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该被黑?

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该被黑?

今早,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在国内生物科学界传开,南方科技大学的副教授贺建奎,突然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的前一天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11月在中国诞生。通过特定的基因修改,她们出生之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也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基因编辑向来会牵扯到伦理问题,贺建奎团队为此提供的伦理审核资料来自深圳一家不知名的医院——和美妇儿科医院。目前,该医院已经被证明的确属于“莆田系”医院,其创始人名为林玉明,的确是莆田系人士,并且曾在采访时明确表达自己是“莆系医院”。


消息一出,国内生物医学界普遍持负面的态度,而普通群众则纷纷看不懂其中的过程。接下来,虎嗅就来为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次事件应该被黑。


所采用的基因编辑技术并不算突破


CRISPR工作原理(图自 CUP


这次婴儿基因编辑所采用的的技术名为“CRISPR/Cas9”。“CRISPR/Cas9”是目前研究最深入、应用最成熟的“基因工具”,整体原理上借助了基因的运转机制(基因最终指导蛋白质的形成),来对基因特定的片段进行编辑,其最大的突破在于编辑的环境条件很低,只需要在实验室中进行即可。


而在这次编辑中,贺建奎团队所做的主要是去除了“CCR5”基因片段上的32个碱基片段(基因的基础组成),使其便成为“CCR5 Δ32(三角形念‘Delta’)”,最终影响生成的蛋白质物质。


在基础原理之上,宏观的操作并不复杂,只比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在受精卵放回母体前,将特定的物质(包含基因编辑工具和其他化学物质),通过极细的针注射到单细胞的受精卵里面。


需要注意的是,本次采用的试管婴儿技术的确很成熟,但基因编辑技术至今没有尝试对人类基因进行编辑,是否能保持其他物种中的准确率仍不可知。在其上交给深圳医院的伦理审查申请书中,就专门标注了“要针对基因编辑脱靶进行监测”,但此前人类基因编辑并没有成功监测脱靶(编辑了不应该编辑的基因片段)的案例,而贺建奎团队也没有详细说明这个监测的过程和结果。


整体而言,基因编辑婴儿案例中基本使用的都是成熟的生物技术,部分全新的技术也并没有进行详细的说明解释。


“CCR5 Δ32”基因防艾滋,靠谱么?


这一基因也不是本次案例的成果,而是一种普遍存在于白种人人群的基因序列,是自然界变异而生的一种基因。


根据虎嗅采访到的业内生物医学界人士解释:这种基因最近1000年左右才在白种人群众传播开来,它的出现,极有可能是欧洲数次大型瘟疫(典型的如天花)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拥有“CCR5 Δ32”基因的人被筛选出来。


之后人们逐渐发现白种人中拥有“CCR5 Δ32”基因的人,能够比较有效地防止“HIV-1(艾滋病病毒1型)”的传染,而“HIV-1”也是目前全球内主要传播和感染率较高的艾滋病病毒。


但目前国际上的确对于基因防控艾滋病没有太深入的研究,业内人士向虎嗅表示:“‘CCR5 Δ32’能否在白种人之外起到同样的艾滋病阻断作用没有人知道,是否会产生副作用也没人知道。”


基因编辑婴儿防艾滋,为啥要这样做?


艾滋病病毒


就目前而言,婴儿防艾滋主要是因为父母已经感染,遂采取措施防止下一代感染。除了基因编辑以外,服用阻断药物也是一个方法。根据2015年中国疾控中心的相关论文,母婴之间的艾滋病阻断花费在8.3-5万元,并且成功率高达98%以上。


相比之下,基因编辑方式中,虽然编辑基因这一环节成本很低,但是其必须在体外对受精卵进行一系列操作,同时还要保持受精卵的活性,最终还要将受精卵重新放回子宫中。整体花费上往往要超过10万,并不会更划算。


从原理上说,本次基因编辑婴儿的目的是“改变特定的蛋白质”,而阻断药物则是“用特定的蛋白质、提前和病毒对应的蛋白质结合”,原理上比较接近于“挖墙脚”。


两种方式的最终目的都是想让婴儿不被传染上艾滋病,根据澎湃新闻报道,贺建奎曾在美联社的报道中明确表示:“参与该项目的所有父亲都感染了艾滋病毒,而母亲都没有。”他同时还特别表示:“因编辑的目的不是为了防止小的传播风险,而是为感染艾滋病毒的夫妇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有机会生下一个可能免受类似命运影响的孩子。”


有一点必须提到的是,试管婴儿还可以用于不孕不育的治疗,同时也是代孕的必须环节。目前后者在国内是违反相应法规的。


重点,严重缺失的过程


此次贺建奎团队在宣布成果之前所进行的伦理审核是一个大家讨论的重点,根据国家卫计委2016年出台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中的第十四条,所有医疗卫生机构的伦理委员会都必须向卫计委登记备案,目前无法确认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是否有完善该手续。


而就在数分钟之前,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从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前医务部主任秦苏骥了解到:他那段时间也在伦理委员会担任委员,但对于这项申请并没有印象。而文件中出现了签名的在职前同事们除了表示没印象之外,还表示签名不是自己的。


除此之外,贺建奎团队宣布消息的方式也让业内人士诧异,其对虎嗅表示:“一上来就给熟饭,这真的是太粗暴了。这个操作的计划之前也完全没有对外公布,临床试验的注册更是不知道怎么通过的,更不要讲什么‘同行评审’了,完全就是胡闹”。


骤然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基因技术发展已经多年,在各类动物上已经进行了多种多样的试验,但是大家对于在人类身上实践基因技术仍十分谨慎。


据某不具名国内民营基因从业人士表示:“基因技术就是一把刀,一把特别特别锋利的刀,你拿的时候都要小心划伤自己,更不要提有个人突然告诉你他刚才拿着它杂耍了一番。”


而在数分钟前,贺建奎本人也发布了一个视频回应质疑,他表示:“基因编辑只是想帮助致命遗传病家庭,这些父母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遗传疾病的痛苦。”同时他还特别表示,“我拒绝基因增强、性别选择或者改变皮肤眼睛的颜色,因为这些不能算是对孩子真正的爱。”


他所描述的其他基因修改可能也正是被业内人士批评最凶的一点——他明显明白动人类基因这件事需要多谨慎,而且还说出了只想治病、不想变成人类定制。但他这种“先斩后奏”,同时为人类增加“能力(抗病性)”的做法就是在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一来我们暂且无法检测这次的基因编辑婴儿是否真的形成了艾滋病传染抵抗力(要测试必须植入病毒),二来这批婴儿未来的副作用影响是否会出现,以及是否能够监测出所有的变化同样疑问重重。


虎嗅采访的数位行业内人士普遍都表示,基因技术的确已经比较先进,但人类接受基因技术、合理运用基因技术必然需要一个合适的过程。而此次的事件,无疑已经对普通民众的观念,还有相关机构的审核管理产生了巨大的压力。这必将为基因技术的进一步应用和普及产生一定的影响。


所以不管是否最终这次的婴儿能够具备艾滋病抵抗力,又或者是能开创人类应用基因技术的世代,这种“冒险且不负责任”的做法都应该值得“被黑”。


因为用过播放器的人都知道:快进键旁边,往往就是终止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李赓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356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77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