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吨起步支援湖北的蔬菜,背后是世界第一硬核蔬菜大国
2020-02-12 07:51

按吨起步支援湖北的蔬菜,背后是世界第一硬核蔬菜大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作者:苹果、王小懒


这次,我们重新认识了菜篮子


一场疫情,牵动全国目光,八方支援,则是粮草先行。这一次,全国各省的看家蔬菜,都捐出来了。


“全国人民的菜篮子”山东寿光一马当先,截至2月3日,寿光已累计向武汉市捐赠4批蔬菜,共计1120吨。此外,山东济宁金乡、青岛胶州、临沂兰陵、菏泽等地亦纷纷捐出各类蔬菜1000余吨。

▲ 蔬菜大省山东的蔬菜,正源源不断地发往湖北。图/微博@新浪山东


黄河两岸的其他省份也纷纷出手,2月8日,蔬菜物流重镇河北邯郸永年捐出300吨各色蔬菜,与湖北相邻的河南更是几十吨几十吨地运过去青菜、萝卜、大葱、豆芽等蔬菜。


而在长江上游,有2月10日捐出的50吨新鲜蔬菜的四川雅安,下游有2月1日捐出300吨蔬菜的安徽合肥,而捐出150吨蔬菜的神秘青伊湖镇蔷薇村,背后则是整个“散装”江苏各地源源不断的蔬果捐赠大潮。


西北人民则捐出了最具代表性的高原风物:1月26日坐着列车到达湖北的30吨内蒙古马铃薯, 2月8日甘肃兰州大学杨肃昌教授团队捐出105吨马铃薯,2月10日宁夏向湖北黄冈、红安县捐赠150吨马铃薯和250吨其他蔬菜,就两个字,扎实。


带着东北味儿的沈阳大白菜、新疆皮牙子、云南建水村民筹备的洋葱、贵州的绿色蔬菜、海南的豇豆、江西的信丰萝卜……一波波浩浩荡荡,席卷全国的蔬菜捐赠还在不断进行。这些捐赠,多数将抵达武汉,并售卖,所得用于抗疫。此外,截至2月9日,已有山东、安徽、江西、河南、湖南、重庆、广西、云南八个省(自治区)近七千吨的蔬菜协调到武汉市场,而武汉最大的农贸市场——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目前蔬菜供应也在逐步恢复。


▲ 湖北正在有序启动部分农贸市场。图/微博@武汉发布


这一次,我们重新认识了中国人民的“菜篮子”。所谓“菜篮子”,本指1988年农业部提出的保证居民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吃的“菜篮子工程”。而在此之前,中国人已经兢兢业业地建设了两千多年的“菜篮子”。


从春秋时期《诗经·鲁颂》里“思乐泮水,薄采其芹”这种采来的“菜篮子”;到秦汉时期,在天然 “温室”栽培的葱与韭菜;从宋代大规模种出的扬州菘菜、丹阳萝卜等著名蔬菜,到明清时期,作为“百菜之王”开始崛起的大白菜和能够在冬季生产黄瓜、韭黄的“温室大棚”雏形。种菜这件事,深深刻进了中国人的基因里。


▲ 山东寿光蔬菜基地,农户自己建造的大棚。摄影/刘敏


中国人的菜篮子真正开始充盈,不过是最近四十年的事情。改革开放之初,蔬菜设施产业艰难起步,但很快飞速发展。1990年时,中国居民人均蔬菜占有量还是170公斤,而到了2020年,人均蔬菜的占有预期已经到了400公斤。蔬菜种植逐渐在设施化、集约化的加持下开始飞腾,让中国成为世界蔬菜种植和消费第一大国,仅今年的冬春时节,蔬菜产量就有1.7亿吨之多。


而每10户中国家庭,就至少有3户吃的蔬菜是来自中国六大蔬菜生产优势区域之一——黄淮海与环渤海设施蔬菜优势生产区域。这里,也正是中国最大的菜篮子。


▲ 中国最大的菜篮子里主要都有啥?看了这张图你就知道了!绘图/五月


一、中国最大的菜篮子:在黄河生长


中国六大菜篮子的划分,是根据地理气候、区位优势等因素,综合考虑制定的。经过合理的分配,可以保证每个季节,都至少有三个“菜篮子”能够生产蔬菜,让中国人民一年四季都有菜吃。


▲ 河南信阳淮河流域农田。摄影/焦潇翔


这其中,黄淮海与环渤海设施蔬菜优势生产区域的范围,却与“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黄河息息相关。根据黄河水利委员会的统计,黄河在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其间,下游决口次数可达1590次,比较大的改道为26次,河北中南部、河南东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山东西南部……都是黄河下游频繁被洪水祸害的地区。


这些地区大都位处暖温带,气候适宜农业发展,地形以平原为主,又人口密集,水源充沛,是交通要害之地,历史上不仅是重要的粮食基地与“菜篮子”,也是中华文明崛起的重要根基。但黄河决堤或改道导致的洪水一来,人民辛勤开垦的良田往往被毁于一旦,沙化和盐碱化,让这些田地又变得寸草不生。


▲ 黄河泛滥形成的黄泛区。制图/Paprika


特别是1938年,抗日战争进入到战略相持阶段,国民政府为抵挡日军进攻,不惜掘开黄河郑州段以求自保。滚滚黄河水自郑州花园口决堤,漫溢的河水冲断陇海铁路,肆意改道,跨越豫苏皖三省44县,形成了一个沼泽区,也就是人们口中的“黄泛区”。


▲ 黄河花园口决堤处,1946年。供图/老姚


这场旷日持久的灾难,淹没无数良田,让1200万人流离失所。直到1949年建国以后,黄泛区得到综合治理。当黄河不再汹涌咆哮,肆意奔流。从北京郊区到河北、天津郊区;自山东、河南、河北三省交界向着江淮平原……黄河两岸的广大地域里,一座座类似中原明珠“黄泛区农场”的农业基地开始修建。这片曾经多灾多难的土地上,中国人最大的一片菜篮子:黄淮海与环渤海设施蔬菜优势生产区域建立起来了。



▲ 中国最大的菜篮子:黄淮海与环渤海设施蔬菜优势区域,包括辽宁、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及安徽中北部、江苏北部地区。制图/MONK


在这块横跨8个省、市的区域之中,分布着204个蔬菜产业重点县(市、区),传统的蔬菜强省,基本都包括在内:除中国蔬菜的领头羊山东之外,还有坚实的产菜两翼河北、河南两省。河北有力支撑起北京、天津的家常饭桌上至少20%的蔬菜,河南则保证自身1亿多人蔬菜的自给自足,同时辐射周边省份。此外,冬季大白菜的有力提供者辽宁,以水乡泽国的“水八仙”等特色物产取胜的江苏北部、安徽中部及北部地区,都是这片菜篮子的一部分。


二、为什么中国菜篮子看山东?


当年“薄采其芹”的鲁地,如今已成中国蔬菜的领头羊。仅2017年,山东的蔬菜产量,就有813万吨,占全国的11.7%,位居全国第一。葱姜蒜这三种古已有之的中国蔬菜代表,山东也都占得头筹:大葱的种植面积占全国的16.2%,生姜的种植面积占全国的33.6%,而大蒜的种植面积则更是占到了39.1%。


▲ 寿光农业基地园区密集的蔬菜种植大棚。摄影/刘敏


难怪有人感慨,山东的蔬菜都是挖掘机种的,才能够种得出这么多菜。当然这只是一句调侃,如今的种菜,是一场科技与设备的密集展演。在山东蔬菜的代表地——潍坊寿光,种菜设施就已经从 “晒太阳过冬”的第一代大棚,发展到第七代:自动卷帘、自动喷灌、夜间补光,都能用手机远程遥控,一间大棚就像是一个自动化工厂;补钙菜、降血压辣椒、高维C辣椒……现代农业高新技术集成示范区中的功能性蔬菜品种,令人充满期待。


难怪说,中国蔬菜看山东,山东蔬菜看寿光。那么寿光在哪?它是如何打响“中国蔬菜之乡”这张名片的?



▲ 图1、2:立体栽培、管道栽培,摄影/刘敏


“宇宙寿光”丨从何而来?


寿光地处山东半岛中部,渤海莱州湾南畔,在山东省潍坊市的最北边,是一个县级市,人口只有108万,可就是这个总面积只有2180平方公里的小地方,用84万亩蔬菜生产基地撑起了400万吨的蔬菜年产量,也有了一个“宇宙寿光”的名号。


虽然这个名号源于寿光人开发出的太空蔬菜,但也反映出寿光蔬菜的全能来。


▲ 寿光蔬菜业发展,与周边发达的交通路网是分不开的。制图/MONK


山东寿光,可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荷兰的兰辛格兰、西班牙的阿尔梅利亚并称为“世界四大蔬菜区域优势中心”。寿光蔬菜如何走向世界?当然是通过位于寿光本地的全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和批发市场。在这里,蔬菜日交易量近万吨,日交易额3000余万元,发达的商贸物流让寿光蔬菜辐射到东北、华北、西北、京津等地及20多个省、市、自治区,并远销东南亚及俄罗斯等国家。


寿光种菜,也是“敢为天下先”,这里位于鲁中北部沿海平原区,靠近黄河三角洲平原的肥沃土地与丰沛水源,让寿光的自然环境得天独厚,自古以来就物阜民丰。写出《齐民要术》的“农圣”贾思勰就是寿光人。


1980年代末,寿光三元朱村开始从东北引进冬暖式蔬菜大棚。寒冬腊月里,一根带着黄花的黄瓜从大棚中采摘出来,北方冬季餐桌上只有白菜萝卜的历史,也是因寿光人而改变。


有了“时令菜”,不愁没有买卖做。寿光西边挨着胜利油田,30万工人老大哥成了寿光收菜的第一批“尝鲜者”,一来一去就形成了“马路市场”。寿光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划出了五亩地,成为专门用于蔬菜交易的市场,这便是最早的寿光蔬菜市场,在30年间,它逐步发展成中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和批发市场。


寿光不但产菜,也是物流中转地,所以可以说是“啥菜都有”,要问啥是寿光蔬菜的代表?以寿光冠名的胡萝卜、香瓜、韭黄、樱桃西红柿等14个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告诉你答案!


而在“宇宙寿光”的名号下,山东的蔬菜领头羊还有很多,像以产大葱闻名,乃至给一省都带来 “葱省”别称的章丘,位于冀鲁豫三省交界,以区位与技术后来居上的聊城莘县……在山东,处处都是菜篮子。


▲每年章丘的大葱节一到,姚明的亚克力牌就被搬出来了。图/VCG


上海人的菜篮子?丨看山东兰陵


山东南部的临沂兰陵县(原苍山县,2014年改名),则进一步成为了上海人的“菜篮子”。来自兰陵的黄瓜、大蒜、茄子、辣椒……都是上海人饭桌上熟悉的食材。兰陵蔬菜占据了超过60%的上海蔬菜市场份额,以致在上海,甚至有句“一天不见鲁Q(临沂车牌号),吃菜就犯愁”的新时代民谚。


兰陵人,是最早把握“菜篮子”方向盘的那一批人,无论是内蒙古高原上沙糯的土豆、还是远至新疆的西红柿、产自海南岛的冬季时蔬、乃至寿光的各类蔬菜的流通背后,背后大都有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闯荡全国的“兰陵运输大军”的身影。


▲ 山东大蒜。图/VCG


除了沟通物流,兰陵人最开始还卖当地特有的苍山大蒜,大蒜火起来后,兰陵人首先将销售目光瞄准了上海。经过几十年的奋斗,如今至少有20万人在为上海乃至长三角、珠三角人的菜篮子服务,即便是如今物流交通受到影响的抗疫时节,兰陵人依然每天可以供应上海300吨蔬菜,实为上海菜篮子的有力支撑者。


三、河南河北:沉默低调的“蔬菜腹地”


山东是蔬菜产量的领头羊,与山东交界的河南、河北更是紧随其后,分别以753万吨和505万吨的产量占据第二和第四的位次(2017年数据)旨在供应京津及自身需求的河北蔬菜,和自产自销同时辐射四周的河南蔬菜,组成了中国菜篮子的中坚力量。


北京人冬天的传统艺能大白菜,就多来自河北。


▲ 这满满一车来自河北的大白菜,是北京人过冬不能缺少的味道。摄影/何嵘


如果你曾在天未亮时坐车从北京市区前往大兴机场,那在路上便会见到壮观的一幕,一辆辆见不到头的载重卡车队伍,从数个宽阔的大门中开进……


这便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北京新发地市场。每天平均有1.8万吨的蔬菜(约等于900万棵大白菜),在这里进出流转,也承担起了北京市居民桌上80%以上的蔬菜。即便是当前的疫情时期,这条队伍依然川流不息,据2月9日的新闻,北方已储存有30多万吨耐储蔬菜备用,也大都由这里承接。


▲ 来自北京新发地市场的各类蔬菜,会进一步进入北京的各个大小菜市场。摄影/何嵘


能够供应北京,辐射华北、东北乃至中原腹地的新发地市场,堪称是中国菜篮子的一个缩影。新发地的菜来自哪里?第一位,就是四季都能产菜的河北,平均每5个北京家庭,就有1户能吃到来自河北的各色蔬菜。


张承地区丨保卫北京饭桌


昔日拱卫京畿的张家口与承德,如今在和平年代,依然以独特的方式,承担起“保卫北京饭桌”的职责。距北京200多公里的张家口张北县,可不只有坝上草原的壮阔风光。这里凭借自己“塞外高原”的优势,变成了河北重要的蔬菜种植基地,无论是北京人耳熟能详的大白菜,还是菜花、圆白菜、西芹、生菜、菠菜……带叶子的菜,大都可以在这里茁壮生长。




▲ 图1:张家口沽源县白菜地,图2:张家口崇礼土豆,图3:草原天路上的土豆花。摄影/何嵘


而承德平泉,则是华北最大的食用菌生产基地,截止2018年底,这里的食用菌总产量就有58万吨。被称为“京冀门楣,通衢辽蒙”的平泉,地处燕山山脉末端。无论是昼夜温差,还是蓄积的林木与秸秆等农副产品,都天生适合食用菌栽培。在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食用菌,。无论是香菇、黑木耳、平菇等饭桌上常见的菌菇,还是双孢菇、鸡腿菇这类在火锅里大放光彩的“山珍”,都是平泉人种出的骄傲。




▲ 图1:河南焦作温县山药培育基地,图2:信阳香菇种植大棚,摄影/赵亮;图3:淮阳黄花菜。图/VCG


好吃蔬菜?丨遍布大河南!


河南人的蔬菜特产,就更是数不胜数了,像这次河南人民为疫区捐出的嵩(song)县闫庄旱地大葱,周口市沈丘县的黑皮冬瓜……那都只不过是宝库一角,像唯独在平原上生长的淮阳黄花菜、温县名产铁棍山药,可都是河南人的“地道风物”,那味道,绝对中!


但是真要论起河南人最广泛的菜篮子根基在哪里,还是得数遍布全省,以万亩为起步规模的蔬菜基地。豫南是密集铺开,春秋皆出产的蔬菜大棚,豫北的日光温室群则供应冬春时令的饭桌,豫东、豫中的温室大棚则是四季全能。河南,不只是种粮大省,种菜同样是样样中。


▲ 河南信阳淮河流域大棚航拍。摄影/焦潇翔


其中,中牟县的大蒜是河南菜篮子走出外界的代表。中牟大蒜,根基于河南本土开发的品种,更汇聚了来自山东的其他优良品种,年产量在45万吨以上,其中有10万吨外销出口五大洲,真正“走向世界”。


中牟县的蒜很“中”,以万邦蔬菜批发市场为代表的蔬菜物流中心更是承载起大蒜走向世界的步伐。这里集“铁、公、机”交通优势于一体,北有沟通东西的连霍高速,西接纵贯南北的京港澳高速,东接京九铁路、西连京广铁路,陇海铁路,南距郑州新郑机场28公里,难怪成为了勾连起山东、河北、山西,乃至遥远新疆的重要蔬菜集散地。


四、南北交汇的菜篮子有多美?


中国最大菜篮子的边缘,已经来到了南北交汇的地域,为中国人的菜篮子点缀上了一些独特而清新的风味。前两天向湖北疫区捐赠150吨蔬菜,引发全网追问“这村到底在哪?”的青伊湖镇蔷薇村,正是位于这个菜篮子里的宿迁沭阳县。


宿迁与苏北(以行政区划为分界)的徐州、连云港、淮安、盐城这其他五市,也正是水乡泽国江苏最集中的蔬菜产区。这些地区在历史上,也都多次经受黄河、淮河泛滥的灾难,而灾难之后遗留的黄淮冲积平原,则摇身一变,成为种菜的沃土。


▲ 徐州新沂市唐店街道的地膜种植。摄影/李琼


地处南北交界,四省咽喉之处,既能包邮又能供暖的徐州,正是江苏的蔬菜重镇,自古以来就有“彭城收,养九州”的声誉。要说谁能代表徐州物产?位处苏鲁交界,蔬菜年产量在200万吨以上的邳州自然是当辞不让。日照雨水均充足适宜,再加上过去频繁改道的黄河形成的黄泛沙土平原,让徐州市邳州种植的60万亩白蒜,足以与它的“山东兄弟”们站上同一舞台。此外,与莴苣是“亲戚”的邳州苔干同样是当地名产蔬菜之一。


▲ 正在晾晒的邳州苔干。摄影/李琼


▲ 邳州,蒜袋上一只熟睡的小猫。摄影/李琼


而另一大蔬菜重镇,就是盐城。盐城响水这个看似默默无闻的小县,却以10万亩西兰花的种植面积获得了“中国西兰花之乡”的称号。当然,他们的科技树更是十分发达,除了西兰花,这里还有全国单体最大的蔬菜工厂,引进了荷兰的无土栽培科技,无论是家常的油麦菜、芹菜、黄瓜,还是多达14个品种的新奇西红柿,都在这里觅得一片乐园。


▲ 原产于意大利的西兰花,飘洋过海,也在中国安家落户。图/VCG


遥想秦汉时期有所记载的蔬菜,不过是葱、姜、蒜、韭等20多种,如今则有超过6000种的蔬菜品种共同充实中国人的菜篮子。菜篮子里,看得见吃得着的,是蔬菜清新动人的美味;背后深藏的,则是一个民族对土地的眷恋与热爱。


参考资料:

《中国食料史》 俞为洁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1

全国蔬菜产业发展规划(2011-2020) 中国蔬菜 2012

寿光市蔬菜产业现状与发展对策研究 张文艳 2012

河南省蔬菜产业发展现状及建议 苏鹤 中国瓜菜 201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作者:苹果、王小懒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