从实际操作来看,字节跳动的整改似乎主要体现在增加审核人员,杜绝“错误导向”。而在我看来,头条系产品的“始作俑者”之罪不在于有害信息控制不力,而恰在于“算法自动挖掘用户的兴趣”。


自从今日头条做大之后,新浪、搜狐、网易这些传统的新闻客户端纷纷今日头条化,人类编辑陆续被裁撤,算法上阵,磨刀霍霍从用户的人性bug里挖掘流量宝藏。


说今日头条以一己之力毁灭了都市报时代的优质内容生产链条,并非过誉。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似乎只有日益碎片化的信息,娱乐与知识,假新闻与真消息搅和在一个大酱缸里,越来越分不清楚。


“西坡三角地”成立以来,我每天都要给群友找一篇能提供信息增量、思维增量的文章,深深感受到内容生态的败坏。以前从来没想到,每天找到一篇好文章竟然这么难。


当然这不是某家公司某个平台的锅,但是算法推荐机制的流行是压倒骆驼的一根重要稻草。


最近读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合著的《钓愚:操纵与欺骗的经济学》,读到一个世纪前老虎机的故事,坚定了我想要控诉短视频的念头。


作者们讲,19世纪末出现了许多大放异彩的发明,汽车、电话、自行车、电灯等等,还有一项很少引起注意:老虎机。


老虎机刚出现时只是一款自动售货机,但是很快就有人发现可以把它改造成赌博机器,于是迅速风靡起来。19世纪90年代没结束,美国出现了一个新的社会问题——公众沉迷老虎机。当时的媒体报道:


“几乎所有的沙龙都有几台老虎机。在这些老虎机前,一天到晚都围着一帮赌徒……这种玩老虎机的习惯显然已经成为一种难以割舍的嗜好。年轻人在这种机器前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不把钱输光不罢休。”


眼看老虎机毁掉了太多人的生活,监管部门介入了,其他博彩类娱乐也受到了监管。之后,老虎机开始从公众视野中淡出,仅仅在赌场之类的特定地方才能出现。


这里需要澄清一下关于美国的认知误区。美国从来不是对经济完全自由放任的地方,这个清教徒建立的国家,公众一向表现出强烈的道德感。20世纪20年代的禁酒令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事实表明,人性经不起太多的考验。一个产品如果给了人性过多的考验,却不懂得自我节制、自我约束,那么它就是在做恶。游戏、网贷、短视频,都是如此。


我想这个道理适合老虎机,也适合短视频。


短视频本身不是魔鬼,它是移动互联网演进的必然产物,降低了表达的门槛,提供了新的娱乐方式。但是一个清醒的社会,应该意识到,短视频对公众心智有巨大的侵蚀与扭曲之力。


国民总时间和国民总心智,不应该成为算法肆意驰骋的猎场。


我不是简单呼吁“管一管”,而是郑重提出建议,应立法要求短视频平台上线防沉迷机制,不光是针对青少年,而是面向全体用户。


短视频平台在利益驱动之下,像黑洞一样不断吞噬国民总时间,其创造的社会价值与消耗的国民时间并不相称。


我知道,一说监管就有市场原教旨主义者跳脚。这里引用《钓愚》译者序里的一句话来回应:“在一个具有良好监管的市场上,没有人可以利用他人的心理弱点获利。”


现在头部短视频平台已经意识到“有流量没价值”的短板,开始有意去“娱乐化”,争打“知识化”标签。但是短视频这个载体天然是反知识、反思考的。


学习从本质上就是枯燥、艰苦、乏味的,短视频平台试图让用户边玩边学、轻松有收获,这只能被视为一场阳谋。


曾有一位做中学老师的读者朋友忧心忡忡地留言:现在的学生,问他们有什么志向,十个有八个说想做网红主播。我不知道这有多大的代表性。但梦想的窄化与矮化,显然不是一个社会的吉兆。


三角笔记:一个产品如果给了人性过多的考验,却不懂得自我节制、自我约束,那么它就是在做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间三角(ID:dongyazixun01),作者:西坡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