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家里有“矿”
原创2021-06-18 16:22

字节跳动,家里有“矿”

虎嗅机动资讯组作品

作者 | 黄青春

题图 | IC photo


新王将立。


618盛会的前一天,字节跳动CEO梁汝波首次披露了公司2020年的财务情况和最新业务数据,其中三组关键数据让市场为之侧目。

 

第一个数字,日进6.5亿:

 

根据当天披露的信息,字节跳动2020年收入达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

 

虽然,2366亿的收入与阿里(7173亿)、腾讯(4821亿)这样的老家伙比尚有差距,但快手(588亿)、微博(116亿)、B站(120亿)、知乎(13.52亿)这些互联网新贵去年加一块也不及人家一半,恐怖如斯。


比流量,快手好歹也有7.77亿MAU、3.08亿DAU,微博5亿+MAU、2亿+DAU,B站2.02亿MAU、5400万DAU,知乎8500万MAU,结果商业化能力快手只有字节跳动的约1/4,微博、B站只有字节跳动的约1/20。


比变现能力,阿里有电商,腾讯有游戏,而字节跳动只有广告。如果将广告收入为主的都算做广义媒体,能做到这个规模仅此一家,百度都望尘莫及。



很多人可能没有直观感受,不妨再拿其竞争对手快手反衬一下。


按理说广告就是流量生意,应该自有流量为主,买流量为辅。结果,快手2020年财报显示,花了255亿市场费用,结果只赚到219亿收入,3.08亿DAU、7.77亿MAU的自有流量就是玩,倒贴钱。所以,你很难想象,一家不依赖电商、游戏为主业的公司如何做到日进6.5亿元。

 

更恐怖的是字节跳动的收入增速:去年阿里、腾讯、快手的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1%、28%、50%,而字节跳动是同比增长111%。

 

要知道,整个中国广告市场总体规模也就大几千亿元的盘子(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广告市场总体规模达8674.28亿元,如果去掉户外、央视、电视台等,互联网大约占一半),不管是百度、腾讯、分众等老牌劲旅,还是字节跳动、快手、B站这些新贵,亦或是多如牛毛的小团体,大家抢来抢去不过是在内卷。

 

鉴于此,很多人惯性认为快手、B站、知乎这些收入偏低的公司,因为基数小所以下一年翻倍容易,反倒是基数更大的阿里、腾讯、字节增长曲线不会那么陡峭。万万没想到,字节跳动用数据打脸,用事实证明其成长速度就是能在千亿基础上翻倍。

 

所以,说字节跳动就是一台高速运转的“赚钱机器”,一点不为过。

 

第二个数字,亏损147亿:

 

根据披露的信息显示,字节跳动2020年毛利润增长93%至1330亿元,经营亏损达147亿元。


说实话,很多人看着这个数据满脸狐疑:字节跳动去年营收都翻倍了,怎么还在亏损啊?


一方面,部分亏损源于股权激励(公司期权升值部分在通用会计准则里面被要求计作“亏损”,不是真的亏损),一般上市前公司会对创立以来有贡献的员工一次性给予股权补偿,常态化运营后这部分支出会少的多。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3月23日盘后“快手亏损1166亿”的乌龙事件,当时很多媒体为追速度,过于片面理解亏损1166亿这一数据,所以罔顾香港会计准则,优先股会被计为负债,产生的公允值变动便被记为亏损这一常识——实际上,当时快手上市股价涨太猛,1068亿都是优先股转债,经营亏损不过一百多亿。

 

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很多时候亏损业务不一定是因为竞争而亏损,而是因为业务增速太快,决定了需要投入更多资源。所以即便亏损,字节跳动2020年的毛利率约为51.5%,这一数字甚至好于腾讯2020年的46%。

 

第三组数字,11万员工和19亿MAU:

 

根据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9亿,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支持超过35种语言。目前,字节跳动在亚洲、美洲、欧洲等30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全球正式员工数有11万人。

 

先说组织力,其实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全球员工数从6万人增长至11万人,成为中国互联网员工数仅次于华为(2020年数据约19.4万人)的存在,梁汝波居功至伟。


图为张一鸣(左)和梁汝波(右)


梁汝波在担任字节跳动产品研发负责人期间,曾主导过多个重要产品和业务,包括今日头条、头条号、广告系统和用户增长系统等,尤其梁汝波负责的飞书和效率工程极大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诚如张一鸣在不久前那封全员信中所说:


“汝波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字节跳动是我和他一起创立的第二家公司了。他在字节跳动陆续承担了产品研发负责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工作。公司创立以来,从采购安装服务器,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

 

在此之前,张一鸣缔造的字节帝国有着强烈的个人烙印。有报道称,张一鸣会像机器一样训练自己,且没有太多情绪化的东西,善于用数据寻找缝隙,最后一切用增长说话。所以,无论今日头条、内涵段子还是抖音、火山小视频皆深谙人性,设计又过于精巧,说它们是算法掌控下最成功的产品形态也不为过。


这样的管理者显然缺乏管理“温度”和“柔性”,且容易不近人情。这也导致张一鸣的言行极容易被放大、过度解读从而引发争议。


所以,从这个维度出发,张一鸣选择抹去企业的个人色彩,隐身业务幕后,反而更利于企业今后的管理和发展。


再说全球影响力。从公司最新MAU数据看,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对全球输出明显,字节跳动也是迄今为止,全球化最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要知道,这不过是一家刚刚成立九年的公司。


其次,字节跳动主动披露数据,说明它已经把自己当做一家准上市公司来要求,就像梁汝波说的那样:“公司变大,也在进入新阶段,我们希望对内对外更加透明、开放,所以在更新业务进展的同时,也会向全员公布我们的业务数据和财务情况,包括收入和利润。”

 

知名投资人、今日资本的徐新曾经提出过一个“超级平台”理论:“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了区域老大,所有竞争都是全国性战役,所有生意都集中在手机APP上,在这样一个新时代,互联网企业要么做大成为超级平台,要么出局。”


最近几年出现的规模最大的新型社交平台是什么?你可能想不出来,就连Facebook也没能推出任何真正意义上成功的新社交产品, 但抖音是个例外。



张一鸣带领字节跳动一头撞进AT的狩猎禁地,遭遇重火力阻击后,竟无意间改写了版图,催生出一个全民型娱乐平台。


其可贵之处在于,新生代巨头阵营中,京东是在腾讯阴影下长大,滴滴、小米在新领域壮大,不过是在填补BAT时代老版图的空白,唯独字节跳动展示出了改写版图的实力。



尤其今年,字节跳动正在加速全领域投资布局,比如,入股逼退徐新的Manmer、布局云计算IaaS服务、收购沐瞳科技、有爱互娱……


如今,字节跳动的战略纵深并不比腾讯、阿里这样的老牌劲旅逊色多少,而它链接的服务越多,就离超级平台又近了一步。


#我是虎嗅机动资讯组组长黄青春,长期关注文娱社交、游戏影音、大体育等多个领域,行业人士交流加微信:724051399,新闻线索亦可邮件至huangqingchun@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