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

广州、佛山出口为何“逆势”负增长

6月18日,广州海关官网公布了广州、佛山最新出口数据。据广州海关统计,今年1至5月,广州出口累计2513.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同)下降9.5%;同期,佛山出口累计1649.3亿元,同比下降35.6%。其中,佛山出口负增长现象比广州出现得更早。2023年,佛山出口累计4875.6亿元,同比下降12.8%;同期,广州出口累计6502.6亿元,同比增长5.8%。2024年1至4月,广州出口累计1957.1亿元,同比下降12.2%,为今年首次出现负增长。逆势经济观察网记者查阅数据注意到,从出口数字上看,今年前5月,广州、佛山出口方面的表现与全国趋势并不一致。6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货物进出口总额37077亿元,同比增长8.6%。其中,出口21471亿元,增长11.2%;1月至5月,货物进出口总额175042亿元,增长6.3%。其中,出口99502亿元,增长6.1%。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就2024年5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官网实录中提及,从外贸看,今年前5个月,货物进出口累计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其中劳动密集型产品、家用电器、集成电路、船舶等产品出口额均实现较快增长。广州海关官网详细数据亦显示,广州、佛山出口重点商品量值表统计中,出现明显负增长情况的商品类别相似,均主要包括塑料制品、服装及衣着附件、陶瓷产品、家具及其零件、灯具和照明装置及其零件,以及部分家用电器等。此外,同为珠三角外贸强市,广州、佛山与深圳的表现也不同。据深圳海关统计,今年1月至4月,深圳出口累计8933.2亿元,同比增长33.9%。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统计,今年前4个月,广东外贸进出口2.8万亿元,同比增长12.3%,增速高出全国6.6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8万亿元,增长8.8%。海关总署广东分署就外贸数据解读表示,今年以来,广东外贸呈现量增质升的良好发展态势。展望二季度,国内外经济预期向好、需求改善、企业订单增加、传统优势产品出口回暖等将给外贸带来较强支撑,未来有望延续整体良好发展势头。为何较早前的5月,广州市、佛山市先后透过官方微信平台就上述相关外贸数据曾作出官方解读。其中,广州市统计局就今年1至4月广州经济运行情况表示,1至4月广州出口同比下降12.2%,存在去年同期高基数压力的原因;佛山市统计局关于今年一季度外贸数据则表示,一季度佛山常规贸易保持较高增速,同比增长13.7%,但当地外贸跨境电商等新业态强化规划发展,出现较大下降,进而影响了整个外贸进出口。不过,多位区域经济、产业经济研究学者也对经济观察网表达了与上述解读不完全相同的观点。一位深圳的智库学者对经济观察网表示,过去几年,我国贸易面临复杂而严峻的挑战。其中,受成本压力和地缘政治因素影响,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南亚国家转移是不得不面对的趋势,这给广东外贸企业带来不小的考验。但他也认为,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出口韧性依然强劲,且大量外贸企业也在通过海外布局等方式应对上述挑战。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旗下北大汇丰智库在其官方微信发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深圳经济分析报告中亦曾表示,从今年出口来看,欧美市场需求改善支持深圳出口增速回升。同时,深圳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对东盟六国的出口份额基本从去年开始陆续见顶后趋于稳定,这或许意味着东盟六国可以承接深圳的产业转移能力已经区域饱和。该报告亦称,近期,深圳的企业正在加大对墨西哥、巴西、中东、拉美等其他新兴市场的投资,企业端可能已经在进行战略调整。相比经济研究学者或机构,业界对于产业转移的压力感受更为具体。6月13日,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首席研究员、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前副秘书长温其东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尽管照明产业也属于佛山知名产业之一,但其规模在全国占比中并不算大。温其东认为,从上述佛山灯具和照明装置及其零件出口下滑的趋势来看,这是佛山的问题,并不是全国的问题。他认为,这一现象背后与佛山产业外溢,以及佛山近年来在LED照明产业的凋零有一定程度的关系。不过,中国照明电器协会的分析认为,从今年1至4月照明产品出口情况来看,我国照明产业链加速外移的情况有所扩大,需要引起全行业的重视。此外,经济观察网亦从正在广州举行的2024中国陶瓷工业发展大会上获悉,业内认为,中国陶企的产能出海对中国陶瓷砖出口量形成冲击性影响。伴随着其他陶瓷生产国的崛起,中国陶瓷产量的全球占比已从巅峰期的70%以上跌至50%以下。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秘书长宫卫在上述大会发言中表示,当下,陶瓷企业深陷“内卷”环境,全产业链都在迫切寻找破局之道。
3天前
1

蓬勃的东南亚,时代洪流中的胡志明市

作为越南蓬勃发展的大都市,胡志明市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在这里,有街头美食、历史老巷和鸣笛声此起彼伏的摩托车,也有闪耀的新摩天大楼、设计风格前卫的艺术中心和精致的法式糕点店。它们彼此碰撞,交相辉映。上图:从The View的屋顶酒吧俯瞰胡志明城市全景——左侧高达461m的粉色高楼是越南国内最高的摩天大楼Landmark 81;中间的白色高楼是César Pelli设计的Vietcombank Tower;右侧高楼是Carlos Zapata设计、带直升机停机坪的Bitexco Financial Tower。下图:从胡志明博物馆的龙屋码头欣赏城市景观,河对岸为摩天大楼Landmark 81。初到胡志明市,迎面而来的是想象与现实的强烈碰撞。几十年前,在这座城市里,你可能会看到自行车在挂着灯笼的街上晃悠前行,水牛在浑浊的水里晒着太阳。但今朝已非昔日能比。当下的胡志明市,俨然一座现代化大都市。胡志明市是越南的商业中心,拥有900多万居民和至少700万辆摩托车和电动车。乘坐出租车行驶在满是摩托车的市郊,鲜少遇到骑自行车的人,也碰不到动物(或许,除了几只袖珍贵妇犬)。而当车辆逐渐朝熙攘的街道驶入,就会看到两旁排屋建筑的底层全是霓虹灯闪烁的商铺;大片的狭缝住宅鳞次栉比,带玻璃幕墙的办公大楼或酒店穿插其中。受限于建筑空间和房产税政策,越南各地涌现大量宽度不足三米、高度超过十层的狭窄建筑。这么看来,城中设计的一致性有着一份人为的特立独行感——毕竟,胡志明市是一座被推着要脱颖而出的城市。由当地华人建造的玉皇庙建于上世纪初,是城中吸引游客的热门地标。在城市历史核心区,一种秩序感油然而生。殖民统治时期(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上半叶),法国人把建于400年前的老城几乎夷为平地,而后建造至今仍影响市中心规划的方格网布局系统。这里有许多传奇建筑,比如上世纪初的玉皇庙(一座如迷宫般的寺庙,有着洋红色外城),抑或是Villa le Voile别墅——在精通建筑修复的伦敦公司Stonewest和佛罗伦萨机构Palazzo Spinelli的帮助下,这座华丽的法式豪宅正在变为文化中心。上图:建于1966年、由当地建筑师吴曰树设计的统一宫被视为胡志明市后殖民现代主义的典范,该建筑外立面采用了灵感源自竹子的石格设计。下图:统一宫一直保留着始于上世纪中后期的室内装饰风格,比如这间搭配红色丝绒和软垫门的豪华影院。建筑师吴曰树设计的统一宫(Independence Palace)也在附近,这座建筑于1966年建成后取代了被炸毁的法式豪邸,现在更被视为越南后殖民现代主义的典范(这种建筑风格属于热带现代主义的一个分支,借鉴了世界各地的极简设计理念,再经过改良以适应越南炎热、潮湿的天气)。在不到十年后的1975年,北越的坦克向南开进,由此结束了法国撤军后越南国内长达20年的内战。一年后,因战败而不复存在的南越首都被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字——胡志明市。而它的旧时名称“西贡”,就此隐入历史。上图:在胡志明博物馆门前,一群参观者聚在胡志明雕像旁拍照留念。女人们身着五颜六色的“ao dai”,这是一种传统的越南服装,由一件开衩的长外衣和长裤组成。下图:Bui Vien步行街是城中夜生活的热门地,街道两旁的摊档和酒吧吸引了大批游客。战争的结束带来了和平,但历史表明这里向来是一个纷争不断的城市。如今的矛盾在于——曾经的西贡人到底希望胡志明市成为什么样的城市。发展上晚于周围其他国家的越南,目前是亚洲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而胡志明市正是城市发展的动力之源。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这座城市能否优先考虑宜居性,同时也尊重遗产和培育创意社区呢?极具胡志明市特色的热带城市街头风景。阮氏艺术基金(Nguyen Art Foundation)是胡志明市的大型当代艺术收藏机构之一,机构负责人Bill Nguyen认为,“虽然这里原本的浓厚的、富有层次的历史常常被现代生活冲淡,但若是你知道去哪里寻找,就会发现层出不穷的惊喜。”他出生于越南首都河内,2017年一路向南搬来这里。他觉得胡志明市是一座移民城市,“一直是越南的大熔炉。”他还说,“这里之所以成为我的家,是因为对多元化的包容和接纳。在这里,你可以做真实的自己,你可以成为任何人,不会受到评判。”下图:在位于Thu Duc区的阮氏艺术基金会,艺术家Nguyen Phuong Linh站在她的作品《Rubber,Soap,Tobacco》旁。这件装置作品关注许多被住宅开发项目取代后消失的旧工厂。城市化进程正在胡志明市疯狂蔓延,既为包括首都在内的越南其他城市树立了榜样,同时也发出了警示。阮氏艺术基金的永久艺术装置《Rubber,Soap,Tobacco》便被视为对日新月异的越南城市的一种评述。装置由河内艺术家Nguyen Phuong Linh创作,由三个利用标题中的商品(橡胶、肥皂、烟草)制成的大立方体组成。装置的气味弥漫在狭小的展厅里,当观众围着立方体走动时,就会发现气味也在发生着变化。胡志明市城市化进程中新旧混杂的城市景观。Phuong Linh在河内长大,她经常骑自行车经过生产上述商品的旧工厂。这些鲜活的战时遗迹依然散发着激发艺术创作的灵感。它们是越南工业历史中的重要遗产,但如今正受到开发商的威胁——他们热衷于兴建公寓楼,想以此取代旧的工业场所。在Phuong Linh看来,艺术品就和生活中的其他有机物一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形,但没人能准确预测变形的程度。“我无法控制作品会如何退化,但这也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我们不知道什么会被毁坏,什么又会被保留下来。”Foster+Partners在胡志明市设计的Techcombank总部。G8A Architects在胡志明市设计的FPT Software的新总部是生物气候建筑的代表——利用当地气候实现可持续发展和达到建筑使用的舒适度。今天的胡志明市与半个世纪前的西贡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一点在西贡河东岸体现得最为明显。河东岸作为新开发区,吸引了大量投资和知名公司入驻。Foster+Partners建筑事务所正在规划环球城的发展蓝图,预计占地为1,170,000m2,将兴建公寓、别墅、学校、医院和购物中心。与此同时,Büro Ole Scheeren正在设计一组可俯瞰河流的亲生命高层建筑。每个项目都雄心勃勃,Phuong Linh却对此持怀疑态度,“我忍不住想问,这些项目到底为谁而建?谁又能真正住得起这里?”在西贡河东岸的一系列大型项目建设中,越南本土的建筑人才正在悄然崛起。Vo Trong Nghia(VTN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和Nguyen Hoang Manh(Mia Design Studio设计工作室)便是越南建筑师里的佼佼者,他们正在倡导为胡志明市打造一个更绿色的未来;与此同时,希望为越南培养出以社区为导向、注重可持续发展的下一代建筑师。下图:Tropical Space的建筑师Tran Thi Ngu Ngon和Nguen Hai Long在Premier办公楼。Premier办公楼在市中心西侧,越南本地建筑事务所Tropical Space于2022年用砖建成了Premier办公楼。出生于同奈省的联合创始人Tran Thi Ngu Ngon说:“我们的理念是让自然世界进入室内。阳光、微风,甚至是雨水都能帮助打造室内环境。我们不想对抗大自然,而是想要拥抱自然。”这座七层楼高的生物气候办公楼采用有树木穿插的缓冲层和穿孔墙,力求最大限度地引入自然光,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阳光带来的热量。Thi Ngu Ngon说,希望将办公人员与外部世界温柔地连接起来,如此一来,有利于激发人们的创造力。A21studio设计的The Myst Dong Khoi酒店。由A21studio设计的The Myst Dong Khoi酒店也坐落在殖民风格的城市方格布局里,它与近期翻新的Park Hyatt Saigon酒店相比显得十分低调。这座18层高的酒店作为越南亲生命建筑师的一个典型案例,其突出特点在于开了密密麻麻方形窗口的白色的外立面,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穿过其间,但当你走进酒店时,又会发现它对城里消失的遗迹发出了一种微妙的悲叹。十年前,开发商拆掉了附近有200年历史的Ba Son造船厂,以腾出空间建造高层公寓楼。A21studio则利用从船厂回收的材料来装饰酒店,比如Bason Café咖啡厅里就有一个巨大的船锚。这一切仿佛成为常设的展览,在提醒着人们去思考究竟失去了什么以及它们为何而消失。在越南第三区的一座现代主义建筑里,有当地化妆品品牌Thorakao和一家星巴克。越南是全世界第二大咖啡出口国,星巴克在当地的咖啡市场上所占份额极小。下图:Lacaph咖啡吧用越南传统滤杯制作的滴漏咖啡。在胡志明市的其他地方,也能见到人们对于历史遗迹的重新再利用。尤其是充满活力的咖啡馆。城中每个街区都有一些经济实惠的咖啡馆,它们位于经过改造的建筑里,并一路延伸到人行道上。在一栋殖民时期排屋的一楼,Lacaph正在提供高品质的越南精品咖啡。家居品牌District Eight的展厅,设计简约。展出的产品包括灵感源于越南皇室风格的棋具、Tote橱柜和Stilt扶手椅。以越南传统文化为设计灵感的家居品牌District Eight不仅在一楼陈列室开设了舒适的咖啡区,还设置了户外座位。建筑师SgnhA为殖民时期的独立豪宅Okkio Duy Tan和中世纪联排别墅Sipply注入现代元素,并将它们改建成了咖啡馆。建筑师SgnhA将住宅建筑改造为Okkio Duy Tan咖啡馆。有的咖啡馆还会制作美味的甜点,在西方和越南风味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T3建筑事务所修复了一座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现代主义住宅,采光井、百叶窗,还有让建筑与道路分隔开的花园呈现出焕然一新的面貌。在这里,你可以用咖啡搭配The Cocoa Project的手工巧克力(该品牌在甜点里加入了湄公河三角洲嚼劲十足的香蕉干,以及来自北部山区的辣胡椒)。在靠东边的几个街区,T3建筑事务所还设计了别致的法式糕点店Ivoire,宽大的窗户让高台地板沐浴在自然光中,虽然Ivoire算是一家欧式烘焙店,但店家在招牌甜品中加入了番石榴、菠萝、柿子和金柑等热带水果。中图:位于歌剧院附近的高档法式糕点店Ivoire主打精致糕点,比如这款由炖苹果、柚子、卡拉卡拉香橙卡仕达酱和核桃达克瓦兹做成的甜点。下图:高级餐厅Nén Light的室内装饰充满氛围感,主打本地食材和富有灵感的菜肴。将传统风味融入现代之中,像是成为一场如火如荼的运动。长久以来一提到越南,便会联想到廉价的街头小吃。不过,如今从传统厨房里诞生的一系列高级餐厅正在挑战这一过时的观念。在城中米其林餐厅Anan Saigon,你可以品尝到越南三明治、越南米粉等知名街头小吃的升级版。Nén Light餐厅则在传统越南菜肴的基础上制作了主打新鲜食材的菜品。下图:StudioDuo的建筑师Sarah Nguyen和Arturo Moreno。StudioDuo建筑与室内设计事务所的法籍创意总监Sarah Nguyen分享道:“我在2001年来到越南,当时看到满大街都是小吃。”虽然她对为建设现代化大都市而牺牲市井生活的现状感到惋惜,但她也注意到“这种变化带来了积极的影响,比如新的融合餐厅推出了更精致的美食”。日式餐厅Yunka位于一栋兼具装饰艺术和现代主义风格的古老弧形角楼一楼,StudioDuo为餐厅重新打造了设计风格,事务所的西班牙建筑师Arturo Moreno于2015年移居到胡志明市,他将建筑本身拥有的弧形元素应用到餐厅的室内设计中,并且采用了“自然图案和形式自由的几何图形”,营造出一种流动的氛围,点缀其间的绿色植物更是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设计后的Yunka或许能让人一窥胡志明市的后现代式未来:历史遗迹、国际化影响力和不断演化发展的叙事在这里彼此碰撞、交融,混合成一种新的享乐主义。阮氏艺术基金的Bill Nguyen说:“得失之间,这座城市即将迎来的究竟是衰落还是解放,完全取决于个人视角。从中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叙事,我们拭目以待。”
4天前
2

2024年巴西电商:虽有增长,但阻碍明显

据巴西电子商务协会称,到2023年,巴西零售电商规模将从2018年的700亿雷亚尔增长一倍多至1850亿雷亚尔(345亿美元),而同期平均客单价将从435雷亚尔增至470雷亚尔。相比之下,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美国零售电子商务销售额为1.14万亿美元。在巴西,2023年香水和化妆品的网购订单最多,其次是家居和装饰、健康和食品以及饮料。根据巴西分析公司ECBD的数据,到2023年,电子产品将占电子商务总收入的31%,其次是时尚产品(27%)、业余爱好和休闲产品(14%)以及家具和家居用品(11%)。Mercado Livre(美客多)在拉丁美洲占据电子商务主导地位,是3月份巴西访问量最大的零售网站,访问量超过2.16亿次,其次是亚马逊、Shopee、OLX和Ali Express。2024年第一季度,巴西约16%的零售总额来自数字渠道(应用程序、网站、电子邮件),这与美国同期的情况相当。阿里巴巴委托进行的一项2024年研究显示,跨境电子商务仅占巴西零售总额的0.5%,这可能是因为在巴西做生意很困难。尽管消费者对手机、名牌服装和婴儿用品等商品有需求,但将这些商品进口到该国既昂贵又困难。美国国际贸易管理局称:“在巴西做生意需要深入了解当地环境,包括经营的高额直接和间接成本。”多年来,监管机构一直试图实施改革,但仍面临复杂的税收计划、严格的劳动法和棘手的进口壁垒。这些障碍共同限制了巴西人获得国际商品的渠道,促使许多巴西人到国外购物。去年,巴西立法者为国际卖家50美元或以下的在线购物制定了免税政策,但由于国内商家的反对,该政策可能会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征收20%的费用。50美元以上的购物已经要缴纳60%的税。巴西的物流是电子商务的一大障碍,作为世界第五大国,巴西大部分国土都是雨林,但基础设施却不足。道路不够,维护不善,港口容量有限。货物盗窃是一个问题。与此同时,通货膨胀率不断扩大,2022年4月达到五年来的月度峰值12%。尽管面临挑战,巴西在支付现代化方面仍表现出色。2020年,巴西中央银行推出了Pix,这是一种实时支付系统,只需要电子邮件地址、电话号码或本地身份证件,无需银行账户。到2023年,Pix将占据所有零售交易(包括线上和店内)的41%,其次是信用卡(15%)和借记卡(13%)。先买后付服务也很受欢迎。据全球研究公司支付和商业市场情报显示,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经济体,占电子商务销售额的57%,预计到2026年每年的增长率约为14%。疫情推动了电子商务的增长,迫使原本并不完全信任网络的巴西人上网。但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巴西仍然是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2021年底层40%的家庭收入低于2016年。就业岗位减少、持续的通货膨胀以及政府支持的减少可能会限制电子商务的增长,至少在中期内是如此。
5天前
4

照明产品出口:“东升西降”短期难逆转

56岁的潘文也研究上TikTok(字节跳动旗下海外社交平台)了。他同时还在准备着7月初与儿子一起前往欧洲的商务考察团行程。6月12日,潘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是他进入照明行业的第23年,从最初在大公司做销售员到自己创业拥有一家灯具工厂和一家展示门店,他感觉今年的市场环境“确实是这20年最难的时候”。潘文所说的“最难”背后是双重压力。一方面,受当下国内房地产行业不景气的影响,公司的产品在国内销售很不理想;另一方面,公司海外大客户的订单变得不稳定,利润也越来越薄。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灯具、照明装置及其零件出口值约为34.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4.5%;1月至4月,灯具、照明装置及其零件出口值约为132.7亿美元,增长5.5%。中国照明电器协会的分析认为,对比过去5年同期数据,我国照明产品(包括电光源类产品和灯具类产品,下同)今年前4月出口额仍处于历史高位,较疫情前的2019年出口额同比增长35%,整体呈现复苏态势。但同时,从前4月我国照明出口情况来看,出口均价呈现进一步下滑的态势。其中,对出口量增长贡献较大的包括发光二极管(LED)模块等零部件产品、LED电光源、大部分灯具产品等,传统电光源产品和少数灯具产品成为出口量增长的拖累项。中国照明电器协会表示,上述现象从侧面说明,我国照明产业链加速外移的情况有所扩大,长久来看不利于我国照明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引起全行业的重视。6月9日至12日,作为照明行业及LED产业风向标的广州国际照明展览会在广州举行。据主办方统计,本届展会面积较上届增长18%,整体参展规模创下新高。尽管面临挑战,来逛展的潘文从本次展览上看到了行业强烈的求生欲。“东升西降”根据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的统计,2000年至2014年,中国照明产业规模处于高速增长期,2015年至2019年处于低速发展期,2020年至今处于周期紊乱、存量竞争时期。从2020年以来的出口市场看,整体呈现“东升西降”趋势。以中国照明出口全球各区域市场占比为例,北美、欧洲、大洋洲有不同程度下降,东南亚、西亚、南亚/中亚则明显上升。结合中国通用照明企业营收10强的情况,上述统计亦指出,2024年一季度,中国照明行业全产业链上65%的企业营收较上一年同期上升,55%的企业利润较上一年同期上升,亏损企业占比收窄至33%。6月12日,参展照明企业负责人陈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本届展会期间,俄罗斯和印度的新客户较多,欧美客户以关系维持、交流为主。“上半年的订单主要是客户补库存,还有一部分(客户)担心海运情况而提前下单,下半年不确定性很强,还得持续观望,总体来说预期不是很乐观。”陈祥说。陈祥亦表示,尽管全球经济不太景气,但美国市场依旧活跃。但是他也感觉到美国客户下单顾虑越来越多,并且自2022年以来,美国客户一直提示他们,如果没有海外工厂,未来的订单或有变化。一位来自欧洲的采购商亦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欧洲公司目前正尝试在欧洲寻找合作伙伴,原因是担忧与中国的贸易存在不确定性。这位采购商说,他们认为中国是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但并不是唯一的。前述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的分析亦指出,从今年前4个月的数据来看,受需求持续疲软叠加产业链外溢的影响,照明产品对北美市场出口仅42.9亿美元,同比下降11.4%,跌幅远超大盘,占整体出口额的比重也跌至24.3%,照明产品出口“东升西降”的态势短期内已成为难以逆转的趋势。出海布局6月13日,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首席研究员温其东对经济观察报称,2024年照明产品出口前景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对其韧性将是重大考验。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照明行业未来一段时间将面临存量竞争。在他看来,中国照明产业下一步发展不是一味追求规模,而是要高质量发展。温其东亦表示,当前中国照明行业面临三重压力:在供给约束方面,存在成本通胀和产能过剩问题;在需求收缩方面,存在内需不振、外需减弱和价格通缩的挑战;在未来预期方面,面临全球产业链重构背景下产业链外溢的压力。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的统计亦显示,2024年一季度,约有90%的照明产品类别出口均价同比下滑,令照明产品整体出口形势雪上加霜。潘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过去几年,行业头部照明企业都在积极布局越南、泰国的产能,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国内照明行业的竞争压力。潘文说:“有些同行为了‘卷’价格,用淘汰、不合格的材料做产品,其实大家都非常难受。”温其东认为,出口市场“东升西降”也回应了产业链外溢的现象,“目前的产业链外溢不是市场化造成的,而是地缘政治格局挤压下的结果”。中国照明企业还在以不同的方式出海。以恒太照明(873339.BJ)为例,该公司2023年年度报告显示,其境外营业收入(约5.3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约95%。恒太照明表示,2024年面临着全球地缘政治紧张、汇率波动剧烈、供应链转移、欧美需求收窄等不利因素,公司将重点加快整合和提升恒太照明(越南)有限公司产能和交付能力,充分利用目前越南的政策优势、成本优势及产业优势进一步优化公司成本结构,提升公司抗风险能力及盈利能力。木林森(002745.SZ)的海外战略则有所不同。该公司在2023年度报告中称,在海外市场,其以“LEDVANCE”和“SYLVANIA”等国际品牌在欧美市场有广泛且深厚的市场基础,打开销售市场。木林森表示,2023年该公司加强了海外团队建设,在欧洲市场加速开拓市场份额,南美洲、亚太和澳洲区域开展合作项目,积极推进北美和东亚市场的资质认证。温其东表示,照明企业下一步要做好海外产能布局、供应链重组以及业态延伸等。他亦提及,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三个维度包括参加海外展会、开拓市场;产能外移、顺势而为;学习国际经验、为我所用。
2024-06-15
19