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沃车主都是“怪人”?
原创2019-12-02 14:37

沃尔沃车主都是“怪人”?

“你居然买了辆沃尔沃汽车?”


很多沃尔沃车主都听到过类似的疑问,并且在尝试解释的时候会遇到同样的困境——语塞。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善言辞,也不是对自己的爱车不够了解,而仅仅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经验告诉他们,解释后的结果只会是更多的疑问。


选车的衡量标准每个人都不一样,换句话就是车从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车主的价值观。每个都经历了不同的成长过程,受到诸多不同的环境影响,小至父母的言行举止,大至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所以每个人的价值观也各不相同。谈论为何选择某车,其实也就是价值观的交流,而恰恰这是很难达成一致的,这就是为什么同一件商品,不同购买者之间能够孜孜不倦地争论不休。相较于其他商品,汽车的价格更高,承载的需求更多,也就意味着出现“分歧”的可能就更大。



沃尔沃汽车,相较于BBA等品牌而言,似乎并没有深入人心的“豪华印象”,同时对比中低端品牌,似乎配置也没有特别突出,所以无论对于“面子需求”还是“够用就行”的人群来说,都算不上实惠。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总认为沃尔沃车主都是“怪人”,因为他们似乎与“主流”背道而驰。


隐形价值


全球曾经有几百个汽车品牌,经历了100多年大浪淘沙后,如今能让人不假思索就想起的品牌,不过十几个。影响车企生存下去的因素有很多,但根本原因都离不开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尤其对于豪华品牌来说,品牌溢价和长久发展的背后需要大量价值支撑。


对于选择BBA等品牌的人来说,车主不仅能够享受优秀的操控感、舒适的乘坐体验等,还能依靠长久以来形成的“豪华印象”获得不少“面子”价值。而对于选择沃尔沃汽车的人来说,虽然也能享受到不输于BBA的驾乘体验,但显然“面子”不是车主的主要衡量标准,他们更看重的是另一种“隐形价值”,也就是让车主说出“下一辆车还会是沃尔沃汽车”的真正原因——安全。


Cars are driven by people. The guiding principle behind everything we make at Volvo, therefore, is and must remain, safety.

— Assar Gabrielsson and Gustav Larson, 1927


“驾驶汽车的是人。所以沃尔沃品牌成立的根基,是必须保证安全。”

——阿萨尔和古斯塔夫·拉尔森(沃尔沃创始人),1927年


汽车安全是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关键性能,甚至大多数人都不太了解该如何获取相关信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约有125万,相当于全球每天有3500人因交通事故死亡。数据显示,每年还有几千万人因此而受伤或致残。其中约有70%(根据ACEABLE统计,基于美国交通事故)的事故造成驾驶员(包括乘客)死亡或受伤。世界卫生组织还给出过一份报告,预测2030年道路交通伤害将成为人类死亡的第五大死因。


当然每个人都不希望发生交通事故,不过一旦发生,汽车安全性能将成为生命的最后一道保护屏障。


(2001年EuroNCAP获得首个五星评价的雷诺·拉古娜)


沃尔沃汽车在全球各大碰撞测试机构中,斩获诸多高分评价(笔者曾写过一篇关于碰撞测试机构的文章:你的爱车,可能存在“死亡陷阱”。在EuroNCAP中,除了2001年之前测试的几款车仅有四星(注:EuroNCAP中第一款五星评价车在2001年才出现,雷诺·拉古娜),其余所有年份所有车型,全为五星。


(EuroNCAP中所有年份Volvo车型碰撞评分)


即便在采用最严厉碰撞测试的IIHS中(25%偏置碰撞测试被称为最严格测试),所有年份沃尔沃车型几乎全是最高评价Good,就算是在1994年测试的850/S70(当时仅有40%偏置碰撞)也拿到Good成绩。当2012年25%偏置碰撞首次加入测试后,首批测试车中包括宝马、奔驰、奥迪、沃尔沃、雷克萨斯、英菲尼迪、讴歌等一系列豪华品牌,然而结果只有沃尔沃S60和讴歌TL拿到了Good成绩。


(1994年沃尔沃850/S70在IIHS的测试结果)


此外,S60从2011年起就获得Top Safety Pick评价(IIHS推荐购买的安全车型),并在2013年开始晋升为Top Safety Pick+评价,一直持续至今年(每年一评,车型更新就重新测试)


(2020款沃尔沃S60获得IIHS的Top Safety Pick+)


IIHS对每年不同车型发生车祸,对车内乘员致死的概率进行的统计计算,在2002年、2004年、2008年、2011年、2014年五次统计中,各种尺寸车型死亡率最高的前15个车型中,均未出现过沃尔沃的名字。实际上,沃尔沃XC90车型从2004年在英国上市以来,从未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导致其车内乘员死亡的案例。


(IIHS关于车辆发生事故导致死亡比例的统计,图为2014年4座中型车统计表)


当然中保研CIASI也曾测试过沃尔沃XC60,除了维修经济性之外,成绩全为Good。


(不得不说,沃尔沃维修费用与BBA齐平)


汽车安全,其实在消费者眼中非常不讨好,原因很简单,因为不出事故就永远无法显示其价值,也就意味着花出去的金钱无法得到“立竿见影”的“好处”。此外安全性能很难量化和具象化,消费者无法直观感受到其中的不同。即便有诸多第三方碰撞测试机构能够给出相应的“评价”,但绝大部分消费者只能从中对比不同车型的评分高低,而无法判断其安全性能是否足够好。


由此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少人都会问:“现在很多车型都拥有了差不多的安全性能(评分),沃尔沃又强在哪里?”


主动与被动


还记得上文提到的S60在2012年IIHS刚刚推出的25%偏置碰撞拿到Good成绩么?忘了说当时测试的S60是2002年推出的车型,只不过2011年进行了迭代升级,IIHS在结果中声明该成绩同样适用于同基础架构的旅行车版本V60车型。


(2012年IIHS测试S60的25%偏置碰撞成绩)


相比之下,诸多当时没有通过测试的豪华品牌,在2012年成绩公布后才陆陆续续升级安全设计才通过IIHS测试。意味着沃尔沃早于“应试教育”(碰撞测试),就已经对其进行研究和设计,甚至有人说IIHS是基于沃尔沃的安全“基准线”才引入的25%偏置碰撞测试



(25%偏置碰撞示意)


如果说这仅仅是臆测,那么现在告诉你第一个带有氧传感器的三元催化装置(发动机的排气系统中的专门催化装置,能够将废气中的碳氢化合物和一氧化碳氧化,同时也能够将废气中的氮氧化物还原成无害的氮气和氧气,大大减少了污染气体的排放),也是沃尔沃1976年发明的(沃尔沃汽车工程师Stephen Wallman领导的团队),并且各国先后开始要求车辆强制安装三元催化装置,你还会有质疑么?



实际上沃尔沃为安全所做出的“创举”,远不止这些。


比如沃尔沃至今记录了超过40000起碰撞事故,分析计算其中的潜在危险和事故原因,以此提升安全性能。在20世纪80年代时,沃尔沃通过调查医院就诊病历,发现车内乘员在经历了追尾等事故后,会对其颈椎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挥鞭伤害),这种损伤很难检测并且很多都是在损伤发生很久后才致病。


(造成挥鞭伤害的原因)


于是在沃尔沃研究小组潜心调查钻研十几年后,1998年沃尔沃汽车首次引入头颈部保护系统(WHIPS),通过座椅靠背的机械系统,碰撞时向后倾斜来缓冲头部撞击靠枕的冲击力,据统计该系统使其损伤和长期病状降低了50%以上概率。同时还引入了防侧撞保护系统(SIPS)、头部安全气囊等安全配置。


有意思的是,挥鞭测试加入各大碰撞测试机构,已经是2009年以后了,而侧气囊、侧气帘等配置如今在许多车型上仍是选配件。



安全,其实是一个人健康的底线,所以对于沃尔沃来说,仅仅做到安全还不够,还要考虑车内乘员的健康。


比如空气质量安全,上世纪50年代,车载空调其实已经出现,但是并没有过滤系统,1990年沃尔沃汽车首次引进空调滤芯,以过滤掉外界空气的颗粒杂志。1999年沃尔沃汽车又推出了IAQS智能空气循环系统,通过空气质量传感器和效果更好的复合滤芯IAQS,进一步提高车内空气质量。2012年,


中国刚开始测量PM2.5时,沃尔沃汽车就提出了PM2.5空气净化的需求,并在2013年制定了全球战略,于2019正式推出AAC(Advanced Air Cleaner)双效增强型空气净化系统,该技术与著名空气净化器品牌BlueAir合作,通过负离子静电技术和高效率滤芯,可过滤95%的PM2.5颗粒。


沃尔沃汽车可能认为这样还不足以保证空气质量,要从源头抓起。2000年,沃尔沃汽车开始进行了阳光模拟测试(长达数月的光照测试,保证车内所有材料挥发的气体对人是安全的),并于2001年和瑞典哮喘与过敏协会开展合作,以确保对空气质量高度敏感的人群也能保证安全。甚至,沃尔沃汽车还考虑到了过敏人群对不同材料的过敏性,严格选用所有内饰材料,防止金属制品镍泄露(镍接触是过敏皮炎常见诱因),沃尔沃汽车选用的材料能够达到婴儿安全触碰的标准。


然而这样还不足以满足沃尔沃工程师的期望,他们还与一组特定挑选的“鼻子小组”,对内饰材料在不同温度、湿度下散发出的气味打分,确定其产生的气味符合绝大多数的“舒适”程度。


偏执的瑞典人


相信很多人虽然知道沃尔沃汽车来自瑞典,却不一定清楚世界级超跑柯尼塞格(Koenigsegg)和传奇品牌萨博(SAAB)也来自这里。一个是不被人看好的品牌却不断打破着量产车最快记录成为万众瞩目的神车,另一个是曾经辉煌一时但由于极度“不妥协”和一些外部因素导致最终破产消失。


(柯尼塞格)


似乎瑞典的汽车品牌都带有一丝偏执,其实这些都源自于瑞典的文化:对自然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


(萨博,以夸张的安全性和实用性著称)



或许是因为自古生活在严寒地带,对于资源的珍惜和尊重导致瑞典人骨子里认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能长久生存下去;过去群居式生活让他们深切明白人的重要性,所以“以人为本”的理念在瑞典企业中是基础法则。


1967年,瑞典开展了一项名为“保持瑞典清洁”的全国运动,要求人们不得将任何东西丢入水中或大自然中;一旦看到垃圾,就要把它们捡起丢入垃圾桶。这项运动持续了10年,深深影响了一代人。他们将废弃物回收视作全民“娱乐”。2012年,瑞典88%的铝罐和PET瓶被纳入回收系统。今天,仅有1%的家庭垃圾会最终进入垃圾填埋场。


瑞典人享受生活,每年的带薪假期长达5周。除了超长的年假,瑞典政府提出的产假方案更加慷慨——夫妇只要生下第一个孩子,就能共同享受长达480天的产假。甚至为了避免汞元素会产生的危害,瑞典法律禁止当地所有孕妇以及12岁以下儿童食用河鱼。


基于这样一种文化,就不难理解为何沃尔沃会对汽车安全如此看重,并且安全性能不过是汽车使用周期中小概率事件,要保证真正的“安全”,还需要确保人在车内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健康的。所以沃尔沃汽车苛刻对待选用材料、提前数年在车内空气质量方面努力、结合医学、心理学等夸领域学科研究,其目的是进一步提高沃尔沃汽车对用户的全方位“保护”。


其实健康问题高于安全问题,是基于健康的诉求,保证汽车安全只不过是底线。现代社会,人们在汽车上待的时间逐渐增长,如同是第二个“家”,在家待着不发生生命危险是最低要求,随着人们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升,“家”所承载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只有保证健康才有可能保证生活品质。


"It’s like going to the dentist, something you have to do at some point, so you may as well get it over with."  

——James May


原《Top Gear》(现《Grand Tour》)主持人之一龟速船长(James May)曾在节目中说过:“购买一辆沃尔沃汽车就像是去看牙医,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去做这件事,索性不如早点把这件事做了。”


(Top gear 第十九季 非洲特辑)


沃尔沃汽车的吸引力,随着人们逐渐对实用需求的增高、对安全性能的理解和对生活追求的变化,将会慢慢增强。沃尔沃车主不被别人理解,他们并不在乎,因为他们知道,沃尔沃汽车对他们的“关心”,远比这些路人的“关心”,价值要高得多。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3
点赞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