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章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病
虎嗅认证作者
  • 头像 翁章 3天前

    24小时图片

    直播答题的“阴诡”之处在于,通过提现不知不觉将获取中国大部分中低端阶层私人的身份证、银行卡信息,而这一信息在明面上的单个用户成本在100-200不等。

    所以,其实该惶恐的是微信和支付宝,微信红包花了一个春节才绑卡过亿,支付宝则付出了更多的运营成本。

    未来假设直播平台要从支付入口颠覆微信的生态将会是一件腾讯悔之掩杀的一件事。不过,也因此让AT巨头跟进成为了一件被倒逼且打乱自身战略的事。

  • 头像 翁章 2018-01-08

    芝士超人类的直播答题注定只会是昙花一现,短则半年,长则一年。因为,从运营成本来看,一天最低烧101万,365天就是?目前不可能有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能承担得了这个费用,并且日活、用户数量只能在运营场景下去说,对于转化回报来看皆是空谈。
     
    最重要的是,这东西根本没有可预期的商业场景,社交?游戏?电商?除了割一波知识鸿沟带来的韭菜外,丝毫没有可期的内容。而其他直播平台套用这种形式,无疑于想通过资本的虚火,再让直播回一把春,就KPI来看他们肯定是完成了,但讲到底,作为昔日之星的直播,还能拿到复活卡?

  • 头像 翁章 2017-12-08

    24小时图片

    前沿科技从娃娃抓起,小时候就是没赶上好时代啊……

  • 头像 翁章 2017-12-05

    24小时图片

    吃鸡游戏的深层次核心就是“精子竞争”,独一性代表了所有的生存法则,玩家经历的一次次失败不断刺激着自己最原始的前游动力。而在获得第一后,通过晒通过炫耀,玩家又不断宣告着自己的生存地位,隐晦地表达出:“没错,当初我也是第一,游得最快的第一。”

  • 头像 翁章 2017-12-02

    24小时图片

    增值变现就靠它了。上午场AI干货很多,朝阳依然很查尔斯

  • 头像 翁章 2017-11-27

    所以说在固闭的环境内,舆情能够实现如同手术刀般的精准控制,受众在假定的议程里,还是持续地像枪靶一样倒下,错位的不是公众本体无法认清信息的本质,而是子弹论的亡魂一直萦绕不散,仿佛三色已成为过去,新的刺激点信息出现,究竟我们是盲目的还是清醒的?

  • 头像 翁章 2017-11-24

    总想因义愤写点东西,去分析三色的前因后果,去抨击组织方的变态扭曲,但无论是长达万字的探讨,还是配合大众一起去对作恶方舆论声讨,亦或是极端的人肉搜索,在良知和人性面前都显得太单薄了。所以,恶即是恶,没有什么好申辩的。反而这个时候,一句“CTM”浓缩了所有正义、所有愤慨、所有对作恶者的极端诅咒。如此而已。

  • 头像 翁章 2017-11-16

    马云拍功守道靠有钱,李彦宏办百度世界大会靠有颜,然而上不了最强王者且抽不到皮肤的还是上不了、抽不到。没毛病。

  • 头像 翁章 2017-11-15

    24小时图片

    所以…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小蓝的产品其实没毛病,他的出局完全是因为战略出现了极大的失误,以及在资本填补期实在是烧不过摩拜和ofo。而摩拜和ofo一定是走向合并的。

  • 头像 翁章 2017-11-14

    民众总是害怕在自己在社会价值体现层失位,因此一旦有自己能轻而易举地说上几句的内容一定要评品一番。事件的本身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有多轻而易举。譬如一提到江歌案,大家都同仇敌忾,但一提到量子物理却只能表现的意味深长。盲从所带来的压力让我们忘记了阶层,仿佛提前实现了世界大融合的幻想,但实际上威权始终是威权,某个时段的信息流只是信息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