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靖:被郭敬明选中的女喜剧人
原创2019-10-25 06:53

金靖:被郭敬明选中的女喜剧人


世界高速运转,女性投身其中。“她们”自我意识的觉醒已成影响社会的重要力量。


虎嗅将目光投向那些富于独立、进取精神的新一代女性,她们来自文化、科技、商业领域,在与世界的互动中,完成对自我持续的建构与重构。


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是喜剧演员金靖。她建立标签,享受成名的喜悦;她撕掉标签,忍受破蛹的痛。喜剧爱好者、喜剧演员、演员,在不断蜕变中,金靖塑造着不同的角色,刷新着未知的自己。在寻找职业高点的过程中,唯一不变的是对梦想的坚持,她说演员就是我的命运。


作者 | 胡展嘉

题图 | 受访者提供

 

全场屏息,大家都在等待一个毫无悬念的结局,最终却迎来反转。


“郭敬明导演选择的演员是……金靖。”


10月18日,《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表演结束后,主持人沙溢一字一句念出了这场PK赛的最终结果。


沉默、迷惑、质疑,第二现场的候场演员甚至引发了不小的骚动。充满争议的郭敬明,做出了一个更具争议的决定。


漩涡中心的主角,一位是19年戏龄,凭借《十七岁的单车》《魔幻手机》等作品年少成名的影帝级演员李滨;一位是从未登上过大银幕,喜剧演员出身的新人金靖。


得知自己被选择的一瞬间,金靖表情局促,手足无措得像个小学生,想为自己鼓掌,双手摆弄两下,又缩了回去。她诚惶诚恐,分不清是自己选择成为了演员,还是演员选择了她,但结局告诉她,女喜剧人的标签正在被自己一点点撕掉。

 

艰难破蛹

 

干呕还在继续,已经连轴转了48小时,金靖的身体开始出现应激反应。过会儿她就要以“演员”的身份,面对来自外界的考验,这是她首次拿掉“女”字,拿掉“喜剧”的标签,接受专业导演的审视。


折磨、焦虑、未知,蜕变的阵痛猛烈且汹涌。


第一集拿到的剧本是《亲爱的》,她所饰演的是丢失孩子的母亲,在找了6年未果后,再度怀孕,原剧由张雨绮饰演。在有限的排练时间里,节目组为了凸显金靖特色,在剧本里加了一个笑话,郭敬明眉头紧锁,“不要,这样会整个垮掉。”过往的喜剧表演经验全部失灵。



“导演就是要让她完全忘记自己曾是个动作夸张的喜剧演员,就想看她能不能吃得下角色。”金靖经纪人周丹告诉虎嗅。


从大喜到大悲,进入角色是第一道难关。“喜剧演员的标签太深,撕得太狠,金靖这个人在舞台上是否还能成立?”“我整个人如果在舞台上坍塌了,郭敬明觉得他要为此负责任。他也很希望帮我在台上立起来,他的内心压力也非常大。”“太冒险了,他也怕。”金靖说。


为了寻找代入感,金靖花了很大的力气催眠自己,她开始想象,我有一个妹妹,如果妹妹丢了,我该怎么办,想着想着就泪流满面。


难度一点点在增加,进入角色后,如何调整角色和本人生活的界限,台下应该是金靖本身还是剧中人,这些转换技巧,金靖是缺失的。“但我觉得如果你连这个都要问导演的话,你也不要来做演员。太不专业。”事实上,具体哪些问题该向导演去请教,哪些又需要自己消化,金靖也把握不准。

 

“怵,不想露怯,又要尊严。”


在和对手李滨对戏过程中,无力感再次涌来,两个人饰演的片段,都是情绪大爆发的重戏,“他其实可以毫无痕迹地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表演。”内外部问题交织在一起,通过喜剧建立的自信一点点被消解,金靖的心态开始崩。


好难啊,为什么要经历这种痛苦,完全要进入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情景。经纪人和金靖两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用眼泪宣泄心中的压力,哭过之后,回去没事儿人一样通宵排练,第二天早上洗个澡,再继续排练。


为了恢复体力,经纪人和金靖买了一张塑料床,有空档时间就赶紧在上面睡会儿。


直到临出演的那一刻,导演还在改剧本。“删掉、删掉、全部删掉。”最后,金靖只有不到五句话,所有表演需要用情绪代入。


为了能够有一个好的表演状态,在正式录制的一天里,金靖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导演组给她做疏解,你太进入这个人物,到台上会受不了,电影讲控制,你做的表情稍微夸张一点,就会被放大。



金靖决定抛掉外界的干扰,甚至对输赢的企图心。在这场必输的战役里,输给影帝,不丢人。其实早在确定对手戏演员是李滨时,团队最担心的并不是输赢,而是舆情,“毕竟是跟影帝表演,不管结果怎样,势必会有人讨论,蛮紧张的。”


当经纪人躲在门口听到金靖晋级的结果时,喜极而泣。“她的野路子就在于她的真诚,没有表演痕迹,或许还有‘缺陷’,但正因如此,才有调整和进步的空间。”经纪人称。


网上的质疑和不满开始发酵,团队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金靖感谢郭敬明解救了当时处于慌乱和不安中的自己。


这也是她当初在海选时,选择进入郭敬明战队的原因,都是非科班出身,属于彼此领域的新人,会给对方成长的机会。站到新的职业起点,金靖也暗自庆幸:我不是一个只会演小品的女喜剧人了。

 

决断之前:质疑、拧巴与和解

 

“会不会就是个综艺节目啊,能让我完成对表演的理解吗?”接到《演员请就位》的邀请通知时,起初金靖是拒绝的。


在金靖的思考框架里,表演嘛,无非就是演那些个声嘶力竭的东西,“何必呢?”


对于以往的职业轨迹,她扮演了什么角色以及自身的定位,金靖有清晰的认知。“你原来是演喜剧的,如果上这个节目,他们一定会说,你要突破自己去表演,那就给你个大悲剧。我当年好不容易靠着演喜剧出来了,结果还没怎么样,就要我把这个标签给撕掉吗?”


“而且大家可能就是更喜欢看你不行的东西,我也觉得可能我就是个炮灰。” 金靖说。


能否撕裂过去,塑造新的自己给人看,金靖是抱有疑问的,她没有自信能完成这个蜕变,也从未想过要撕掉喜剧的标签。“我会觉得说我撕掉这个标签后,那我干什么呢?” “包括所谓的突破,有意义吗?”


即便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能够把人物演绎出来,突破作为喜剧演员的角色,也只是告诉导演说,“OK,你让我哭,我哭的出来,仅限于此。”


“为什么这么早就给自己定型,你不应该只在这里,应该再往前走。”经纪人的劝诫还在继续,“我告诉她,五年之内她不会遇到这么好的导演环境,并且有机会和优秀演员进行合作。”



没有抱任何期待的金靖,用一个晚上说服了自己,加入了别人眼中的“造梦天堂”。


当真的去理解“声嘶力竭、理解剧情以及舞台上眼泪的表达之后”,金靖觉得一切变得不一样了,她第一次真正明白什么叫做表演,领会一部戏里,一个演员的品格,以及与导演之间的牵绊。


在以往进行喜剧创作时,她要兼顾剧本和观众反馈,表演是分心的;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她发现只要拿出纯粹的表演,真实地展现自己就好。“因为剧本不关我的事儿,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有导演在兜底。”


从熟悉的喜剧领域跨到完全陌生的表演环境,以为要学习很多、改变很多的金靖,高估了其中的危险。“其实那个地方更安全。”


郭敬明选择她的那一刻,金靖认为导演在当下保护了她,“而在作品完成那一刻,我觉得我保护了他。”


在节目里,有次导演陈凯歌和她握手,说“你是个很好的演员”,她把这个评价兴奋的和经纪人分享,经纪人告诉她,多难得,有些人半辈子都不能得到这个评价,有些人半辈子都期待这个评价。


从紧张到吐,到误打误撞进了门,尽管和专业演员相比,差距依然明显,也许有很多失误,甚至更大的进步空间,但关于比赛,关于撕标签,她开始慢慢接受。


对于“要成为演员”这件事,金靖之前给自己铺了一张网,束缚了自己。


在和李滨对战结束后,团队给她起了个外号“幸运女孩”,她也开始正视自己的野心。这要在以前,别说是陌生领域,哪怕是熟悉的喜剧领域,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每当面临人生重大选择的分叉口,金靖的惯性思维是拒绝,退缩是她的保护壳:“我其实挺怂的,胆子比较小,不太冒险,怕受伤害。”


而一旦与自我达成和解,又会全力以赴,并在与自己磨合、较劲的循环往复中,寻找到新的职业高点,这种状态,贯穿她演艺生涯的每一个关键节点。

 

张云雷,你给我下来!

 

金靖决定挑战张云雷。


“张云雷你给我下来!”金靖坚定向第二现场的张云雷喊话。


这一幕发生在2019年1月27日,《欢乐喜剧人》第五季第二期的舞台上。


张云雷是谁?11岁拜师郭德纲,德云社四公子之一,说学逗唱样样精通,兼具流量和实力,德云社颜值担当,被称为德云社的“蔡徐坤”。


面对残酷的淘汰赛制,金靖和搭档刘胜瑛决定撞枪口,成为第一组点名Battle老人的新人。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自杀式行为?”


“因为我们不太适合这个节目,那就赶紧下去,当时一直在想办法,说怎么能在第一集立刻被淘汰?我觉得就是挑战张云雷,输也要输给最强的人。”



当然,灿烂绽放后,结局是注定的。


但“金靖喊话张云雷”也随即登上热搜,“海派女喜剧人”大胆对战“太平歌词老艺术家”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事实上,和参加《演员请就位》一样,对于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节目,金靖起初也是画了问号的。


“你就去吧。”金靖的大小经纪人还在劝,《欢乐喜剧人》的导演们也都轮番发短信,让她考虑一下,要不要参加第六季的比赛,“我都说不去不去,甚至我连微信都没让他们加。”


金靖有自己的考量和想法,首先她认为文艺没办法用比赛去衡量,更何况是比谁更搞笑;其次,拿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出去接受风吹雨打,她舍不得。“说实话,也比不过他们(专业的喜剧人)。”


马东也加入了劝解的队伍。


从《今夜百乐门》出来后,有很多公司希望能签下她和搭档刘胜瑛,机缘巧合,马东主持的《饭局的诱惑》有次邀请她当嘉宾,她发现马东好像能懂她那些稀奇古怪的点,后来米未CCO、马东的合作伙伴牟頔找她聊签约,并告诉她自己正在做一个即兴喜剧,和众多辩手一样,2017年金靖和刘胜瑛成了米未的艺人。


20多岁的年轻人容易傲慢,金靖认为需要找到一些有经验的,能引领她的长辈,“尤其是进入娱乐圈后,最怕有一天飘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拒绝参加《欢乐喜剧人》,给自己很多选择权,可能也是飘的一种。


马东告诉金靖,你凭什么?二三十岁的时候应该是去冒险,最不怕受伤害的时候,你却躲在这里规避痛苦,你说这个节目不去了,你凭什么可以挑?


“我觉得他在提醒我,就是你现在才到哪个段位,后来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对啊,我凭什么呢?挑不起。”


金靖最终选择突破安全区。


进入到《欢乐喜剧人》之后,金靖和刘胜瑛懵了。“就感觉好像我们也不是喜剧圈的人,他们也不太认识我们,像走错了节目,格格不入,不被接纳。”


对于更讲究江湖门派和辈份规矩的喜剧圈,她们发现自己连野生派甚至也算不上。


在后期的复活环节,两人被成功复活,拿到复活门票的的她们,像是真正获得了新生,并与曾经《今夜百乐门》的搭档吴彼组成一个战队,在舞台上献出了最后一个作品《好运家族》。


节目中,她们喊着“鼓励,鼓励,鼓励,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会有好运气。”在微弱的烛光中寻找光明。


“我挺喜欢金靖她们的节目,每次切入点很独特,想事情的方法也跟别人不一样,从创作手法的表演来说,都是不随大流,了不得,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女喜剧人其实很少,这么有头脑的(更少),(这)已经掩盖了一切不好的地方。”《欢乐喜剧人》主持人、相声演员郭德纲对她不吝赞美。


听到专业人员的正向点评,金靖和刘胜瑛在舞台上放肆痛哭,尽管在第一个作品中,她称“我上不了《欢乐喜剧人》,这个节目到最后都是要哭的。”


“刁钻”“精分女孩”“快乐源泉”“做作又迷人”……先前对她们并不熟知的观众,开始对这对大胆姐妹花,新生代喜剧力量纷纷转粉。

 

上海女孩儿们的腔调

 

1992年出生在上海的金靖,毕业于上海政法大学新闻系,非专业喜剧人出身的她,凭借着浓厚的兴趣,在大学参加了一个即兴剧社,在接受GQ采访时她曾表示:“就是因为我平时生活中有一股欲火无处发泄,就必须找个舞台,让所有人看着我,我说什么,他们就得听着,就得笑,就是这样。”


步入社会,结束两段短暂的就业经历后,金靖和大学同学刘胜瑛成立了双人沪语即兴团队,学习即兴表演。


金星担任主持的喜剧综艺秀《今夜百乐门》,是金靖和刘胜瑛成名的舞台起点,凭借着《机场培训师》《钟情咖啡馆》等作品,两人圈粉无数,尤其是金靖的精分、浮夸“做作”的表演风格,让人印象深刻。


为了能够在喜剧上寻求更高的发展,她和刘胜瑛从北京来到上海,继续编织梦想。


作为土生土长的两位上海人,很多人把她们称作女性喜剧代表、90后南方喜剧代表,同行吴彼也称金靖为“天才喜剧人”。


对于外界赋予的标签,她们并不排斥,“如果大家通过这些标签认识我们,那总是好的,而且我也会在标签里面做到最好。”金靖说。



但大家给她们进行喜剧门派划分,有时候也会让她们局促不安。“ 就好像说你要扛起什么大旗,我就会觉得,也不要吧,这种负担在我看来是一种绑架,如果有一天不做喜剧了,就会有人说,你看她放弃了。”在采访过程中,刘胜瑛这样告诉虎嗅。


金靖坦承,从进入喜剧这个行当开始,并没有所谓的喜剧理想或喜剧抱负。“只是说我做这件事情很快乐,快乐的同时一不小心还赚了钱了,出了名了,那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百利而无一害,那就继续去做。” 


当然,一步步走来并不容易。


刚开始表演时,上台前她们会有很多担心和害怕,因为要带着逗笑观众的任务去表演,“我觉得搞笑这件事情不难,难的是告诉你我要搞笑了。”金靖说,你的喜剧风格,你的表达方式,最初,观众是带着戒备和审视的状态来看的,表现好的话,观众才会进入状态。


受限于略带讽刺的喜剧风格,她们也会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冒险的事情,要在不断得罪人和取悦人的边界来回试探,很容易冒犯别人。“ 搞笑艺人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因此有时候在做节目时,金靖宁愿牺牲一些节目效果,也要保证自己的发言在一个“合理区间”内。


《今夜百乐门》结束后,她们很怕自己的成功是偶然;《欢乐喜剧人》之后,依然觉得“你不是一个天才到可以不努力的人”;刚结束《演员请就位》的最新录制,金靖回去告诉刘胜瑛,和专业演员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回过头看自己成名的历程,金靖把它归结为运气,“就像天上掉了块儿馅饼,正好砸中了我。”


对于大众的喜爱,她一度诚惶诚恐,“做喜剧的人内心都很脆弱,我就觉得,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儿,大家这么喜欢我们。”


唯一不变的是对梦想的坚持,从喜剧爱好者到喜剧演员再到演员,金靖一次次刷新自我,攀登着自己的职业高点。


被郭敬明选中后,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她说演员就是我的命运,不会因为我没有演过戏,也不会因为没有被喜欢的人选择而忘记这件事情。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