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善解人意了”:共情者的10种天赋和痛苦
2021-08-24 09:58

“不想再善解人意了”:共情者的10种天赋和痛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作者:高一然,头图来自:《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剧照


善解人意是不是一个巨大的优点?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时,朋友在一旁坚定地摇头。


她最近找到了一个词,贴切地形容自己是“情感海绵”,具体点说,就是她能理解和吸纳各种人类的悲欢,比失业的同事更难过,比分手的朋友更激愤,比在人群中的社交恐惧者更恐惧。


别人的喜怒哀乐,她都能敏感地察觉到,甚至直觉地猜出背后的原因。


神了。


对,就是神了。一开始我以为她属于“高敏感人群”,但她对人际和情绪的敏感程度,显然更加极端和深刻。


直到我在一本书中看到,这其实是另外一种人格特质,叫作共情者(Empath),又被称作“神使”。


比如说,你会不会有下面这些表现:


1)高度敏感。通过语调和肢体动作,能察觉到对方没有说出口的“情绪”或“信息”。


2)不自觉吸纳别人的情绪。别人的负面情绪让你筋疲力尽,但如果在有爱的环境中,你也会感到蓬勃有力量。


3)常被评价为“很内向”。喜欢一对一的接触或者小团体,即使有外向的行为表现,也局限在社交场所。


4)高度直觉。你喜欢通过直觉来体验世界,先感受再思考,这可能与我们过度理智的社会中大多数人的行为方式相反。


5)需要独处的时间。由于天生的敏感,你很容易情绪过载,所以你需要定期的独处时间来给自己充电。


6)在亲密关系中可能会不知所措。在内心深处,你害怕被“吞没”,你常常陷于一种令人神经紧张的、不自在的交往中,你想得到陪伴,但矛盾的是,陪伴让你感觉不安全。


7)你似乎有一种“治愈”的力量。你总是自然而然地成为圈子里最“善解人意”的那一个,很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但他们通常是“求助者”,这种功能性的关系有时候令你感到孤独。(也让你很容易被“情感吸血鬼”盯上)


8)你想减轻身边人的痛苦。给予关怀和帮助,对你而言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即使有时候你已经觉得力不从心。


9)很难建立个人的边界。在别人和自己之间几乎没有什么防备心。


10)热爱自然。你可以在野生动物、海洋或者其他自然环境中得到能量的滋养和恢复。


“神使”几乎总是被信任的,因为他们让人们感到安全,也正因为如此,“善解人意”似乎成了他们不得不背负的压力。


成为一名“神使”是什么体验?


神使(Empath)这个词,最早出现在科幻小说中,用来描述一个人有超自然能力,能够理解其他人的精神和情感状态,有点读心者的意思。


《星际迷航:下一代》中的Deanna Troi就是一个典型角色,她担任飞船顾问,利用自己的能力来感知他人的情绪,通过非语言的方式和他们进行交流。这一类描述看起来很奇妙,但它们也可能无意中歪曲了现实中神使的真实体验。


图/Deanna Troi,科幻小说中的典型“神使”。


精神病学家Judith Orloff首先将神使这一概念引入了人格描述(她本人也是一名神使),她认为,神使是对情绪高度敏感的人,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共情”随时随地都在发生。


那是一种什么体验呢?


“共情”(Empathy)本身是一种能力,是一种理解别人的想法、体会别人的感受,能够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立场思考问题的能力(Bellet,1991)


可是,当这种能力无法自控、或者超出了身心的承受范围,我们就会遭到一种“反噬”:


1)共情者更容易产生慢性疲劳:


就像演员沉浸在电影角色中无法“出戏”,共情者可能会沉浸在他人的情绪中无法自拔。通常,共情者不只是“照顾”别人的情绪,而是“吸收”,就好像对方经历的一切,都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Judith Orloff博士根据她的临床观察发现,当共情者被他人的情绪淹没时,他们可能会出现惊恐发作、焦虑、抑郁以及慢性疲劳等心理和身体症状。


而《Health Psychology》发表的一项研究同样发现,父母的共情能力越强,他们越有可能经历慢性炎症的困扰。可见,共情力并不总是一份“礼物”。



2)共情者更容易在关系中感到孤独:


当然,普遍理解中,共情力是人和人之间联结的纽带,但对于共情者来说,过度的共情往往会毁掉他们的人际关系。


研究发现,共情者对社会刺激高度敏感,但却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些刺激。因此,他们经常干脆“封闭”自己的感觉,或者对人际互动保持消极的期望。


丹麦家庭治疗师Jesper Juu甚至将共情力和攻击性称为“存在的双胞胎”。一个共情者,可能会更加快速、准确地预测到对方是否有隐藏的冷漠、拒绝和威胁性,这让他们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太容易生气了”。


3)共情者更容易陷入“功能性的交往”:


孤独,并不意味着共情者没有深度的人际交往。恰恰相反。


因为共情者的同理心,他们常常在一段关系中扮演着“倾听者”“帮助者”“疗愈师”的角色,而他们也乐于使用这样一种直觉式的、深度暴露式的交流互动。


有失恋的朋友,找他们梳理和分析感情状况,有迷茫的朋友,找他们聊人生、聊理想。但一切仅限于此,下一次再联系,可能就是对方“又”出现了什么感情问题或者人生困扰。



总之,共情者的人格特质,让他们像是一个“摆渡人”,而围在他们身边的,大多数是想要坐船、而非同行的人。


是什么让我们成为共情者?


你可能会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格特质,能对他人“感同身受”?


学术界一开始也是这样怀疑的,毕竟大多数关于共情者的研究,都依赖于“自我报告”。


但根据发表在《Nature Neuro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它通过研究镜像触觉联觉,客观地衡量了共情能力。


结果显示,大约1%到2%的人是真正的共情者,而临床心理学家Helena Rempala认为,这个数字可能更高,大约10%到15%。


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了共情者?


1)可能与大脑中过度活跃的镜像神经元有关。


有关镜像神经元的研究发现,镜像神经元可以通过过滤掉我们自己的情绪,来阅读和理解对方的情绪(Iacobani, 2008)


而共情者被认为拥有高度反应的镜像神经元,因此会与他人的情绪感受产生深刻的联系。


2018年,Abigail Marsh的一项研究,更进一步地揭示了共情者和非共情者之间的大脑差异,共情者对恐惧的面孔更加敏感,因为他们的杏仁核对这些面孔的反应更加活跃。


2)共情也可能是一种选择。


“像大多数人格特质一样,共情力很难区分基因和环境的影响”,心理学家Jeff Gardere认为,“成为一名共情者,不仅仅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选择。”


共情是一种可以后天习得的行为,早在幼儿时期就可以观察到共情能力的发展。而在高度赞扬“共情力”的社会氛围下,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拥有“读懂”他人并给予帮助的能力,而感到自豪。


直白地说,我们实际上是在努力学习如何察言观色。


同时,也有研究表明,如果我们的父母缺乏共情力,我们更有可能成为共情者,“这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受到的训练,是把别人的需要放在自己的需要之前。”


图/电影《狗十三》的最后,13岁的女孩终于学会了“懂事”。


共情者们怎样关怀自己?


最早提出共情者的Judith Orloff博士,在她的著作《The Empath's Survival Guide》中写道:


“作为一名医生,我进化的一部分就是学会接受这些能力,它们是宝贵的、值得培养和支持的。我拥抱我的敏感,而不是逃避它们。”


共情者和高敏感人群一样,它不是一种疾病或者缺陷,它只是一种稳定而持久的人格特质,我们可能无法改变它们,但有办法跟它们好好相处。


Judith Orloff博士根据她的研究和临床经验,在书中分享了如何成为一个平衡的、有力量的、快乐的共情者。


1)有意识地建立个人边界


如果你是一位共情者,你一定能体会到人际交往中最大的不舒服,来自于被侵犯边界的时刻:


你既因为被侵犯了边界而感到焦虑,同时也因为想要帮助对方的使命感被满足,而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


因此,这种矛盾的情绪体验让你一直难以建立起明确的个人边界。


但这是重要的。“没有边界的付出,会让我们失去对内部资源的掌控能力,也无法将自己的最佳状态献给生活中更重要的人。”


你需要做出一些勇敢的尝试:


  • 明确你的极限。回顾过去你对某个人感到不舒服、愤怒或怨恨的经历,为它们创建一个“界限表”,并写下让你觉得舒服和安全的界限标准,尽可能地详细。


  • 真正让别人知道越界的唯一方法,就是直接告诉他们。如果你不习惯这样做,可以从一些小事做起,比如服务员把你点的菜弄错了,要求她重新确认一次。


  • 或者“暂时”不要答应任何事。给自己一点时间,回顾自己的“界限表”,或者考虑自己的“可使用水平”,你现在有时间和精力吗?你必须为对方的情绪负责吗?你会因此而快乐吗?回答了这些问题之后,再做回应。


  • 如果这些都失败了,那就删除它们。如果你已经明确地告诉别人你“不舒服”,但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请记得,你是可以离开的,没有人有权利让你感到不舒服,或者未经允许地利用你的价值。



2)比起照顾他人,你更需要学习如何照顾自己


一些研究表明,共情力与焦虑、抑郁等情绪存在正相关(Malgorzata,2018),甚至你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责怪自己(Lynn,2011)。比起照顾他人,共情者更需要学习的是如何照顾自己:


  • 给自己充足的时间休息。不要强迫自己在不同的事情之间周转。


  • 有意识地选择与你共度时间的人。“倾听你的身体,看看谁给你能量,谁消耗你的能量,意识到身体发出的信号而不是忽略它们。”


  • 对待自己时,想想自己是怎样对待他人的。尝试着理解自己的情绪,想象如果你是自己的朋友,你会怎样和TA说话、怎样安慰TA并给予TA拥抱。


  • 找到让自己放松的地方。对于共情者来说,亲近自然是启动“心理恢复机制”的方法。(Marselle,2020)


  • 练习冥想。


3)最关键的是,允许自己“后退一步”


共情者之所以被称为“神使”,是因为他们将神的使命,始终放置在了个体的幸福之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需要允许自己“后退一步”。


后退一步,意味着你可以屏蔽求助的朋友,可以对他们说“不”,可以在感到筋疲力竭之前,逃避到让自己舒适的领域。


哪怕在其他人看来,你有那么一点点“避世”。


Judith Orloff博士在她的书中建议共情者“独自隐居一下,远离这个世界,每年至少一次。计划好你的时间去大自然或者其他令你平静的地方,这样你就可以放松下来并重新校准你的系统”。



在我们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后退和逃避,似乎总是可耻的。


“我必须善解人意


我必须提供帮助


我必须在保持体面而没有倦态”


这些都是共情者深陷其中的泥沼,而在《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我们在应对别人的痛苦时所采取的观念,往往会影响我们自己的健康和幸福。


我在国外的网站上,看到过一篇共情者的日记,她写道:


“当我的共情力被触发的时候,那些未经处理的情绪就会泄露出来,有时会像烟花一样爆发;而当情绪远去,我又像一具被抽空的空壳,自我的价值感在瞬间瓦解。”


但愿每一个人都能了解,善解人意是一种价值。


但你,不仅仅只有这一种价值。


参考资料:

Judith Orloff(2017).The Empath's Survival Guide: Life Strategies for Sensitive People

Marsh, A. (2017). The fear factor: how one emotion connects altruists, psychopaths & everyone in between

Psychcentral:Are You An Empath or Just A Highly Sensitive Person?

Mental-health:What Is an Empath and Can You Become One?

Malgorzata Gambin & Carla Sharp (2018): Relations between

empathy and anxiety dimensions in inpatient adolescents, Anxiety, Stress, & Coping, DOI:10.1080/10615806.2018.1475868

Newharbinger:Boundaries!A Guide for Empaths and Sensitives

Healthline:Intuitive Empaths: Signs, Types, Downsides, and Self-Car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作者:高一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