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宁德时代、华为的身边,阿维塔坐不下
原创2022-06-26 20:11

长安、宁德时代、华为的身边,阿维塔坐不下

出品 | 虎嗅汽车组

作者 | 李文博

头图 | 阿维塔


三位轻松拿捏中国汽车行业半条血脉的男人: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同时出现在一场发布会上是种什么体验?



这个问题,北汽极狐回答不了,金康赛力斯回答不了,就算是屡获华为常务董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群 CEO 余承东亲自背书的问界,也回答不了。


但这家 2021 年 5 月 20 日才完成工商更名,11 月 15 日品牌才首次公开亮相的造车新势力,却可以大大方方地回答:爽。


这家造车新势力就是 AVATR 阿维塔,它的“爽”感主要来自于三位老板的三句承诺。


第一句是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说的:“在阿维塔上,我们肯定要用最好、最先进的东西。”


第二句是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说的:“上次来重庆时,就看上了阿维塔 11 ,拍了照向太太报备,说下一辆车要买它。”


第三句是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说的:“用最强的中国力量,打造国际化的中国高端品牌阿维塔。”


单论发布会,阿维塔的排面不可谓不拉满,阵仗不可谓不天花板,但一个显而易见的疑虑也随之而来:三位修炼多年的老神仙在这轮流叠 buff ,初出茅庐的年轻阿维塔能吃得消吗?


长安汽车,做梦都在“冲高”


对大多数人来说,阿维塔这个名字和它的前身——长安蔚来,一样陌生。


2017 年 4 月,长安汽车与蔚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两方成立合资公司,共同研发新产品。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 李斌当时为这次合作定过调:“双方的合作与江淮蔚来的代工模式不同”。李斌还对长安蔚来有个期许:“打造一个中国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联盟”。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也意气风发地表示,“就像谈恋爱结婚一样,最初会观察很多人,最后会选择最合适的那个”。


第二年 8 月,长安蔚来落户南京江宁开发区,李斌出任长安蔚来董事长,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兼长安新能源总经理李伟担任副董事长,杨放出任首席执行官。股权结构上,长安汽车和蔚来分别持股 45% ,剩余 10% 股份由管理层共同持有。


2018 年,也是长安汽车宣布“第三次创新创业计划”的年份。按照朱华荣的计划,长安集团会有四大体系:长安汽车、欧尚汽车、凯程汽车、长安蔚来。


正当业界翘首以盼“国企+新势力”模式能迸发出些新火花时,初期高举高打的长安蔚来意外地陷入静默。新车计划讳莫如深,发展规划秘而不宣,管理层三缄其口,当年高调为长安蔚来站台背书的李斌,热情也在渐渐消退。


没有任何建树的两年多很快过去,2020 年 6 月,李斌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接任。同时,长安汽车通过现金增资等方式增持长安蔚来股权至 95.38 % ,蔚来只保留 4.62 %,“长安蔚来”已名存实亡,朱华荣亲自吹响冲锋号的的品牌向上之战,在一位士兵都没有抵达战场的情况下,成功地失败了。


彼时的李斌当了一年“最惨的人”,蔚来本身也在泥菩萨过河,完全无暇顾及“为长安作嫁衣”的合资项目。朱华荣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夺回冲高之战的主动权,赶上中国品牌向上的头班车,长安汽车做了个决定:一咬牙,一闭眼,主动和蔚来一刀两断。


2021 年 5 月 20 日,长安汽车公布了一份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内容是长安蔚来正式更名为阿维塔科技,市场化运作,独立运营,独立发展。


后面的剧情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一次性爱对两个人的长安汽车,2021 年 5 月 20 日后的每一天都在过情人节:首先,高调走上电视荧幕,在央视财经频道官宣与华为、宁德时代的关系;其次,以阿维塔科技公司的名义,发布全岗位、多城市社会招聘信息;最后,光速开启首个量产汽车项目 E11 的招标计划。



相比和非全身心投入的蔚来在一起时扭扭捏捏,难见天日的地下恋情,如今收获双倍呵护的阿维塔直接把幸福两个字写在了脑门上。


“ CHN ” 不骗中国人


旧爱“蔚来”的伤痕渐渐淡去,新欢“宁华”的烙印开始加深。


长安汽车这次拿到的“阿维塔”剧本,节奏紧凑得多,情节生动得多,两位男主的戏份也多得多。


截止 2022 年 6 月 25 日,这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满打满算也就谈了一年零一个月,但阿维塔的节点大事记上,已打满了绳结。


2021 年 8 月,阿维塔科技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


2021 年 11月 5 日,阿维塔完成首轮战略融资,宁德时代注资,增持比例至 23.99%,晋升第二大股东;


2021 年 11 月 15 日,阿维塔品牌全球首发,阿维塔 11 亮相;


2022年 5 月,全球限量 500 台的阿维塔 011 MMW 特别版发布,该车由纪梵希设计师操刀;


2022 年 6 月,阿维塔 11 实车亮相重庆车展并接受预订,订金数字特意选成了代表自己重生之日的“ 520 ”元;


除了实车,阿维塔首次披露的“ CHN ”平台也很有意思,这是一款宁德时代、华为和长安汽车共同开发的柔性化模块造车平台,C 代表长安,H 代表华为,N 代表宁德时代。巧合的是,“ CHN ”又正好是中国的国际代码,“ CHN ” 不骗中国人坐实了。



宁德时代先期入股提供资金,现在供给 CTP 三元锂电池包,让阿维塔 11 的续航最高做到 680 公里,配合 750V 高压平台,充电十分钟续航 200 公里。


华为不入股,但胜似入股。先期抽调了 1000 多人的智能驾驶团队放在重庆,全面接管阿维塔 11 的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网联、智能电驱,哪怕是车云系统,也是华为解决方案,属于 Huawei Inside 合作的进阶模式。后期阿维塔 11 将进入华为渠道销售。当天,华为还与阿维塔签署了共同打造高端智能汽车的全面战略合作协议。


长安汽车负责老本行,整车研发和生产制造。


最终诞生的阿维塔 11 看起来似乎找不到瑕疵:宁王电池+华为智控+长安制造,多少汽车品牌孜孜以求的三厨狂喜,梦幻联动,妥妥的“六边形战士”。



“长宁华”是阿维塔这位“六边形战士”的表面铠甲,也是它不得不面对的软肋:“长宁华”有欣赏阿维塔的轻感情,但没有“过命”的硬交情。


这种够硬的交情,只有像蔚来与合肥市政府这样,共同经历过冷嘲热讽和生死存亡,才孕育得出来。


在重庆车展发布会现场,一个细节放大了这种交心前的客套:为了让老板们不要太辛苦,工作人员端上来四把椅子,其它三位互相招呼着坐下,唯有阿维塔科技董事长兼 CEO 谭本宏犹豫许久,最终选择从头站到尾。



谭本宏是主持人,也是独立运营公司阿维塔的正牌老板,更是“长宁华”三家供应商的甲方,完全有资格与三方势力平起平坐。如此拘谨的表现,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谭本宏怯生的背后,也投射着初啼的阿维塔在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市场,必须要迈过的三座大山:


第一,宁德时代和华为是消费者眼中两块最有力的招牌,拥有着任何一个初创品牌都为之着迷的号召力,“亲儿子”问界 M5 得到华为全力加持,单日销量轻松破千台,据说是华为第一次真心投入的车型阿维塔 11 更是赚足了眼球。但这种号召力对想打造品牌长远影响力的阿维塔来说,是一剂缓释毒药,朱华荣一直痛心疾首的“中国汽车缺乏品牌力”难症没有得到解决。要知道,最喜欢拉供应商做大旗的北汽极狐,如今的境遇并不乐观。


倘若消费者买车时,最关心的两个问题变成“是不是华为鸿蒙系统”和“是不是宁德时代电池”,即便是前香奈儿和洲际酒店的高管来做 COO,也很难挽回“代工厂”形象;


第二,阿维塔 011 采用溜背设计,配合无框车门,定位为一台电动轿跑 SUV 。但理想和现实间的差距就是,轿跑 SUV 在中国市场本不是一门红火的好生意。蔚来 EC6 作为中国消费者电动轿跑 SUV 的启蒙者,销量始终与自家的 ES6 、ES8 不在一个频道,这还是很有蔚来品牌光环照耀的前提下;



第三,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结构正在发生转变,逐渐从“哑铃型”转向“纺锤型”。IHS Markit调研数据显示,未来 10 年内 15 至 25 万元主流新能源产品市场渗透率将从 3% 提升到 40%;到 2030 年,15 至 25 万元主流市场将占据约 60% 的市场份额。


核心友商的动作是,主动向主流市场靠拢。小鹏汽车轿车 P5 、 G3i 聚焦 15 到 25 万元市场;蔚来 ET5 采用电池租赁方案后进入 25 万元级,并在主流市场布局新子品牌。留给阿维塔向下扩容时间还有,但不算充足。


写在最后


同时得到宁德时代与华为的垂青,加上长安汽车破釜沉舟的冲高决心,阿维塔的命很好,运也不错,但这并不代表征战中国电动汽车市场时的命运就能一帆风顺,阿维塔需要跨越的地狱难度关卡还有很多:量产交付、质量把控、软件能力、用户服务、权益兑现,用户运营……每个环节都有跌倒了,很难爬起来的先烈。


更重要的是,阿维塔只有在最短时间里,由内而外生长出核心竞争力,才有机会改变现有中国电动汽车品类的竞争格局。阿维塔早一天长大成人,谭本宏就能早一天坐在“长宁华”老板们身边,气定神闲。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