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失序
原创2021-07-23 18:31

全球失序

作者|竺晶莹

题图|CFP


全球化进入4.0时代,智能技术正在席卷全球,引发大变革。


瑞士日内瓦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理查德·鲍德温(Richard Baldwin)在《失序——机器人时代与全球大变革》一书中指出,伴随着机器人时代的到来,通信、语言壁垒被打破,“白领机器人”与“远程移民”对现有的工作体系发起冲击,导致全球失序。


理查德·鲍德温 / 图片来源:SCMP


虎嗅:为什么写《失序》?市面上谈论AI的书层出不穷,这本书的特色是什么?


理查德·鲍德温:我发现数字革命正在改变工作性质,这导致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在全球化浪潮中没有竞争优势,继而这些国家的就业市场发生混乱。同时,数字革命又在极速推进服务业工作的智能化、自动化。但是,媒体常常忽略了——智能化和全球化正在同时发生,且对同一类工作产生影响。所以,我发明了globotics这个词来连接全球化(globalization)和智能机器化(robotics)。我在2018年做了大量研究,并在2019年出版了此书。我预测的全球化和智能化下的新型工作状态,正因为新冠疫情下的远程办公而加速发生。


虎嗅:在全球化与智能化的浪潮下,不少工作已经由发达国家转移至发展中国家,同时机器取代了人工。当然机器取代人工并不是新鲜事,这从工业革命以来就在持续发生。但是,随着AI技术的发展,未来哪些工作最容易被取代?

 

理查德·鲍德温:首先,被AI取代的是“任务”,而非工作。AI几乎将改变每一份工作的形态,但仅有很小一部分的职业会被完全消除。就像拖拉机改变了农夫耕作的形式,却没有使农夫这份职业消失。

 

今天AI在工作领域的应用基本上依靠“机器学习”实现。由于“机器学习”需要大量数据训练,而且这些数据的问题和结果指向都要很清晰。所以在智能化趋势下,任何能提供这一类指令清晰的数据训练的人类活动(例如查询商业账户、办理酒店入住、提供导航建议等),都会容易受到AI冲击。反之,像感知、创新、好奇、建立情感联系、激励团队精神等人类活动,我们就难以建立数据库来训练AI,因为这些活动的问题和结果导出都不清晰。

 

虎嗅:你指出,当新工作的被创造速度追不上失业率时,那么社会将陷入失序状态。此时,政府、公司、个人分别该怎么应对呢?

 

理查德·鲍德温:我的确认为这样的转变会使富裕国家陷入混乱,但这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失业,不会有工厂关闭,因为将受冲击的是服务业而非制造业。更可能发生的是,伴随着办公室职员被迫转移到零工经济之中,服务业的工作将变得更不稳定,获得更低的薪酬。政府在其中的主要职能就是帮助劳工更好地适应这种势必发生的转变,我相信的口号是——“保护劳工而非工作”。很多发达国家已经有了活跃劳工市场的相关政策,但当全球智能化让越来越多工作被转移时,他们需要做的更多。

 

虎嗅:当办公室工作被AI弱化时,中产阶级的议价能力势必下降,这会间接激发民粹主义吗?如何解决?


理查德·鲍德温:这在英国和美国尤其明显。在日本和大部分西欧国家,系统性的社会政策和政客们的积极反应会抑制民粹主义的蔓延。举例来说,法国的黄马甲运动解决了。此前欧洲的民粹主义主要由于大量中东难民的涌入,不过这一波浪潮也暂时过去了。

 

虎嗅:如果AI带来的变革使全球处于失序状态,这个社会还有机会避免贫富差距继续扩大吗?

 

理查德·鲍德温:我认为AI将更多地帮到中等技术的劳工,而非受过良好教育的职员。因为机器学习的算法,是在某一项具体任务上行之有效,它正在替代金融、会计、法律、医学、工程学等高度专业的人士。举例来说,英国护士在AI的指导下变得更加高效,那些原本需要医生在场的诊断指令已经可以由AI作出。尽管AI也让医生更高效,但相比起来,护士获得的帮助要大得多。

 

虎嗅:你在《失序》一书中定义了全球走向失序的四个阶段,分别是变革、动乱、反拨、解决。我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理查德·鲍德温:我们处于一个可预测的社会-经济-政策循环圈内。至于阶段,我们现在处于动乱状态。已经有了些反拨阶段的征兆,但被疫情掩盖了这一趋势。对于发达国家的政府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通过帮助劳工适应新的就业市场以减少伤害。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