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中国最后一代铁匠”,他将逝去的文明带到美国

“中国最后一代铁匠”,他将逝去的文明带到美国

虎嗅注:“后街77”是虎嗅旗下的电台厂牌,“虎扯电台”是“后街77”下一档关注年轻人文化与消费的电台节目。上一期电台,我们介绍了《火人节就是一个硅谷》,这一期我们接着聊,聊聊第一个在火人节做展出的中国艺术装置——风海镇,点击这里,可以收听本期电台节目。


曾出走到美国生活和创作18年的艺术家徐冰谈中国艺术的国际之路时说,“我后来意识到,其实你的东西是不是在那生效,在于你能不能通过你的艺术,把身上携带的文化基因优质的部分给呈现出来,因为那里不需要再多一个跟他们一样的东西。”


在美国内华达州的沙漠上,当艺术家陆明将这个高15米、重达10吨的铁质甲胄造型艺术装置——风海镇(英文名Desert Guard)挺立起,他的作品得到了火人节Burner们的认可,他们79%都是白种人。


风海镇成了本届火人节最瞩目的艺术装置,知名网友谷大白话亲眼见证了风海镇的反响,“绝大多数路人表示Desert Guard是他们见过最棒的火人节艺术。连火人节主办方大姐都说,她在火人节20多年,没见过更牛逼的作品,”谷大在微博中写道。


风海镇的来历


在北京顺义有一个全市最大的废弃车厂,报废车辆被机器被铡成两三毫米厚钢板,那是风海镇的原料。陆明和他师弟孙鹏将钢板拿回来,设计、切割、造型到最后焊接,风海镇前前后后耗时一年。


戈壁天堂CEO陈乐一次偶然见到了陆明的风海镇,深为震撼。2018年初,他邀请陆明在自己承办的中国官方火人节上展出,又与火人节达成合作,将陆明和他的风海镇带到美国,作为第一个在火人节上展出的来自中国艺术家的装置。


风海镇被拆分成三部分,分别单独安置在专用特托运囊匣中,通过陆海轮流接力运输,历时两个月从中国抵达内华达沙漠。



风海镇的灵感来自于元太祖成吉思汗,根据当年真实的战甲进行还原。在盔甲的肩部,是两个狮头造型的设计,“在真实的盔甲中,当你肩部的甲片垂下来之后,需要有一个东西把它绑住,否则骑马的时候一颠,这两个甲片会飞起来。之前隋代的人只是用一根绳子,把这个腋下和肩头的地方绑起来,但在唐代的时候,因为太富有了,他们就会用风干的兽头,一般是狼头,绑在(肩)这个地方,有功能性也好看,”陆明介绍。


陆明自称是“中国最后一代铁匠”,在他所有的复原盔甲中,最重的重达60斤,但据文献记载,古代一般一身甲的重量只有20斤,陆明发现原来古代一甲片的厚度只有0.5毫米,而他的还原甲厚度有0.8毫米到1厘米之厚,“后来骑马就发现,我们受得了(复原甲的重量),但马受不了。”


风海镇在火人节上吸引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甚至还有美国的一个市长前来参观团,也接到了不少来自不同城市、博物馆的邀请,希望风海镇可以前去参展。


风海镇,那是逝去的文明


陆明说自己是在北京长大的蒙古人,蒙汉两族的血液流淌在他的身体里。


许多年前,陆明曾在梦里见过这样一幅景象:“一位古代的武将,站在远远的杀场,黄风拂过他倾斜的残破身躯。他远远的望着我,问到:‘我的后裔啊!何时!你才能再披上那身铁甲!’”此后,陆明便开始了画甲、制甲。


15米高的风海镇似乎象征着曾一统中原大地的蒙古文明,而战甲之中的英魂早已不在。“人类所有的文明都像一个生命,从出生的挣扎、少年时的磕磕碰碰,然后青年的桀骜不驯,再到迟暮。我身体里所承载的两个文明都是这样。不管是我做的还是画的这些勇士,他们全都有华丽的盔甲,但里面的英魂已经不在了。不论是长城、日本的寺庙、韩国的民族服饰,它们都不是活的,不是一个文明的生命力所在。我做甲胄没什么初衷,就是想做。”


今年,陆明还跟其他同路人一起组建了“中国甲胄联盟”,在遵义的海龙屯举办了中国第一次铠甲文化节,陈乐认为陆明已经超越爱好者,可以算是铠甲文化的传承者。



陆明理解中的鲜活文明,要延续至今仍被大众所使用,而不是一种纪念、缅怀或某种特定仪式。


一种文明逝去得不留痕迹,这是陆明无法接受的,“如果我是一个日本人,我对铠甲感兴趣,绝对不会有任何执念,因为日本盔甲在那儿保存得好好的。我如果是一个欧洲人,我也绝对不会对历史有所执念,因为欧洲满大街都是保存得非常完好的古建筑,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也都保存下来了,但是我们没有。”


对陆明来说,西方文明正是鲜活且活跃于全球的文明,我们衣食住行都在西方化,甚至思维方式也是追求自由、民主、平等,那我们究竟是谁?属于我们自己的符号是什么?“你已经看到你所失去的东西,所以你才竭力想要再挽回一点什么。”


艺术家陆明


1982年生于北京的陆明身上有很多标签,漫画家、艺术家、乐队吉他手等等,也是中国最早从事职业电影概念设计的人之一,拥有一间特效公司,是徐克导演的长期合作伙伴。


但去火人节之前,陆明的特效公司遭遇危机,已经两个月发不出工资,卡里连从公司打车回家的钱都没有,他两个礼拜没怎么吃过饭。他还是决定将这摊子生意先放下,带着饥饿和自己的艺术作品风海镇去到内华达沙漠之中,通过火人节介绍给全世界。


“第一次见面后我就决定干了,我做事情永远没有理由。我是一个除了创作艺术品以外没有任何脑子的人,我也不屑于用我的脑子去想别的,”陆明有典型的艺术家气质,与世界运转的规则有些格格不入。


在去年陆明生日当天,他在自己微博中写道“我用了35年的时间长到了15岁”。


对于陆明来说,画画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打拳、复原盔甲、在乐队弹吉他是他最大的爱好,而从事电影特效是他的面包来源,是他对金钱社会的最大妥协。“面对这个世界的方法有很多,我总是选择最难最费劲的那一种。身心都疲惫。但是灵魂上,舒服一些,”陆明写道。



装甲战士、摔跤手、黑夜常是陆明绘画的主题,悲壮的黑暗英雄,他何尝不是在画自己,“被一件事吸引,是因为你在这件事上得到了对自己的认可。”他将生活视为战场,怀着信仰过关斩将却从没低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虎扯电台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7334.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2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