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为什么需要哈啰
原创2020-01-15 07:10

阿里为什么需要哈啰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李玲


在北京四环外,哈啰单车的新车多了起来。目前共享单车三巨头青桔、美团、哈啰单车中,哈啰单车投放最早因此坏车率最高,而在此时变得焕然一新,很难不将新车投放与哈啰出行开年被曝的,抵押单车的行为联系起来。

 

1月2日,网上流出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一份文件,上面显示,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将所有单车资产抵押给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前者是哈啰出行的运营主体,后者是蚂蚁金服旗下子公司。

 

哈啰出行回应此次借款为“正常展期”,鉴于第一次借款已经偿还完毕,则可以理解为,在二者第二笔债务期限内,哈啰没有还完钱,于是延后了尾款的还款时间。新协议的期限为2019年12月4日~2022年12月3日。

 

将还款延期,蚂蚁金服得到了哈啰出行“目前和将来所拥有的全部用于开展共享单车业务相关的单车”还款时的第一顺位,也可以说是单车资产暂时的所有权。

 

这是蚂蚁金服第三次为哈啰出行慷慨解囊。此前2019年6月,蚂蚁金服与哈啰出行、宁德时代共同出资10亿元,成立合资公司。再远一些,蚂蚁金服还参与了哈啰出行的数轮融资。

 

蚂蚁金服慢慢在资本层面占据哈啰出行的主控权,毫无疑问代表着阿里的意志。而阿里资本的掌控力越大,对哈啰出行的业务经营产生的影响必定越大。那么此次哈啰将全部单车资产抵押,会是阿里将哈啰收入囊中的第一步吗?


给钱的商业信任


共享单车报废期为3年,如果从恰好三年的债务期限看阿里与哈啰的借款,一旦哈啰还不了钱,抵押物在法律规定上三年使用期限到顶需要报废,阿里的钱就打了水漂。

 

这当然不可能发生。借款协议中一个尤为重要的点是,哈啰抵押的是“目前和将来所拥有的开展共享单车业务相关的所有单车”。还不上债,阿里就得到了哈啰核心业务的核心资产,结果与目前舆论的判断一致——阿里试图加大对哈啰的掌控或者正式将哈啰收入麾下。

 

可根据阿里连续三次借钱给哈啰,并在2019年12月还进行债务续展的行为来看,阿里似乎并不急着掌握哈啰的实际经营权。

 

阿里第一次借钱给哈啰,借款协议的签署日期为2017年7月24日,而最早在资本上和哈啰产生关系,是2017年12月初,蚂蚁金服领投哈啰的D1轮3.5亿(约合23亿元)美元融资。

 

借钱不久就参与融资,这说明哈啰的业务对阿里的商业体系有一定意义,从紧接着12月末,阿里参与哈啰10亿元的D2轮融资也可以看出。

 

按照公开统计,阿里参与的哈啰融资共有五轮,最早从2017年12月开始,最后一轮时间是2018年12月。阿里对哈啰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最后一轮的融资背景是,2018年年初,关停并转成为共享单车公司的趋势。共享单车平台作为独立的工具型平台难以存活,滴滴接手了小蓝单车,美团收购了摩拜单车,ofo败局已现。

 

至2019年,共享单车的作用确定——流量型工具App的附属功能之一,之后再没有资本进入。而2019年没有任何融资的哈啰,在2019年12月得到了阿里的借款延期。

 

从哈啰的角度看,这是资本出于信任的商业操作。


资本面的友善目的


从资本操作上看,阿里对哈啰足够宽容和友善。

 

此次借款协议中还有浮动抵押的保护,“抵押人将在担保财产上设立浮动抵押为借款协议下的主债权提供抵押担保”。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解释称,这句话的意思是,当抵押财产在抵押时是不确定的,抵押财产的价值要在抵押权人最终实现抵押权的时候确定。比如开了一家工厂,用工厂的财产做抵押,抵押期间工厂还可以正常经营,等还不出来的时候,工厂有多少钱,就是抵押的财产。

 

但更大可能上,这是阿里的商业考虑。

 

在债务延展之前的12月初,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上海云鑫,密集地将股权出质给上海哈啰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也就是哈啰出行创始团队旗下的公司。

 

股权出质是一种融资担保方式,往往是需要钱的一方将股权质押给贷款方。一年没有融资的哈啰却反其道而行,可以理解为阿里推动永安行和哈啰的业务合并。

 

2017年10月底,哈啰得到永安行低碳科技100%,吞并了永安行的单车业务。但作为一个A股上市公司,永安行自行车系统生产和运营服务业务下,单车业务占比非常之小。

 

为什么要推动哈啰和永安行的合并?永安行的核心业务,是公共自行车管理系统和运营服务。哈啰的两轮业务,单车、助力车、电瓶车,都需要这种管理系统或者说铺好的政商关系。而早在2017年12月,蚂蚁金服增资永安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将两个业务互补的控股公司合并,实现更好的结果无疑是这件事最合理的解释。

 

共享单车被看作两轮出行的毛细血管,重要程度不言而喻。目前哈啰单车以市场占有率第一位居单车领域老大,但美团单车和青桔单车依靠的都是上亿流量的平台,不论是巩固市场第一的地位,还是谋求更深入的发展,永安行在城市公共系统管理和服务的积累,都可达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阿里需要哈啰


从哈啰单车的主色调——蓝白相间定调时,和阿里产生关系就是一种必然。

 

在阿里投资哈啰单车早期,印着“支付宝 Hellobike”的LOGO就印在单车最显眼的横梁上。支付宝为哈啰敞开的流量入口,以及芝麻信用提供的免押金保障,让哈啰车身与支付宝蓝的结合难有违和感。

 

目前阿里系出行领域的唯一产品是高德地图,后者的业务从地图已经延伸至聚合式网约车,不久前还拿下了北京交通委绿色出行一体化服务平台的排他性订单。

 

在阿里系强调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背景下,高德地图无疑会成为该目标的最终执行者。而前提是聚合更多的出行功能,这就需要战略层面的补充。

 

阿里系在出行领域的投资布局,据燃财经报道,“从2013年开始,大出行领域共投资/并购了31家企业,出资50笔,其中超过一半为领投或独投。”

 

互联网巨头投资出行公司的诉求无外乎押赛道或战略布局。以阿里参股一汽、东风、长安三大整车厂的网约车平台T3出行为例,资本上非控股或非第一大股东,只是谋求业务上的合作,比如与高德地图的车联网合作,通常是资本押注赛道。

 

战略布局除哈啰出行和永安行外,阿里的行动也从未停止。

 

2019年12月,阿里开始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出行业务布局,1500万元投资广东昕动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和以往蚂蚁金服全资控股的上海云鑫做投资主体不同,此次投资由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面。

 

昕动出行的主要业务是网约车,覆盖的主要区域为粤港澳大湾区。巧的是,昕动出行子公司在2019年5月获得国家网络预约客运经营许可证,也就是网约车服务许可证。且昕动出行旗下的公司还有新能源汽车研发、汽车租赁等相关业务。

 

在当下网约车核心竞争力专业运力缺乏,政策倾向新能源的情况下,昕动出行的功能齐备近乎完美。

 

当然,所有的巧合都集中在一起,就不再是巧合。对阿里来说,不论是哈啰还是永安行,收购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寻到最优解,用正确的排列组合,把战略上控制的公司从业务上打通,补上阿里在出行领域的部分缺席。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