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自甘“下沉”
原创2019-10-19 16:10

赵忠祥自甘“下沉”

题图|视觉中国

作者|胡展嘉

 

退休后的赵忠祥老师,最近又火了。

 

源于某媒体发表的一篇文章,退居幕后的赵老师以3分钟4000元的价码重新站到了台前,接受人们近距离的围观。只要价格到位,一系列的“套餐服务”便会安排上,不仅能亲眼见到赵老师,还能和赵老师合影、收到亲笔写的“福”字,甚至进入他家,坐到客厅里。

 

而赵老师与粉丝的见面地点一个是地处长安街的某小区,一个是位于朝阳区高碑店的“老赵会客厅。”

 

事件曝光后,立即引发热议,人们一边感叹,名人终究是是名人,离开名利圈中心,依然比你我大多数平凡人在金钱获得上更加快速;另一方面,也有网友纷纷表示心疼,昔日的文艺界明星怎么沦落到用这种方式挣钱?

 

“一个快80岁的老人,谁还能挣这么多钱呢?咋会算沦落呢,这是一种变现方式,靠劳动吃饭,又不是乞讨。”为明星和中小微企业提供直约服务的WISHR星享创始人雷涛告诉虎嗅,这是把他的碎片时间也变现了,按单位时间来算,片酬算非常高的。“只能算生财有道。”

 

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金城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有明星愿意自降身价挣这种钱,粉丝愿意因为虚荣心掏腰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质上是一种市场经济。


而网友们的心疼也不无道理,赵忠祥曾经是大众心目中的男神、央视名嘴,光环感在人们心目中还未散去,怎么就以如此快的速度,自愿走下神坛?

 

赵忠祥们的集体“下沉之旅”


就在前不久,一份2018年艺人商演的报价表在网上广泛流传。


 

姜育恒38万、阿雅42万(不含唱歌)、许飞8万、郑智化22万……还有许多我们叫不上来的名字,曾经辉煌的他们不再是热议的对象,在娱乐圈更新换代频繁的当下,处于边缘的他们也和赵忠祥一样,不再变得高不可攀。他们走穴到县城和乡间,利用光环的余热,开始自我下沉之旅。

 

虽然五环外的他们不再是流量担当、话题担当,甚至说有些过气,但为赚取出场费奔走在各大开业典礼、剪彩仪式的他们依然是最引人瞩目的那一个,吸金能力也让你我我平凡之辈驻足仰望。

 

有媒体曾统计,常年活跃在走穴最前端的萧亚轩,早在2015年就曾接下60多场演出,凭借着这些演出,她也登上当年台湾地区艺人收入排行榜季军。


坊间传闻称在没有戏拍的情况下,一代女星赵雅芝正是靠走穴收入养活了整个家庭。有些明星走穴赚到的钱甚至比在一线城市商演还高,据了解,靠一首《一年有365个祝福》走天下的蔡国庆,曾出席某富二代婚礼,半小时三首歌就捞金10万。

 

在一线处于演艺鄙视链末端的他们,在五环外的乡下,又重新站到了曾经熟悉的高点,享受着众人的拥簇,以及阔别已久的鲜花和掌声。

 

“明星也会有分层,当红明星的核心收入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本职工作获得的片酬,另一部分则是商业收入,代言、商演等方式,而大的商业代言基本上集中在头部明星,一旦你离开了演艺圈的核心,名气慢慢衰退,与之相关的一系列代言就会少很多。”对于“过气”明星们为何热衷下乡,雷涛这样向虎嗅解释。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用户,有用户就有生意,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在你我还在YY赵忠祥们“屈尊”下凡,走下神坛背后的辛酸和苦楚时,早已有人嗅到了商机。

 

“乡下”淘金热背后的送水人

 

在刷屏文章中,花4000元近距离接触了赵忠祥的网友称,他找到的是“经纪人”,这位经纪人的师父和赵忠祥是故友,平时就经常为赵忠祥拉活(找愿意和赵忠祥合照的粉丝),然后从中间拿分成,和赵忠祥进行直接对接。除了线下组织粉丝“实地考察”外,线上的生意同样火热。

 

雷涛便是其中的一员,受国外明星祝福定制平台CAMEO的启发,曾是一下科技合伙人,负责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等产品的雷涛,创办了链接明星和用户的线上直约平台WISHR星享,进行明星祝福视频的定制和售卖,“高考加油”“开业大吉”“早日上市”等祝福语,实现偶像亲口喊着你的名字对你说的愿望,变得不再遥远。

 

据了解,该平台目前入驻的明星已超过200位,蒋大为、雪村、董浩、李琦、李金斗等很久没有活跃在用户视野的明星被摆在了展台上。演员、歌手、网红,类型多样,每位入驻的明星明码标价,“以年纪大的为主,价格从几千到几十万不等。”雷涛告诉虎嗅。


 


从图中可以看出,赵忠祥、雪村、蒋大为等艺人被明码标价,而赵忠祥正是该平台的“台柱子”,下单率最高。


在平台上,他的价格并不高,定价为3999元,其他明星基本以万元起价。“我们并不是市场定价,市面上受欢迎的,在我们这里下单不一定高。而且每位明星的价码我们首先会让艺人给一个数,差不多就按这个走。”雷涛解释到。在娱乐圈浸淫多年的雷涛和团队对该行的规则早已熟稔于心。

 

当货备齐,剩下要做的就是把货卖出去,为“下沉明星”找到合适的买家,链接到生意的另一端。

 

据雷涛介绍,和线下个体经纪人组织粉丝与明星合照,侧重于C端不同,它们平台更侧重于B端小商户,“对于C端用户来说,花几千元买一条口播祝福,价格还是有些高。”“B端就不一样,尤其是在四五线城市,一些有品牌需求的培训机构、小餐馆,他们可能请不起高昂的代言人,但花几万块钱,请明星录制一些祝福视频增加人气,还是可以的。”



你可以看到,被翻牌儿最多的赵忠祥在视频中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为如匠酱香白酒、古家窖藏、电动车品牌绿能、星耀国际周年盛典……送上自己的祝福和愿景。

 

当然,在对接明星和客户的过程中,也会出现问题,据WISHR星享运营人员周杰介绍称,在用户下单后,明星不接单的情况时有发生。


“他们档期很忙,尤其是对于我们平台上一些头部明星。”也有因为身价暴涨想要加价的明星;还有的明星因为自己本身的代言,和自己录制口播的客户有冲突,他们就希望改掉一些口播语。“尤其是在医美品类上,有些客户给到的文案是“未来的你们都会成为明星”,“那明星们肯定就不乐意了。”周杰说。

 

“因为我们的录制大概在15~30秒,有些客户文案很长,每多录一句话,明星就会要求加价。”作为运营人员,周杰经常陷入诸如此类问题的撕扯中。


但大多情况下还算平和,明星们在享受一字千金的成就感时,也为平台带来了丰厚的收益。而具体怎么分成,雷涛并没有透露,但他称和明星们的受欢迎程度有关,“我们的利润很可观。”雷涛接着说。

 

当然,订单大户、退而不休的赵老师也因此收获颇丰,一个月赚的可能比你我一年还要多。

 

产业链仍需标准化

 

在交流过程中,雷涛告诉虎嗅,像赵忠祥这类明星市面上有很多,但他们自己是没有经纪人的,也没有人帮他们运作。“如果不是那篇文章刷屏,你可能都不知道你可以离明星这么近。”但这也折射出了明星经济产业链目前存在的问题。

 

资源更多集中在头部明星


雷涛介绍,目前大公司、品牌在做商业代言时第一首选就是一线明星,但是大公司和头部明星都是稀缺资源,一些中小商家也有品牌需求,他们可能请不起大明星,而另一方面,不当红的明星有更强烈的商业变现需求。但是能够链接双方的渠道却很单一。

 

行业不够透明化、标准化


对于五环外甚至更下沉城市的一些中小商家来说,在他们品牌消费选项里,因为接触不到,可能就没有赵忠祥、蒋大为、雪村等这一待选项,如何使信息透明的连接起来,是目前该行业比较欠缺的。而对于不当红明星的价位,不了解情况的人基本会望而却步,明星的存在对下沉人群来说很神秘,甚至遥不可及,因此把相关行业规则标准化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平台化能力不足


“中国电商已经这么发达了,你想买任何东西都可以从网上下单,但对企业和个人来说,想消费一些明星,还只能通过人托人,转介绍的方式,触达到明星经纪人后才能下单,这不是非常原始的模式吗?100年前都这样了,为什么现在还是这样?”雷涛认为这是目前最不合理的地方,而原始的市场需要平台化的运作进行规范。

 

“如果没有那篇文章,你能知道赵忠祥的定价吗?”雷涛再次反问。 

 

#互动评论#


你如何看待赵忠祥事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5
点赞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