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侯建彬揭秘作业帮:起于工具兴于平台

侯建彬揭秘作业帮:起于工具兴于平台

题图为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健彬在作业帮一课2.0发布会上


2018年7月1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3.5亿美元D轮融资。由全球知名投资管理机构Coatue 领投,高盛、春华资本、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襄禾资本、天图投资、NEA、泰合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7月17日上午,创建人兼CEO侯建彬在上地七街开拓大厦作业帮总部接受了虎嗅专访。

 

从工具起步

 

对于学生时代,许多人最不堪回首的经历是午夜题苦思冥想数学物理难题而不得其解。当年的作业“困难户”不敢奢望一位不眠不休、不厌其烦、无所不知的老师在身边随时指导。智能手机兴起后,“作业恐惧症”才有了被治愈的希望。


用手机对着题目拍张照上传,就能看到答案。三年前多个创业团队杀入这个领域,这些能解题的手机APP“神器”迅速获得学生追捧,现身于大江南北的中小学校园。

 

互联网领域有个著名的“三级火箭理论”,大约在2011年由王小川约提出,最初指的是“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产品递进战略。后被用来解读腾讯、奇虎、猎豹也算可能自圆其说。比如QQ是PC时代的IM工具(第一级)聚集数亿用户;QQ空间(第二级)以UGC模式获得丰富内容,提高粘性和驻留时间;最后以增值服务及游戏(第三级)变现。微信是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三级火箭”,但“第三级”的潜力还没有充分发挥。

 

时至今日,“三级火箭理论”已经需要修正。腾讯、阿里、小米、美团、滴滴们更在意的是构建生态而不是变现。

 

“三级火箭思维”对初创公司仍有启示,与其憧憬生态不如踏踏实实做一款“神器”级工具。但“神器”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打造以作业帮为例,打造“神器”有两个必备条件:技术和资源。


例如拍照搜题,不是“OCR+搜索”那么简单,“海平面下”要有庞大的技术、数据支撑。


1)技术


作业帮脱胎于百度知道,最早尝试的是UGC社区。侯建彬说“UGC的效果非常好,实现了五分钟以内、70%左右的解决率。” 


后来在百度的扶持下,侯建彬率领的团队成建制独立并接受外部投资,开始“单飞”。这只团队的股干参与过百度几乎所有技术模块的研发,从全背景的OCR、云SDK到search搜索系统,再到深度学习。

 

除了拍照搜题,作业帮还有语音识别功能。这项功能特别适合语文学习,读一句唐诗宋词,或记忆里课文中的只言片语,作业帮就能给出上下文、作者及数道相关试题。

 

按侯建彬的说法,掌握相关技术“完成了从0到1,下面还要从1到10,从10到100。”

 

2)题库

 

目前“作业神器”都还没神到用“人工智能”解题,而是拿照片与“仓库”中的题目进行比对。如果发现库里有这道题,则将答案、解法及类似题目等信息推送给用户。可以说没有题库,作业神器就成了无本之木。题库越丰富,神器就越强大。


在围绕题库的博弈中,背靠百度的作业帮享有极大优势。侯建彬透露,作业帮起步时题库规模已达1亿,现今已达1.8亿。

 

2016年侯建彬对虎嗅透露的数据是,日活用户300万、市场份额在45%~55%之间。2018年,侯建彬告诉虎嗅,月活、日活用户分别为7000万和 2000万,市场份额已达70%。

 

从工具起步最大的好处是大幅节约获客成本。工具之外的付费增值服务,只要产品对路7000万月活用户就是最精准的营销对象。

 

演进——综合学习平台

 

2016年接受专访时,侯建彬津津乐道的是拍照搜题如何帮助学生解决难题,避免“死磕一晚上还磕不出来。”


当时的“遐想”是不仅帮学习解决掉学生中的拦路虎,还要让他们更好、更省力地掌握知识,提高学习成绩。以数学为例,中学六年要练习大约六万道题,已经熟练掌握题型再练是消费时间,程度不够时死磕难题也是浪费时间。另一方面,不管做了多少题,还是难免有遗漏的知识点。


因此作业帮希望根据搜过的题目(难度、涉及的知识点)以点带面地描绘用户知识结构、分析强项和弱项。预计他会犯什么样的错误,哪个类型的知识他可能掌握得不太好,哪个类型已经比较擅长……


诚如他所言,作业帮将为成千上万学生勾勒“知识图谱”,对每个人优化知识结构、拾遗补缺大有用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数据比基因检测数据更宝贵。因为只要有技术,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帮你做基因检测,但你在一去不复返的学生时代搜过哪些题只有作业帮知道。侯建彬打算为每个学生构建数据库,预计容量超过100T,足以刻画这个学生的学习状况。

 

再次见面侯建彬已经不再强调作业帮的工具属性,帮助学生建立知识图谱的想法应该还在,但“远水不解近喝”。

 

近两年业务的实际演进大致是这样的:

 

先是推出“一对一付费答题”。拍照搜题只能让学生“知其然”,不能让他们“知其所以然”,这恰恰也是家长们担心的问题。作业帮组建师资力量,提供线上一对一答疑,走的是互联网公司基础服务免费、增值服务收费的惯常路线。一对一答疑业务,推出两年来持续增长,月服务时长已经稳定在500万分钟以上。

 

一对一答疑按分钟收费,一道题如果讲10分钟就要收10元。学生想少花钱也有办法:如果某道题已经有同学付费请老师讲过,其它小伙伴可以花1元钱“偷听”。这是个很妙的创意,作业帮的先收到10元钱,让老师讲了10分钟。但这段讲解有“很长的尾巴”,有可能被“偷听”成百上千次!


粘住大量基础用户之后,作业帮又推出“线上班课”产品“一课”。学生在周未固定时间上线学习(假期的工作日也有课),目前已推出 80 多种不同难度课程产品,内容涵盖小、初、高的所有学科内容,付费用户总数超过500万。


2018年 7 月,作业帮发布了“一课 2.0”,以独立 APP形态运营,同时还推出了少儿英语品牌“浣熊英语”。此外,作业帮已经在测试“在线1 对 1”业务。


侯建彬告诉虎嗅,一课半数以上用户来自3~6线城市,这倒不是作业帮刻意“下沉”而是自然形成的局面。主要原因是中国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优势教育资源向一、二线城市集中,低线城市的学生更缺乏高水平辅导。

 

作业帮的授课老师全部是正式员工,而且门槛很高,“985”毕业是起码的,还要经过严格面试和试用。侯建彬感叹“老师讲们的真好,比我中学时的老师还好”。#学霸侯建彬来自衡水#

 

“凛冬”将至,但好项目不缺钱

 

数据显示2017年私募基金融资规模大幅低于2016年,2018年上半年又比2017年同期差很多。“半大不小的独角兽”扎堆上市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预感从一级市场融资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但对作业帮这类“根正苗红”的团队来讲融资并不吃力。


2004年,侯建彬于进入百度。2013年,侯建彬组团开始“内部创业”。2014年1月,小团队已从两三个人发展到十几个人,产品顺利上线。


2014年12月,从红杉、君联拿到约2000万美元A轮投资,作业帮正式从百度分拆,独立运营。侯建彬没有透露百度、投资人、团队的股比,但肯定了百度的控股地位。


从百度分拆时,作业帮团队规模已达70人,包括20多位级别在T6以上的高级技术人员。虎嗅问侯建彬,有没有人因为舍不得离开百度打退堂鼓?侯建彬说不仅当时没有,其后也未出现离职情况。


经过数年发展,作业帮已扩张到2000多人。

 

技术出身的侯建彬对变现及资本层面的问题显然不愿多谈,虎嗅获得这么三点印象:


1)  作业帮不会为了“2VC”而盲目烧钱;


2)  作业帮开始重视变现,这与两年大不相同;

 

融资3.5亿美元之后,侯建彬表示将继续加大对技术和产品教研产品的投入、吸引优秀人才、同时对新模式、新业务进行探索。虎嗅注意到侯建彬并没有提市场推广。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7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