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是年轻人的白日梦
原创2019-12-17 20:57

《庆余年》是年轻人的白日梦

作者 | 黄青春

题图 | 《庆余年》官方


《庆余年》自开播以来,豆瓣评分蹭蹭往上窜,超10万人打出8.0高分。即使遭遇“人民日报”针对超前点播的点名批评,剧情风评依旧稳如老狗,实属罕见。


豆瓣截图


泛95后黄粱一梦


一句话概括《庆余年》:一个向后穿越到未来的留守儿童在豪华陪练团呵护下长大成人,结果他的三个“爸爸”拱手送来了财富、权力、真爱、地位。


刚开始追剧,眼看范闲自小就是留守儿童跟着奶奶生活还蛮同情,结果他身边有一流剑客护着、一流制毒高手教着,这么豪华的陪练团,主角无疑了。


有人欺负范闲,化学老师出手


有人想杀范闲,体育老师出马


果然,范闲一成年就成了众大佬争抢的天选之子。


1号“爸爸”范建在游戏开局就安排范闲去娶郡主以此来继承内库,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巧了,偷鸡腿的郡主恰好是范闲在庙里一见钟情的姑娘。


很快,范闲进入金币无限双修模式。他寻思着那就开工会招小弟吧,这时候2号“爸爸”出现了。


2号“爸爸”陈萍萍是他娘叶轻眉当年的男闺蜜,知道范闲真实身份后,陈萍萍便想把监察院传给范闲,让他统领指挥天下高手,毕竟监察院当年是叶轻眉所创立。


到底选富可敌国还是权倾朝野,范闲突然就陷入了两难境地。


这时候,3号“爸爸”庆帝上线,霸道皇帝不仅对范闲照顾有加,还小恩小惠、加官进爵毫不手软。

       

     

除了三位“爸爸”们,第一高手(Al机器人)五竹活着的唯一指令就是保护范闲;三大宗师一听范闲娘的名号差点就扑通跪下,声称恭迎主上(昔日都是他娘的下属)。


还有世上第一美人对他一见钟情、世家子弟把他当作偶像、就连皇族子弟也愿意跟他称兄道弟……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在“拼爹”盛行的当下,这结结实实的“杰克苏”设定不正是所有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吗?试问谁不想人生一开局“爸爸们”就拱手送来了财富、权力、真爱、地位?


设定上,《庆余年》就是泛95一代的黄粱一梦。


“卖相”诱人


从拍摄的层面看,《庆余年》整部剧采用普通的近景,中景,远景结合方式,每一帧的把控以及拍摄比例的掌控都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堪比电影质感。


这部喜剧古装传奇大剧,服化道质感自不必说,自然的打光也成了加分项,赋予了整个画面更多的高级感。



遥想,2019年鹿晗主演《上海堡垒》在商业和口碑上全面溃败后,市场意识到小鲜肉面瘫式的表演真能直接劝退路人观众。于是,制作方改良配方,“大IP+实力演员+鲜肉”模式上线。


一方面,《庆余年》是网文大IP,广泛的粉丝基础提前锁定保底收视率。同时又能节约大量宣发、编剧、制作成本投入到剧集制作。


另一方面,《庆余年》剧中演员涵盖老中青三代,这种建造式的演员构成仿佛是用钢筋混凝土结构给整部剧灌了地基,稳健拔群。


“皇帝专业户”陈道明在《庆余年》里饰演庆帝,角色心机深沉,性格复杂。他通过翻动手里馄饨、抬眼动作、凌厉眼神短短几个镜头就表现的淋漓尽致。


 

老戏骨吴刚,昔日的达康书记,此次饰演鉴查院院长陈萍萍(谐音champion职位相当于庆国公安局局长),剧中角色表面狠辣无情,其实心中仍有温情。也是短短几个镜头间细腻的表情变化就诠释出“洞悉天下所有密事,集执念与心机于一身”的感觉。



剧迷一个普遍的感受是,韩剧日剧常出精品,韩剧的整体制作水准高主要来源于团队专业,从导演到编剧到摄像到打光到服化道,统统保持了一定的水准,特别是编剧中心制的体制能让剧本有保障。


而国内影视,前几年基本上地位是明星>导演>编剧,处在食物链末端的编剧,糊口而已,哪里有心思打磨什么好作品,况且小鲜肉一直在极大影响剧本结构。


《庆余年》启用陈道明、吴刚这样的老戏骨,他们甘于为青年演员做配角,不仅让整部剧的水准上升,更是起到了“互相飙戏”的鲶鱼效应。所以,剧中五竹、陈萍萍、长公主、庆帝、叶轻眉这些配角单拎任何一个话题度都不输主角范闲,才会让观众大呼过瘾。



卖相足够诱人,但隐疾在于:网文改编的剧集大多是升级打怪、大收后宫、称帝称王的套路,观众经过《甄嬛传》、《琅琊榜》等优良剧集洗眼睛也不好忽悠了,这时候就衬出口味的重要性了。


“口味”独特


《庆余年》杂糅了喜剧、古装、穿越、权谋等元素,诙谐幽默的戏份极大稀释了沉重的基调。剧中牌九王者范思辙、护哥狂魔范若若、社畜代表王启年,都成为看剧的快乐源泉。



这正契合了泛95后的审美情趣,近五年,是段子手夜夜笙歌的五年,是表情包覆盖老少边穷的五年。年轻人不再被舆论捆绑委曲求全,而是大胆地表达自己。


而以往很多男频剧之所以被观众用脚投票,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编剧自作聪明改变了男频原作的爽文路线,一味拔高丢失了娱乐性。


比如,此前“裤裆藏雷”、“徒手撕鬼子”等完全违背基本常识的剧集显然是娱乐上头的反面教材。


     

另一方面,各种虐主角的剧情设定前些年还颇为流行,但自从《延禧攻略》大火之后,年轻人喜欢看主角开挂的剧了。


《庆余年》可贵的是,剧中主角范闲穿越后不仅心怀现代思想,还在未来时空表达出对情义、忠诚、爱情的执念和坚守。

       


比如,《庆余年》推进到第13集剧情中滕梓荆“下线”,正常推进逻辑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在主角范闲这里没那回事,他就要马上报仇。这其实非常“泛95后”——要成功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成功,不能有委屈,也不能延迟满足。


时代的白日梦


其实这么多年,爽剧一直有“写实”的精神内核,即批量创造快感,以帮助年轻人做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泛95后对于《庆余年》的热捧就像80后曾经追《奋斗》。十年前,台湾偶像剧开始走下坡路,TVB也乏善可陈,电视剧《奋斗》可谓是平地一声惊雷。

       

     

《奋斗》主角佟大为自负、逞强、爱折腾、一事无成。巧了,从天而降一个金融大鳄爹之后,轻松帮他赚了两千万,但人佟大为不屑一顾金钱的腐蚀,义无反顾要去追求爱情。


这难道不是当时80一代年轻人内心最真实的呈现吗?那时候的年轻人就是揣着一颗“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赤子之心仗剑走天涯。


时间再往前推一代人,《创世纪》则是70后的“庆余年”。


《创世纪》跌宕起伏的剧情主要讲述了剧中三兄弟如何在巨头之间的矛盾产生的夹缝中求发展,经过二十年一顿操作成为新巨头。


其实剧集正暗合了70一代年轻人一腔热血闯事业的精神诉求,他们欣赏长袖善舞的企业家但更喜欢向上打拼充满野心的年轻人形象。

       


说了这么多,《庆余年》凭什么这么火? 


此前,影视剧集主要作用是娱乐和消遣,即“愉快杀掉时间”的方式。


来到难字当头的2019年,社会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年轻人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恰逢第一批90后正要跨过30岁的门槛,一部优秀的“爽剧”可能是这个冬天最香的白日梦了。




参考资料:

[1]. 范闲和他的“爸爸们”,记忆承载, 碧树西风

[2]. 2017~2019:大IP改编电视剧可能真不行了,吃瓜时间

[3]. 年末爆款剧《庆余年》,开创古装剧新出路,新周刊,Elise

[4]. 我终于看懂了《庆余年》:有妈罩着的孩子像块宝,新闻哥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3
点赞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