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试水6点下班,行业加班文化哪有那么容易破除?
2021-06-14 10:13

腾讯试水6点下班,行业加班文化哪有那么容易破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郑栩彤,原文标题:《腾讯试水6点赶人下班,光子工作室成互联网从业者“全村的希望”?》,头图来自:《平凡的荣耀》剧照


向来以“996”著称的互联网大厂真要摒弃加班文化了吗?


一则“腾讯试点强制下午6点下班”的消息,成为这个端午假期大家讨论的热点话题。


据网传腾讯光子工作室近日发布的加班管理规定,自6月14日起,光子工作室群员工在周三健康日下午6点下班,除周三外的工作日下班不晚于晚上9点,周末双休。


网传图片


6月12日,腾讯内部人士李欣(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光子工作室推出新加班管理规定,导火索有可能是5月底某员工在腾讯内部论坛乐问上发帖“控诉”。


帖子称,该员工的丈夫在光子工作室上班,丈夫除周三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1点后回家,最近时不时还要通宵。


“这种生存状态真的正常吗?希望HR们正面回答,对持续过度加班的人群是否有保护措施?”该帖子发出后,至今无相关负责人回应。


6月12日,腾讯互娱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光子工作室推出相关措施,是为鼓励员工劳逸结合,进一步提升工作效率,同时也更好地关注身心健康,留出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该负责人称,“周三健康日”是腾讯互娱一直以来的传统,当日要求员工在下午6点准时下班。


对于调整工作节奏是否影响公司运营成本、员工做不完的工作如何安排等问题,该负责人并未回应。


员工周末不再被强制加班


“希望光子的同事们用这个机会证明不需要‘996’也能提高工作效率,改掉现在互联网企业的风气。”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网友如此评论。


从光子工作室的新加班管理规定看,腾讯此次试点“不加班”的决心不小。新规指出,除周三之外的工作日及周末休息日,部门可在总人数10%范围内灵活调节加班,特殊需求需邮件审批。若不按规定执行,未来一段时间内将限制部门员工工作时长。


6月13日,腾讯员工林扬(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所在的工作室属于光子工作室群,该工作室工作日上班时间为早上9点至晚上9点。但在新规出台前,自己一般晚上10点左右才下班。此外,该工作室每两个月会更新一次游戏版本,此时一般也会加班,年末还有两个月强制按大小周上班,即大周周末休两天,小周周末休一天。


林扬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腾讯部分游戏工作室加班更严重,员工晚上11点或12点才下班。


“新规定给我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周末不会因版本更新被强制加班,工作日也不需要加班到9点后。”林扬称。


最近一周,林扬所在的项目组已实行新加班管理规定,项目经理到点会赶人下班。若工作没做完,只需延期或偶尔申请加班。


许多网友的一个疑惑是,虽然规定不允许在公司加班,但若工作没完成带回家,不过是换个地方加班。


“一般项目组会评估工作时长,在预订的时间里都会做完,很少带回家做。而且远程办公效率很低。如果遇到不可抗力做不完,一般组里协调一下人力也能做完。”林扬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虽然新规减少员工加班的实效不错,但林扬还是担心,新规能实施多久,后续是否会再调整。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光子工作室群此前便有工作室尝试新的加班制度,将上班时间及下班时间调整到早上8点和下午6点。但由于部分员工住得远,难以早上准点上班等原因,该制度很快被废除。


行业加班文化短期难破除


在上述腾讯内部论坛匿名员工“控诉”光子工作室的帖子下,不少员工发表评论。一个点赞数过百的回复称,“(自己所在部门)收到了限制加班的新规,为此专门来给这个帖子点赞,楼主简直是英雄。”


一直以来,科技互联网公司的加班文化都备受舆论指责。


2010年,华为被曝出与员工签署《奋斗者申请协议》,协议要求,申请成为“华为奋斗者”需自愿放弃带薪年休假、非指令性加班费。


2019年,彼时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内部交流会中称,“今年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同年,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传开,众多程序员通过在此平台揭露超长工作制度公司的方式,表达对加班的不满。


2020年年底,某互联网公司员工凌晨下班后猝死,更是将人们对科技企业加班文化的指责推向极致。


科技巨头们加班文化如此浓厚,并非一朝一夕形成,仅凭此次腾讯光子工作室调整工作节奏,短期带动效应恐十分有限。


财报显示,2020年游戏业务在腾讯总营收中占比1/3左右。而据媒体报道,拥有《和平精英》《欢乐斗地主》等产品的光子工作室为腾讯游戏业务贡献了29%的营收。光子工作室之所以能放开手脚拒绝“996”,底气或在于成绩优秀、业绩压力相对不大。


陈欢(化名)是腾讯的一名在职员工,其所在单位不属于光子工作室群。6月13日,陈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有点羡慕光子工作室群的新加班制度,但短时间内腾讯在所有部门推行这套制度并不现实。


“光子工作室业绩算好的,在业绩比较差的部门,相关负责人为冲KPI,估计不会这样干。目前也没听说互娱事业部之外的部门有健康日。”陈欢说道。


6月13日,网易研发人员柯小昕(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上干活、晚上内容上线是常态,所以很难真正拒绝“996”。


即便没有要求加班的制度,公司氛围也让不少互联网从业人员“自愿”加班。“有时我想早点下班,但看到领导还在,我也不好意思走。”柯小昕称。


同日,不久前还在字节跳动实习的张强(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字节跳动的氛围也鼓励加班,提前走会有负罪感。自己曾在晚上9点下班,却被同事提醒走太早。此后,张强想早点下班时,只能假装是去上厕所。


对不少科技互联网企业员工而言,相比频繁的加班,没有加班费的问题更令人困扰。


柯小昕表示,其所在的网易部门加班是常态,但没有加班费。有同事称加班说明能力不够,能力不够就不好意思要加班费。


林扬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周末和工作日加班能像节假日一样有三倍工资,让自己加班也没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郑栩彤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