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四十不惑
2020-01-02 09:47

深圳,四十不惑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作者:九月,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从三十而立到四十不惑,深圳依然是少年


李诞曾经戏谑地把“逃离北上广”称作“深圳市的一种人才引进手段”——


“你看大家都说逃离北上广,人家深圳呢?来了就是深圳人!”


深南大道是深圳的一张名片,横跨罗湖、福田和南山区。摄影/杨文杰


虽然这只是句玩笑话,但在中国的四座“一线城市”中,深圳,的确与众不同。如果从1979年撤县立市算起,在过去的2019年里,深圳刚刚完成了从“三十而立”到“四十不惑”的跨越。对于一个人来说,四十岁正值壮年;可对于一座城而言,四十年不过初露峥嵘气象。


若是横向比较,相比北上广,深圳更富有年轻人的锐气和拼劲。在中美贸易战中,深圳飞速发展的高新技术企业首当其冲,中兴、华为、大疆等公司先后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网友纷纷调侃道:“这哪里是中美之间的贸易博弈?分明是美国和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办的战斗。”


深圳河两岸,连通深圳与香港。摄影/wenidon


如果纵向分析,“不惑之年”的深圳更添了几分稳重和成熟。早在2018年,深圳的GDP总量就已反超一水之隔的香港;而在2019年的风波之中,深圳更是伸出援手,许多公司和青年驿站帮助了大批在港内地学生,深圳还成为了香港阿sir们“吃海底捞”的“大后方”。


腾讯滨海大厦。摄影/云端


这座年轻的城市,具有鲜活的少年感和强大的包容性,如同旭日初升之下奔跑的人群,只要敢迈开步子,就能加入其中。而在科技发达、商业繁荣的快节奏“跑道”之外,深圳同样拥有着别致的风景。



从莲花山公园望向深圳市民中心。摄影/云端


当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之时,深圳在城市的“缝隙”里填补了大大小小的公园,至2019年已达1090座,喜提了“千园之城”的称号。而深圳的城市绿化覆盖率则达到了45.1%,更是凭借温润的气候与优渥的环境成为了中国最宜居的城市之一。


而在经济飞速增长的同时,很少以“旅游城市”出现在大众眼前的深圳,却在《Lonely Planet》公布的2019十大最佳旅行目的地中位列第二,向来最怕被问“深圳有什么好玩的?”的深圳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道:“深圳,哪哪都好玩!”


深圳市洪湖公园。摄影/卢文


沉寂千年的“鹏城”,是如何起飞的?


若从地图上看,深圳确如其“鹏城”之名,像是一只振翅高飞的大鹏鸟。


深圳地形图。制图/Paprika


两侧广阔的水域,是她怒张的双翼,西边的南头半岛直抵珠江口和伶仃洋,东翼的大鹏半岛则插入南海之中,隔开了大亚湾与大鹏湾;下辖的九个区及大鹏新区,则是她有力的躯干,南部各区与香港隔水相望,北方则和东莞、惠州二市接壤。


然而在今日看来天生优渥的位置,在过去却使得深圳成为远离政治中心的边缘地区。


早在六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片土地上就有先民在此耕作。珠江水系裹挟着巨量的泥沙,在入海处形成广袤的冲积平原,然而深圳却有占陆地面积一半以上的丘陵和台地,并不利于农业生产。先民们一边抵御着来自海洋的威胁,一边寻找着利于农耕的土壤,活动的范围颇为狭小。


深圳博物馆镇馆之宝——刻有“九九乘法口诀”的东汉陶砖。摄影/动脉影


而正是这座城市自古以来的移民属性,为其带来了生机。自汉代以来,中原一带的动荡使得一部分中原人南迁至此,带来了先进的思想、文化和技术。或许深圳这座城市天生与数字有缘,至今深圳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就是在南头红花园出土的东汉“九九乘法口诀”刻文陶砖。


到明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版图上才出现了“深圳墟”的字样——当地人将田间水沟称为“圳”,而村边的水沟深,故名深圳。而至清嘉庆年间,新安县(今深圳市的核心区域)人口达到二十多万,其中大部分都是南迁而来的客家人,他们聚族而居,历经多次迁移、几番漂泊才来到这里,饱尝了开创基业的艰辛。或许正是客家人筚路蓝缕、勤劳奋进的性情,奠定了后来深圳这片热土“开荒牛”精神的底色。


龙岗大鹏新区鹤薮古村的客家村民。摄影/卢文


深圳的古史犹如一潭静水,波澜不惊。而她天生优渥的地理位置,则像一头在海中沉寂千年的大鲲,等候着化身为鹏“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机遇。


这个机遇首先出现在南头半岛。20世纪70年代末的深圳,还是一片满眼滩涂、遍地荒芜的“不毛之地”;而仅一水之隔的香港,当时已经成为灯红酒绿、霓虹养眼的大都会,同时也逐渐显露出土地稀缺的趋势。而这时,在南头半岛南端的蛇口,建立起一个以码头为基础的工业区,用来承载香港受限于土地难以发展的产业,从而引进资金发展本土工业,成为了深圳极为“大胆”的一步。

 


蛇口渔港码头全景。摄影/云端


新工业区的道路并不平坦,然而在一片质疑声中,蛇口逐渐摸索出一套接轨国际的管理模式,率先进行了一系列的制度改革,如同一个涉过急水险滩的人,胆大而心细,终于抵达了对岸。“蛇口模式”的成功,成为了改革开放的先声。


此后,深圳于1980年8月26日成为经济特区,这一天也被大多数深圳人视为这座城市的生日。而作为城市中的“先行者”,深圳从来不会满足于只作为“香港的厂房”而存在,到90年代,还未到“及冠之年”的深圳,再次做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决定:将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和物流业发展为城市的支柱。至此,大风扬起,鲲已化鹏。


赛格广场。摄影/wendion


1982年建成的电子大厦,作为深圳当时的第一高楼和第一座地标性建筑,仿佛彰显着深圳人发展高新技术的决心;而赛格大厦的诞生,则标志着“电子帝国”华强北的强势崛起,这以后,华强北一度成为“极客圣地”,雄霸中国社交网络的腾讯公司,就在此起航。


俯拍深圳国贸大厦。摄影/柏源


1985年竣工的国贸大厦,则是我国最早建成的综合性超高层楼宇,当时“三天一层楼”的口号响彻全国,见证了何为“深圳速度”;而2016年竣工的平安国际金融中心,高达592.5米,至今仍是深圳的最高楼,同样是亚洲企业中的一座“高峰”。


从卓越世纪中心望向平安国际金融中心。摄影/wendion


作为一座以“经济奇迹”著称的城市,人们的目光总是聚焦于深圳的经济建设,然而深圳成为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之一,同样得益于她舒适的环境。这只金翅大鹏鸟,不仅飞得高,还拥有一身靓丽的羽毛。


抱海环山的公园城


时维腊月,北国早已披霜带雪。然而在深圳的街头,姑娘们还穿着小裙子,只在早晚时段披上外套长袖。


地处珠江三角洲的南部,深圳深受亚热带季风的影响,夏天高温多雨,时不时还有热带气旋光顾,气候湿热且富产北方人没见过的大个蟑螂;冬季则气候温和,2016年挥师南下的“寒流”曾带来过一场的小雪,使得满城人欢呼雀跃,毕竟,上次深圳有记载的下雪还是在民国18年。


2016年1月24日,让深圳人民欢呼雀跃的一点雪花出现在了梧桐山上,严格来说下的不是雪而是“冰粒”。摄影/wendion


而作为一个海滨城市,深圳拥有绵长的海岸线。不仅为深圳提供了便利的航运码头,点缀其间的,更是如同一颗颗明珠般大大小小的海滩。


最老牌的大小梅沙,是深圳最受欢迎的海滩。据现今出土的贝丘遗址来看,先民们很可能就活动在大小梅沙一带,这里北边靠着层林茂密的山岭,东边倚着大鹏半岛,大鹏湾内的风浪较小,碧海青天,最是宜居之地。当然,太受欢迎也导致了游人过多,高峰出行,可一观“梅沙下饺”的奇景。





图1:大梅沙风光;图2:小梅沙海滨;图3:西冲黑岩角;图4:西涌海滩。图1-3摄影/云端,图4摄影/卢文


坐落在大鹏半岛最南端的西涌海滩,则是深圳最大的海滩,素有“东方夏威夷”的美名,西边的鹅公湾依山面水,山涧中垂下一道白练似的银瀑,飞流入海;东涌则以水质优良著称,细沙如银绵延数里,南海潮来,一碧万顷。


山、海的奇景,加上适宜草木生长的温润气候和丰厚的财力,使得深圳人特别热爱建造公园,这些穿插在高楼间、海岸旁、丘陵上各式各样的公园,在这座高速运转的城市里,成为了放慢节奏的最佳场所。


有的依山而立。在南山区的南山公园,当你站于335米的主峰之上,深圳湾一带的城市风景可尽收眼底,平安大厦、新修建的“春笋”等高楼依次展布,深圳湾大桥如长龙卧波,若天气晴朗,还能依稀望见对岸香港的浮流山脉。


有的沿海而筑。始建于1999年的深圳红树林海滨生态公园,是当年修建滨海大道时填海而成的,其南是深圳湾吹来的猎猎海风,东、西两侧草木丛生、绿涛环抱,在成片的红树林与蔚蓝的海水之间,展开了一幅斑斓的长卷。


莲花山公园邓小平像。摄影/卢文


有的蕴含着独特的纪念意义。位于深圳市中心区的莲花山公园,大气端庄,莲花山主峰顶上的广场里,邓小平铜像矗立中央,呈向前迈步之姿,凛凛生威;而在人才公园里,一座满载星光的长桥,记录了30位深圳的杰出人物,以这种独特的方式,向过去几十年中为深圳发展做出奉献的建设者们一一致敬。


更多的则是点缀在楼间的社区公园,让忙碌的深圳人推窗能看见满园绿意,出门散步随处可遇繁花,正是这些城中绿地的最大的初衷。而深圳这座城市,正像这些大多免费开放的公园一样,广博而包容地接受着五湖四海的来客。




图1:罗湖区仙湖植物园弘法寺;图2:龙岗区龙园公园;图3:深圳园博园。图图1、2摄影/李琼,图3摄影/卢文


来了,就是深圳人!


深圳,是一座没有“本地人”的城市。


你一定听说过“老北京”、“老上海”,但很少有人会说“老深圳”。在沉寂千年的岁月里,这座城市并没有诞生耀眼的古城文化,她的性情大部分来源于陆续到来的他乡游子,不断有人扎根于此,开创基业,成为这片土地上新的“土著”。


从前,这是深圳经常为人所诟病的一点,并以此认定她是“文化荒漠”——或许在传统的眼光里,只有坐拥千年的建城史、厚重的古城墙、独特的方言和腔调、老派的生活方式,才能算是“有底蕴”。然而,深圳的文化却是鲜活而滚烫的,是由一代又一代的“深漂”亲手打磨而成的,是由四十年风云激荡、短暂而足够精彩的历史构成的。


换句话说,40年来的深圳人参与并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崛起,并不仅仅是文化的“继承者”,同样是深圳文化的“缔造者”。


深圳文化的内核,首先是平等和包容。几十年前,第一批来自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地的建设者踏上了这片热土,他们携带着故乡的口音和口味,怀揣着简单而纯粹的梦想,来到深圳寻找机遇。在这里,没有错综复杂的人情关系,大家笃信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数十年后,这股风气依然影响着深圳人,使得这座城市高效而有序。


深圳的网红拍照圣地:深圳大学理工小白楼。摄影/李灿荣


深圳人也从来不会“排外”,事实上她本身就是一座移民城市,丰富差异性,反而促生了各地文化在这片土地上的交融。在深圳,普通话才是主流,尽管身处乡土情结颇重的广东,在这里说粤语的人,或许还没有说着湖南话招呼朋友“去恰饭啵?”的人多;而饮食上,地道的湘菜、粤菜、东北菜、各色西餐、东南亚菜系、中西融合菜……漫天齐飞,很少有听见到深圳,吃不惯“当地菜”的说法。


而在许多人的眼里每个人“独善其身”、行色匆匆的深圳,却是中国最早开始流行志愿者文化的地方,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成立了内地第一个义工团体。时至今日,深圳的志愿者活动依然火热,在深圳的大小公园、地铁站、医院,随处可见“红马甲”志愿者的身影。追求高效的深圳人,并非缺少“人情味”,只是不热衷于“世故心”。


深圳的少年感,几乎是不限年龄的。深圳的“年轻人”,既是在灯火通明的高楼里彻夜奋斗的应届生,也是人近中年依然忙碌操劳的创业者,还是满头华发却坚持着登山锻炼的老一辈建设者。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下这座城市的烙印,充满了澎湃的激情与活力。


因而深圳,永远年轻。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作者:九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